S__5808130

 

 

◎環繞馬車的裝甲——念


為了確保佛法之旅安全完成,馬車必須有車身。在佛陀時代,馬車以木頭或其他堅硬的材質製成,用來防禦矛或箭。在近代,諸多國家投入許多資源來發展戰車所使用的裝甲。現代的汽車為了安全,也都以金屬包覆,今日你乘車時,就如處在舒適的房間裡,遠離風吹日曬。如果車身妥善保護你免受天候的影響,那麼不論外面下雨或降雪,你都能舒適地旅行。這些例子都在說明,念讓行者遠離煩惱無情攻擊的功能。念是種讓心安全、舒適與寧靜的武裝,只要有念提供保護,煩惱便無法進入。


少了念的防護,無人能安全地以八正道之車旅行。馬車進入戰場時,裝甲是保護乘客的決定性因素,修習毗婆舍那是場對抗煩惱的戰役,早在記憶所及之前,煩惱便控制了我們的存在,所以需要堅固的裝甲環繞馬車,我們才能受到保護,免受煩惱無情的掠奪。


為了克服煩惱,了解它們如何生起是有益的。煩惱的生起與六塵有關,無論何時,只要在六根門的任何一處失去正念,你很容易就會成為貪、瞋、癡與其他煩惱的受害者。

 

例如,當「看」的過程發生時,可見色與眼識接觸,如果是可意的所緣,而你又沒有正念,立基於渴愛或欲望的念頭便會生起;如果是不可意的所緣,瞋恚便會攻擊你;如果所緣是平淡、無關好惡的,你便會被愚癡的浪潮捲走。然而,當正念現前,煩惱便無法進入你的意識之流。觀照「看」的過程,念讓心有機會了解正在發生事物的真實本質。


念的直接利益是心的純淨、清明與快樂,就在念現前之際可經驗到這些。無有煩惱即是清淨,因為清淨,而有清明與喜悅,清淨而清明的心便能加以施展。


不幸的是,在事物未受檢視的過程中,不善心會比善心生起得更頻繁。一旦貪、瞋、癡進入意識,我們便開始造作不善業,而在此生與來世受報。投生是一種果報,有了生,死亡便不可避免。在生與死之間,有情造作更多善與惡的業,使得輪迴持續轉動。因此,無有正念是通往死亡之路,是今生與來世的死因。


因此,念也就像是生命不可或缺的新鮮空氣,所有呼吸的眾生都需要清新的空氣,如果只有污染的空氣可用,他們很快就會染病,甚至死亡。念就是這麼重要,喪失正念這新鮮空氣的心,會變得腐敗、呼吸急促,因煩惱而窒息。


呼吸髒空氣的人也許會突然生病,而在死亡實際來臨前遭受極大的痛苦。失念時,我們因吸入煩惱的毒氣而受苦,在可意的所緣出現時,被渴愛的劇痛所刺穿;若是不可意的所緣,就被瞋恚之火所焚燒;如果發現所緣讓人丟臉,就被我慢所吞噬。煩惱以許多形式出現,但它們發動攻擊時卻總是相同——我們會受苦。心完全的舒適、寧靜與安樂,只存在於將煩惱摒除內心之外。


有些污染物會讓有呼吸的生物頭暈與混亂,有的則會死亡。煩惱也是如此,有的攻擊力較小,有的則會致命。有人會因欲樂而頭昏,或盛怒下中風發作而亡;過度強烈的貪欲會致人於死;放縱多年的貪欲,會為致命疾病種下禍根;盛怒或驚懼也會致命,特別是有心臟病的人;煩惱也是精神官能症與精神病的罪魁禍首。


煩惱實際上比空氣中的有害化學物質更加危險。如果有人因吸入污染的空氣而亡,毒素會留在屍體中,但煩惱的染污還會帶到下一世,遑論它們對其他有情的負面影響。煩惱由心吸入,所導致的業會在未來成熟。


當正念時時刻刻現前,心會漸漸淨化,如戒煙者的肺,漸漸排掉附著其上的焦油與尼古丁。純淨的心容易專注,智慧便有機會生起,這個治療的過程由念開始。以念為修習的基礎並深化定,你會經歷不同層次的觀,智慧便逐漸增長,最終在煩惱根除之際體證涅槃。涅槃之中無有染污。


