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979650_2074945919192083_6264558277682528256_n.jpg

2012年7月21日下午,帕奧禪師在臺灣靜樂禪林止觀禪修營做了一場開示。開示之前,禪師問:「你們是否想要讓佛陀的正法,長久快速地傳播?」大眾回答:「是的。」

禪師說:「在第三次佛教結集之後,摩嘎離之子帝思大長老,安排了九隊的比丘眾去到世界各地去傳法。其中,索納尊者和伍答拉尊者,負責把佛法傳到東南亞國家:緬甸、泰國、寮國、柬埔寨、印尼和馬來西亞。

現在,在印尼和馬來西亞的佛法,已經沒落了。在寮國和柬埔寨,佛法也漸漸地沒落。在緬甸、斯里蘭卡、泰國,則有一點點增長,到底是什麼原因呢?你是如何地看待這件事呢?

佛陀時期,有一天,大迦葉尊者往見佛陀,討論:為什麼佛陀的正法會日漸消減。佛陀說:『大迦葉尊者,當有比丘、比丘尼、沙彌、沙彌尼以及居士們,他們不再尊重、不再禮敬佛陀,是第一個原因。他們不再恭敬佛法,這是第二個原因;他們不再恭敬僧團,這是第三個原因;他們不再恭敬三學(戒學、定學和慧學),這是第四個原因;他們不再恭敬四禪八定的修學,這是第五個原因。』

所以,總共有五個原因,決定了佛法的興衰。將這五個原因去除之後,佛陀的教法就會興盛了,你們明白嗎?」

今天,在斯里蘭卡、在緬甸、在泰國,他們都批評四禪八定的修學。他們說:「今天入禪定是不可能的」。很多人,包括一些大長老他們都在批評。我們緬甸帕奧禪林,則是很恭敬佛陀的教法、恭敬佛陀的教誡,我們很重視四禪八定。如果比丘、比丘尼和居士們不再修行禪定,佛陀的教法就會消減了。為什麼呢?

佛陀的正法到底是什麼?佛陀的教法,簡單來說既是戒、定、慧。如果我們批評定學,批評四禪八定,我們就是在批評佛陀所教的法。

即使他們在批評定學,我們還是要嘗試著去弘揚佛陀的正法。定學也是佛陀教法的一部分,雖然他們在批評禪那、禪定,但是有些禪修者,的確是成功地證到了禪定。在這個禪修營裡,禪師也是帶給大家定學的指導。有些禪修者,可以維持禪定力半小時或一小時,這些都是證得禪那的一個好機會的條件。如果他們能夠將心,專注在禪修業處上一個小時、兩個小時,禪相就會出現,如果能夠專注在禪相上,他就可以證入禪定。

為什麼我們要修學禪定的定力呢?因為禪那定力和近行定,都能夠生起很強的光,佛陀稱之為『智慧之光』。這些光在《增支部》等經典裡都有提到,我們有了這些智慧之光後,就可以去修學四界分別觀。

有一天,當你的禪定力很強,你就可以看到,全身都好像冰塊一樣的那麼清澈,你可以看到它們之間的空界。當你看到冰塊裡空界的時候,很自然的,你就會看到比原子、比夸克還小的粒子,這稱之為色聚,你可以辨識色聚裡的究竟色法。

今天,在緬甸、斯里蘭卡、泰國,都有許多的佛教導師,他們批評《阿毗達摩藏》,說:『《阿毗達摩》裡教的究竟法,是不可能親自看到的,色聚是不可能看到的。』他們之所以沒看到,是因為它們沒有按照佛陀所教導的,先修禪定力、後修觀禪這個方法去修、去做。佛陀在很多經裡都有指導修學禪定,以便能夠看到究竟法真相的方法。

例如在《相應部‧真實品》裡的《定經》裡,佛陀這樣說:『諸比丘,要培養定力。一個有定力的心,能夠如實的了知法。能夠如實的了知哪些法呢?諸比丘!有定力的心,能夠如實的了知苦聖諦;有定力的心,能夠如實的了知苦因聖諦;有定力的心,能夠如實的了知苦滅聖諦;有定力的心,能夠如實的了知通往苦滅之道的道聖諦。』

