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82191_229232577572626_349095075211815976_n.jpg

 

我向你們建議:在你們心愛的人臨終的時候,請控制自己,不要在他面前哭泣。

在此,我想跟你們分享我的經驗。我的父親已經去世了。他生前常來帕奧禪林看我,對我有很大的慈愛心,我也對他很有慈心。身為比庫,他的兒子,我希望他能禪修(那時,我開始教導外國女禪修者)。父親有一天答應我:“尊者,當天氣變涼的時候我將會來禪修。”他答應我12月來禪修。可是,當他計畫著天氣變涼就前來禪修的時候,卻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死,怎樣死,在哪裡死。

在12月,他如約而至,可是並非活著——我們將他的屍體帶來帕奧埋葬,那恰恰是他答應我他將會前來的時間。

在去世之前的第七天,他跟我母親在一起,發生了中風。假如我母親當時不在他身邊,他會當場喪命。他跌倒時,我母親扶住了他,然後他被送進了醫院。

每一天,我都去醫院坐在他身邊為他誦護衛經。

我們有七兄弟和兩位姐姐。當父親在醫院時,聽到父親住院的消息,他們都從別處一個接一個地來看望父親,其中一位哥哥常常在他身邊照顧他。

當他的兒子進入病房的時候,我這位哥哥會提醒他:“爸,你的兒子來了。”父親會張開眼睛看,沒有其他的表示,僅此而已。

當我的姐姐到來,我哥哥會告訴他:“爸,你的女兒來了。”他張開眼睛看,就這樣而已。

可是,當我進入病房時,我哥哥提醒他:“爸,尊者來了。”由於中風,他的左手不能動,但他卻嘗試合掌向我致敬。在醫院七天,每當我進入病房時,他都嘗試這麼做。因為我是一位比庫,而其他兄弟和姐姐都是在家人。在他心目中,他們只是兒子和女兒,但我是尊者,是比庫,應當受到禮敬。

到了第七天,他的情況惡化,我們都知道他臨終的時刻很快就要到來。我們決定帶他回家,因為在醫院並不適合我隨意地誦經。

到家後,我和另一位比庫以及護士留在他身邊。我讓所有的兄弟和姐姐出去,不要進房間來。然後我將房門關上,我一個人在誦經,整個房間都是我的聲音。我看著他,他從一個階段改變至另一個階段,就在他死心生起之前,就像在醫院我進入病房時那樣,他嘗試合掌,過後就去世了。

然後,我讓母親,還有全部兄弟和姐姐進來,告訴他們所發生的一切。即使當時父親已經去世,可是由於聽到父親臨死之前所發生的一切,他們都感到非常高興。假如他們在房中,他們將會哭泣,這不是真正的愛,這不是可以幫助父母親的行為,這不是我們在每個人臨死時刻所應該做的事。這是非常重要的時刻。

當時,有三個兒子的姐姐告訴我說:“噢,假如我的兒子能夠成為比庫,那多好啊!”正如我之前告訴你們的,每當我的哥哥、姐姐和弟弟進入病房時,父親只是睜開眼睛看,可是因為他有這樣的想法:我是他的兒子,但我也是一位比庫,他對佛陀、佛法、僧伽有信心,因此,他要向我禮敬。所以,一個出家人能做到的和一個在家人可以做的,非常不一樣。

當我的父母親想到他們在外生活的兒女時,他們可能都會有所擔心。對所有的父母親來說,這是很平常的事。可是他們不會為我擔心,因為我過著出家的生活,在修習佛法、弘揚佛法。每當他們想起我,善心就會生起;而當他們想起其他兒女的時候,憂慮就會生起。

 

Sādhu! Sādhu! Sādhu!

 

 

 

 

 

圖文取自 邁向覺者之路 臉書

 

 

 

 

 

 

 

 

 

 

 

 

 

 

 

 

 

全站熱搜

聖小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