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368711_2146372202049454_9020500764161736704_n.jpg 

之前有法友希望小尼能分享一下自己學習禪法的經驗分享,由於準備遠離網路生活,因此決定在這段等待期間,將一些想寫的東西寫一寫,然後就要專心在禪修上下苦功了。
 
小尼先簡述自己學習佛法的歷程,這樣大家才知道為何小尼不斷轉換不同禪法學習,至於每個法的體驗部分,到時候再逐篇介紹受益部分。
 
小尼的成長背景已在錢只是工具~情卻是無價之寶這篇有所交代,因此小尼不諱言,自己就是個瞋行者,所以法尚未入心時,面對前輩們的欺負,當時也只會用這些方式保護自己。所以在閱讀此篇文章時,請讀者自己要小心不要因此起煩惱了。如果您是會容易起煩惱的人,建議您現在就將視線移至右上角的X,然後按一下,離開這篇文,這樣是在保護您自己的業。如果您是想瞭解也想跟著學習瞋行者可以如何透過佛法學習轉變自己,那就歡迎閱讀,希望小尼的經驗分享,能讓您有所啟發,尋找到自己可以改變的路線圖。
 
2012年3月12日,小尼準備帶著自己所養的8狗一貓燒炭,結束自己的生命,後來想起了曾經答應過和尚尼會找時間去他師父的道場看看(現在是小尼的師公了),於是決定在燒炭前先去一趟,然後在師父部落格留言,讓他知道小尼有遵守約定。
 
到了師公的道場後,由於那天是念佛日,所有人都要念佛才行,因此沒有知客師接待,小尼就自由走動參觀,在離開前,準備回去燒炭的念頭仍沒消失過,直到走出三門前,看到三門上的一段話,突然震撼到了,因此當下立刻決定,再給自己一年的時間試試看吧!如果一年的時間,仍然無法解決心靈上的苦(當時生活完全不匱乏,每天只需要煩惱的是該去哪家餐廳吃下午茶,尋找新鮮感),那到時候再結束生命也不遲,於是開始了倒數計時的人生。
 
在網路認識和尚尼之前,小尼完全不懂佛法,甚至是討厭出家人的(當時純粹是因為慈濟而有的負面觀感,不知道還有香光體系可以親近學習),連《佛說阿彌陀經》也從未看過,當時只有看過《西藏度亡經》,接觸藏傳佛教(因為可以不用吃素,當時尚未接觸上座部佛教),少分持守幾條戒律。因為救援流浪動物的過程中,希望可以為死去的動物盡點心力,才網路向和尚尼請法(跟和尚尼算是網友),因而了解到臨終最後一念是下一期生命的關鍵,因此想與和尚尼一樣,當一個臨床佛教宗教師,能在安寧病房幫助病人善終。當時的起心動念是等待10年後才要出家,這10年的等待期,自己也邊學習佛法,再看看自己是否適合走這條路。卻沒想到,因緣不讓自己等10年,3個月命運就大翻轉,徹底砸毀當時的生活(猶如「明顯沒道德」尊者給的「白色恐怖」手段),轉變成只能到和尚尼那裏的因緣。
 
和尚尼與同門師兄Z師,都同為臨床佛教宗教師,也都出家20年的資歷了,本以為這樣的生活環境算是相當好,畢竟是以當臨床宗教師為志業,生活中相處的人都可以一起討論案情,可以怎麼有效做好幽谷伴行,怎麼不好,可惜Z師對小尼並不友善,除了會偷拿仍是白衣的小尼的物品外(順手拿走喜歡的東西,是她的習慣,她是文具控,精舍很多隻貼有安寧病房貼紙的筆,後來小尼在去病房培訓時,全數都帶回病房歸還),也不時冷言冷語用語言暴力對待小尼,當時她一句「上樑不正下樑歪」,刺傷小尼好多年(這就像母親給的「包袱」二字一樣沉重),小尼容忍她一段時間後,也提醒她勿再這樣對小尼,否則小尼會反擊了,一定公開她私德如此差的事情,將撕開她的假面具,但她並未改善,所以小尼就下重手反擊,告訴她,請她遵照自己的承諾別再出現了(當時她說要我別公開她的事情,否則她會離開此地,為了給她一條活路走,所以小尼持續隱忍,可她並未改善,兩年前,她又回到此地,當時知道她在G師哪裡,但沒因緣去堵她),否則無論是在何處見到她,一定毫不留情當面賞她兩巴掌,同時只要她敢再到安寧病房去服務,小尼一定到醫院去揍她。希望她好好認真在禪修上用功,不要這樣已經出家20年了,還對一個白衣的小尼這麼不友善,對錢這麼斤斤計較,迷失了當個出家人的本分,不知道在安寧病房中的她,到底從病人身上學習到了什麼?當時她與阿闍梨G師,都是學習M派的禪法,因此小尼在白衣時期,學的是M派的禪法。
 
