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66428_907924912619554_8940135328118005642_n  

貳、 正確方法

一、張開眼睛

問:如果張開眼睛,比較會感到散亂,可以閉上眼睛嗎?

答:看是眼睛自然的功能,我們平常在工作和生活中都必須張開眼睛。動中禪是一種自然的方法,所以我們不應該違反自然。有些從來就是閉著眼睛練習的人,剛開始的時候可能會感到不自在,但是一段時間之後就會慢慢習慣,甚至能夠應用到日常活動中。

 

問:眼不能閉,也不能注視手的動作,那麼眼睛該做什麼?

答:可以把視線放在眼前兩三公尺的地方,以自然輕鬆舒適為好,把腰挺直,不要低頭。

 

問:眼睛張開著,會看到很多人走動,其實蠻容易分心的──眼睛是要盯看一個點?還是其實是無所謂的?

答:眼光要自然、放鬆,看到什麼,不要隨著去。別人走來走去,不要去理,不用特地去看這個人臉長得怎麼樣,穿什麼衣服。耳朵聽到聲音也是一樣,不要去注意聽到的聲音,只要覺知當下在做的事,或正在做的動作。

 

二、自然呼吸

問:呼吸時該怎麼調適?

答:自然地呼吸,知道自己正在吸氣,或正在呼氣就夠了。不必唸「進」或「出」,也不需要知道呼吸是長或短、是粗或細。

 

問:我們應該結合呼吸和動作嗎?

答:不要這麼做,一次只要知道一個動作。如果想覺知手部的動作,就不要管呼吸,反之亦然。

 

三、輕鬆覺知動作

問:練的時候,怎麼分辨當下自己是不是帶著覺性?

答:練手部動作的時候,知不知道手正在動?做事情的時候,知不知道正在做的事?如果知道,就是帶著覺性,不知道就不是。

 

問:我很專注地在聽師父說話,這樣有沒有覺知?

答:如果拳頭是輕輕握著沒有用力,這樣就表示有覺知,是沒有用力,輕鬆的覺知。如果是緊緊地握著,就表示是專注。如果剛剛在聽的時候,不是非常地用力,不是非常專注,而只是輕鬆地聽,那就是覺知。這個要領用說的不容易瞭解,一定要自己來練習,有了體驗,才有辦法瞭解這兩者的區別。如果繼續練習有了覺性,不用問別人,自己就會知道,可以回答自己的問題。

 

問:動中禪主要是要培養我們的覺性,但是又不能太專注,就好像一隻鳥抓在手上,抓太緊了,牠不能呼吸,但是太鬆了,牠又會跑掉,所以覺性和專注之間該怎麼拿捏?

答:佛陀說要中道,在中間,正行道,中道行,要剛剛好,但不要太緊。要專心,要適度的專心,不要過度的專心;要平常,要舒適的,太過認真也不好。很多人在做事的時候就是很緊繃,做什麼事都太緊、太認真;如果做什麼事都能輕鬆、舒適,用平常心去做,這樣就是有覺性的人。

 

四、心中不默念,不標記

問:心裡如果有一個節奏跟著動,這樣可以嗎?

答:只要覺知手的動作,不要管那個節奏。

 

問:念佛或持咒時可以同時練習手部動作嗎?

答:如果一定要念佛或持咒,先念完佛或持咒後再練習手部動作。

 

問:初學的人常常正念不強,覺性不足,所以在走路或做事情的時候都妄念紛飛,隆波是否贊成在開始的這個過渡階段,用默念的方式來輔助,或強化這個覺念?比如說:手舉起時默念「舉起」,腳跨出時,心裡面默念「跨出」,跨左腳就念「左腳」,跨右腳就念「右腳」,可以這樣輔助或強化覺念,渡過剛開始的那個階段嗎?

