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2)
 
台灣一直是大乘佛教興盛的地區,出家眾也是長久以來都保持著茹素的傳統。許多人不明白佛教其實並不是主張吃素的宗教,所以好一陣子以來,我在葷素的議題上,都是為依著佛陀教導而主張可食三淨肉的見解在辯護。
 
想不到風水流輪轉,最近又有另一種奇怪的主張,開始攻擊吃素的出家眾,所以這次只好反過來,為那些吃素的修行者辯護。
 
或許有些人會很奇怪,為什麼我會有兩種不同的主張?其實不是我的問題,而是佛陀的教導原本就是不走極端的中道主義。最常被拿出來談的,就是提婆達多的破僧事件,如果仔細去了解這事件的本末,或許就不會偏向任何一邊而能處於中道了。
 
在《漢譯南傳大藏經》(元亨寺版)的經分別中記載了提婆達多提出五事破僧的內容。
 
《經分別》: 「願世尊: 諸比丘盡形壽應為住蘭若者,至村落者罪。 〔比丘〕盡形壽應為乞食者,受請食者罪。 〔比丘〕盡形壽應為著糞掃衣者,受居士衣者罪。 盡形壽應為樹下住者,住屋者罪。 盡形壽應不食魚肉,食魚肉者罪。』 沙門瞿曇當不許此五事,我等以此五事告知眾人。」 (CBETA, N01, no. 1, p. 239, a5-12 // PTS. Vin. 3. 171)
 
而佛陀的回答如下:
 
《經分別》: 「止!提婆達多! 欲住蘭若者應住蘭若,欲住村落者應住村落, 欲乞食者應乞食,欲受請食者應受請食, 欲以著糞掃衣者應著糞掃衣,欲受居士衣者應受之。 提婆達多!我許八個月住樹下,亦〔許〕不見、不聞、不疑之三清淨魚肉。」 (CBETA, N01, no. 1, p. 240, a1-4 // PTS. Vin. 3. 171 - PTS. Vin. 3. 172)
這裡很明白可以看出,提婆達多提出了五項嚴格的要求,希望佛陀要求弟子做到,若做不到就是犯罪(戒)。
 
佛陀則反對了提婆達多的要求,而是由比丘自行選擇。
 
重點在於,佛陀的教導並不是和提婆達多相反,而是指出不需要特別限制。
 
所以,如果有人認為提婆達多要求住蘭若是錯的,因此主張比丘不可住蘭若,否則就是提婆達多的同黨,這也是偏離
了佛陀的教導了。
 
佛陀的重點在於不要分裂僧團,如果住蘭若或住村落都可以修行解脫,那何必提出特別的限制導致僧團分裂呢?
 
所以,提婆達多提出只能住蘭若會導致破僧。同理,如果有人反過來堅持只能住村落而不能住蘭若,同樣也是破僧的主張。因為這二者都是走向極端的另一邊,不是佛陀的中道。
 
破僧的重點不在於主張的內容,而是在佛陀允許的行為中,偏偏要提出特別的主張來要求他人,這才是導致僧團分裂的原因。
 
底下引用《毘尼母經》
 
《毘尼母經》卷4: 「提婆達多破僧有五法:一者盡形壽乞食;二者糞掃衣;三者不食酥鹽;四者不食肉魚;五者露坐。以此五法僧中行籌,可者受籌。爾時座中有百比丘受籌,阿難即眾中脫僧伽梨擲地唱言:『此是非法。』有五十大上座亦脫僧伽梨擲地。諸比丘以此因緣具白世尊。佛言:『此便是地獄人,當入阿鼻地獄一劫。不可救也。』此破僧犍度中廣明。上提婆達多五法不違佛說,但欲依此法壞佛法也。」 (CBETA, T24, no. 1463, p. 823, a17-26)
經中提到「提婆達多五法不違佛說,但欲依此法壞佛法也」,也就是說,這五法是不違背佛陀的教導,個人要受持是個人的事,但用此來限制僧團,就是壞法破僧了。
 
