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祥1  

問題:如何判斷一個人是否真正的菩薩和善友?

不要隨便判斷別人的修行。佛經裡面講,更低的智慧不足以判斷更好的智慧,更高的智慧可以判斷更低的智慧。比如我曾經遇到一個修行人,是真的修很好,但是因為他有很強的習氣,他說話會很直接,很傷人,所以別人都不喜歡他。比如有一次,我讓他幫忙去叫一下我母親,他頭也不回的講:“我沒空啦!”在我們的世界裡,一般人不會這麽跟比丘說話的。但是他轉身就完全專注在他自己的事情。不管人家喜歡不喜歡,他每天都是很善良去做各種事情,供養出家人,照顧生病的同修,但行為舉止和講話,常常都是不得體的。

很奇怪就是有這種現象,他的習氣是有的,但如果你如果判斷他是有瞋恨心,那你就可能錯了。佛陀曾在經裡和阿難尊者說:『你不要去判斷別人,那是非常危險的。』如何知道親近的是否善友。很簡單的,不要去想那麽辛苦,就是親近他以後,我進步了嗎?我的戒定慧成長了嗎?有的話就好。

我告訴你一個我自己把持的蠻好的態度。1994年的時候,我在龍樹林旁邊的一個寺廟裡修行,我很感興趣閱讀《甘地自傳》,就有一個人來對我講:“甘地是一個騙子。”我覺得這書很好啊,教了我很多東西。甘地已經死掉了,要怎麽去證明甘地是不是騙子呢?難道把他從墳墓裡面挖出來問他是不是騙子嗎?不需要的。

所以我就回答他:“我不在乎甘地是不是騙子,如果他沒有實踐他所教的東西,我會實踐他所教的東西。”因為很簡單,我實踐了覺得很管用。甘地教你如何克服恐懼,怎麽散播慈愛,他有一種很勇猛的方式。當然有人說你學甘地做什麽?學佛陀就好了。當然也是對的啦。但是甘地是把一些古老的法則,在現代社會最艱難的政治領域裡用出來,我可以看到他是如何活用這個法的,這樣子而已。對我來說,我不去苦惱歷史上的那個甘地是不是騙子,也沒有辦法證明,只能是眾人之口罷了,對我來說,沒有什麽實質的價值。

重要的是,他教的東西我用得上嗎?用了對自己好嗎?好就用,不好就不用。何必去研究,證明那個教你的人是怎麽樣呢?那你是自己辛苦,不需要活的很複雜。我覺得好就去學,進步了,有一天覺得這個東西不夠用了,我又去親近下一個善友學習。就這樣簡單,不是很好嘛?就算那個人是騙子,他自己沒有實踐他所教的法,可是他教了你,你也真的進步了,你不要管它是不是鸚鵡學舌了。可能鸚鵡聽到辟支佛講:“諸法因緣生,諸法因緣滅。”它也學著講:“諸法因緣生,諸法因緣滅。”鸚鵡自己不明白,你聽到明白了,把法用在生活裡,那你就謝謝那只鸚鵡好了,雖然鸚鵡自己不懂。

從一開始學佛,我就接觸到《羯臘摩經》,經中說,當你親自知道,這個對你好,這個是凈化的,你就接受它。佛陀在那部經裡還特別的舉出:“貪瞋癡是不好的,不貪、不瞋、不癡是好的。”那麽你自己就會確定,這個是帶來不好的,那就不要了嘛!這個是凈化,會帶來好的,那就持守了嘛!在那部經裡還特別的標注了慈、悲、喜、捨,這些是確定對你生命好的,那就去做嘛!

你不要去管,那些教你的人是不是騙子。我們是很注重智信的,以前帕奧禪師教我什麽,我也會提出疑問:“尊者,佛陀以前這麽說,我想這麽做可以嗎?”帕奧禪師會回答:“你這個做法是在佛陀教法裡站得住腳的,嗯,可以繼續!”所以,不是有一個絕對的權威,如果有,那你要小心一點。萬一這個絕對的權威有他思想的局限怎麽辦?你就跟著他一起局限了。在南傳佛教裡面,我們很注重就是智信。

信仰一開始,我們就學《羯臘摩經》,所以我們是不會盲信的。你就去做,最好的方法你是親自驗證,就算你的師父沒有親自實踐,那是他自己的事情,你學得好就行了。如果有一天他給的指示是不對的,那麽你就不要聽了,就說:“對不起了,佛陀是這樣子教,您的教法不同,我不接受!”那就好了嘛。

今天在這裡學習的大家都有北傳的、藏傳的背景,我們不是來動搖你們的信仰,而是以一個開明的心來交流。你們找我過來講,我當然是代表我的傳承,把我這個傳承的觀點來告訴你們,你們有絕對的自由。

