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e45c5639d45d166d399807376ced72  

「媽媽,我是不是生了很重的病?」「弟弟,這個不是重病,只是很麻煩,因為你的血液裡面有壞人,所以我們要做化療,把壞人從血液裡趕走。」卡內基執行長黑立言及朱媛夫婦的小兒子黑筠瀚,六歲那年發現罹患血癌,隔年底過世。 

孩子生病、過世,對許多夫妻而言,是個怎樣嚴重的打擊?又是怎樣不願提起的傷心往事?但是黑立言、朱媛夫婦齊心挺過來了,他們也願意向人分享這段故事,朱媛說:「我堂姊來到我家時,看到我們把筠瀚的照片放得家裡到處都是,便問我:『你看了不會傷心嗎?』其實我反而看到筠瀚的照片就有力量;因為聖經中一段話對我而言很有幫助:『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的,向著標竿直跑』。」 

苦中作樂別把壓力丟給孩子 

沒有怨懟、沒有自憐,黑立言及朱媛夫婦相當坦然的和我們分享走過喪子的點點滴滴。我們問道,孩子生病的那一年,可以想見充滿了壓力,他們是如何面對的?當時幾乎沒回過家的朱媛說:「對我而言,因為擔任卡內基的講師學到許多,讓我知道如何控制我的恐懼和壓力,不要丟給孩子。」 

朱媛及黑立言分享,有個五六歲的孩子,因為不願吃化療藥,束手無策又擔憂的父母,只好把孩子關在廁所中懲罰,「其實父母情緒上恐懼的移轉力是很強大的。」因此為了讓病中的筠瀚有正面的能量,朱媛及黑立言常常告訴兒子,可能八、九月就能出院、就可以回到學校,因此為了未來做準備,筠瀚在病中並未中斷學習,還是相當認真的念書、寫作業,家教老師天天至醫院陪筠瀚玩、上課,黑立言也每天下午陪伴兒子,那段期間他們組了七、八十個不同的樂高玩具,「所以筠瀚每次看到爸爸都很開心,因為黑立言會露出『黑立言式』的笑容!」朱媛說。 

黑立言認為,「苦中作樂」是相當重要的,比如某次在筠瀚化療的間斷期,短暫回到家中,「有天筠瀚說外面天氣很好,我們人多的地方也不能去,乾脆就在家中後院野餐。」

夫妻齊心面對壓力不吵架 

孩子生病時,通常也容易引發父母、家人間的爭執,因為大家都很擔憂、都充滿壓力,不過黑立言分享:「我覺得我們大家沒有彼此吵架的原因,是出自都想要給兒子好的、快樂的感受,身體不好,至少心靈是開心的。」朱媛:「我們當時沒有特別互相打氣,但就像黑立言說的,『齊心』很重要。」 

由於血癌,筠瀚幾乎沒有抵抗力,許多病童反而是因感染而過世,因此當時朱媛相當在意衛生習慣,朱媛說:「我會一直拿酒精給兒子擦手,一整天擦個二、三十次,兒子要什麼物品我也會先拿酒精消毒,我自己的手更是擦到都泛紅。」黑立言笑著說:「我覺得她有點超過,但還是很尊重,這種時候我就不要說:『唉呀沒有關係啦,已經洗過了』。」如此就是「齊心」、願意相互配合,對於當時的朱媛來說,就是給予一個母親很大的支持了。

信仰給予力量  家人成為後援 

除了夫妻間同心面對問題之外,家人的支持也是相當重要,黑立言及朱媛提到兩邊家人提供的種種後援,共同照顧筠瀚的姊姊筠珍,讓他們相當感激。黑立言說道,他曾在一個場合分享過兒子的故事,活動末了一位聽眾來和他談話:「他對我說,他的朋友也發生了一模一樣的故事,唯一不同的是結局,後來那對夫妻離婚了。我發現一般家庭發生這樣的事件,夫妻雙方的家人帶來的干擾及破壞是有很大殺傷力的,假如雙方家人因此開始互相怪罪、數落,那麼就很有可能導致離婚。」 

此外,黑立言及朱媛也不斷提到信仰帶給他們的力量及內心的醫治。當時一位牧師主動邀請他們夫婦倆每週與牧師會面一次,「美其名是『聖經研究』,實際上是『哀傷輔導』」,甚至後來朱媛的父母也一同加入,四個人一同與牧師碰面,「筠瀚過世後,反而是我的母親睡不著,但是透過信仰的力量、牧師的會談,對我們幫助非常大。」朱媛說道。 

