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17680_997362570282562_4086268126641287452_n

一位胖婦人站在旁邊良久,眼神呆滯地看著我們,還對我們說出了這句話:「我兒子也想要出家.....他有玄天上帝在指導。.....」我認得她。在她身邊站立著正是自稱在夢中,被神明開了天眼的男孩,手上還拿著一本他抄寫完,要帶來焚化的般若心經抄經本。相信剛剛胖婦人這一句話和神情,已經深深引起L先生的注意了。

「怎麼又出現了呢?」望著她們母子,我登時無言。還記得那男孩嗎?他嚮往出家,卻又喜歡逛色情網站的宅男。他說晚上睡夢中遇到鬼來掐脖子,然後他一唸『阿彌陀佛』之後,佛就來救他的一個瘦弱宅男。稱他為『孩子』,實在是瘦弱到一副高中生的模樣。

受到母親的催促,他拿著抄經本,遲疑地走到服務台來。我翻開後頁的迴向文,發現他只寫名字,卻沒註明迴向或祈求內容。「這個怎麼沒寫呢?沒寫不能拿去焚化喔!」「玄天上帝說不用寫…」他這樣回答我。L先生和我對看了一眼,我毅然地告訴他:「寫上去。否則我不讓你拿去化!」「可是玄天上帝跟我說不用寫的…」我稍微把音量提高說:「我在旁邊簽名,萬一玄天上帝罵你,叫祂來找我。這裡要焚化的疏文、抄經本,哪一樣不用寫用途目的的?我的名字是玄天上帝幫我取的,有問題的話,你叫祂來找我!」於是我在抄經本的後頁也簽了名字。這一幕讓他的母親錯愕,也讓L先生險些噴笑。

孩子的母親見狀又開始對L先生『炫耀』起兒子了:「他的老師是玄天上帝,他國中畢業後就會通靈。常常一靜坐就靈體出去,有時候被神明帶去地獄,有時候被神明帶去天堂,這是神明在幫他上課。最近玄天上帝叫他抄經,這也是一門功課…」不等他的母親說完,我嚴厲地對著他丟了幾個問題:「被神明帶去地獄上課?你是『地獄遊記』看太多嗎?上次寫給你,要你受持的五戒有沒有去持?為什麼神明幫你上課不是從人倫綱常開始,而是去看血淋淋和悲慘的陰間世界?祂叫你抄寫心經,有沒有告訴你什麼是行深般若波羅蜜多,如何照見五蘊皆空?你作息又常熬夜對不對?你不先學會流利的溝通,把人道修正好,煉乩身是這樣煉的嗎?」男孩保持沉默。當然,我故意說這些話是想堵他母親的嘴;她又斷斷續續地向L先生炫耀兒子的通靈事跡。

從剛剛就保持靜默的L先生終於對孩子的母親開口了:「這位太太,我看你的兒子好像是很愛幻想。我建議你應該讓他去看醫生…」孩子的母親這時切斷了話題,安靜地聽L先生說:「你的兒子不可能一坐就入定,那是阿羅漢的境界;而且這位師兄也說得對,神佛不會帶任何孩子去逛地獄的。你晚上只要有時間,在這位師兄的班,就帶著孩子來讓師兄開導開導,或許能增長他的智慧。因為他的想像力太豐富,又沒遇到正法,自己一個人看書修煉,很容易遭遇邪靈的…」到此,我感受到L先生對我這個新人的肯定了。

待這一對母子離去後,L先生喟然的說:「我接觸過基督教、佛教、道教,我在廟裡看了這些奇怪的人事物四十幾年,我對於任何宗教都保持不投入的態度。我常在想:不知道將來往生後,我是隨著耶穌去?還是隨著阿彌陀佛去?還是隨著城隍爺去?」「隨業而去。」他啞然失笑的讚嘆說:「對!你說的對極了!這一句是真的!你說這一句我喜歡!真的是隨業而去…」不理他的讚美,我繼續說:「我覺得…您所接觸的佛教,不是佛陀的本意。佛陀不主張消除業障;佛陀不主張靈魂和超度;佛陀不主張清淨佛性;佛陀不主張眾生平等。佛法傳播到中國一千多年,已經…」「變質!我也這麼認為。」看著他的眼睛,我心想:這個人應該是慧心所很強,所以對於接觸過的宗教都不排斥,也不投入,他在觀察與了解。

下一位靠近櫃台的是一位五官清秀的女人,她對於靈的描述模糊顛倒,自稱是正被兩個靈體控制,不知祂們的目的,為此感到憤怒、哭泣,並且一直徘徊在服務台希望我能給她幫助或答覆。我向城隍求得了陰筊,只丟給她一句話:「對一切鬼散播妳的慈心吧!如果妳的心不打開,我會繼續保持沉默的。」我和L先生相視不語,這是英雄所見略同。

從這一天開始,L先生常常出現在我的上班日,出現在服務台旁的座位,相較於廟內廟外和其他人的閒談、雜穢語,或許他找到一位可以談法、談心的對象了。

 

 

本文作者  Seki Yakumo

 

 

 

 

 

 

 

 

 

 

聖小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