2013年10月,當時學習禪法及佛法,仍然不是小尼出家的目的,純粹只為了能去培訓,而必須擁有戒牒才行,於是去授了三壇大戒,為的就是要領那張戒牒。在受戒期間,差點往生(氣喘病犯的非常嚴重,且帶在身上的藥都已經吃完),當時只能對著地藏王菩薩像喊話:「如果要我幫忙救渡眾生遠離地獄苦,那就讓我通過這三壇大戒,將來我一定不會放棄需要我幫忙的眾生的,因為我實在沒有勇氣,再來一次戒場這種折磨了,所以如果真的不讓我過,那就讓我死在戒場吧!」後來諸天護法有保佑,讓我一次就順利通過三壇大戒的折磨了(我們共有四百多人受戒,只有兩百多人通過)。
 
2014年初,在安寧病房培訓前期時間,算是出家生命最開心的時刻,但好景不常,遇見小人為了爭奪帶領法師一職而起鬥爭,讓小尼因此拿不到證書,即便該完成的小尼都完成了,但最後硬是不給小尼證書。當時帶領小尼的法師也好生氣,覺得像是好不容易懷胎許久,快生下孩子了,卻被人狠踹一腳的流產,對小尼擁有實力,卻沒拿到證書,也感到不平。那時有個外來實習的醫生,非常欣賞小尼實力,對小尼提出邀請,希望小尼能周1-5全職在醫院服務,小尼開心的不得了,跟醫生說,只要給小尼一間房間可住,24小時待命都沒問題的~~所以後來小尼被弄掉這張證書,給小尼非常非常大的打擊,痛苦到想搭著三衣上吊自殺,而且要投書水果日報,寫基金會這種黑暗的人事安排不公等事件出來。畢竟當時會選擇出家生活,就是為了當宗教師,現在這條路斷了,自己為什麼還要維持出家生命? 由於北傳女眾出家機會只有一次,因此小尼決定,既然是糊里糊塗穿上這身衣服,要脫掉就要清清楚楚脫掉,才不會讓自己後悔,且當時決定,如果最後選擇脫掉這身衣服,那麼同時也會摒棄佛法了。於是開始尋找到底什麼是「佛法」? 然後決定到時候要想辦法依照佛陀的教誡,對整死小尼的法師展開回擊(她也出家20年了)。結果當年把小尼整的半死的主謀P法師,去年4月無預警的突然往生了,但隨著自己學習到的佛法,其實早已沒有準備報仇的想法了。
 
當時在被擊倒的時候,一個注重心靈諮商的團體前輩們有給小尼很大的幫助,當時他們引導小尼,要回歸初發心去思維,但小尼說自己正是被初發心給擊倒,已經失去支撐的力量了,於是前輩們提醒小尼,可以轉念要「荷擔如來家業」。小尼問:「什麼是如來家業?」於是開啟尋找「如來家業」這件事了。
 
原本自己出家的阿闍梨位置,是Z師準備擔任,後來因緣變化,轉為G師擔任阿闍梨位置。小尼繼續學習M派禪法,其實也是因為G師緣故,後來之所以摒棄M派禪法,是因為Z師及G師的言行,讓小尼覺得這派系禪法在斷煩惱部分,仍有很大的漏洞。
 
小尼對這16觀智已經走完(這是G師自己告訴小尼,16觀智走完等於證初果,小尼反問,那G師走完16觀智沒?G師點頭承認),等於初果的位階的G師之言行舉止感到疑惑。因為尚未走完16觀智的G師,對做佛事不感興趣,當時她還對小尼說,要記住,「有法就會有糧」,不要沉溺在做佛事上。也因為這樣,她很不滿和尚尼對小尼做佛事站中尊的訓練,因為G師不希望小尼將佛事當成事業在做。可是當她16觀智走完,已證初果後,自己卻開始拼命接佛事做,這真的讓小尼對初果位階的身分起超大疑惑。
 
