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9031_314257615386970_1124528748_n  

 

【七覺支的功德——病癒直至不死】


所有的覺支都會產生非凡的功德,一旦完全地發展,便能止息輪迴之苦,經典如是告訴我們。這意味著由名、色法所組成的有情,其永不停息、循環不已的生死,得以完全停止。


七覺支也能粉碎十魔軍——繫縛我們於苦輪與輪迴的內在破壞力量。為此,諸佛與開悟者修習七覺支,因而能超越欲界、色界與所有的無色界。


你也許會問:「人們從三界解脫後要到那裡去?」不能說有另一種「生」,因為隨著涅槃而來的是生死的止息。出生便不可避免有生存、老、病與最後的死——一切苦的樣貌,要解脫一切苦,就要從「生」解脫,無「生」,「死」便不會發生。涅槃從生解脫,亦解脫於死。


當七覺支充分發展,便能引領行者到達涅槃。在這點上,可將之比擬為強力特效藥,讓心有足以經得起人生起伏的力量。此外,還常常治癒身心的疾病。


禪修並不保證可以治癒所有的疾病,然而發展覺支卻可能治療病症,甚至那些似乎藥石罔效的病況。


◎清除心靈疾病


心病是指貪、瞋、癡、嫉妒、慳吝、我慢等疾病,這些力量生起時,心便晦澀不明,而製造出反應這種晦澀狀態的色法。心被消極力量所籠罩,而非擁有清楚明亮的樣貌,你看起來就會呆滯、沈悶、不健康,就像吸了許多污染的空氣一樣。


然而,如果你精力充沛地試圖在觀察的所緣上,不時地驅策敏銳的念,心自然會停留其上而不散亂,定便在此刻出現。在一定的時間後,心清除了五蓋,智慧開始展現。當觀生起,心變得更加純淨,就如從熙熙攘攘的城市歸來,再次呼吸清新的空氣一般。


念、精進與擇法覺支導向定以及連續階段生起的觀智,每個新的觀智,就如呼吸另一口新鮮空氣到心中一樣。生滅隨觀智的階段是良好且深刻禪修的開始,捨覺支開始穩定心,念變得愈來愈強,所緣的生滅將完全清楚,對於能直接經驗的真正本質毫無懷疑。


精進突然上湧,讓此時的禪修看來似乎毫不費力。行者會了解,甚至在此用功精進時,都沒有一個「人」的存在,當行者直接覺察自己心的純淨,以及剎那剎那展現的實相的祕密,便會生起喜與樂,極大量的喜隨著輕安的寂靜,與解脫疑與憂慮的心而來。在這寧靜的空間,可能會看得愈來愈清楚。在沒有干擾之時,定也會加深。


在這深度的禪修中,行者可以真實地經驗到平衡的心——即使出現極喜或樂,也不會被樂受所席捲,心亦不會因討厭的所緣而煩亂。行者不厭惡痛苦,也不執著快樂。


◎對色身的影響


七覺支自然會影響身與心,因為兩者錯綜相連。當心真正純淨,充溢七覺支時,對循環系統會有極大的影響。新製造出的血液非常純淨,滲透到各個器官與感官,並將之淨化。身體會變得有光澤,知覺力增強,可見色會變得非常明顯清晰。有些行者會察覺到許多光自色身放射出來,在晚間能照亮整個房間,而心也充滿著光。他會有高度的信心與證信——相信自己對正在發生事物的直接經驗,身心變得輕盈而敏捷,有時感覺好像飄浮在空中,身體常會變得覺察不到,行者可以坐上好幾個小時,絲毫不覺痛苦。


◎奇蹟般的痊癒


七覺支的力量,特別是在更深層的修習中,可以影響舊疾與不治之症。在仰光的禪修中心,所謂奇蹟般的痊癒時常發生,光是列出實例就可寫成一本書,在此,我只簡單敘述兩個顯著的例子。


◎治癒肺結核


曾有位長年為肺結核所苦的人,他找過許多醫生與緬甸傳統的草藥師,也在仰光綜合醫院的肺結核病房待過,但一直都未痊癒。氣餒又絕望的他,覺得向自己展開的只有死路一條。他申請到中心來禪修,作為最後的依賴,但他隱瞞了嚴重的病情,以免中心以危害其他行者健康為由,拒絕他參加。


