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ginal  

李伯伯是位六十多歲的退休老人,小時家境清苦,家中姊妹眾多,而身為唯一男丁的他,憑藉著上進的個性和不懈的努力,開創了屬於自己的成功人生。過去曾擔任要職的李伯伯,在工作領域中非常受到下屬的愛戴,這位溫文儒雅的老人,一輩子為人行事正直良善,深深受到身邊眾人的敬重。

而這樣的李伯伯,在六十多歲時罹患了大腸癌,住進了安寧病房。只要有人來探視,李伯伯總是一貫淡定,也總是會對來者滔滔講述一番大道理,表現出對生死豁達的態度,更不承認病痛帶給他的困擾。這位自尊心極高、個性上絕不示弱的長者,顯然是位自視甚高的思考型人物,極難被說服,更不輕易臣服於人。安寧病房宗教師試圖與他開啟對話時,他總會以反問回應,不讓人有機會窺見他內心的縫隙,始終把自己心中那扇鎖住黑暗往事的門,守得緊緊牢牢。
 
然而,儘管表面上泰然自若,李伯伯無法入睡的狀況卻愈發嚴重,往往睡不了幾分鐘就會醒來,充分地顯示出他內心的不安。問他為什麼睡一下就醒來,他只回說他睡不著。但從旁觀察他的神情舉止,卻可以清楚看見恐懼深深縈繞在他心中,令他坐立難安。即便如此,他卻仍說他一點也不怕,因為死亡沒什麼好怕的。只不過睡眠障礙依然持續不斷,每次見到李伯伯時,他總是一臉的愁苦,眉頭深鎖。

就這樣到了病程發展的最後,李伯伯時常會看到黑影,而且還會聞到奇怪的味道、聽到奇怪的聲音,但同時在場的其他人都沒有看到、聞到或聽到任何不尋常的東西。他深受這些幻聽幻覺的干擾,在睡夢中經常喊著「救命、救命」,甚至揮拳打人,情緒處於極端強烈的狀態中。

究竟是什麼樣的心結,讓李伯伯在人生的盡頭如此煎熬?原來,在過去職場任內,他曾經安樂死了一千多隻流浪動物。法師前去居家和李伯伯會談。
 
由於李伯伯自尊心極高,第一次會談,仍明顯感覺到李伯伯刻意保持距離,依舊沒有把防守嚴密的心房打開。
 
法師直接提起流浪動物一事,讓李伯伯十分震驚。就在法師溫和的循循善誘下,李伯伯終於說出縈繞心中多年的黑暗往事。當年由於職務所在,他幫一千多隻的流浪動物進行安樂死。事後,曾禮請四十多位法師為這些流浪動物舉行一場盛大的超渡法會。儘管法會十分莊嚴殊勝,李伯伯卻始終無法放下深重的罪惡感。此後,他經常會藉故詢問,特別是向佛教人士詢問,做了這樣殺戮的事該怎麼辦?而所得的答案經常是:這是因為職務上的需求才會做的,所以並不犯罪。
 
李伯伯總覺得,這樣的答案誰都會說,實在無法讓他信服。因此,多年來,甚至一直到了生命的盡頭,他始終無法放下心中的罪惡感和恐懼。
 
就在向法師娓娓述說時,李伯伯痛哭流涕,剎那間情緒崩潰瓦解。他在法師面前哭著說:「我怎麼可以這樣做?!」因為其實伯伯是非常愛護小動物的人,從小家中也養貓、養狗,李伯伯了解狗是忠實、十分有靈性的動物,正因為清楚這一點,他更無法原諒自己撲殺流浪動物的舉動。「因職務需求」的理由,自始至終無法說服他的良心。
 
從這段表白中,法師清楚,必須讓李伯伯將心中對流浪動物的抱歉和罪惡感表達出來,如此才能真正地放下。法師向李伯伯提出為這些流浪動物皈依的想法。當李伯伯聽到這個建議的時候,非常的歡喜。法師告訴他:「伯伯你無法為這一千多隻流浪動物做些什麼,這是個沈重的負擔,沒有能力是正常的。師父我自己也沒有辦法承擔,只有觀世音菩薩可以承擔,所以讓我們來祈請觀世音菩薩幫忙吧。」

這個皈依的建議對李伯伯的意義是,他能夠為這一千多隻動物找到最終安頓的地方。而對法師,從臨終者靈性照顧的角度來說,深一層的用意其實是,讓李伯伯藉由皈依,把深藏心中多年的痛和罪惡感表達出來,釋放心中的悔恨與心痛。
 