小尼也做佛事,但只做自己場(指和尚尼及阿闍梨的運作場)的佛事,因為可以趁機會分享自己學習到的正法給北傳居士了解(我們也只能借這機會分享南傳佛法給北傳居士認識正法),但小尼不會想去做其他人旁邊的咖收供養(只有好奇去幫忙過兩次,觀察別人怎麼運作佛事,算是見一下世面),因為小尼不想去種下那不屬於正知見的因,避免將來嘗受其惡果(想到佛陀也是出家後6年才證悟)。
 
後來有次巧遇G師的信徒,她講她為先生做的那場佛事,包給我們所有人一人4000元的供養金,由於那場是G師主法的,供養金全數都在她手中,分給我們多少,由她決定。小尼跟那居士講,小尼實際只有拿到3000元,1000元被G師抽成抽走了。之所以舉例這件事情是想說明,已經證初果的G師,不相信因果,所以敢做這種抽成的動作,因此...小尼不相信身為M派羅東負責弘法(她也會去擔任M派syl來台弘法的助教)的G師之言行表現,認為這種方式證的初果,是待查的(但M派緬甸禪師等級的言行舉止,就不是如此了)。加上她時常暗示信徒她缺什麼(小尼自己也在她暗示已證初果後,很勤著供養培福),所以去年又有居士在她的暗示下,供養她一台全新機車及提供住所(她福報超好,一直有免費的住所可以住,也不定時會接媽媽及妹妹去住,因此沒有能讓其他出家眾可以共住的空間〔小尼曾提過想共住一周貼身學習,但仍是沒有多餘的空間可供小尼居住〕),且每月還給她一萬塊錢使用(這是聽跟G師配合佛事的人講的)。說真的...一個月有一萬可以使用,又有免費的住所不需要有房租壓力,是真的可以好好過持戒禪修生活的,而不需要一直出去做佛事賺錢還抽成的。但小尼知道,因為G師一個月基本開銷要2萬(這是要向兩個做直銷產品的弟弟購買直銷產品保健用),外加保險的費用(這錢G師有跟小尼明說,錢會留給家人,不會留給小尼,留給小尼的只有書),不包含吃飯錢就需要2萬,所以居士只給她一萬塊護持,對她來說根本不夠用。為什麼小尼會知道G師向自己弟弟買直銷產品的事?是因為G師叫C師買她弟弟的產品,C師說沒錢,所以G師就安排C師做自己佛事的固定樁腳,給C師收入,這樣才有錢跟G師弟弟買產品。且當時G師特別交代C師,千萬不可讓小尼知道此事,後來小尼是看過她倆line的對話紀錄,証實C師沒有對小尼說謊(小尼是講求證據的人,所以不會輕易被別人煽動,因此要看到證據才會相信並死心),才篤定G師初果位階,肯定不是真實的。而G師其中一位弟弟是殯葬業負責人,所以只要家屬有佛事需求,都會pass給G師做,因此她們之間有這樣循環的模式互動。
 
之前M派禪法有找Z師去授課,當時小尼跟G師說,只要Z師敢上台去演說,小尼必定在現場撕開她的假面具,也會遵照自己所說,當場賞她兩巴掌的,表示才不管信徒怎麼看,你們這些出家20年的人一直做這種假包裝欺騙別人很慈悲,實際上根本不是這樣,都是那種媳婦熬成婆的心態在對後面新學的人,假面到了極點。
 
後來面對G師給的打擊,去找H師請益,該如何化解心中這些怨恨,H師說G師本來就是很陰沉的人,所以她不怎麼跟G師互動。但去年從另一法師口中得知,G師之所以有現在免費地方居住,還可以有一萬固定收入,是H師幫忙引薦居士所致,然後G師佛事固定樁腳是H師站穩其中一腳。可是以前G師明明就講,不喜歡H師的唱腔,還要我們盡量不要找H師,這樣才有佛事品質,結果自己卻找H師當固定樁腳,這真的讓小尼對G師16觀智走完的表現,起了很大的衝撞,所以直接摒棄M派禪法,重新尋找到底什麼是正法。
 
2015年初次嘗試P派禪法,所遇禪師是相當優質的禪師,因此參加一場禪修營後,就決定要前往緬甸禪師的道場,跟隨禪師學習。這決定造成自己與和尚尼產生極大的衝撞,但小尼深思,不希望自己出家20年後,還跟那些前輩們一樣,習氣完全沒改變,也無法對自己的臨命終有所交代,因此執意要前往。在等待前往緬甸的時間,一樣持續參加禪修營,後來有幾位前輩提醒,不應該去禪師那裏,應該去本部學習才是,所以後來小尼讓自己冷靜評估,加上當時母親重病即將往生,因此緩下去緬甸一事,但並未停止禪修活動。
 