當他們不修學止禪,不培養禪定力,他們就去批評禪定,所以他們就看不到色聚,也無法辨識色聚,也無法洞察色聚裡面的究竟色法。如果他們要辨識究竟色法,一定要依照佛陀教導的方法,也就是說他們必須要先修禪定,然後以該定力為基礎,去修行四界分別觀。

今天很多國家的禪修道場,他們已經不修四界分別觀。他們也不接納、也不依《阿毗達摩藏》及注疏的指導來修行,所以他們辨識不到究竟色法。因為辨識不到究竟色法,他們就說:『這個時代,已經不可能看到究竟色法。』我們是要依照佛陀的指示來修行、來教導。

我們是基於定力(至少是近行定或者安止定)去看究竟色法,而且要有系統的修學四界分別觀,我們就能夠看到究竟色法。

他們有人批評對究竟名法的觀照,特別是阿毗達摩裡所教導的究竟名法。他們的理由是:在一個心識刹那裡,一彈指之間,就有數不盡的、上億的心識刹那生滅;這種速度是非常快的,不可能辨識這樣的名法。但是,我們去看佛陀的教法,佛陀說:『比丘們,要培養定力。一個心有定力、有專注的比丘,他能夠如實的了知法;如實的了知哪些法呢?他能夠如實的了知苦聖諦,苦因聖諦,滅聖諦,道聖諦等。』什麼是苦聖諦呢?佛陀在相應部的《真實品》及很多經裡說:『簡言之,五取蘊是苦聖諦。』五取蘊就是色取蘊、受取蘊、想取蘊、行取蘊、識取蘊。色取蘊就是究竟色法。受取蘊、想取蘊、行取蘊、識取蘊,就是究竟名法。如果你要瞭解究竟名色法,辨識究竟名色法,你應當先培育定力。

但是,他們批評定力,說:『定力是不可能修的!』、『禪定是不能修的!』、『這個時代是不可能證得禪那!』。然而,佛陀已經說過了,叫比丘們去培育定力,唯有定力能夠如實的了知諸法。他們沒有依循佛陀的教導,所以就不能觀照究竟名色法。

如果你要觀究竟名法,首先你必須要觀究竟色法。若沒有了知究竟色法,你是不能夠直接了知究竟名法,不能觀得清楚。這是他們不能修觀禪的第一個原因,因為他們沒有深厚的定力。另一個原因,是他們沒有先去辨識究竟色法,沒有經過正確的方法和過程,這是他們說不能觀照的原因。因為這兩種原因——沒有定力,而且沒有按照順序先觀色法再觀名法,所以他們不能夠看到究竟名法。

他們批評說:『在一彈指間,有很多的心識刹那生滅,非常快速,所以不能夠看到。』如果他們不去辨識究竟名色法,就無法了知究竟名色法。如果無法了知究竟名色法,也就不能了知苦聖諦。如果他們批判對究竟名色法的觀照,他們就是沒有尊重佛陀教導的慧學。佛陀教導的慧學,就是要我們通過直接的洞察智慧,去徹底地了知四聖諦。首先,我們要修觀禪,要了知究竟名色法。如果我們沒有尊重慧學就批判佛陀的教法,這是很麻煩的。

今天在緬甸,有一個最大的問題,這關係到第二個聖諦——苦集(苦因)聖諦。苦聖諦是果,集聖諦是苦因,有因就有果。在因與果之間,哪一個在前?哪一個在後?你們大概都能夠瞭解。開始的階段,當我們在母胎的時候,結生識生起,名色法生起,這就是苦聖諦。在我們從這一生開始的時候,就已經是苦聖諦。苦聖諦是為何生起的呢?佛陀說:『這是因為集聖諦生起,才有苦聖諦。』

集聖諦是苦因,它是不可能出現在這一世的。結生識,是這一世中生起的第一個心識,它的因,一定是在過去世。所以,結生識是過去世的集聖諦,導致了這一世的苦聖諦。這在佛教經典裡都有講解的,如果不能夠瞭解苦聖諦和集聖諦,我們就無法瞭解涅槃、無法洞察涅槃、無法證悟涅槃。因此,如果你想要證悟涅槃,你就必須要先瞭解苦聖諦和集聖諦。集聖諦是苦之因,這是我們必須要瞭解的。

