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0_3a295167248ff9faa691ee405cc2b5ff.jpg

被關16年、兒子16歲,16年的囚牢歲月讓李玉功歷經兒子早產病危,妻子、父母相繼去世,犯錯的代價莫過於此,「他們都不在了,今天我唯一能面對的就是我兒子,我是不是也能讓兒子以我為榮…?」這樣的想法,反轉了李玉功的人生。

 

好奇吸毒毀一生 成監獄常客

 

現年64歲的李玉功,從24歲開始因煙毒、竊盜等案件不斷進出監獄,直到47歲那年,他假釋期間闖入民宅和飛車行搶,被圍捕時還持刀戳頸尋死,後來一罪一罰被重判17年,加上之前的殘刑,刑期長達20年8個月,至今已在台中監獄服刑近17年,期間陳報11次假釋被駁回。

 

成為監獄常客之前,李玉功在梨山老家幫忙賣水果,他不貪杯、不好女色,卻因好奇吸毒,兩次煙毒罪服刑出獄後,為讓自己不再碰毒,他想吃安眠藥讓自己鎮定,曾經一個星期吞掉600顆安眠藥,行為變得失控,也因此跟妻子說不要有小孩,但妻子為替他傳宗接代,還是瞞著他懷孕。

 

「我被關的第一天,老婆告訴我一個好消息,她懷孕4個月了!」李玉功當時腦子空白,但覺得自己似乎也該開始像個爸爸,然而磨難也跟著開始。

 

兒子8個月早產病危住進加護病房,妻子因罹患肝病無法親自照顧剛出世的幼子,必須回花蓮娘家靜養,兒子被託給弟弟、弟媳扶養。4年後妻子因病去世,家人不讓他知道,他連送妻子最後一程也辦不到。

 

天天畫兒子 竟畫出藝術天份

 

李玉功回想第一次見到兒子,那時兒子剛出加護病房,還必須戴著氧氣罩,母親帶著兒子來懇親,隔著鐵窗,他看著稚嫩的幼兒,在氧氣罩下,努力呼吸,心裡有些悸動,突然醒悟自己不能再像條狗,多少要付點責任,家人寄給他兒子照片,他看著照片想念兒子,在紙上打格子畫兒子。他說,1天畫1張,每畫1張就覺得自己很羞愧,整整畫了3年,再把畫下的懺悔和思念寄給家人。

 

有一天典獄長看見他還在畫畫,問原本在裁縫工場的他有沒有興趣到才藝舍坊,於是他參加甄選,因為「過年三節才藝舍坊的受刑人可以懇親,我就可以抱抱兒子了。」

 

2006年,李玉功順利被選進才藝舍坊分配到雕塑組,國中畢業的他未曾接觸過什麼是藝術,雕塑線條幾個面、幾條線他都搞不清楚,3個月後他轉到陶藝組,開始學做茶壺,李玉功說:「老師領你到門前,進門就要靠自己了」。

 

儘管多次進出監獄,家人對李玉功不離不棄,母親或弟媳每個月一定會從梨山帶兒子來會客,生活費也未曾間斷,他記得孩子3歲多的時候,母親教他喊爸爸,兒子不願意開口,被逼急了,脫口說:「他又不是我爸爸…」,李玉功雖然感傷,但也能理解,因為兒子一直認為弟弟和弟媳才是他的爸媽,現在兒子已經知道一個是養他的、一個是生他的。

 

「唯一對不起你的人就是我」 

 

7年前,母親去世,李玉功說:「我媽很疼我,我也是個媽寶,她的忌日是我的生日,每年我的生日,她都會來看我,但那天她缺席了,我連她最後一面都沒見著,去殯儀館奔喪的時候,拉開冰櫃,媽媽的臉歪向一邊,似乎不想讓我知道她走了。」

 

「為人子、為人夫、為人父,我非常羞愧、非常難看」,現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早晚起來唸經迴向給他們,而對和錯李玉功心裡很清楚,為了兒子他認罪不再上訴,也告訴兒子要感恩,「全世界唯一對不起你的人只有一個、就是我!」去年兒子讀高工夜間部一年級開始打工,賺的第一份薪水寄了2千元給他,李玉功說:「我真是羞愧又感動。」

 

為了兒子,李玉功在監獄裡築夢,「我抱著老來追夢,一直追著的就是要讓兒子能以我為榮,在別人面前、在成長過程抬的起頭,也要翻轉我是受刑人的可恥!」但是他也感嘆,「有人說回頭是岸、回頭是岸,回頭是岸真的很難,必須挺過多少心酸。」

