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793124_1343819669095142_1409907922120474624_n.jpg



如是我聞:一時,世尊住在王舍城竹林喂松鼠處。

於其時,新嘎喇居士子早上起來,出王舍城,濕衣、濕髮,合掌禮拜各方:東方、南方、西方、北方、下方、上方。當時,世尊於午前穿下衣,取缽及衣,爲乞食而入王舍城。世尊見到新嘎喇居士子早上起來,出王舍城,濕衣、濕髮,合掌禮拜各方:東方、南方、西方、北方、下方、上方。見到了新嘎喇居士子,如是說:「居士子,你爲何早上起來,出王舍城,濕衣、濕髮,合掌禮拜各方:東方、南方、西方、北方、下方、上
方呢?」

尊者,父親在臨終時對我如是說:『兒啊,你要禮拜諸方!』尊者,我乃尊重、敬重、奉行、尊敬、敬奉父親之言,故早上起來,出王舍城,濕衣、濕髮,合掌禮拜各方:東方、南方、西方、北方、下方、上方。」六方。

「居士子,於聖者之律中不應禮拜如此六方。」

「那麽,尊者,於聖者之律中應如何禮拜六方呢?薩度!尊者,願世尊教導我於聖者之律中所應禮拜六方之法!」

「那麽,居士子,諦聽,善作意之!我要說了!」

新嘎喇居士子回答世尊「: 如是,尊者。」世尊如是說:「居士子,聖弟子要捨離四種業染,不以四事作惡業,又不近六種損耗錢財之門。他如此離開十四種惡,保護六方,實行兩世的勝利。他既於此世也於他世成功。他於身壞死後,往生於善趣天界。
 

四種業染
是哪四種要捨離的業染呢?居士子,殺生是業染,不與取是業染,慾邪行是業染,妄語是業染。要捨離這四種業染。」世尊如是說。

善逝如此說後,導師更如是說:「殺生不與取,及說虛妄語,追求他人妻,智者不讚歎。」
 

四事
「不以哪四事作惡業呢?隨欲行去作惡業,隨瞋行去作惡業,隨癡行去作惡業,隨怖行去作惡業。居士子,聖弟子既不隨欲行,不隨瞋行,不隨癡行,也不隨怖行,不以此四事作惡業。」世尊如是說。

善逝如此說後,導師更如是說:「欲瞋癡怖畏,實行此法者,他名聲敗落,如黑分之月。欲瞋癡怖畏,不行此法者,他名聲充滿,如白分之月。」
 

六種損耗錢財之門
「不近哪六種損耗錢財之門呢?居士子,耽於放逸之因的諸酒類乃損耗錢財之門,耽於非時遊逛街巷爲損耗錢財之門,走訪觀覽處爲損耗錢財之門,耽於放逸之因的賭博爲損耗錢財之門,結交惡友爲損耗錢財之門,耽於懶惰爲損耗錢財之門。

 

諸酒類的六種過患
居士子,耽於放逸之因的諸酒類有此六種過患:損失現有之財,增長紛爭,疾病之處,生惡名聲,顯露私處,第六項則是智慧減弱。居士子,耽於放逸之因的諸酒類有此六種過患。

 

非時遊逛的六種過患
居士子,耽於非時遊樂街巷有此六種過患:自已不能守護、保護,亦不能守護、保護子與妻,亦不能守護、保護自己財產,又於惡事將被懷疑,對他生起不實之言,諸多苦法隨之前來。居士子,耽於非時遊樂街巷有此六種過患。

 

走訪觀覽處的六種過患
居士子,走訪觀覽處有此六種過患:何處有舞蹈?何處有歌唱?何處有奏樂?何處演說?何處有手鈴樂?何處有鼓樂?居士子,走訪觀覽處有此六種過患。

 

賭博放逸的六種過患
居士子,耽於放逸之因的賭博有此六種過患:勝者生怨,輸者悲錢財,損失現有之財,去裁判所言語無影響,朋友輕蔑,婚姻無望——這個男人是賭徒——不能養妻。居士子,耽於放逸之因的賭博有此六種過患。

 

惡友的六種過患
居士子,結交惡友有此六種過患:賭徒,癡迷者,嗜酒者,詐偽者,欺瞞者,粗暴者。他與他們爲朋友,與他們爲同夥。居士子,結交惡友有此六種過患。

 