答:行、住、坐、臥的時候,知道自己在行、住、坐、臥就好了,不需要去想現在在做什麼。這個方法不要默念或標記。這個方法是要「知道」、有「覺性」(sati)。只要知道、有覺性就好了,不用默念。在行、住、坐、臥之中,知道自己在行、住、坐、臥,不需要去默念「我現在在睡覺」,知道就好了。你要說是單純的內觀也可以,沒有別的東西,就是單純的知道。要培養的是這個覺性,如果去默念或標記,那就表示給它加上東西了。動中禪不要這些,全部都把它去掉。

 

問:隆波強調的就只是單純的知道。動中禪的特色就是單純的知道?

答:是的!就只是單純的知道。就是這麼簡單。

 

五、經行

問:經行與平常走路的覺知,在方法上有什麼不同?

答:經行有一定的距離,長短依自己情況和場地大小決定,沒有特別限制。

如果是一般工作或走路,就按實際需要,與經行不同,但是帶著覺性的原則是一樣的。動中禪的經行是直線來回地走,如果繞圈子走,就不是經行了。沒帶覺性也不是經行。像做手部動作,如果沒帶著覺性,就沒有用。做任何事情,都要帶著覺性。任何動作都可以培養覺性,只是經行這動作特別強而有力。

 

問:經行時大約是八到十二的步數,需要默數、默念嗎?

答:不需要。八到十二步是一個比較適合走動與轉身的距離,是一個方便大家練習的距離。不需要去默數或默念。

 

問︰經行的好處?

答︰

(一)、走路比較不會累;

(二)、幫助消化;

(三)、減少身疾;

(四)、夢少睡得好;

(五)、心會堅強穩固,培養覺性和定比較快。

 

問:在變換成經行之前,應當練習坐姿多久的時間?

答:動中禪的重點是知道身體的動作,持續越久越好。不要折磨身體,如果有需要,隨時都可以改變姿勢。不過改變姿勢的同時,要覺知動作。

 

問:腳接觸地面時,只要知道腳放下了,還是腳底與地面的接觸感覺也需要知道?

答:只要知道動作就好。

 

問:我們在走路時,是要覺知在走路就好,還是要知道左右腳,甚至每一個踏腳,都要腳踏實地很清楚?如果路邊有花、樹的時候,看的那個當下,是不是覺知還放在腳上?

答:只要知道在走路,不需要分左右,就只是知道。聽到聲音也不要理,鳥叫狗叫的聲音都不理,只跟自己的腳步在一起。當下這個時刻,如果心到外面去了,就是忘記當下了。不要管外境,不要去思維。

 

問:是不是我們的心就像一面鏡子,走過去的當下,你可以看到任何東西,聽到任何聲音,可是都沒有特別去覺受,但是心裡面都很清楚,只是不去分別它而已?

答:是的。就是聽到了,過去;看到了,過去。有了覺性,那些東西自然就黏不上來。

 

六、心念

問:從前學過的方法,常常一剎那間跑進來,這時候是否不理會它?

答:只要繼續不斷練習,那個舊的方法會自然不見。

 

問:練習時腦中仍然妄念紛飛,該怎麼辦?

答:這個方法不壓抑念頭。不把注意力放在念頭上,而是放在身體的動作上。不要管妄念,要回到動作。

 

問:在動作進行中產生許多妄念,應該放下這個妄念,還是動作與妄念一起觀照?

答:開始的時候,只要知道身體的每個動作,妄念都不要管。

 

問:我們大部分都會被妄念帶走,關於「不要跟隨妄念」,這個意思還是不太懂?

答:當妄念起來的時候,不要跟隨著,也不要去壓抑。不要跟隨而落入妄念,要繼續回到當下的動作。如果正在練習手部的規律動作,就繼續去知道手部的動跟停。如果是在經行,就繼續知道腳移動。不要管妄念,繼續不斷地知道當下的動作,不斷地回到當下,這樣才有辦法讓妄念停留的時間越來越短。如果妄念起來就去跟隨它,或是去看它,就會不斷地跟著妄念跑了。

動中禪這個方法就是別管妄念,不管妄念多或少,都不要管。繼續回到當下,知道當下身體的動作,不斷地培養覺性,覺性越來越強,妄念自然就會減少︰本來是一百,變成九十九、九十八……,慢慢地減少,甚至到零。

 

問:練習動中禪時,是否需要觀照心?觀照和身體動作有關的微細的無意識反應?譬如當無意識地摸頭時,是否需要觀照這個動作的念頭?