2016年開始整理<<南傳法句經>> 註解.故事.評論一書,還有自己的左腳開刀,需要時間復健,及對母親做幽谷伴行,並持續參加禪修活動。
 
2017年終於因緣成熟,順利前往緬甸跟隨禪師學習。禪師的道場,真的是修行的天堂,管理制度也很完善,但自己因為福報不夠,只待了三個多月就因病返台就醫,順便處理與俗家一些俗務事宜,原本以為可以很快能再去那天堂修行,但病情尚未好轉,所以在等待診療期間,決定聽從禪師教誡,修不動就要多陪福的做法,於是開始整理了《真理的寶藏》全書,同時也持續參加禪修營,並停止佛事參與。
 
2018年4月參加德嘉尼亞禪師的禪修營,那次獲得的法益,徹底改造了自己,所有過去緊抓不放的傷痛(母親、Z師、G師、安寧證書取得失敗),全部瞬間去除了,所以參加同年年底的禪修營所帶來的困境,自己也知道可以怎麼調整心態去轉換。
 
2019年初,歷經「明顯沒道德」尊者所執行的「白色恐怖」,自己之所以沒如以往的被擊倒,且能快速平穩釋懷這因緣,全拜2018年4月禪修獲得法益所至。小尼很清楚,再也不會有任何打擊,能將自己給擊倒了,同時繼續走佛法這條路,也肯定不會退轉了。
 
小尼知道自己的出身並不好,初接觸佛法的因緣就是在北傳誦經的環境中成長,能跟隨學習的也都是誦經前輩們的思想教導。真心感謝有這些一次次的苦難折磨,讓自己開始認真尋找正法這條路,也因為這樣,在禪修營期間遇到的一些北尼前輩及syl們,都很慈心的提醒小尼很多事情,小尼也得以逐漸改正自己的言行。雖然帶著報仇要打趴欺負小尼的人的心態去尋找正法,這其實並不理想,可這就是小尼接觸佛法的因緣,小尼也只能接納,這就是「過去因,今世果」。
 
在緬甸那個修行天堂,有位syl是小尼的範本,小尼期望自己有天能達成目標,像那位syl身語意的展現,這樣小尼覺得就對自己的出家生命有所交代了。
 
以前一直沒辦法肯定自己,但歷經「明顯沒道德」尊者所執行的「白色恐怖」後,發現身在上座部已經長達9年的尊者,待人處事及道德是如此,而小尼在大眾部出身學習上座部佛法才3年,就將自己調整成現在這樣,其實真該感到滿意了,不需要再繼續嚴厲鞭打自己成長了。
 
小尼要與人拒絕往來之前,一定會給限期改善的空間,並且不斷自欺欺人為此人找理由寬恕他。而通常小尼選擇斷除的時間點,會是看過證據後,也無法再自欺欺人的情況下,才會選擇切斷,因此每次的離開,其實都是讓自己傷痕累累的狀態。但小尼寧願這樣,也不想誤判一個人而傷人,因為很清楚,受傷的感覺有多痛,不希望別人也遭受此苦。

 

小尼是跟柯P一樣的人,剛開始會全然的信任一個人,但是只要被小尼發現此人開始說謊後,那防衛的警覺性就自然生起了。

 
真心期望上座部佛法能成功進到台灣,這樣大家才能學習可以如何有效在現世找到離苦的方法,而非只能寄望死後看是阿彌陀佛還是地藏王菩薩或是藥師琉璃光如來的救拔。

佛法真的是充滿智慧的生活方法,活用在世間的~~
 
現在不改~未來肯定不會變~

 

想要改命改運,一定要靠端正自己的言行,未來才有可能越來越好~~

 

祈願~
 
所有痛苦的眾生都沒有痛苦
害怕的眾生都沒有害怕
傷心的眾生都沒有傷心
 
願所有人都平安喜樂~~~
 
 
Sādhu! Sādhu! Sādhu!
 
 
*****

這篇文分享在臉書後,有個法友私訊小尼,因為這留言讓小尼感動,所以特別轉貼在這裡與大家分享...

