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__3916035.jpg

上圖,佛陀所說的三十一界實況就是如此,《地藏經》講的那些天也在其中,想去那些天,不是靠念咒,而是必須有相對應的善業才行。

可以發現,只有上座部才有六道輪迴的思想,大眾部及藏傳,其實都是七道輪迴才對,因為大眾部多了極樂世界那一道,藏傳則多了中陰身一道。

 

若硬要扯個極樂世界出來,應該只在紅框當中的某一天界,要去這些天界,假如你不愛禪修,那基本也要靠布施、持戒的功德,且臨命終還必須能憶起這些善業,到時候才能往生相對應的天界。而不是只單靠一句「阿彌陀佛」就可以,這就是《佛說阿彌陀經》講的,若一日、若二日.....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緣得生彼國......。

 

*****

 

出家前,還在白衣時期,偶爾會跟著和尚尼出去幫忙助念,自高中時期佛珠斷掉後,小尼只有助念或佛事場才會念佛。除此之外,只有一次有到小尼師公的道場去體驗一下,在道場隨眾念佛是什麼樣的感覺。小尼從未為自己念過一次佛,在母親往生後,也不曾為她唸過一句佛號。

 

高中時期的念佛,純粹只是想把白色佛珠念到黑色,覺得這樣好像很厲害,也算是對外婆有所交代,當時也忘了問外婆,到底為什麼要念「阿彌陀佛」。

 

親近和尚尼後,發現北傳的問候語都是「阿彌陀佛」,那時有問和尚尼,為什麼大家都要用這當問候語?和尚尼說:「阿彌陀佛代表無量光、無量壽的意思,所以佛教徒用這當問候語,也代表一種祝福的意思。」小尼印象中好像有問:「為什麼無量光、無量壽就代表祝福的意思?」只是忘記當時和尚尼的回應是什麼了。

 

剛開始參與助念時,因為是白衣,也算是義工性質,所以念到一半不想念時,可以很自然的離開座位去喝水或上洗手間,當時沒覺得特別辛苦,念佛比較辛苦的時期是在出家後的助念工作。

 

話說出家沒出家,就是有頭髮沒頭髮之分,但佛法知識並不可能因為頭髮沒了,就瞬間增加,世人總是愛看外表,因此即便沒有佛法知識,去助念時該替出家人維持的形象部分,還是得花功夫苦練才行。

 

出家後去助念時的念佛,是痛苦的,因為除了不相信有「阿彌陀佛」之外,還必須在很熱的天氣搭著不透氣的袈裟端坐在首席位置,帶領大家念佛,為了維持出家人的形象,就不能像白衣時期想離開座位就離開座位了。

 

一般來說,和尚尼都是出去助念半小時,最多不超過一小時,這包含前面對亡者的臨終開示,及引導家屬和亡者做「四道人生」,但小尼是負責坐在定位上專心念佛的而已。小尼第一次自己帶的臨終助念對象是G師的堂妹,當時因為G師在高雄禪修,而和尚尼在忙別的場次,小尼則因為手被和尚尼大哥所養的狗咬斷神經而在精舍休息,但因為是自己人的場,一定要力挺,所以還是想辦法騎機車趕到現場去撐著,等待G師趕回。第一次臨終開示的對象,年齡與小尼不相上下,看著她的母親悲痛的樣子,小尼心中也很不捨,很清楚記得,那天是冬至。

 

印象最深的一次助念,那次真的蠻「硬斗」的。對方希望法師能協助圓滿八小時的助念,但能做滿八小時的比丘法師無法趕到,因此希望和尚尼先去助念兩小時,之後等比丘法師接手後,我們才離開,他們非常希望這八小時都有法師在場領導護航。和尚尼知道小尼不愛念佛,所以也沒勉強小尼去,讓小尼自己選擇要不要去,小尼考慮了一下後,因為不想讓和尚尼自己去,避免別人問到她,小尼怎麼沒隨行,所以決定去接受挑戰看看,也在那次有意外的收穫。

 

2013/03/02當時寫文章的紀錄是這樣寫的… "輕安"的感受

 

