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29460_1812392045477527_6844887986953374639_n  

因為比丘以歌唱來唱誦律法和奏擊樂器是佛陀所不允許的。北傳寺廟每天也要供佛和一切眾生,放小蒙山(施食)等。北傳寺廟有實行複雜的喪事儀式來『超渡』眾生,從他們出世的苦處,而且骨灰又要放在一些寺廟的壁龕與安上神主牌,希望能為亡者帶來利益。

有一次,佛陀被問起,親屬們為逝世者作功德,他能夠受到嗎?佛陀答,如果他出世在天界、人間、畜生界或地獄,他不能受到供養的利益(因為他們都不知道)。就是餓鬼界,也只有住在靠近人間的餓鬼(四種餓鬼中的依他施活命鬼),才能受益所為他供養的功德。這說明,要幫助到剛逝世親屬的機會是非常少。收藏骨灰與安上神主牌是不必要和無益的,既然這是沒有功德的做法,那麼會使在家眾更加的混亂和迷信。

為什麼北傳和南傳的教義會有區別?為什麼北傳和南傳的教義會相反?為什麼多數的北傳經典不能在南傳中找到,但有些南傳經典的譯文卻可以在北傳中看到?要明瞭這些,我們就應該研究佛陀的兩個預言。在《巴利律藏》裡,我們可以看到佛陀被阿難勸服接受比丘尼後,說道:「…阿難,如果女眾沒有被接受,從在家到真理發現者所宣佈的經律中的出家生活,阿難,神聖的梵行生活會住世長久,正法會住世一千年。阿難,既然女眾已被接受…經律中的出家生活,阿難,現在神聖的生活不會再住世長久了,正法只住世五百年……阿難,比如那些家庭,男眾少而女眾多,很容易就會被強盜所搶、小偷的上樑,阿難,同樣的,在什麼經律中接受女眾為出家眾,那些神聖的生活不會長久……」這意思是說,在佛陀入大涅槃(西元前543年)後的五百年中,佛陀的原本教義不會被偽經和偽律所染。大約至西元前43年,過後,偽經和偽律會出現。

在《增支部》中,佛陀再次提到,當偽經現世時,人們再也不能分別真經或偽經,他們會同時都不接受一切的經。同樣的,當偽法出現時,眾生都不能分辨正法或偽法,所以他們也一樣會同時都不接受一切的法。這些現象已經發生在印度,當偽法出現之後,使到正法在佛陀的祖國完全消失。根據世界馳名於研究佛經的已故英國作家,萊斯.大衛博士(TW.Rhys David英國學會會員,D.Sc.科學博士,Ph.D.哲學博士,LI.D.文學博士,D.Litt.時代文學博士),有正確證據指明南傳的巴利聖典,是唯一的佛教原文在世至西元零年(大約500佛年)。這可以用幾個真相來推論,包括佛陀所講的語言也很接近巴利文;阿育王石柱(大約西元前250年)上的銘文只記載了五部巴利文經典;至到西元零年的幾個佛教派系,都有各自的巴利經典譯文。《巴利論藏》之一的《事論》屬於辯論型,其書中所有佛法或佛學上的問題與疑問,都是根據在這期間只承認的巴利文經典來化解。

就算是到了第一世紀在迦膩伽的佛教僧伽會議,也只承認佛陀所講的話是在巴利聖典。再看在印度以外,最早成為佛教國家的斯里蘭卡、泰國和緬甸,都從阿育王接受過來的全冊佛教經典,它們都完全相同是巴利聖典,沒有梵文本。根據萊斯.大衛博士,佛教大約在西元零年才開始使用梵文,這個時候佛教梵文經典開始出現。為了使這些梵文佛經突然出現有個充分的理由,有一部分被它的作者說為是取自龍宮,或一個天界等等。一切的北傳經典差不多都是用梵文本,很多都是在第七世紀由偉大的朝聖和尚玄奘從中國行腳到印度去取到的,這大約是在佛陀入大涅槃後的一千兩百年,當時印度本土的佛教已經變化甚大。而密宗或西藏佛教,則是在第八世紀後才開始出現。表面上,北傳佛教的發展是非常慢的程度。大約在佛陀入大涅槃後的一百年,出現了一些派系,因為不願守持嚴格的比丘戒律(例:不能持金銀、錢財)和不願忍受修道中的苦難而分派立宗。從上座長老分派出來,他們就開始以本身的邪見來更改巴利聖典。上座長老派(南傳),最老的一派被認定保留著原本的巴利聖典。

慢慢的,越來越多的出家眾,不願再忍受佛陀所教的修行之困苦。他們開始執著寺廟,不再過著出家流浪和森林住的生活。世間上阿羅漢的數目就下降了,多數的出家眾開始弘法、教導修行之道,卻很少真正的跟著正法實修。隨著邪見的增長,派系便不斷增加。在阿育王(大約西元前250年)朝代時,就有著十八個不同見解的派系。雖然在法理上還跟著巴利聖典,但已經有不同程度的更改。多數的出家眾懂得很少的佛法,而且很少修持戒律,所以在家眾不再尊敬他們。阿育王在試過他們之後,迫使大數目的出家眾脫去袈裟還俗,勸請剩餘的再實行半月一次伍波薩他(誦戒儀式),嚴持戒律等等。因為有太多的邪見,所以最被尊重的目犍連子.帝須長老,編輯了《事論》來駁倒很多在當時流行的邪見。他提到原本的巴利文經典只可以代表佛陀教法的話,其他的派系不能及對,雖然當時沒有其他的冊本。多數被駁倒的邪見之中,有三個是很重要的。