只有在個人的修行中體驗過念的利益的人,才能欣賞其價值。當人們不嫌麻煩地尋找新鮮空氣呼吸,健康會向他們證明努力的價值。同樣地,深入修行,甚至體驗到涅槃的禪修者,才會真正了解念的價值。


◎正見是車伕


不論這輛車有多優良,沒有駕駛,那裡也無法去。同樣地,佛陀解釋說,正見必須為我們的心靈之旅提供推動力與方向。經典列出六種正見(sammAdiTThi),在這次的開示中,佛陀特別提及於聖道心剎那所生起的正見。聖道心是此修習中最頂點的觀,我們將在後面討論。


◎自業正見——「業」是個人唯一的財產


第一種是「自業正見」(kammassakatA sammAdiTThi)——視「業」為個人財產的正見,「業」當然是指所有的善、不善行。我們擁有並能支配色法所緣的觀念,基本上是虛妄的,因為所有的物質都是無常,必定會敗壞,「業」才是這世上我們唯一可依靠的財產。我們必須了解,不論行善或造惡,都會跟著我們輪迴,而生起相應的善果或惡報。「業」對於心有直接的影響,依其善惡而導致喜樂或悲苦。另外,還有經過長時間才圓熟的果,不善業導致投生惡趣,善業則生於善趣,最高的善業則導向解脫輪迴。


以這種方式看待生命,給予我們力量,去選擇自己想要的生活情境。因此,自業正見又稱為「世間之光」,因為藉由它,我們能明白並評估自己選擇的本質。正確地了解「業」,就如鐵路的交叉點,火車可以在那裡選擇方向;或如連結許多目的地的國際機場。由於我們如一切的眾生一般希求安樂,對「業」的這項了解,會讓我們產生培養更多善行的強烈願望,也會想要避免未來招致悲苦的行為。


布施與持戒的人,選擇了投生善趣的方向,這種福業會幫助有情走上通往涅槃之道。


◎禪正見


修習定才能超越自業正見。定有種種立即的功德,能讓行者活得輕安,安止於所緣。第二種正見是「禪正見」(jhAna sammAdiTThi) ——關於各種禪那與安止的正見,它是與每一八種禪同時生起的知見。禪正見有三項功德:在臨終時,如果能夠維持獲得安止的力量,便能投生梵天界,享有很長的壽命,經歷世間的成壞;第二,禪那是發展穩固毗婆舍那的基礎;也能成為發展神通(abhiñña)的基礎。


◎觀正見——為究竟的觀開路


我們奉獻最多的時間與精力於發展自身的第三種正見——觀正見(vipassanA sammAdiTThi),這種正見是觀智的果。當精進、念與慚愧都現前時,這些觀智自然會開展。重要的是要謹記:正見不只是一種看法,而是從我們親見存在的真實本質,所生起的深刻領悟。


近代的元首要離開官邸時,會有多項準備工作,在車隊出發之前,安全人員要先確定道路的暢通與安全。他們要檢查是否有炸彈;在人行道上放置柵欄以控制群眾;分派警員站崗;並移除任何可能擋路的車輛。唯有如此,總統才會離開官邸進入座車。


同樣地,在八正道上,觀正見就如特務組織。無常、苦與無我隨觀智清除道路上的各種執取──執取邪見、珍愛的理論、誤解等,清除的過程於接下來的各個階段繼續發生,一旦前準備工作完成,聖道正見將會出現,並根除煩惱。


◎清除的過程


在通往聖道心的路上,每一階段的觀皆斷除一種特別的邪見,或關於實相本質的誤解。第一觀智——名色分別智,向我們展示名色之間明顯的差別,顯現出生命不過是川流不息的名、色二法。此時,我們去除了額外的東西,將自己的見解加以釐清,也就是於實相中置入實際不存在的東西,例如一個永恆與實際存在的自我的觀念。