答:不需要觀照心,只要覺知身體的動作。事實上心和身是一起運作的。巴利經典中提到:身體並不知道任何事,心卻會說話。眼睛和耳朵並不知道任何事,每一樣事物都來自心。當眼睛見到美麗的景象時,眼睛本身並不知道,也不會說任何話。耳朵聽到聲音時,也不會說話,但是心卻會。身體就像一個受操縱的木偶,重要的是心。如果能夠訓練自己不斷地知道身體的動作,覺性自然就會見到心。

 

問:這幾天看到雜念,我發現它來自於緊張,想知道它們是嗎?

答:如果知道自己緊張,就讓自己放鬆,看到了緊張就要把它放下。如果看到了不放下,就會繼續造作下去。見了就放下,見了也不為所動,就沒有什麼。緊張來自心,每一樣東西都是來自心:鬼在心裡面,什麼奇怪的東西都是來自心,地獄在心,畜牲也在心。高一點來說,天堂在心,最高的涅槃也在心,所以都在這裡,就是在心而已。一切法以心為主導,心是一切的指揮、指導,要快樂、要痛苦都是在心,都是從心而來。高興不高興都是從心而來的,沒有誰來指揮,都是心來指揮。

 

七、睡覺

問:如果照隆波講的,不斷不斷地練習,慢慢地覺知每一個動作,食、衣、住、行都能覺知。那最後是否睡覺也能達到有覺知的境界?

答:是!到最後就能帶著覺性睡覺。

 

問:晚上睡著了,覺性不就中斷了嗎?如何培養持續的覺性?

答:身心都需要休息。晚上累了就休息,醒來就練習。一直練習到覺性很強時,雖然在睡覺,覺性仍在運作:睡時充滿覺性,醒時也充滿覺性。

 

問:睡覺的時候,覺性到哪裡去了?

答:沒有到那裡,覺性還在。

 

問:為什麼我們不知道?

答:因為覺性還不夠穩定!如果夠穩定、夠強的時候,就會知道。睡跟不睡都一樣的。如果能夠持續了,就是二十四小時,總是清醒著,睡像沒睡;而沒有覺性的人,睡覺像死人一樣。雖然覺性在,但沒有作用。

 

問:被什麼蓋住?

答:被無明蓋住。

 

問:有沒有睡覺都一樣嗎?

答:覺性很好的人,睡像沒睡,沒睡像睡。走像沒走,沒走像走;坐像沒坐,沒坐像坐;工作像沒在工作,沒在工作像在工作。

 

問:覺知貫徹到睡眠,是否是重要的?是否有方法,幫助貫徹到睡眠也念念分明?

答:只要繼續不斷用功,會在行、住、坐、臥中念念分明,自然包括在睡眠中,甚至往生也念念分明。

 

八、對治障礙

問:隆波在修行的過程當中,有什麼好的跟不好的,可以讓我們知道、追循?

答:不好的東西就是懶惰、想偷懶的心,亦即無聊、不想做的的念頭。這些是不好的,但不必對它們太注意,就是這樣。知道!只是知道,「帶著覺性」,這就是好的。就這樣子!很簡單!如果講經典,會講不完。如果有覺性,表示有波羅密,在累積波羅密。跟著覺,有覺性,就是在累積波羅密。只要跟這個在一起,沒有別的。

 

問:一個人覺性低,是因為有太多無明障礙著。是什麼樣的情況下,隆波有這麼大的勇氣來摧毀您的煩惱?

