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598381_1837497002947179_5152649600374325165_n.jpg

證入「無我」的利益

<譯者按>雷迪大師(Ledi Sayadaw 1846-1923),是緬甸當代僧人中,德行、學養兼具的修行人,他的著作等身,多達七十六冊,其中十六冊是用巴利文撰寫,其餘為緬甸文。他也是二十世紀初期,獲得國際佛教團體肯定的南傳僧人,英國巴利聖典協會(PTS)出版他的作品《哲學關係》,法國巴黎佛教團體也派人專訪,足見他修行魅力之所在。1911年,印度政府更特贈「Aggamahapandita(首席大智者)的頭銜,聲譽益隆。雷迪大師力主推動四念處直觀法門,尤其是以「受念處」為入手,他並自巴利三藏中舖陳了完整的體系,對緬甸佛教的影響,可說是既深且遠。本文係譯自《佛教手冊》附錄之二,為Anatta Dipani(無我手冊)的濃縮英譯本。

現在我將揭示證入「無我」所生起的利益。

如果一位修行人能夠清澈地覺知到「無我」的特徵,他就達到了「預流果」的境界,因而完整地斷除「我見」或「身見」。

 

◎ 證入「無我」與過去的業

在無止盡、漫長的輪迴中流轉的眾生,能夠遇見佛教是非常難得的,在百千萬劫中,他們總是遇不到佛教,也沒有機會聆聽佛陀的教誨。無數世與劫數中,眾生總是受到先前的惡業與錯誤所折磨。因此,在眾生的作意思維中,這些無數的業總是讓他們墮入無間地獄。同樣地,這些無止盡的業也會讓他們墮入等活地獄以及其他的地獄,或者以餓鬼、阿修羅、畜生等等方式再生。

「我見」是舊惡業之首,因此,持續地依附在眾生上。只要「身見」存在,這些舊惡業就會非常猛烈,充滿力量。雖然眾生可以像在六天界的天神或帝釋天盡情享樂,終究還是會落入四苦界。同樣地,眾生雖然可以在色梵天、無色梵天盡情享樂,他們終究還是會落入四苦界。

棕櫚樹上的果子,雖然是長在樹巔,果子終究會掉落地面。只要棕櫚樹幹依然挺立,果子就會掛在樹上,不過,一旦這些樹幹萎靡了,果子無可避免地掉落地面。同樣地,只要天神、梵天的生命「樹幹」,依舊完整無缺,天神、梵天有機會生於天界與梵天界而受「我見」的折磨。這些生命「樹幹」一旦切斷了,他們必定淪入低層的苦界,就像果子掉落地面一樣。因為「身見」是恆常地出現在眾生的作意思維中,「身見」所帶來的苦惱,遠比摩奴大山還要巨大,這是因為「身見」在其內在意識中,聚合了無窮的惡業。

因此,眾生即使生活在最高的梵天界當中,只要作意思維的「身見」依舊存在,就會持續地淪入苦界。至於生活於低層的梵天界或天神界,乃至於人類的眾生,情況就更糟了,勿庸多說了。雖然這些眾生可能是梵天王、天神王或帝釋天王,他們的作意思維,就含藏了八層地獄。同樣地,他們的作意思維,也含藏了無數的低層地獄、餓鬼道、阿修羅道與畜生道。這是因為這些眾生沒有體會到,淪入這些低層與貪吝世界的傾向是恆常地呈現在他們的作意思維當中,而梵天王以及天神王仍然從這些境界中追逐快樂。

當舊惡業之首的「身見」,完全滅盡了,伴隨眾生而無止盡輪迴的一切舊惡業,會澈底熄滅。

不用說從前世伴隨而來的舊惡業,只要在今生所作的無數惡業中,諸如殺生、偷盜的業,只有當「身見」完全熄滅了,他們的果報才會澈底消失。對於這類眾生而言,還是會害怕蝨子、昆虫的迫害,但是,已經不需畏懼過無盡惡業的果報。

這些作意思維的眾生,一旦完全從「身見」中解脫出來,即使他們還是人類,卻已轉向天神界以及梵天界了。雖然他們還在低層的天神界以及梵天界,從那時起,就會轉生較高級的天神界以及梵天界。就好像雨季末期,蒸氣會不斷從山林中浮昇起來。

由於斷除「身見」所生起的利益,與過去的業果有關連,這正顯示了斷除「身見」的重要性。

 

◎ 證入「無我」與未來的業

人類、天神與梵天,有「身見」在他們的作意思維中,今天可能是善良的、有德行的眾生,但是,可能在明天、後天、下個月、明年或來生,犯無止盡的惡行,諸如弒母、弒父、殺阿羅漢的重大殺業,或者偷盜的業。很可能,今天他們生活在佛教中,但是,明天或次日,他們可能逾越了佛教,甚至變成破壞佛教的人。

人類、天神以及梵天,雖然他可能依舊在來世中流轉輪迴,可是一旦覺知到「無我」,並因而完全從他們的作意思維中,根絕了「身見」,他們從那刻起,甚至不在夢境中犯惡行以及其他的惡業。他們自「身見」解脫,一直達到涅槃的最後存在,雖然歷經持續不斷的存在與輪迴,他們還是生活於佛教之中。對他們而言,佛教消失的地方,就沒有任何的境界值得留念了。

由於斷除「身見」,與未來的業有關連,這正顯示了斷除「身見」所生起的利益。過去的業如何不發生效力?

