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9941_558717394208466_71467611_n  

在《法句經》有另一個故事,世尊提到有一年輕女子,是織工的女兒,她修習念死,這樣的修習帶給她很大的果報和利益。

有一天,當世尊來到阿拉維(Ālavī),阿拉維的人們要供養世尊。在供養完後,世尊開示說:「要修習念死,要這樣對自己說:『我的生命是不肯定的。我的死亡是肯定的,我終將會死!我的生命會以死終結。生命是脆危的。死亡是確定的。死!死!死!』」

世尊曾說:沒有修習念死的人,當他們到了人生的最後時刻會慌張、害怕。他們在將死的時候會困惑,通常會充滿了恐懼,就像毫無準備的人走在路上意料之外就遇到了毒蛇,但手上沒有任何工具可將毒蛇趕走。修習念死的人當人生到了終點時,就不會感到害怕。就像有準備的人,遠遠就看到路上的毒蛇,就可以用手邊的棍子將蛇趕走。如果我們可以每天,每個早晨、每個晚上,思惟死亡,我們就會有大利益,特別是當我們的時刻來臨時。因此,請修習念死吧!

我們可以藉由見過的屍體來修習念死。在帕奧禪林這裏,我們教導入出息念來修習禪定到四禪。也有教導由入出息念而到不淨觀。當修習禪定時,產生了明亮且純淨的光時,我們就會教導把曾見過的最難看的同性屍體作為禪修所緣。藉由禪定的光,就可以回想起所見過屍體的原本樣子。把心放在觀察這屍體上,注意它是:「厭惡!厭惡!」(Patikkūla, patikkūla)當心能專注在這樣的所緣上一個、兩個小時,就能進入初禪了。

根據《大念處經》和《清淨道論》的註釋,為了修習念

死,我們必須重新以屍體的不淨為所緣,修習初禪。而由這外在的屍體作為所緣,我們應該思惟:「我的身體本質也是會死亡,就像這屍體一樣。我的身體無法避免會變成屍體。」如此思惟後,把心專注在這無常上,我們就會有厭離(Saṃvega)的感覺生起。當厭離現前時,就有可能審視自己的身體就像屍體一樣。然後想像命根離開了觀想中的身體,禪修者再觀想沒有命根時,有底下的其中一個想法:

1. 我的死是必然的。我的生命是不肯定的。

2. 我一定會死。

3. 我的生命會以死亡作為終點。

4. 死!死!

不管你用什麼語言,你應該選擇其中一個思惟。只是專注在沒有命根的觀想中的身體,直到禪支升起。然而,以這樣的所緣,最多只能到近行定。

再回到這故事。除了這年輕女子之外,其他人聽了世尊的教法後,跟以前一樣,還是忙於世間的俗務。只有這位織工的女兒,雖然只有十六歲,心想:「世尊的教法真是不可思議啊!我應該要修習!我應該要修習念死!」之後,她專心一意地修習念死,日復一日,持續了三年。

有一天,當世尊在早上觀察世間時,他觀察到這位織工的女兒。當世尊觀察的時候,想:「將會發生什麼事?」然後,世尊了解到:「當這女子聽我說法後,她就修習念死,已經三年了。我會去找她,問她四個問題。她會正確地回答這些問題,我就會讚許她,並說這偈頌:『世間皆盲』然後她即證得初果。也因為她,我的教法將會利益許多人。」因此,世尊在五百位比丘的隨同下,離開了祇陀林,然後到了阿伽拉維寺院(Aggālava)。

當阿拉維人聽到世尊來了,他們到寺院去供養世尊。這年輕的織工女兒聽到世尊來的消息,心中充滿了喜樂,心想:「我們的父親、我們的導師、我們的老師,臉如滿月的無上的喬達摩尊者來了!」接著想:「三年了,我終於又可以見到世尊。我要去見世尊,他身體的顏色和光澤就跟金子的顏色和光澤一樣。我要去聽他說法,感受法喜的甜蜜。」

當她這樣想的時候,她的父親準備要去工作,告訴女兒說:「有件要給客人的長袍在織布機上,還沒有完成。我今天一定要做完。趕快幫我重新裝好織布機的梭子,然後拿給我。」這年輕女孩想:「我想要去聽世尊的說法,但是我的父親給了我工作。我應該去聽世尊說法,還是先重新裝好梭子?」然後她再想:「如果我沒有把裝好的梭子拿給父親,他會責打我。我還是先裝好梭子,然後再去聽世尊說法。」所以她就坐下來重新裝好梭子。

阿維拉的人們等待世尊的到來後並供養世尊。當供養已成,缽已收好,他們就等待世尊的說法。但是世尊說:「我走了三十里路來到這裏,是為了某一位少女,但是她有事還無法來。當她能來時,我就會說法。」當世尊保持沈默時,沒有人或天人敢發出一點聲音。