懶惰的六種過患
居士子,耽於懶惰有此六種過患:太冷了不工作,太熱了不工作,太晚了不工作,太早了不工作,我太餓了不工作,我太飽了不工作。他住於如此諸多的藉口,未生的財富既不生,已生的財富也散盡。居士子,耽於懶惰有此六種過患。」世尊如是說。

 

善逝如此說後,導師更如是說:
「有稱爲酒友,朋友啊朋友,
凡有利益時,同夥爲其友。
日寢.近他妻,生怨又無益,
惡友又吝嗇,此六事毀人。
惡友與惡伴,惡行惡行境,
由此與他世,兩世人破滅。
賭色酒歌舞,晝眠.非時行,
惡友及吝嗇,此六事毀人。
賭骰子.飲酒,近他同命女,
交賤.不近老,滅如黑分月。
無財.無一物,嗜飲如臨井,
負債如沈水,加速致破家。
白天慣睡眠,至夜厭起來,
常酩酊大醉,不適住在家。
太冷與太熱,說此太晚了,
如是捨工作,錯過青春利。
若于冷與熱,草多亦不思,
做人所應作,其樂不消失。」


似友者
「居士子,當知有此四種非友似友者:當知什麽都拿的爲非友似友者,當知花言巧語者爲非友似友者,當知阿諛奉承者爲非友似友者,當知酒肉朋友爲非友似友者。

居士子,當以四事而知什麽都拿的爲非友似友者:何物皆拿走,與少而望多,做事因怖畏,有利乃親近。居士子,當以此四事而知什麽都拿的爲非友似友者。

居士子,當以四事而知花言巧語者爲非友似友者:以過去奉迎,以未來奉迎,以無意義攝取,於現前諸事令見禍患。居士子,當以此四事而知花言巧語者爲非友似友者。

居士子,當以四事而知阿諛奉承者爲非友似友者:認可惡事,也認可善事,面前讚美,背後誹謗。居士子,當以此四事而知阿諛奉承者爲非友似友者。

居士子,當以四事而知酒肉朋友爲非友似友者:耽於放逸之因的諸酒類時的同夥,耽於非時遊逛街巷時的同夥,走訪觀覽處時的同夥,耽於放逸之因的賭博時的同夥。居士子,當以此四事而知酒肉朋友爲非友似友者。」世尊如是說。

善逝如此說後,導師更如是說:「何物皆取友,花言巧語友,說阿諛奉承,玩樂時之友。此四非朋友,智者如是知。如恐怖之道,應遠離回避。」
 

善心之友
「居士子,當知有此四種朋友是善心人:當知能援助之友是善心人,當知苦樂與共之友是善心人,當知能告義利之友是善心人,當知悲愍之友是善心人。

居士子,當以四事而知能援助之友是善心人:能護放逸,放逸時守護其財,怖畏時能爲庇護,於有事業應作時資助二倍之財物。

士子,當以此四事而知能援助之友是善心人。

居士子,當以四事而知苦樂與共之友是善心人:能告秘密,保守秘密,危難時不捨棄,為其利益甚至犧牲生命。居士子,當以此四事而知苦樂與共之友是善心人。

居士子,當以四事而知能告義利之友是善心人:阻止諸惡,令住立於善,令聞未曾聞,告以生天之道。

居士子,當以此四事而知能告義利之友是善心人。

居士子,當以四事而知悲愍之友是善心人:無成不喜,有成歡喜,令阻止誹謗之言,稱許讚美之言。

居士子,當以此四事而知悲愍之友是善心人。」世尊如是說。
 

善逝如此說後,導師更如是說:
「能援助之友,苦樂與共友,
能告義利友,及悲愍之友。
此四種朋友,智者如是知;
應恭敬結交,如母與親子。
智者具足戒,如火光照耀。
爲積集財富,猶如蜂采蜜;
財富之積蓄,如蟻垤漸積。
如是集財富,堪作居家士;
分財爲四份,他實結諸友。
受用一份財,二份營事業,
第四份儲蓄,以備危難時。」

 

保護六方部分
「居士子,聖弟子如何保護六方呢?居士子,當知此六方:當知東方是父母,當知南方是師長,當知西方是妻兒,當知北方是朋友,當知下方是奴僕、工人,當知上方是沙門、婆羅門。