那次場景是在醫院的助念室,房間內擠滿了人,裡面那床是採基督教的方式,我們助念的這床是靠門邊,那時沒有開空調,整個就是汗流浹背的強況,但身為法師,要怎麼跟人說:「請開空調好嗎?不然要我怎麼幫忙助念?」這種話是絕對說不出口,只能在心中OS的,且總不可能身為法師,然後還像個毛毛蟲一樣不斷的動來動去吧!畢竟很多念佛的居士都能好好坐在原地念佛,而自己不能的話,實在太丟臉,因此既然改變不了環境,就只能改變自己的心態及方法,重新調整念佛方式,讓身心結合佛號聲(而不是和以前一樣,口裡有佛號,心裡卻在想很多雜念),口裡念的佛號,一個字一個字都清清楚楚的聽到每個字所發出的聲音,撞擊到耳朵後所落在不同的位置部分,這種念佛方式蠻好玩的,也意外發現了所謂的「無常」(當時很自以為是,以為這樣就懂什麼是無常,其實這只是概念式的無常罷了,離佛陀講的究竟上的無常還很遠呢!),然後只感覺到背後一陣清涼,有風吹過的感覺,整個身心都處在「輕安」的狀態中,直到和尚尼拍小尼的肩膀後,小尼才回神,原來兩小時,就這樣過去了,但感覺卻不到半小時呢!

 

自那次經驗之後的念佛,對小尼來說都無障礙了,也知道該怎麼有效引導家屬念佛。雖然如此,但小尼依然對念「阿彌陀佛」一點興趣也沒有,尤其是在佛學院時,老師說:「《佛說阿彌陀經》其實不是佛說.....(忘記後來老師說啥了,因為光聽到那句,覺得像是個騙局一樣,就不想聽任何解釋了)。」

 

隨著參與越多場禪修,越了解上座部佛法後,越可以肯定,根本沒有所謂的極樂世界存在,因為阿彌陀佛極樂世界的思想,與佛陀四聖諦的思想,完全是背道而馳的。

 

佛陀的教法非常簡單,所有的經論所講的核心重點就是「四聖諦」及「無常、苦、無我」;而阿彌陀佛的教義則是「常、樂、我、淨」,在極樂世界有個「恆常」不變的「我」,在那個清「淨」的地方,享受長久的快「樂」似的。

 

佛陀從皇宮那種優渥的地方出來,怎麼可能還會推崇極樂世界這種地方。若真有極樂世界可依佛名號而去,那佛陀就讓大家稱呼自己的名號就好,為何還要去幫別人抬轎?

 

且極樂世界根本感受不到苦,又怎麼可能會想離苦好好修行?所以這阿彌陀佛的教義,不可能是佛陀的思想。

 

有人說,這是佛陀要給的方便法,讓無法實修的人也能得解脫。說實話,假如真是這樣,那走在實修道路上的人,通通都是笨蛋了呀!佛陀針對無法實修的人,給的是布施、持戒的功課,這可以看許多《法句經》故事就知道,那些勤布施的人,最終都是往生天界的,但沒有說念什麼佛號,就有人可以接引你去哪裡。佛陀說過,他只能指出道路,最終還是要靠我們自己去實踐那條道路。

 

《法句經》——第十七品、憤怒品224法句就說了.....「諦語不瞋恚,分施與乞者;以如是三事,能生於諸天」。 往生天界就是要做這些事情,從來也沒說要念什麼佛號。

 

在二十、道品 也說了…

 

273.八支·道中勝,四句·諦中勝,離欲·法中勝,具眼·兩足勝。

 

274.實唯此一道,無餘知見淨,汝等順此行,魔為之惑亂。

 

275.汝順此道行,使汝苦滅盡。知我所說道,得除去荊棘。

 

276.汝當自努力!如來唯說者。隨禪定行者,解脫魔繫縛。

 

277.「一切行無常」,以慧觀照時,得厭離於苦,此乃清境道。

 

278.「一切行是苦」,以慧觀照時,得厭離於苦,此乃清境道。

 

279.「一切行無我」,以慧觀照時,得厭離於苦,此乃清境道。

 

280.當努力時不努力,年雖少壯陷怠惰,意志消沈又懶弱,怠者不以智得道。

 