 

李玉功知道自己年紀大,必須與時間賽跑,他一早進工場就開始工作,中午別人休息,他繼續做,滿腦想的都是茶壺,他臨摹百大名家的茶壺圖冊,一個一個跟著做,從失敗中累積技法,他伸出左右手食指給記者看,「你們看,我右食指比較壯,這是十幾年拼命做的結果」。

 

10幾年的拚搏,李玉功做壺的功力磨得專精,壺的把手、壺口出水、壺蓋密合度…,樣樣精細,他得意的說,試過在夏天拿頂級的宜興壺泡茶葉放3天不會餿,但他做的可以超過6天不會有餿味,因為他做的透氣度比別人好。

 

母忌日突破瓶頸 參賽抱回20萬

 

然而他卻一直苦於找不到創作的風格,直到2年前母親忌日也是他的生日那天,終於突破瓶頸。

 

那天晚上李玉功一直想起母親睡不安穩,乾脆放下腦海中的茶壺,唸心經迴向給母親,沒有滿腦子的茶壺反而讓他靈光一閃,參破「借形創形、器形重生」,他發現想得那麼辛苦,「直接把現有的形體轉化為自己想要的器形就可以了呀!」

 

於是他嚐試將熟悉的太極八卦轉化成茶壺,讓茶壺多了一層趨吉避凶祝福的涵意,又利用槓桿和力學原理,讓把手一體成形且是活動卡榫設計,另外他將竹子的意象變得抽象,也展現壺的典雅和實用,生活中信手拈來都成為李玉功的創思。

 

去年底,他創作「太極暖壺」參加苗栗陶藝競賽,他的技法、創意及融合傳統和當代藝術表現精神獲得評審青睞,拿下工藝設計組經典首獎,獎金20萬元,是才藝舍坊成立以來,最高獎金收入。

 

李玉功滿是感恩和贖罪,他懇請弟弟和弟媳帶著兒子去領獎,把榮耀歸給他們,也把獎金轉贈給替他扶養兒子長大的弟弟和弟媳。李玉功說,他終於實現兒子以他為榮的夢想,也完成作品被收藏傳世的價值。

 

不要講後悔 痛過之後處處是羞愧

 

「這趟進來,才算是人生這10幾年來,過得像個人!」李玉功說,他在自己的身上看到有志者事竟成,要不要去做而已,也非常清楚現實的殘酷和不易,深知競爭力不是靠幻想,唯有實力超過他人,未來的路才會比較好走,現在的他加緊學習,籌算著出獄後要成立工作室,還計劃要到中國去參加實做競賽。

 

採訪最末,記者問他會不會後悔,竟來到監獄、老了才懂得逐夢?

 

李玉功說:「不要講後悔,經過痛以後,你才知道有多痛,沒有經過,你不曉得那種痛是怎樣的痛法,在你痛過以後,所要面對的處處都是羞愧…。」 (許淑惠、賴又嘉/台中報導)

 

採訪後記

 

李玉功的兒子目前就讀職校夜間部一年級,記者聯繫上他,談到在獄中的父親,他說,成長過程他也曾有一絲怨念,為何他的父親和別人的不一樣?但奶奶、叔叔、嬸嬸給他滿滿的愛,他和堂兄姐一起成長,他們有的、他不曾缺過,直到就讀高中,他深刻感受到父親對他的愛,理解父親一切的努力是為了把技藝傳承給他,也能諒解父親無法陪伴他長大,而每次懇親,父親最常叮嚀的就是要孝順叔叔和嬸嬸。

 

至於把打工賺的第一份薪水寄給爸爸,他說,因為想到爸爸做茶壺買材料都要錢,才會想寄一點生活費給他。而爸爸把獲獎的20萬給叔叔和嬸嬸,他覺得很好,「因為10幾年來,叔叔嬸嬸扶養他長大,寄給爸爸生活費、送會客菜,都不只20萬元」。

 

李玉功的弟弟則表示,他們看見哥哥的改變和在陶藝的努力和成就,一家人都覺得欣慰,哥哥把20萬獎金支票轉贈給他,他說:「要留著等哥哥回來,開陶藝工作室需要錢買設備!」

 

 

 

 

 

 

 

 

 

 

文章來源:

 

https://tw.appledaily.com/micromovie/realtime/20190214/1503306 

 

 

 

 

 

 

 

 

 

 

 

 

 

 

 

 

 

 

 

 

 

 

聖小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