女兒曾經最害怕的事情…沒有天堂

兒子過世,不只對於父母是一種打擊,對於手足也是。就在筠瀚過世兩週年後的筠珍生日當天,女兒筠珍跟朱媛說:「媽媽,我今天看到弟弟了。」筠珍向朱媛說,凌晨時有位天使叫醒她,給她一把鑰匙,她開門進入天堂,後來見到了弟弟。起初朱媛非常納悶,「上帝爸爸,不是這樣的吧?你帶我女兒去看,卻不帶我這個做媽的去看?我要是能看到兒子,總是心裡面比較安慰吧?──後來我終於知道這件事情的答案。」

朱媛繼續說,直到隔年四月,一次偶然的對話中,朱媛問女兒筠珍:那你最害怕的事情是什麼?女兒才說:「我曾經害怕沒有天堂。」朱媛這才理解:「原來那個夢境給我女兒很大的安慰及醫治。」 

黑立言解釋道:「她怕弟弟消失,不知道弟弟去哪裡了。」 

父母要「走入孩子生命中」與青春期女兒相處無隔閡 

由於筠瀚病中時,朱媛幾乎投注全副心力在筠瀚身上,無暇多顧,女兒筠珍曾經也因而認為媽媽不愛自己。為此,朱媛盡了不少努力彌補,而女兒現在進入青春期,親子間相處起來已不再有隔閡。 

女兒喜歡韓星,朱媛想到卡內基的提醒「要談論對方感興趣的話題」,便也開始跟著看韓劇,甚至會陪著女兒到西門町購買偶像明星的周邊商品,「結果她(指朱媛)也跟著迷上韓星了!」黑立言笑著說。朱媛接著說,「現在的父母親太忙,我們該思考,如何『走進小孩的生命中』?像黑立言都知道筠珍的每一位同學,這在爸爸群中很少見。」除了朱媛會「陪」著女兒追星之外,黑立言則是不時會與女兒聊天,「所以每個同學來我們家的時候,我都知道他們的底細(笑)。」 

此外,黑立言更說,女兒幫他「上了一課」:當時七年級的筠珍轉學到一所新學校,筠珍想要辦一個生日派對,邀請同學來家中同樂,但卻不敢邀請其中一位同學,因為筠珍想邀請的另外一群人不喜歡那位同學,表示若那位同學也去,他們一夥人就不會出席了。因此筠珍沒有邀請那位同學,那位同學得知後,相當生氣。 

「我就跟筠珍說,沒關係,我再幫你辦一個派對,你就邀請這位同學跟其他少數人,然後跟這位同學說『我本來就要辦兩個派對啊!你是我第二個生日派對的特別嘉賓。』」黑立言這麼建議女兒。不過女兒後來沒有照著黑立言的說法,而是向這位同學坦白,並且表示之後還是很樂意跟對方一起出去玩。

「沒想到對方居然能夠理解,而且還說『對,我要是去了,他們確實就不會出席了』,如此反而是筠珍幫我上了一課:要說真話!哈哈哈……。」 

和青少年相處要「沉穩」別大驚小怪 

對於女兒筠珍進入青春期,朱媛說,「她一開始也是像青少年,問她什麼都不講。」但現在卻樂於和父母聊天、分享學校生活,黑立言及朱媛夫婦認為,「父母的反應很重要,不能太過大驚小怪,否則孩子怎麼敢分享?我覺得現代父母常會反應過度,有時不信任小孩、指責小孩,或者就是覺得老師有問題、指責老師。」 

朱媛舉例,有次筠珍在學校寫一篇文章,提到弟弟過世的事情,這位新來的老師不曉得筠瀚的故事,便在班上直言:「我們寫文章時,要真實,不要為了打動別人而編故事,比如說有一位同學說他的弟弟去世了。」當下反而是筠珍的同學馬上跟老師反應:「老師這是真的啦!」 

當筠珍回家向朱媛轉述這個事件時,「我聽了其實有一點生氣,但我問女兒:你要我怎麼做?筠珍跟我說,就當作什麼事都沒發生,我便答應她說好。」黑立言接著說:「我們也要練習做比較冷靜的父母,別聽到什麼就跳起來、急著衝去為孩子『主持正義』。」

走過兒子筠瀚離世的打擊,黑立言一家並未因此潰散,家人間的感情仍舊好得不得了,黑立言說,「很多事情都是在一念間。聖經中說,『萬事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但聖經從來沒說,有信仰的人只會有好事發生、沒有壞事。重點是,當你做正確的決定,那麼壞事都會是好事啦!就像我們因為筠瀚的事件,而特別關注兒童癌症。」朱媛則說:「在世界上活出上帝的旨意──就是『愛』,『彼此相愛』是我們短暫的人生中非常重要的使命。」

 

 

延伸閱讀:

放手道別~就是祝福

5歲小女孩心願:「醫生,我要死的時候,請你一定要親口告訴我」

我們都不擅長告別

 

 

 

 

 

 

聖小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