當這織工的女兒裝好了梭子,她把梭子放在籃子中,然後往她父親工作的地方去。在路上,她看到有一大群人將世尊圍成了一大圈,大家都在看著世尊。這時世尊突然抬起頭看著她。由於世尊看著她,她了解:「世尊坐在眾人的中間,突然看著我,是要我走向前,他希望我走到他面前。」所以她就把籃子放在地上,然後走向世尊的面前。

(為什麼世尊會看著她?因為世尊知道:「如果她就這樣走了,那她就會像一般人死去,她的未來是不確定的。如果她來到我面前,她就會證悟初果智,她的未來就是確定的,因為她將會投生到兜率天。」)

當這女孩走到世尊面前,並向世尊頂禮後,就跟眾人一樣站在旁邊。世尊就問了她四個問題:

1. 「年輕女孩!妳從那裏來?」「尊者!我不知道。」

2.「年輕女孩!妳要往到那裏去?」「尊者!我不知道。」

3. 「妳不知道?」「尊者!我知道。」

4. 「妳真的知道?」「尊者!我不知道。」

許多人覺得這女孩的回答不妥:「看看她!這位織工的女兒跟無上的世尊隨意亂說。」

「當世尊問她:『妳從那裏來?』,她應該回答:『我從織工的家來的。』」

「當世尊問她:『妳要往那裏去?』,她應該回答:『我要去織工的工作地方。』」

但是,世尊讓眾人保持安靜。他繼續問她:「年輕女孩!當我問妳:『妳從那裏來?』妳為什麼說:『我不知道。』」女孩回答:「尊者!我想你知道我是從我父親織工的家來的。所以當你問我:『妳從那裏來?』我知道這問題的涵義是『我是從什麼樣的過去世來到這裏?』因為如此,所以我回答不知道。」然後世尊對這女孩說:「年輕女孩!善哉!善哉!妳正確地回答了我的問題。」

世尊讚許她,然後再問她另外一個問題:「當我問妳:『妳要往那裏去?』妳為什麼說:『我不知道。』」女孩回答:「尊者!我想你知道我是拿著梭子,要往我父親織工的工作地方去。所以當你問我:『妳要往那裏去?』我知道這問題是指我會投生到何趣。但是我不知道今生命終之後,我會投生到何趣,因為如此,所以我回答不知道。」再一次,世尊對她說:「年輕女孩!善哉!善哉!妳正確地回答了我的問題。」

世尊第二次讚許她,然後又問她另外一個問題:「當我問妳:『妳不知道?』妳為什麼說:『我知道。』」「尊者!我知道有一天我一定會死,因此我回答:『我知道。』」再一次,世尊對她說:「年輕女孩!善哉!善哉!妳正確地回答了我的問題。」

世尊第三次讚許她,然後又問她最後一個問題:「當我問妳:『妳真的知道?』妳為什麼說:『我不知道。』」「尊者!我只知道有一天我一定會死,但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死,是在晚上,還是在白天,還是天剛亮的時候。因此我回答:『我不知道。』」再一次,世尊對她說:「年輕女孩!善哉!善哉!妳正確地回答了我的問題。」

世尊第四次讚許她,並向圍在周圍的眾人說:「你們當中許多人都不了解她所說的話,是你們不妥。那些沒有慧眼的人,他們是盲目的。但是那些有慧眼的人,他們就看得見。」接著便說了底下的偈頌:

「世間皆盲目,唯少數能見。少數能生天,如鳥離網般。」

在世尊說法後,這年輕織工女兒因之前修習念死三年,便證悟了初果,成為須陀洹。雖然在場有非常多人一起聽世尊的法,除了織工女兒以外,他們還是受縛於世俗的工作,照著日常的方式過生活。

世尊再回到阿拉維,問了四個問題,唯一了解的是那個年輕女孩。我們想到什麼?我們應想到波羅蜜。這織工女兒在她過去世已曾修習禪定。由於如此,當世尊在清晨觀察這世間時,她就出現在世尊的佛眼中。

世尊是為了她而到阿拉維。世尊也是為了她教導了念死的法門。這年輕的織工女兒能夠深深體驗這個法。她非常喜歡這個法。在這麼多的供養者之中,只有她承受這個法,並努力地修習。在聽完世尊的教法後,她就早晚修習這「念死」的法門三年。

今天,在這所寺院中,我的一些學生也在修習念死。如果他們真的認真地修習,心中就會產生厭離感。他們知道早晚有一天自己也會死。這樣的認知會產生厭離感,讓他們能夠精勤,隨時保持正念在禪修的所緣上。