過去無數的業如何在「身見」熄滅的剎那不發生效力呢?以下舉例說明:

「一串念珠,是由一條堅固的絲線穿引,將無數的念珠串連起來的,如果其中的一粒念珠拉動了,其餘的念珠也會被拉動。但是,如果抽掉絲線,再去推動其中的一粒念珠,也不會影響到其他的念珠,這是因為它們之間不再有任何的牽連了。」

 一位執取「身見」的眾生,在過去生與劫數中,將一系列的「蘊」,給與強而有力的牽連,並轉化為「我」。「在過去生與過去劫中,我已多次轉生為人類、天神或梵天!」他這樣思維,就是尋求這條「身見」的繩索。因此,過去生和劫中所犯的無數惡業,以及還沒有報應的惡業,都因著他再次轉生,尾隨而至。這些過去的惡業,彷彿被捆綁的念珠,是由一條強勁的繩索連結起來。

只要眾生清楚地覺知到「無我」,並且消除了「身見」,甚至能在一堂禪坐中,覺知到「色蘊」與「名蘊」的生起與消失,並見到分離的現象,而不是連結的統一體。「自我」之概念,就像繩索一樣,不再現前了。諸蘊就像繩索拆除後的念珠,四處分散。他們清楚地覺知到過去所犯的惡業,不再是「個體」、「眾生」、「我」、或「我的業」,他們是在剎那間生起又消失。這是為什麼,當「身見」消失了,過去的惡業也就會完全地消失的緣故。

以上我們只觀察惡業的消失。但是僅僅經由「身見」的消除,過去的惡業不會消失,只有達到阿羅漢道,愛欲澈底根絕了,惡業才會完全消除。

 

◎ 「身見」的罪惡

「身見」之惡是極端深刻,影響深遠。

一位犯了弒母業行的人,必定被所謂淪入無間地獄的境界相所震懾,因而將弒母的業行,轉化為「自我」,並且深受諸如:「我犯了錯誤!我真的錯了!」等想法的巨大苦惱。如果這眾生完全體證「無我」,並且能夠丟棄諸如「我真的錯了!」的想法,那麼,弒母業行就不再發生作用。不過,眾生不易斷除這種想法。

雖然,業無意伴隨眾生,也無意產生業果,卻是由於眾生執取諸如「這是我所犯的業,這是我的業。」因而受到強化。因為這種強有力的執取行為,業才產生果報。世俗人就是以這種種方式受到迷惑,因而執取「身見」。

惡業,也是這樣。因為「身見」強有力的執取行為,惡業經由輪迴,伴隨眾生,他們可以因此而再生,並產生業報。

眾生發現當他們受到業果壓迫,並承受巨大艱苦的過程中,他們並沒有棄絕惡業。這些眾生視惡業為「我所做的惡業」,因而執取他們,既使他們可能在地獄中,經歷了由業所產生的苦果。因為眾生沒有棄絕這種惡業,這些業不但沒有助益,反而產生果報。這些業持續產生果報,這些眾生因而不能從地獄中解脫出來。這就是「身見」之所以罪惡深重的所在。

同樣地,眾生極端地畏懼疾病、年老與死亡。不過,由於他們承受這種畏懼,反而執取過去意外事件中的疾病、年老與死亡,而這樣思維:「在過去,我已多次經歷了疾病、年老與死亡。」因此,他們發現無力棄絕這種可怕的現象。因為他們無力棄絕疾病、年老、死亡的現象,反而伴隨他們,反抗他們自己的意志,因而持續產生壓力。疾病、年老與死亡的現象,勢必出現。這就是「身見」之所以罪惡深重的所在。

今生也是這樣。當外在與內在的過患一起現前的時候,眾生被疾病巨大地壓迫,他們反而發展出一種對疾病的執取,而這樣思維:「我感到痛苦,我受到傷害,我被灼傷所壓迫。」因而執取他們。這種執取的行為是一種束縛的行為,阻礙了他們從疾病脫離出來的契機。這是因為「身見」束縛的行為是如此猛烈,以至於在漫長、無盡的輪迴中發現,這些疾病是不可分的伴侶,而延續至今生。因此,「身見」對於這些疾病,產生一種繫著,且在今生仍巨大地壓迫眾生。

雖然這些巨大的過患與痛苦,並無意伴隨這些眾生,也無意如此維持下去,可是,因為「身見」的牽引,反而一世一世持續地伴隨眾生。

來生也是這樣。這樣思維:「我們將經驗疾病,我們將面臨老年,我們將面臨死亡。」這些「身見」的行為,係從此刻執取未來疾病、老年、死亡的可能性,並將他們連繫到眾生。因此,這種束縛行為並沒有被摧毀,反而是在未來,會很確定地面對這些可能性。這就是「身見」之所以罪惡深重的所在。

以上略述「身見」是如何罪惡深重。

 

◎ 表面的執著與深度的執著

「愛欲」與「慢」的執著,並不是「見」的執著。「愛欲」是以「這是我的財產」的形式,執取三界之內的一切現象。「慢」則是以「這是我」的形式,執取一切現象。在眾生執取「身見」的例子中,「愛欲」與「慢」追隨「身見」所給予的道路。

在預流果、一來果、不還果聖人的例子中,他們已經斷除了「身見」,而「愛欲」與「慢」則追隨「想顛倒」與「心顛倒」。由「想顛倒」與「心顛倒」所產生的執取是表面的,由「身見」所產生的執取則是深度的。

以上,我們以描述惡業如何整個與「身見」的消失而止熄,來結束本文。

 

 

 

 

 

 

取自 法雨道場 官網

 

 

 

 

 

 

 

 

 

 

 

 

 

 

聖小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