第二觀智——了解因與果的緣攝受智,斷除關於事物是否為偶然發生的任何疑問——我們知道它們並非如此。再者,我們直接清晰地看見事物並非靠任何外力而產生。


深入禪修,我們看到所緣的無常,並領悟過去與未來將經驗的每件事都是無常的。有了這無常的理解,接著便會了解我們並無庇護所,無一物可倚賴,因而去除可在世間的物體中找到平靜與安穩的邪見。受到諸法的壓迫確實是很大的痛苦,在此一觀的階段,我們打從心底感受到這點。


與這深沉的恐懼與壓迫感有關,並隨之而來的是,體悟到無人能阻止或控制事物的來去,我們會恍然了悟事物中無有自我。後面這三種特別與無常、苦、無我有關的觀智,是觀正見的開始。


◎觀正見的生起


隨著觀正見的生起,馬車便蓄勢待發。當它面對導向涅槃的正道時,會有點震動與移動,現在則真正可以轉動輪子,讓車子上路。武裝就緒,背靠堅實,車伕也坐穩了,你只需輕推一下兩輪,馬車便能真正起程。


一旦得到無常、苦、無我隨觀智,你看到事物生滅的更快、更清晰。剎那、剎那生滅,以百萬分之一秒、十億分之一秒出現,修行愈深入,看到的生滅愈快,最後你完全無法看到生起,怎麼看都只有快速的壞滅一閃而逝,你會有種感覺,彷彿有人突然抽走你腳下的地毯,使你頓失依靠。這種壞滅不是抽象的概念,在那時會涵蓋你整個的生命。


你愈深入,便愈駛近目的地。在完成所有觀智的階段後,道心的正見會接手並載你回家,回到涅槃安全的庇護所。


雖然觀智顯現之時,煩惱沒有機會生起,但它們尚未根除,煩惱也許被阻隔在外,但正等待機會回復力量。


◎蓋下最終的戳記——削弱並去除煩惱


只有在聖道正見生起的剎那,煩惱才能根除。你也許想知道根除煩惱是什麼意思。已生起的煩惱無法移除——它們已經過去了。同樣地,尚未生起的煩惱也不能去除,因為它們還未出現。


而即使是現在,煩惱生起又滅去,如何能將之根除呢?我們所要移除的是隨眠或潛伏的煩惱。煩惱有兩種,一者與所緣有關;另一者與存在的連續性有關。

 

第一種在條件許可時發生,即與名或色法的所緣接觸,又缺乏正念時。如果某個所緣佔優勢,又沒有正念以確保心與所緣間接觸的清淨,潛伏的煩惱便甦醒而變得明顯。然而,如果此人保持正念,便不再有適宜的條件,也就遠離了煩惱。


第二種煩惱處在休眠狀態,埋藏在意識流中,隨著我們一路輪迴,這種煩惱只能藉由道心來根除。


古代為瘧疾所苦的病人有兩種藥可以治療,瘧疾病人要經歷體溫變化的反覆循環,每兩天左右會發一次高燒,接著是突然感到寒冷。治療的第一步是平衡極端的體溫,如此可讓病人強壯,而令瘧疾細菌變弱,最後當冷熱循環減弱了,便開一劑猛藥。現在病人比較強壯,病菌更加虛弱,便能完全根除瘧疾。


治療的初步過程好比是減弱煩惱的觀智,而猛藥則是一次根除煩惱的道心。


另一個例子是經由政府機關的繁複手續,以取得法律證明文件的過程,這可能要花上一整天。首先你到一樓與接待人員洽談,他會要你到二樓去取文件,並在上面簽核。這單位再要你到那單位,你出示一份文件,卻得到一大堆要填寫的表格,然後等負責人簽核。一整天經過許多不同的管道,從一層到另一層,填了許多表格,然後拿去簽核,花很長的時間完成每個部分。最後你到達頂層,只花了官員半秒鐘做最後的簽核。你的文件現在已經認證,但須先經過這些繁複的手續。


毗婆舍那也是如此,有許多的繁複手續,道心出現時甚至比最高官員簽核的時間還短,但你必須努力才能得到。當一切就緒,正見之道顯現,證明所有的煩惱都已根除。


觀智的第一部分或可稱為「工人之道」,你必須努力、無有退縮,才能正確地完成它。聖道心就如指揮工作完成的老闆,他不能在前置作業尚未完成的空白表格上簽核。

 