所以,回到三淨肉與素食的問題。提婆達多要求僧團都要吃素,這就是錯誤的堅持,也就是破僧的行為。但反過來,佛陀是許比丘食三淨肉,並不是堅持比丘們一定要吃肉。由上述的經文,可以看出佛陀的態度是不在這些事情上要求大家都要做同樣的事。因此那些堅持比丘們都要食三淨肉的,則是另一種破僧的主張了,不可不慎。
 
我的看法是,比丘要食XX,那是個人的選擇。 但如果誤認為只有食XX才能解脫,不食XX就無法解脫,這就有戒禁取之嫌。 或是認為比丘們全部都要食XX,這就是破僧主張了。 以上的XX是素食或淨肉,並不會影響事件本身。
 
以前談葷食,我都會提到葷腥經,現在也不例外。
 
《葷腥經》教導『毀滅生命,殺、砍、捆、偷盜、說謊、行騙、欺詐、虛偽、與他人之妻同居。葷腥是這些,而不是食肉。』
 
同樣的,對於那些堅持要吃肉才行的人,我也必須說,肉不是葷腥,米麵蔬菜水果更不是葷腥,因為重點根本不在這些吃的東西上面。堅持吃素才能解脫的人是沒有智慧的,而堅持非吃肉不可的人,智慧並沒有比較高明。
 
清淨是不殺盜淫妄、不貪瞋痴,並不是吃素就可以清淨,更不是反過來吃肉可以清淨的。
 
最後再引一段經文:
 
《雜阿含經》卷41: 爾時,世尊告摩訶迦葉言:「汝今已老,年耆根熟,糞掃衣重,我衣輕好,汝今可住僧中,著居士壞色輕衣。」
 
迦葉白佛言:「世尊!我已長夜習阿練若,讚歎阿練若、糞掃衣、乞食。」
 
佛告迦葉:「汝觀幾種義,習阿練若,讚歎阿練若、糞掃衣、乞食,讚歎糞掃衣、乞食法?」
 
迦葉白佛言:「世尊!我觀二種義,現法得安樂住義,復為未來眾生,而作大明。未來世眾生當如是念:『過去上座六神通,出家日久,梵行純熟,為世尊所歎,智慧梵行者之所奉事。彼於長夜習阿練若,讚歎阿練若、糞掃衣、乞食,讚歎糞掃衣、乞食法。諸有聞者,淨心隨喜,長夜皆得安樂饒益。』」
 
佛告迦葉:「善哉!善哉!迦葉!汝則長夜多所饒益,安樂眾生,哀愍世間,安樂天人。」
 
佛告迦葉:「若有毀呰頭陀法者,則毀於我;若有稱歎頭陀法者,則稱歎我。所以者何?頭陀法者,我所長夜稱譽讚歎。是故,迦葉!阿練若者,當稱歎阿練若;糞掃衣、乞食者,當稱歎糞掃衣、乞食法。」 (CBETA, T02, no. 99, p. 301, c10-29)
 
這段經文是佛陀勸大迦葉尊者不用再穿糞掃衣,也不用再住阿練若,可以住在僧中,並穿居士所供養好一點的衣服。
若這被激進份子看到,大概也會認為大迦葉尊者和提婆達多同夥,不但主張住阿練若、穿糞掃衣,連佛陀親自請他不須再如此,他還堅持下去,這豈不是大逆不道嗎?
 
然而,佛陀卻大大讚歎大迦葉尊者,希望這個例子可以讓大家明白,同樣的主張,為什麼大迦葉和提婆達多的下場卻不同?
 
道理很簡單,一個是自己的選擇,不強迫別人,另一個是要求大家都要一樣,後者才是問題的所在。
 
 
 
 
 
 
 
 
 
 
 
 
 
 
 
 
 
 
取自  Heawen Chou  臉書
 
 
 
 
 
 
 
 
 
 
 
 
 
 
 
 

全站熱搜

聖小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