如果,你們沒有足夠的時間有次第地修習念死以證入禪那,你們還是可以用下列的方式思惟死亡:「今天早上我可能會死!今天我可能會死!今天晚上我可能會死!」如果你們每天一遍又一遍地這樣思惟,你們就會變得精勤。你們會傾向於善。你們不會浪費你們的時間。只要簡單地記住念死,你們會專心地在你們的禪修所緣上。當你們能重視這樣的法門,心中就會生起厭離感。那時候,當禪師一步一步有次第地教導你們止禪、觀禪時,如果你們過去世所修的波羅蜜和現世的努力強而有力的話,一旦你們的觀禪成就了,那時初果道智就會在心中生起。

現代人不像世尊那時代的人,有很強的波羅蜜。在那時代,有許多人只是聽聞了世尊的教法就證悟了須陀洹果、斯陀含果、阿那含果、甚至是阿羅漢果。現在,這樣的人是很難找得到了。講白了,這代表著不論是在家、出家,光靠聽聞正法而要證悟初果道智是不可能的。今天,我們需要一步一步有次第地修習。

當我在新加坡時,有一位居士問了我一個問題:「一定要依照這樣一步步的次第修習嗎?」他對我說:「在世尊的時代,許多人只是聽聞了很短的說法就成為聖者。他們都有這樣一步步次第地修習嗎?真的需要次第地修習戒學(Sīla)、定學(Samādhi)、慧學(Paññā)嗎?」這答案是肯定的。我對他解釋說:「我們不像世尊那時代的人。我們是生活在現代,而在這個年代,我們都需要一步步次第地修習。」

即使在帕奧禪林這裏,我的學生還是會問:「真的需要修習色法(Rūpa)嗎?除了帕奧禪師之外都沒人教,也沒有修習。」問我的學生,現在就坐在座位上笑,不過他已在修習色法了。

我的答案也是肯定的。今天,若沒有一步步次第地接受教法的修習,就別期望會現見涅槃。

有機會,我會更詳細地說明這一點。今天說法的主題是我們故事中的年輕女孩,在聽聞世尊的說法後,能真正地去修習。從那天開始,她就修習念死的法門長達三年。當世尊再度來到阿拉維時,是為了她而說法。世尊對她說法,讓她能證悟,並且能利益其他人。

如果,你們是坐在世尊的面前,他會直接教導你們。如果你們已經圓滿了波羅蜜,世尊會教導適合你們的法門,讓你們能快速地獲得涅槃。但是你們不是坐在世尊的面前,是坐在我的面前。我只能教導你們一步步次第地修習,當然這都是根據世尊的教法。現在每天依據教導,次第地修習是很重要的。經由這樣的修習,即使你們現在無法獲得涅槃,在未來,你們的修習一定會有所助益,而且會幫助你們證得涅槃,達到不死。當這織工的女兒聽到世尊所說的偈頌:「世間皆盲目⋯⋯」,她就證悟了初果,而成為一位須陀洹。

然後她就拿起了她的籃子,往她父親的工作地方去。當她到的時候,她父親睡著了,不過是直挺挺地坐在織布機前睡著。他的女兒沒有注意到他父親睡著了,就把籃子拿給他。當她放手時,籃子就撞在織布機上,發出很大的碰撞聲。她的父親一下子驚醒,不小心把梭子彈了開來,梭子的尖端就這樣刺穿了這年輕女孩的胸部。於是她就這樣命終而投生到都率天。他的父親看著她躺在那裏全身是血,知道她已氣盡了。

他非常地悲傷,滿臉淚水地去見世尊,告訴世尊所發生的事。他向世尊說:「尊者!請幫助我,撫平我的悲傷。」世尊安慰他說:「我的弟子請勿悲傷!輪迴是沒有起源的,無始以來眾生不斷地生死,你為女兒所流的眼淚,已遠遠多過四大海所加起來的水。」聽完世尊的勸告,他的悲傷稍減,並請求接受他進入僧團,成為僧團一份子。這織工精勤地修行,不久就證得了阿羅漢果。由於修習念死,他的女兒證得須陀洹,而他證得了阿羅漢。念死帶給他們極大的利益,並引導他們解脫。所以我們每一天應該思惟和憶念死亡。我們應該精勤地和有次第地修習念死。

有一天我們終將會死。

我們出生那一天,我們哭,但其他人笑。

但當我們死亡那一天,其他人會哭。

我們應該跟他們一起哭嗎?不,我們不應該。

如果我們能夠精勤修習而成為聖者,我就們不會為結束

生命而哭泣。我們會微笑而死。

因此,願你們都能修習念死!

願你們都能精進!

願你們就在今生都證得涅槃,達到不死!

願我們都能為求解脫而精勤修習!

 

善哉!善哉!善哉!

 

 

2005 年 12 月 18 日講於緬甸帕奧禪林

 

 

 

 

 

 

 

 

聖小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