◎聖道正見與聖果正見——熄滅煩惱火、餘燼上潑水


當觀智完成,聖道心會自動生起,接著生起果心。巴利語稱這些心為magga(道)與phala(果)。聖道正見與聖果正見分別是道心與果心的要素,也是六種正見中的第四與第五正見。


當聖道心生起,聖道正見根除導致投生下界、惡趣與苦處——地獄、畜生、餓鬼(peta)的一組煩惱。緊接而生的是聖果心,聖果正見是當中的一部分。由於已根除隨眠煩惱,可能有人會問它的功能為何?果正見只是冷卻煩惱的餘溫,火可能已燒盡,但還留有餘火與微熱的灰燼,聖果正見就是在餘燼上潑水。


◎省察智正見


第六也是最後的正見是「省察智正見」,省察智(Reviewing Knowledge)緊隨著果心與涅槃的經驗而來,它觀察五項事物:(一)道心的發生;(二)果心的發生;(三)作為心之所緣的涅槃本身;(四)已根除的煩惱;(五)殘餘的煩惱;而無其他重要的功能。


第一種自業正見,可說是永恆的——永遠不會自存在中消失。這世界的體系也許會破滅或荒蕪,但或許在其他的世界體系中,永遠會有自業正見——視「業」為自己財產的有情。甚至不曾試著了解善業與不善業區別的人,他們完全遠離了光明,可以將之比喻為天生失明的嬰兒,在子宮中與出生時都無法看見。這嬰兒即使長大了仍看不見,無法引導自己,眼盲又缺乏引導的人,必然遭到許多意外。


只要人們禪修,成就禪定,禪正見便一直會存在。佛陀的教誨也許並不興盛,但永遠有人修習定與安止。


然而,剩下的正見,唯有在佛陀的教誨仍然存在時才能出現。從喬達摩佛陀的時代直迄今日,他的教法仍在盛行,廣為現今的世界所知,即使在非佛教國家,也有以他的教法為基礎的團體或機構。以自業正見或禪正見為足的人,沒有機會接觸佛法之光,他只能被世間之光所照亮,無法領受佛陀之光。剩下的四種正見,從觀正見到省察智正見,都包含了佛陀的教誨之光。


當行者可以分別名色,便解脫了自我的謬見,去除第一層黑暗的面紗,我們說這是佛法之光照亮了心,但還有更多層面紗要移除。無明的第二層面紗,是認為事物是混沌地隨機而生,這層面紗即由緣攝受智移除,當行者見到因果,心中之光便更加明亮,他不應以此為足,因為心仍籠罩在不知無常、苦、無我等特相的黑暗中。為了要移除這黑暗,行者必須更加努力,在事物生起時持續地觀察它們,讓念更敏銳,定更加深,智慧便會自然生起。


現在行者明白在這些無常的現象中,找不到庇護所,他會大失所望,但內在的光卻更明亮了,他清晰地了解現象的苦與無我。此時只剩下最後一層面紗,覆蓋著涅槃的實相,唯有聖道心才能將之移除,佛陀教誨之光現在才真正開始閃耀!


如果你開展所有的六種正見,你會容光煥發,不論未來身在何處,永遠不會與智慧之光分離,在你剩餘的輪迴遊歷中,智慧反而是更加閃耀。最後,當阿羅漢道與果——最後覺悟階段的道心與果心到來時,智慧之光將盛大如煙火般燦爛。


◎擁有馬車


不論男女,任何人只要擁有這樣一輛馬車,且駕駛得當,無疑地都會抵達涅槃。


據說當比丘天人聽了這段馬車的開示,他了解佛陀指出的重點,當下即成為預流者,擁有了這輛稱為「八正道」的莊嚴馬車。雖然佛陀的開示直指阿羅漢果的終極目標,但這位天人尚未具備最終覺悟的潛能,他目前的身心素質最多只能證得預流果。


 

 

 

 

 

 

 

聖小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