答:因為煩惱是不好的,所以要忍耐,要跟他打鬥到底。看到別人可以好好的練,練得很好,都了解了,就覺得自己也要這樣子。經上說︰「能夠脫離苦惱的,就是因為精勤、努力。」只要有精勤,就能夠成功。慢慢地往前進步,不要急,不要想要快。有的人想要控制、強迫,想要讓它快一點──快一點!因為年紀大了,想說生命所剩不多,想要快一點,但結果反而哪裡都到不了!因此,不要緊張、不要緊繃、不要過度地嚴肅,用輕鬆、好像在玩遊戲的心情來練習就對了。

 

問:如何對治昏沉?

答:當昏沉靠近的時候,不要被擊倒,越坐越駝背,一直想睡覺。不要一直坐在那裡不動,頭越來越低,手都快舉不起來。不可以這樣子,一定要馬上把昏沉趕走。要有拼個你死我活的決心:如果昏沉不死的話,你就會死;如果你不死,昏沉就會死。

昏沉有時候來自於無明,是修行的障礙,會來打擾或考驗我們,看我們會不會害怕。如果坐著練習手部規律動作的時候會昏沉,可以改成經行,不一定要一直坐著,可以去外面掃樹葉。如果還是沒有辦法趕走,也可以去洗臉、洗衣服、掃廁所!

 

問:如何克服無聊感?

答:如果真有心想要好好修行的人,練習動中禪應該不會覺得無聊。坐著練習動中禪的手部規律動作,累了就改為經行。經行累了,又可以坐在椅子上繼續練習。有很多很多方式,並沒有任何的限制,重點是要繼續覺知當下的動作。只要繼續練習,這個無聊感會消失。有些人無聊的感覺一升起,沒有辦法再繼續練習下去,被妄念帶著跑,甚至想回家算了。一定要有決心好好的來練習,把無聊的感覺克服。

 

問:我練的時候腦袋空掉了,腳也空掉了,好像要飛了起來,這是體驗還是看見?

答:這不是看見,這是忘了自己︰自己有腳,卻忘了自己有腳。在泰國有個出家人,可能是坐在山上懸崖邊練習,禪坐時覺得自己輕飄飄地好像飛了起來,感覺身體好像都沒有了、空了、無我了,抱著缽以為自己飛起來了,一不小心整個人就掉下山崖,缽破了,腦袋也破了。不要忘了自己!要回到當下,繼續知道當下的動作,不要去管這個腳是不是已經空掉,頭腦是不是已經空掉,不要去管這些。要小心!如果覺得有要飛起來的感覺,不要去管它,還是要繼續知道當下的動作。有些人可能沒有這樣的經驗,有些人可能有同樣的經驗,而有些人也許將來會碰到這種經驗,請大家要記得︰都不要管它,只要繼續知道當下的動作就好。

 

問:經過幾天的練習之後,很驚訝地發現生命有了很大的轉變:感覺這個身體不再屬於我,而生起了恐懼?

答:這個身體原本就不屬於我們。不要害怕改變,只要記得回到身體的動作。解脫的道路上障礙重重,要學習去克服困難,才會進步。

 

問:練習正念動中禪時,會不會有不可預期的危險境界?會不會走火入魔?

答:如果不忘記自己、不忘記身體的動作,就不會發生。那些有危險境界的人,就是因為太專注而沒有覺性。真正的老師不是在身外,而是在自心。不管面對什麼境界,是好是壞、危險或不危險、快樂或不快樂,甚至在寧靜中,都不要捲入其中。只要能保持覺性,不忘記自己,不忘記自己的動作,就不會發生任何危險的事。譬如過河時,這覺性或「知道身體動作」就像是把手,能讓我們安全渡過。

 

問:所謂魔考是我們自心幻化出來的,還是外面過來的?需要去對治嗎?如果是外面過來干擾的,那需不需要去對治?

答:是在心,外面的魔不重要,自己的魔比較重要。惡道在這裡(心),惡道知道嗎?有了覺性,這些就都沒有了。

 

 

 

(未完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聖小尼 的頭像
聖小尼

聖小尼之佛、禪法與生活部落格

聖小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