在兩週的禪修中,他的慢性症狀更加劇烈地顯現,平常修習佛法到某個階段才出現的疼痛,使得他的症狀加重,如此痛徹心腑、耗損精力的痛苦,讓他完全無法入睡,只能整夜無眠地躺著咳嗽。


一晚,我在自己的小屋,聽到從他住處傳來劇烈的咳嗽聲。我帶著一些緬甸治療咳嗽的草藥去找他,希望幫助他減緩一些最近感染的流行性感冒或傷風。他以大字形的姿勢攤在房內,疲憊得無法言語,痰盂裡裝滿了咳出來的血。我問他是否需要藥,等他終於可以說話時,坦承了自己的病情,我第一個念頭是,不知自己是否吸入了他的病菌。


他接著為將傳染病帶到禪修中心而抱歉,但請求准許能繼續禪修,他說:「如果離開,我就只有一條路,那就是死亡。」這些話感動了我,立即鼓舞並激勵他繼續禪修。做好避免肺結核病菌散布中心的隔離安排後,我繼續指導他。


一個月內,他禪修的極大進步克服了肺結核,完全痊癒地離開中心。三年後,他再度出現時,已是位強壯而健康的比丘。我問他現在感覺如何,結核病與咳嗽可有再復發?「沒有!」他說:「結核病從未復發。至於咳嗽,有時會感覺喉嚨癢,但如果立刻注意這感受,就不會咳嗽了。佛法真是奧妙神奇,喝了佛法之藥的我已完全痊癒!」


◎治癒高血壓


另一個例子發生在二十年前,是位住在中心園區內的女士。她是某位成員的親戚,長期為高血壓所苦,也向醫生尋求過許多療法與藥物。有時她會來找我,我便鼓勵她禪修,說:即使在禪修期間過世,也能在下一生享受許多快樂。但她總是找藉口,繼續以醫生為依歸。


最後我喝斥她:「許多人大老遠,甚至遠從國外來到這裡,在禪修中心品嘗佛法的滋味,他們是如此深入禪修,體驗到許多奇妙的事;而你住在這裡,卻沒有禪修到任何令人滿意的程度。你讓我想起在佛塔腳下守衛的凶猛石獅子,你知道這些獅子總是背對著佛塔,所以從未能禮敬它。」


這位女士因為喝斥而相當傷心,同意試著禪修。在短時間內,她到達劇烈痛苦的階段。疾病的疼痛與修學佛法的痛苦相結合,讓她吃盡苦頭,她幾乎不能進食,也無法入睡。最後,同樣住在中心的家人開始對她的情況感到驚慌,他們請她回到家人的住處以方便照顧。我反對這點,勸告她不要聽從而繼續禪修。


家人一再來找她,我則堅持她繼續下去。對她而言,這相當於一場戰役,但她堅持繼續禪修,不屈不撓,一股新的激勵湧現,她決定禪修到最後,即使死亡。


這女士的痛苦嚴重得無法想像,她感覺腦袋好像要裂開,頭上的血管劇烈地跳動、敲擊、搥打著。她以耐心忍受所有的痛苦,只是觀察它們,不久一大股熱氣開始從身體釋放出來,她散發出很大的熱度。最後她克服了這些感受,一切變得安穩平靜,她贏得了這場戰役。高血壓完全好了,再也不必服藥。


◎治療其他的病,但別忘了解脫!


我曾目睹腸嵌塞、子宮纖維囊腫、心臟病、癌症與更多疾病被治癒,雖然我希望這些故事能激勵你,但不保證一定會有這樣的結果。儘管如此,如果行者熱切、堅忍、勇猛且勇敢地試圖對疾病或舊傷所引起的疼痛保持正念,他將會從這些麻煩中奇蹟般地康復。堅忍不拔的精進帶來極大的希望。


四念處禪修或許對癌症病人特別有用。癌症很可怕,在身心上造成許多痛苦。但精通四念處禪修的人,可以藉著對無論是多麼劇烈的疼痛保持正念,來減輕負擔。他可以完美無瑕地只專注於痛苦而平靜地死去,這種死亡是可敬且神聖的。


願你善用從這七覺支的解說所獲得的知識!願你培養每個覺支,從念開始,至捨結束,因而成為完全解脫的人。

 

 

 

 

 

 

 

聖小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