居士子,兒子應以五事奉侍東方的父母:受養育之我將孝養他們,將為他們做事,將維護家系,將繼承遺產,若先人去世後將捐贈佈施。

居士子,兒子以此五事奉侍東方的父母,以五事慈愍兒子:阻止諸惡,令住立於善,令學技能,令迎娶合適之妻,適時分與家財。居士子,兒子以此五事奉侍東方的父母,以此五事慈愍兒子。如是此東方受保護,安穩而無怖畏。

居士子,弟子應以五事奉侍南方的師長:以起立,
以隨侍,以順從,以服務,以恭敬領受技能。

居士子,弟子以此五事奉侍南方的師長,以五事慈愍弟子:以善調伏法令調伏,以善掌握法令掌握,傳授一切技能知識,令就業於諸朋友中,於諸方作守護。

居士子,弟子以此五事奉侍南方的師長,以此五事慈愍弟子。如是此南方受保護,安穩而無怖畏。

居士子,夫主應以五事奉侍西方的妻子:尊重,不輕慢,不邪行,讓與主權,贈送裝飾品。

居士子,夫主以此五事奉侍西方的妻子,以五事慈愍夫主:善整理工作,善待傭人,不邪行,守護所得,做一切事情嫺熟且不懈怠。

居士子,夫主以此五事奉侍西方的妻子,以此五事慈愍夫主。如是此西方受保護,安穩而無怖畏。

居士子,良家之子應以五事奉侍北方的朋友:以佈施,以愛語,以利行,以同事,以不欺詐。

居士子,良家之子以此五事奉侍北方的朋友,以五事慈愍良家之子:能護放逸,放逸時守護其財,怖畏時能爲庇護,危難時不捨棄,尊重其後代。

居士子,良家之子以此五事奉侍北方的朋友,以此五事慈愍良家之子。如是此北方受保護,安穩而無怖畏。

居士子,主人應以五事奉侍下方的奴僕、工人:隨能力安排工作,給與食物及薪酬,病時照顧,分與珍饈美味,適時休息。

居士子,主人以此五事奉侍下方的奴僕、工人,以五事慈愍主人:早起,後寢,只取給與的,善完成工作,稱讚名譽。

居士子,主人以此五事奉侍下方的奴僕、工人,以此五事慈愍主人。如是此下方受保護,安穩而無怖畏。

居士子,良家之子應以五事奉侍上方的沙門、婆羅門:以身行慈,以語行慈,以意行慈,不閉門戶,施與食物。

居士子,良家之子以此五事奉侍上方的沙門、婆羅門,以六事慈愍良家之子:阻止諸惡,令住立於善,以善意慈愍,令聞未曾聞,已聞者令清淨,告以生天之道。

居士子,良家之子以此五事奉侍上方的沙門、婆羅門,以此六事慈愍良家之子。如是此上方受保護,
安穩而怖畏。」世尊說了這些。

 

善逝如此說後,導師更如是說:
「父母是東方,師長是南方,
妻兒是西方,朋友是北方,
工僕是下方,沙門等爲上;
能禮此諸方,堪爲居家士。
智者具足戒,柔和有才智,
謙卑不頑固,如此得名譽。
勤奮不懈怠,危難不動搖;
智慧不斷壞,如此得名譽。
攝取于朋友,寬容離慳吝,
教導再教導,如此得名譽。
佈施及愛語,及於此利行,
於諸法同事,處處應如此,
攝取於世間,如栓令車行。
若無此攝取,母不獲其子,
尊敬或供養。父與子亦然。
智者正觀察:因爲此攝取,
所以得偉大,他們應賞讚。」

 

如是說已,新嘎喇居士子對世尊如是說:「奇哉!尊者,奇哉!尊者。尊者,猶如倒者令起,覆者令顯,爲迷者指示道路,在黑暗中持來燈光,使有眼者得見諸色。正是如此,世尊以種種方便開示法。尊者,我歸依世尊、法以及比庫僧,願世尊憶持我爲近事男,從今日起乃至命終行歸依。」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聖小尼 的頭像
聖小尼

聖小尼之佛、禪法與生活部落格

聖小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