一、靈魂(本性)原理:引用萊斯.大衛的話:「…過去異教的靈魂原理,在掩護之下間接的回到教義中,瞿曇和他早期的弟子眾都詳細表明不接受…。」全部所說的『中陰身』和不同的『靈魂』,差不多有七種類,過去或現在都是在佛教中秘傳的,這都是印度瑜伽術哲學的一部分,而且是在世界上人人可得到參考的實事資料…『一』佛三身『應身、化身、報身』,『佛性』等等,這些原本都是從婆羅門教或其他的印度教得來的。」

二、過度讚揚佛陀:「…迷信於教主的萬能,超過於普通人類生存的原理…譬如他的母親在處女身下懷孕生他等…」等將佛陀神格化。

三、理想的菩薩:「…我們發現開始從小數的信仰,在長久的保持下去被證明害處,大過前兩個邪見——那就是說,佛教徒的理想不再是求證阿羅漢果位——早期佛教的中心點和目標,但是在北傳最重要的教義是自滿於薩願,那就是行大乘道了。其實這三個見解是貫通的,互相支持,最後發展到直接衝突於瞿曇本身的教義:阿羅漢果、自修自證、解脫生死…從提倡菩薩願與輕視阿羅漢,整個清淨心意和降服自己的系統不再被注重,甚至不實修。」

在幾個派系持的異端邪說繼續增長。西元前二世紀,盧俱多婆拖部著作摩訶瓦氏突:『在盧俱多婆拖部的手冊名,摩訶瓦突中,實在地,阿羅漢果位偶然地被承認為理想,或是最高理想,但這本書的負荷重要點是從不同看法,發展的程度不是傾向阿羅漢果位而是菩薩果位。』慢慢的,一定會從佛陀所教的阿羅漢理想傾於于菩薩理想,當這種書的增加宣導菩薩理想。西元零世紀,有了梵文,新的佛教梵文本開始出現。再提萊斯•大衛博士說:「在妙法蓮華經中…我們可以見到,裡邊的說法已經遠遠超越了摩訶瓦氏突。妙法蓮花經,特別明顯的譴責阿羅漢道。而且教導行菩薩道是每一位元虔誠佛教徒的目的,全部顛覆的原理,他們卻說是佛陀本身說的…過了一個時期,在後期被改了的佛教教徒,對於當時的印度教的神明都很認識,想配合兩宗的教法,所以把印度教的神明轉為菩薩,都把他們說為佛陀的隨從。在這樣發展的宗派之中,阿僧是其中之一個頭目,居住在旁遮普中的白夏瓦的一位有權勢的出家人,在第六世紀中,他著作這種教法的第一本書叫瑜伽師地論。他真本事能靈巧的配合兩個完全相反的原理加插上幾個印度教的神明在他新的佛教,再加上瑜伽奧妙教義中所有的萬物有靈性的大量原理。」例如:中國北傳佛教歷史又提到,道生說法,頑石點頭。跟著時間的過去,一直出現這種新經典加插上異端邪說的教理。多數的北傳教理都是直接對佛陀原本的教法起衝突(例:無量壽佛,神秘性欲愛,秘咒等),所以它們的創造者說只有一部分特選的弟子才會被秘密傳法為理由。

引用萊斯.大衛:「當北傳的教本,在瞿曇時期多世紀後才著作的,他們想把這些新教法說為佛陀所教之法,卻實際上相反於佛陀本來的教法,所以把這些新的佛教冊本,說成是佛陀秘傳之法。他們要推廣這些新思想,但是又相反於佛陀的教法,只有把它說為佛陀秘傳法,這是唯一的方法被承認,這教法。但真正的原始佛教是相反於秘傳的。瞿曇慣常的在他一生教法時,都是完全公開給一切眾生他所提出的人生真諦。在大般涅盤經中,佛陀說得很明顯:“我所教的真理中,並沒有公開教義和秘傳教義的區別。對真理的尊敬,阿難,佛陀並不是一個蓋上手的教導師,收藏一些什麼來保留起來。」

結論:現在的佛教已經到了雜染的狀況,使到普通的一般人很難分辨正法,而且更難去責備偽法,因為太執著所堅持的教法(偽法)。但是作為一名佛陀的弟子,我們的責任是弘揚正法、揭露偽法,雖然只有少數的人能夠接受它。佛陀已經觀到少數的眾生『只被少數的灰塵複眼』,這些眾生可以接受正法。偽法有吸引力迷誘多數的眾生,有如人類渴望見到美麗的身體,但正法卻很清楚的指出,人體中佈滿了可厭的血、尿、糞、膿等。我們慈悲的佛陀所教之法,特意的教我們儘快脫離生死輪迴,但魔王的教法則是要我們常住於世,所以他才有眾生好統治。機會在我們自己手上,每個人都可以自由的選擇。

 

 

 

法上(達摩悟陀)比丘著.大乘(摩訶耶那)比丘著

 

 

 

 

 

 

 

 

 

 

 

 

 

圖文取自 林彥言 臉書

 

 

 

 

 

聖小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