在增支部,佛陀又說:『緣起就是集聖諦。』緣起法總結起來,基本上就是:過去五因、產生現在五果;現在五因、產生未來五果。

五因是什麼呢?即無明、貪愛、執取、行和業,這是苦因聖諦,亦即是集聖諦。因為有集聖諦(過去的五因),才會有現在的五取蘊(就是導致我們投生到母胎的五取蘊)。因為這五個苦因,所以我們有了五蘊。也因為有了現在的五蘊,我們造作種種的善業和不善業,這都有賴於我們自己的五蘊。

如果你瞭解,這是人,這是天神,這個是錯見;錯見就是無明。執著人和天神的生命,這就是貪愛。重複的貪愛,叫做執取,這是我們要透過修觀禪去了知的。

由於無明、愛、取,我們造業,業是行的能量。行法是生滅的,是無常的;行法生滅之後,它留下的能量叫做業,業擁有潛伏性。業的潛伏性,導致它有力量產生未來世。現在的五因,是無明、貪愛、執取、行和業,這五種因,導致產生未來天神或人類的五蘊,亦是導致未來世的苦聖諦。因為過去的五因(過去的集聖諦),導致現在的苦聖諦生起;因為現在的五因(即現在的集聖諦),導致未來五蘊(即未來世的苦聖諦)生起。所以,這樣的因果關係——過去世的集聖諦,導致現在世的苦聖諦生起。現在世的集聖諦,導致未來世的苦聖諦生起。

另一種說法是:過去的五因導致現在的五果生起,現在的五因導致未來的五果生起。這樣的因果關係,我們稱之為『緣起』。這是集聖諦的層面,沒有通過直接的洞察智慧,去了知苦聖諦和集聖諦,我們是不可能證悟涅槃的,這在佛陀的正法裡是非常重要的一點。

現在,你們應當如何去練習集聖諦(苦因)呢?如果你要瞭解、要洞察緣起法(集聖諦、苦因聖諦),你應當怎麼做呢?要根據《長部‧大念處經》,佛陀在這部經裡,很有系統地指導如何修行止禪與觀禪。首先,你們需要培養禪定力,然後再依定力修學觀禪。

佛陀說:『你需要辨識這些內在和外在的名色法。』辨識內在和外在的究竟名色法,你應當怎麼做呢?首先,你要辨識因為這些因的生起,所以究竟名色法生起。由於因的徹底熄滅,無餘地熄滅,所以究竟名色法也會無餘地熄滅。所以,這個因是無常的,果也是無常的,你要如此地嘗試去觀照究竟名色法。在觀照內在和外在的名色法之後,你可以修習緣起。

今天,他們都不遵循佛陀這樣的指示,他們說:『要辨識內外的名色法是不可能的』。他們也不恭敬定學的修行,也不恭敬慧學的修行。他們不以洞察智慧,去修習緣起法,因為他們說:『過去已經過去,不可能辨識;未來還沒有來,也不可能辨識』。所以,他們沒有嘗試通過直接的洞察智慧,去觀察緣起及究竟名色法。根據佛陀在《大念處經》裡的教法:『如果沒有通過洞察智慧如實地了知緣起,是不可能證悟涅槃的。』如果你要以如實的洞察智慧,去了知、去體證涅槃,你就要恭敬戒、定、慧三學,特別是四禪八定的修行。

總結:到底是什麼原因,讓佛陀正法沒落了呢?當人們不恭敬佛、不恭敬法、不恭敬僧、不恭敬三學(戒定慧)、不恭敬八定,正法就沒落了。

你到每一個國家,都可以看到這種情況。他們不再理會戒學、不再修行定學、不再修行慧學。他們也不再修行四禪八定,所以他們批判禪定。也正因為如此,所以佛陀的正法,就漸漸地沒落了。如果你想要重振佛陀的教法,你必須恭敬佛、恭敬法、恭敬僧,必須要恭敬戒、定、慧三學。特別是,你必須要禮敬四禪八定的修行。如果你們能夠如此地禮敬這五個項目,佛陀的正法,就會日日地增益弘揚起來。讓我們從現在起,就恭敬三學的訓練吧!」

大眾同讚:薩度!薩度!薩度!

 

——該文由諸位南傳賢友錄讀、校對、整理、編輯

 

 

 

 

 

 

 

圖文取自 賴洺洋 臉書                

 

 

 

 

 

 

 

 

 

 

 

 

聖小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