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一台冰冷的機器不停的壓迫垂死病患的身體,只因家屬不願放棄急救。醫生不禁懷疑:我們是在搶救生命呢?還是在急救肉體呢?(圖/公視-麻醉風暴)

那天一早六點半,進入加護病房,門一打開耳朵竟然傳來我個人在加護病房已經快十年沒有再使用人工胸壓機器(Thumper)聲音,第一缐急救醫療人員都知道那是很有規律的聲:「碰碰碰碰碰嘶、碰碰碰碰碰嘶...」每次規律壓5次,就放一下抽氣,其實那就是取代醫療人員用手去胸壓的一臺機器,一般醫療人員急救胸壓是需靠雙手緊貼著病患前胸,取而代之這台機器會綁在前胸,中間有一個鋼製圓柱就如在擠壓東西的一上一下的反覆胸壓。

可以想像你若是病患躺在病床,這個圓柱體往自己前胸擠壓,記得我學生就看過示範,為了顕示這人工胸壓不只是有規律,而有力道,且比醫療人員更可靠,不會因像人的雙手壓累了而力道會不足;印象中還看過把用不同水果擺在那人工胸壓機器下,無不一一壓碎,而且幾乎不用反覆壓太多次,一切水果早已壓碎成泥漿。

 2

由於以前大部分急救時,都是由一群實習醫生上去輪流胸壓,我們第一缐人員給這臺機器俗稱名叫「best intern」中譯就是最佳實習醫師,因為機器從不會累,一切都是最佳狀態的急救。只是最近學弟妹們,竟然已經改稱這叫「自拍神器」,其實我想想也對呀,自己設定目標,想要機器拍多少下就多少下,機器從不偷懶、也不會惰怠,連續的急救一、兩個小時都不成問題呢,這真是太神奇的機器吧?

病患的生命 就在家屬的叫罵聲中結束了...

只是我個人在加護病房卻很少使用這臺「自拍神器」,而且加護病房病患全身上下都有生命跡象監測儀器,故大部分病患若心跳血壓或血氧下降或不穩時,瑩幕上會發出警告聲通常有機會告知或家人討論要不要急救,當然突發狀況除外,沒有錯,昨晚學弟妹值班就是一個很麻煩的例外:

畫面回到這一個男性企業家,72歲癌末病患,由於休克而在小夜進入加護病房,隨著時間推移,病況已經愈來愈不好了,血壓只有40、病患心跳只剩不到50下,值班醫師就解釋病情不好,給家屬進來探視、病患子女加起來共有十個子女:6個是大房的,4個是二房的;有人哭哭啼啼、也有人不發一語;心跳血壓如此低,只要病患踩在這條死亡邊緣缐上,醫護人員意識到隨時生命會結束,因為監視器警告已經在大響了,這時我的值班醫師會向病患家屬確認是否還要向這個癌末病患急救。

大房兒子決定要放棄急救,經醫師解釋清楚後、護理師拿著拒絕心肺複甦術同意書,俗稱DNR,予大房兒子簽署,正當大房兒子要簽下同意書,忽然一陣狂叫聲音,同時有人出手搶走了那才剛剛要簽下的同意書,原來是二房的兒子情緒失控,一邊強硬把搶到在手上的同意書撕碎:一邊狂叫:「我的爸爸,你們怎麼不救他?XX的,你們沒有一個有良心的...」「平常叫爸爸,這時候你們都不曾叫一聲爸爸!」「你們這些兒子搞什麼、亂搞、不孝!」本來大房兒子只是錯愕瞪了一下,只是聼到「不孝」,這個字眼,也開始情緒失控(因為中國人最怕人說不孝的?)衝過去,要搶回那已經撕成四分五裂的同意書書,病患2位兒子就在地上扭打一團,駡聲叫聲就由這十個人喊來喊去。

奇怪的是,他們子女沒有人在勸架的,一群護理師大家衝靠近這病床來,通常是緊急急救才會如此大家協力相助,這次大家衝過來竟然是要勸阻2方人馬喧嘩混亂局面、也有人通知警衛到場隔離大家在外頭,可憐的醫師和護理師除了要注意病危病患的病況、也得注意這十名子女有無再衝進來,有些醫護人員還被拉塲疼痛,正當把這些吵鬧的人請出去後,大家心神尚未恢復,這時A護理師已經在叫:「心跳停止了..」大家才回神,由於依標準作業程序,病患未有DNR,故就啓動了一陣又一陣的胸壓、電擊、給強心藥...