其實在小尼求法的過程中,也遇過許多友善的居士給予幫助,相較於「明顯沒道德」尊者處理事情的方式,有時候真的覺得,沒有在上座修行的普通人,都還要和善得多。

 

*****

法友:

 

師父,您好

 

我是學習佛法的在家居士, 目前在馬來西亞 。

 

我看了師父寫的部落格文章。明白師父目前在學習南傳帕奧長老的修行。

 

我本身接觸了南傳佛教後,也開始常看網上的佛教歷史。我以下說的,師父不必要同意或認同。 有位僧人根據外國歷史家的書說,其實真正正法的經典是4部,就是長部,中部,相應部,增支部。已及律。 (這些是最接近佛陀所說) 小品原本是很少的,過後越來越多,所以很有可能是後人有編寫。 根據那位僧人的視頻,阿毗達摩也是後人編寫的。 因為當時的部落教派,每個部派都有自己的阿毗達摩,而且內容都不一樣。但是每個部派都有哪些一樣的原始經典(長部,中部等) 我看的另一個用福建話講原始經典的視頻,裡頭說到佛陀根本沒說到修菩薩道,佛陀只是教導四聖諦,八聖道。 (在法句經裡也有提到,八聖道是唯一的解脫道路) 因為有了菩薩道,所以才發展後來的波羅蜜,本生經等。 聽聞原始經典裡是沒提到波羅蜜。 聽聞本生經裡提到菩薩布施自己老婆和孩子給乞丐。(有人評論如果是布施給有錢人,那還好。布施給乞丐,那麼不是讓老婆和孩子受苦。布施應該在不傷害到自己和別人的情況下,才是正確的布施) 另外,本生經裡的故事,動物是會講話的。學佛理性的人,是很難接受這些故事的真實性 。

 

我個人的意見是,雖然不清楚這些消息是真或假,但是最接近佛陀所說的,應該就是中部,長部,相應部,增支部,以及律藏。 這些我們要多讀和了解佛陀在原始經藏裡有說,無論是什麼師父,大師,長老所說的,我們先不否認也不同意,然後去對照經和律,看是不是符合,如果符合,就是如來所說的,如果不符合,就拋棄掉。 (這裡佛陀沒提到要對論藏)

 

我個人的意見是,我明白現在很多上座部都有學習波羅蜜,有些還有南傳菩薩道。 有些是很根據阿毗達摩,甚至後人寫的評論,清淨道論等。。。我承認我自己對這些不熟悉,如果學了,覺得對自己修行有幫助,就是減少了自己的貪嗔痴, 那麼可能就是正確的道路。

 

不過我也希望上座部不要太過於依賴後人寫的評論,作品等大過於原始佛說的經藏,不然就會演變成現在的北傳佛教,已經完全不看原始經典,只是看重後人寫的 。

 

以上是我的有感而發,根據我了解,在經裡,佛陀類似說要以法為皈依,以法為島嶼,以自己為皈依,以自己為島嶼,不要以其他為皈依和島嶼 。

 

這些是我的看法,我希望不會影響到師父的修行程度。師父,我真心希望你學習的是真正的正法,可以幫到你解脫痛苦,達到涅槃。

 

小尼回應:

 

非常感謝您這些話,每一則都感受得到您真誠的語言。

 

尤其這段話.....聽聞原始經典裡是沒提到波羅蜜。 聽聞本生經裡提到菩薩布施自己老婆和孩子給乞丐。(有人評論如果是布施給有錢人,那還好。布施給乞丐,那麼不是讓老婆和孩子受苦。布施應該在不傷害到自己和別人的情況下,才是正確的布施) 另外,本生經裡的故事,動物是會講話的。學佛理性的人,是很難接受這些故事的真實性 。.....完全認同~

 

其實有想過要去馬來西亞尋法尊者那裡試試看的,但要看因緣了。

 

希望我們一起在佛法的正道上加油~

 

謝謝您^_^

 

法友:謝謝師父的感受的和認同。 感恩 ~好的,師父,我們一起在佛法的正道上加油。 如果師父有什么要幫忙的,可以和我說,我這里可以幫就幫。

 

感恩有緣認識師父。 願師父遠離痛苦,早日解脫,達到最高的聖果。

 

小尼:感謝您的祝福,也願您早日證得涅槃道果,解脫一切煩惱~

 

 

 

 

 
 
 
 
 
 
 
 
 
 
 
 
 
 
 
 
 
 
 

聖小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