回頭有什麽問題請教你們的師父,繼續的研究,你們有自己思想的自由和學習的自由,希望大家不要苦惱,不要因為我講了很多,在你們來講蠻震撼的東西,這部、那部的經典在我們原始佛教都沒有的。這些到底對或不對?有沒有?這不是我的判斷,也不是我的事。我只是說,在我們南傳佛教裡面,沒有記載這個,這樣子而已。

坦白說一句,我們是沒有記載觀世音菩薩的。但是我也知道,我的母親曾經因為這個信仰和寄托,幫助她走過生命中最艱苦的歲月。所以今天,我也不會去講這些,誰有什麽樣的觀點,都是個人的自由。我相信世間除了彌勒菩薩以外,還是有其他的菩薩,至於是否有哪位菩薩的名字是叫做‘觀世音’或是給菩薩取一個名字,也沒有什麽妨礙,我的態度就是這樣子。我相信你給菩薩取一個美麗的名號,他是不會介意的。沒有什麽要緊,所以,到底誰存在,有不存在,這個問題對我來講是很不需要討論的。有沒有阿彌陀佛,這個也是不需要討論的。

我覺得重要的是,你學了這個法,你的戒定慧有沒有提升,你有沒有對世間的真相有更深一層的了解,這是我所關心的。坦白告訴你,為什麽我從來不跟人家爭論阿彌陀佛,或者觀世音菩薩有沒有,或者講釋迦摩尼佛,‘釋’生起的時候,‘迦’還沒有生起,‘迦’生起的時候,‘釋’已經滅了,同樣的,‘阿’生起的時候,‘彌’還沒有生起,‘彌’生起的時候,‘阿’已經滅了,這些都是生滅的聲音,是概念法,我不需要在這些名詞上,名相上去爭個沒完,有啊!沒有啊!

我關心的是正見:你的見解是正的,還是不正的。因為沒有正見,那就很危險,你很容易墮落。你有正見這很重要,有沒有阿彌陀佛,有沒有觀世音菩薩,不需要去爭,所以我從來不去爭這個課題,我覺得不需要。我們只是講什麽是正見,怎麽修到自己去體證。

其實在南傳佛教裡面,信仰的成分不是過度的強調。因為整條修行的路是導向實證的,是要你去知道,看清真相,而不是很強調信仰。我們強調的真正來講:是信心(saddha),而不是信仰。

佛陀講過要怎樣增強自己的信心?要親近善友,親近大德,去了解,去修行,去實踐,去實證,因為實證了,你才有不退轉的信心。佛陀從來沒有說過,沒有實證的人會有不退轉的信心!從來沒有這麽說!佛陀只是說:『對四聖諦有不退轉的信心,是初果聖者。』其他的人,不能的。佛陀只是說:『得到佛授記的才是不退轉的菩薩! 』 其他的人也不能的。

所以,信心是修到了那個層次,他的信心才不動搖。像一個不退轉的菩薩,對成佛這條道路是不動搖的,你怎麽給他潑冷水,如果他已經授記了,他怎樣都動不了。不是因為他相信而達到信心的力量,而是因為他已經修行到一個層次,有了某一個層次的實證,所以他才有自然的信心!

我和你們分享南傳佛教的態度就是這樣子的,信心就是信

心!這些概念法不值得爭論,正見才重要。因為沒有正見,就會很危險!因果沒有搞清楚,修行的來龍去脈沒有搞清楚,道路沒有搞清楚,地圖沒有搞清楚,那你找不到寶,你要把地圖,把道路理清楚。就是這樣子。

對於那些名相,我們沒有怎麽去在意,我也不急,對這些矛盾也從來不在乎,因為我知道,這是禪所成慧的領域,那就一路走下去再判斷。不會因為我暫時的保留態度,皈依就有什麽問題了。佛陀本來就是允許我們有懷疑的,佛陀本來就是說,只有實證了才有不退轉的信心。沒有實證,你怎樣告訴自己,我有百分之百的信心!事實上你還是沒有的!

所以,真正的信心(saddha)的意思,和一般的相信,是有點出入的。雖然相信也是有信心,但是相信的信心和實證的信心,那是不一樣的。我希望大家帶著一個開明的心態來學習,既然來交流了,那麽就了解一下南傳佛教是這麽想東西,這麽看待問題的,有了認識後互相交流就好了。今天我只是代表了我的傳承,我的了解,我有信心的東西來和你分享,你有絕對的自由去保留你的觀點。

不管你走在哪一條路上,師父祝福大家,身體健康,平安快樂。願你們的善心願皆能如法,皆能成願。不如法的願,再有力量,到頭來都是不好的結果,所以一定要如法。願大家通過法的力量,得以消除貪瞋癡,培育戒定慧,成就止禪、觀禪,體證聖道、聖果、涅槃,最終徹徹底底的從無始以來的苦海輪轉中,生生世世的艱難輪迴中得以解脫!

 

 

 

 

 

 

 

 

 

 

 

 

 

 

 

聖小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