救到病患全身浮腫發黑 只為了...

如此經過了30分鐘,病患仍舊急救無效...B護理師:「誰要去跟家屬說急救無效?」值班醫師垂氣:「當然是我!」我的值班醫師一進入會議室,跟所有子女宣布急救無效,啊!可以想像十個人同時發出聲音在吵叫,其中一個兒子,竟拉著我的醫師衣服,怨吼叫:「我告訴你,給我好好急救,醫生你的工作不是向我們説急救無效、有多少昂貴藥物我們都願自費,你的工作就是給我好好急救...聽懂了嗎?」「我們還在等舅舅過來,等大人全家到齊討論完後,我們才會決定要不要放棄急救...」可憐的醫師和護理師,只好被對方一群高昂且尚未平息怒氣的子女說服下,繼續急救下去了⋯⋯知道這一救是要好幾個小時,且病患給了大量強心藥也沒半點反應,用人工在作心外按摩胸壓,心電圖也沒有呈現心跳正常波型,其實臨床醫護人員都很清楚,這種病人什麼都沒剩下,只有一個肉體躺在床上,於是醫護人員終於推出了放在單位上,已經好幾年沒再使用的「自拍神器」,就如此機械式上下往病患身上壓下、間中也給家屬輪流限制一次1到2位進來看看,他們竟都毫無意見了⋯⋯

 3

家屬無法達成對於是否繼續急救的共識,受苦的就是躺在床上的病患。(圖/公視-麻醉風暴)

等我走入加護病房,此「自拍神器」早已經在病患身上自拍好幾個小時了,當我走靠近,看那早已被壓扁的胸部,當機器壓下,前胸早已快貼近後胸了、病患全身浮腫發黑、到瘀青,血一直從鼻胃管流出,這真是很像10多年前我看過有個企業家,也是要等某人坐飛機回來,大家都一直做無效的急救,直到身體又腫又黑,在一群家屬未取得共識放棄急救下,醫療人員由於怕被告,竟只能依標準作業程序作下去,而這在醫療人員認知是無效的急救醫療;無奈家屬可不認定,那是無效的急救醫療喔,尤其那是一群情緒激動的家屬!

「自拍神器」是在搶救生命,還是在急救肉體?

由於兩者認知無法交集,受傷害和痛苦的竟是躺在床上,完全無法言語的病患了。當然我是不允許,病患如此受盡摧殘;剛好這十名子女所謂的大人,舅舅來了,我隨即和大家開家庭會議,讓大家了解我可以感受到大家對爸爸不捨之情,同時把大家移到床邊,並下指令把「自拍神器」停止,指著監視器畫面:「爸爸真的沒心跳血壓了,大家急救一整晚,爸爸也許累了想回家休息,大家可以陪伴他回家休息嗎?」,看到如此情況、也許這些子女經過大夜大吵大鬧,大家體力也不支、也累了,這時沒有人再有異議,我順勢也下指令替病患辦理出院回家的程序!

 4  

科技進步下,有越來越多的儀器可以維持病患的生命,但有時對病患來說卻是一種折磨。(圖/Commander, U.S. 7th Fleet@flickr)

事後所有醫護人員討論這個病患時,會議上,大家都對「自拍神器」謝謝,要不然大家手腳會酸痛急救一整夜,我只有嘆氣,大家聽到, 忽也安靜了:「唉!科技的發達,衍生出的『自拍神器』,是冰冷, 是無情,人依循標準程序設定完成、且常常造成病患胸部呈凹陷狀態;可知我們始終相信「科技來自於人性」:可那人性,就不應如此的冰冷無情、就不應把肉體完全摧毀殊盡,不是嗎?」「各位,在科技大躍進的『自拍神器』下,我們是在搶救生命呢?還是在急救肉體呢?」大家聼了,默然了一片,我的心,也默然一片,因為正思考這人性...

 

 

 

 

 

 

 

 

 

文章來源:

http://www.storm.mg/lifestyle/75050

 

 

 

 

 

 

 

聖小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