離開李伯伯家後,法師在等待伯伯主動聯繫,或再度住院時完成這個重要的任務。
 
日子一天天過去,李伯伯一直沒有聯繫,本以為可能沒有機會了。某個星期五下午,李伯伯住院了,可是由於病況不佳,也無法進行。到了星期一,法師來到病床邊跟狀況依然不好的李伯伯說:「伯伯,我們來幫動物們皈依吧。」
 
一聽到這句話,伯伯立刻清醒了過來。看到法師,已經忘了自己正在住院的李伯伯歡天喜地說:「師父、師父,您怎麼會來?」並不斷地要求師父幫流浪動物皈依。因為擔心時機稍縱即逝,所以當天下午就進行了儀式。
 
法師先引導開場說:「由李伯伯帶領一千多隻流浪動物皈依」,接著由李伯伯本人親述當年事情的始末。過程中他再次痛哭流涕,對於撲殺流浪動物沈重的罪惡感,以及可能將因此被打入地獄的恐懼,全都表露無遺。一白後接著是二白,法師又再度說:「由李伯伯帶領一千多隻流浪動物皈依。」這時,李伯伯伸出手來,比了「三」這個數字。於是法師問:「伯伯這是什麼意思?難道是三千多隻嗎?」他坦然地承認:「沒有錯。」自尊如此高的李伯伯,一直不願意承認自己當年撲殺的流浪動物的確切數量,但此刻的他很清楚,這是全心懺悔的時刻,再不吐實就來不及了,所以他把一切都交付了出來。而這樣的交付,就是真正的放下。
 
在整場皈依儀式的過程中,李伯伯始終意識清醒,並且始終合掌。儀式結束後,李伯伯非常歡喜的說:「我重生了、我重生了!那些問題不再是我的責任,那是觀世音菩薩的責任了。」
 
皈依後法師為這一群流浪動物取了一個法號叫做:「安旺。」為什麼是安旺呢?法師對李伯伯說,養過狗的人都知道,狗兒不只忠心,而且絕對不會記仇。現在這些狗兒們已經去當自己的主人了,所以這是「旺」字右邊的「王」所代表的意思;而「旺」的「日」字邊則表示,牠們已經很歡喜地朝向光明的地方走了。「安旺」也就代表狗兒們已經安心地朝向光明而去了,李伯伯再也不必掛心。

按照民間信仰的習俗,儀式結束後要將憑證給燒掉,老天爺才會收到。所以李伯伯急著想要燒掉那張皈依證,但由於儀式時間已經超過他身體的負荷,家人安撫情緒激動的他先回病房休息,他才作罷。但睡沒多久他又醒來,吵著要將證明火化。
 
於是家人推著伯伯到空中花園,點燃了他手中緊握著的皈依證明。過程中,伯伯始終非常歡喜,不斷地問身旁的女兒:「皈依時我有說是三千多隻吧?是三千多隻流浪動物皈依,沒有遺漏吧?」女兒也溫柔地告訴他,這三千多隻流浪動物都已經皈依到觀世音菩薩的座下,從此不再孤苦無依、任人宰割了。
 
奇妙的是,當時李伯伯的狀況還算穩定,醫生也尚未宣布進入最後階段,但就在火化皈依證後,李伯伯開始熟睡,一直到隔天早晨伯伯的身體狀況急速下滑。法師再次提起前一日的皈依,肯定李伯伯這一生的成就,而就在法師的肯定聲中伯伯安然離世了。
 
任何一個人,走到生命最終站,總不免誠實審視過往的一生。看到李伯伯在半昏迷的狀況下,仍在乎為三千多隻流浪動物皈依的堅持,看到他對生命的尊重、負責與懺悔,心中不由得肅然起敬。
 
再者,健康的人無法想像臨終者受罪惡感煎熬的痛苦,往往未多加傾聽其心聲,就輕易勸說放下,換成自己時,放下真有那麼容易?祈願真心學佛者,從真誠關懷臨終者、受苦者開始,學習傾聽、同理與陪伴,當個案的心聲被聽見了,放下的腳步也不遠了。
 
 
 
 
 
 
 
 
 
 
 
 
(個案提供者為臨床佛教宗教師培訓之帶領法師)
 
塵盡光生
8 生命雙月刊 123期
德嘉法師/講述‧張國儀/撰稿
 
 
 
 
 
文章來源:
 
 
 
 
 
 
 
 
 
 
 
 

全站熱搜

聖小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