佛陀的教法,是透過實踐,可以了解什麼是苦,苦要如何熄滅,且當下可以有機會體證涅槃道果;但阿彌陀佛的極樂世界,則是要死後才知道有沒有,這兩種教法明顯大不同,一種是活在當下的修習法;另一種則是活在未來的希望中,當下一點都不重要。這種思想其實相當危險的,因為不善業持續累積也無感,只期待跳到極樂世界自動就有淨化的功能,自己什麼都不需要改變。假如極樂世界真的存在,那麼因果業力又有何可怕呢?假如拜懺消災祈福有用的話,那些大企業家有的是錢,請法師全年無休輪班替他舉辦法會就好,自己也無須怕死了才對啊!

 

去年除了開始研讀《阿毗達摩概要經解》及四月那場禪修的收穫後,對於念佛及做佛事的行為更加動搖了。考量的是...雖然這是善業,有幫助人的善心存在,但種下的因,卻是導人走向邪知見的「因」,而自己非常恐懼那個不善業的「果」成熟。想想佛陀波羅蜜如此強大,但證悟前也白忙了六年(消化過去的不善業),自己又有多少能耐可以撐過這些不善業呢? 就這樣盡量的讓自己避開佛事,去年為還一個恩情,有參與佛事圓滿,後來和尚尼說,是可憐我,怕我沒收入,自己在台北難以生活,才安排佛事給我做,讓我有點收入可以生活。聽到她說這些話後,小尼就毅然決然告訴和尚尼,不需要再可憐小尼,今後小尼不做任何佛事了,因為小尼深信因果,如果有餓死的命,就會有餓死的事情發生。為了圓滿報恩而答應的佛事,要被講成這樣,那就不用圓滿什麼了,到此為止就好。

 

雖然小尼已經無法念佛了,但也不會排斥念佛的人。小尼認為,各人用功的法門本來就不同,且因緣也一直在變,尊重每人所選擇的用功方式就好,不需要特別排斥別人的方法,只是自己不相應那方法而已。

 

上個月去山上上課,一位網友居士也一起上課,下課時間他找小尼說話,關心小尼的狀況,知道小尼想找道場住,也想幫忙小尼找道場,小尼有婉拒,因為北傳道場小尼並不適應,除了目前健康狀況無法負擔必須擔任執事外,北傳的早晚課小尼也不相應,小尼也完全不會做他們的早晚課,背不起來那些咒語及佛號等。居士有說做一下早晚課,應該還好吧?! 小尼說明無法認同的觀念讓他理解。小尼說:「保護自己的業比較重要,不要貪圖一時的安穩,只圖現在有地方住,然後要去圓滿那些不如法的事情,擔待不起。」後來居士也能理解小尼的說法。

 

繼續穿著這身北傳衣服,其實也是恐懼的。因為...假如遇到喪家,希望小尼進去幫忙助念,自己該如何是好? 答應對方進去助念,但是這嚴重傷害自己的業,所以不想這麼做;但不答應對方,又該如何拒絕對方,而不傷害到對方才好? 總不能跟他們說:「根本沒有阿彌陀佛啊!所以我無法帶你們念佛。」這種話...說不出口。因為在那個時候,他們認為親人就是需要靠佛力救拔才行,我要怎麼去講出那樣的話呢? 但如果自己是穿著南傳的衣服,就不用面臨這樣的困境了才是。

 

小尼現在的念佛,念的是「一滴比搜八咖哇....。」這種念佛方式好坦然,也容易讓心靜下來。第一次聽到巴利文的三寶隨念,是聖法大長老最後一次來台時的弘法大會聽到的,當時聽到僧隨念,就起雞皮疙瘩,印象非常深刻。

 

小尼現在雖然還沒因緣轉南傳服,但有些可愛的居士會跟別人介紹小尼算是syl,只是還沒換衣服而已。

 

 

期望~~因緣能早日成熟,讓我剩餘的生命,能過著持戒清淨禪修的生活,我願將這些功德,分享給所有護持者。

 

 

Sādhu! Sādhu! Sādhu!

 

 

 

 

 

 

 

 

 

 

 

 

 

 

 

 

 

 

 

聖小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