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__9166852

 

說「算命」其實是常常被命運所算計。在心蓮病房值班,半夜被護士叫起床的原因不是病人需要急救,除了病人疼痛或失眠以外,最多的狀況是幫家屬決定臨終病人「到底該不該回家了?」

因為民俗需求的「留一口氣回家」,在台灣的臨終病人多半是:在醫院快死的時候趕快送回家,理由是如訃聞上所常寫的病人「壽終正寢」(女人是「壽終內寢」)與子女「隨侍在側」。而據說在香港的中國人,當年因為英國法律規定:在家中死亡者一律必須解剖,所以當病人在家中臨終時,必須儘速送到醫院由醫生診斷死亡原因,才可以留得全屍而不致在死後遭受解剖。

但是因為「測不準原理」與「洩漏天機」的禁忌,醫生算命其實都是不準確的,可是家屬又期待醫生根據經驗與專業判斷,告訴他們有關親愛的病人最後的命運。我在心蓮病房工作,最常被迫要給家屬這樣傷感情的答案,但是我一定會加上一句:「話一說出來就不準了」。

以前聽說過有位醫生告訴家屬把病人帶回家,「鐵口直斷」說病人回家一定會死亡,結果病人非但沒死反而好轉,家屬就來告醫生「草菅人命」,還跑來醫院跟蹤醫生,打算給醫生好看。我總是想著:這到底是什麼樣的心態啊?好像病人沒死令家屬很不甘願似的!有點像是算命不準要去砸招牌的感覺,可是醫生本來只有救命而不負責算命的,這件事應該怪家屬胡鬧或是怪醫生越權呢?

如果事先已經知道病人與家屬決定在醫院往生,並且衣服都已準備妥當,那就最好處理了。我們會盡量減少病人的臨終痛苦,並且努力減輕家屬的焦慮,在往生前協助家屬替病人沐浴更衣,或在往生後才執行,都一律遵照病人與家屬的意願。如果家屬說來得及的話就帶病人回家,來不及就在醫院往生也無妨,是順其自然的,那也容易解決,因為醫生算命的責任壓力不大。

最怕遇到那種一定要來得及帶回家的,卻又堅持不肯早一點帶回家的,家屬會要求醫生算得時間剛剛好。因為太早回家他們不會照顧,怕病人會痛苦,太晚回家又怕違反習俗,會對子孫不利,而且至少要做著樣子給親戚朋友、左右鄰居看到。這種家屬誤以為醫生可以判斷生死,甚至決定幾點幾分,一旦無法如願,就會責怪醫生算得不準。

我們通常要先撇清責任,告訴家屬說:以我們在心蓮病房一、兩千多位病人的經驗,大約只有八、九成的把握,還是有一些病人會來不及,睡著了就走了,或是在半路就往生了。對一些已經比較熟悉的家屬,有時候我會說:「如果可以算得那麼準,我早就不用在這裡辛苦當醫生,乾脆直接改行去算命了!」

有一次印象非常深刻,是一位家屬說:「如果來得及必須回到家,萬一來不及可以留在醫院,但是千萬不能讓病人在半路往生。」問他為什麼?他答:「因為如果在半路往生,我們會不知道應該在哪一段路替病人招魂!」原來他們家離花蓮至少要開車兩小時,既然臨終病人都命在旦夕,甚至生命就在呼吸之間而已,我們只好乾脆就不讓他們帶回家了,免得增加彼此的困擾。

近年來因為台商在國外或去大陸發展的還不少,所以出現新的問題,也就是家屬要求的另外一種算命方式:「兒子出國幾天再回來,會不會來不及?」有些家屬早在兩、三個月前就開始問醫生:「到時候可不可以出國?」不是要帶病人出國旅遊,而是病人兒子的公司外派公務出差。我會回答說:「現在哪知道那時候會發生什麼事?到時候再看吧!」

等預定出國的時候快到了,病人通常情況就不穩定了,那就更難決定了。家屬會要求醫生替他們決定:「要不要延後出國?或是提早出去好提早回來?」可是這種家務事怎麼會是醫生該替他們決定的?出國洽公或經商難道有比陪伴父母臨終還重要嗎?俗話說「人算不如天算」,還不如乾脆一起算看看:你搭的飛機會不會墜機呢!

以我們在心蓮病房的經驗中,倒是常常遇到一種狀況,就是「事與願違」。如果家屬延後出國,病人就會延後死亡時間,一直到機票都過期。如果家屬一旦出國,那就通常還來不及回國,有時飛機尚未抵達目的地,病人就會提早死亡,然後家屬就得緊急被召回。這裡我說的病人延後或提早死亡,其實無法比較,因為當病人進入臨終,時時刻刻都在彌留狀態,哪裡是醫生可以決定良辰吉時的?

而且就算家屬不出國,還是有可能無法「隨侍在側」。我們有許多次遇到家屬才回家一趟、出去買個東西或去銀行領錢,病人就趁機往生的。還有許多恩愛夫妻,即使隨侍在側一年半載,病人都會趁另一半去洗澡或是在睡覺的時候,就無聲無息的離開人世的。


說了那麼多的狀況,其實大部份病人根據醫生的經驗判斷是還算準確的,只是這種準確是會讓人覺得很無奈的,我們寧願對家屬宣佈:病人何時可以穩定出院,也不願意是這種病危出院。我最常對家屬說的話是:「我都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死,哪敢替病人算命!病人說不定可以活得比醫生還久!」

 

 

 

 

 

 

安92年3月1日星期六亥時心蓮病房值班中

 

取自許禮安的安寧療護與家醫專欄

 

 

 

 

聖小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