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463297_1940035152930168_9159163452776719117_n.jpg

其實以前在做午供時,要念變食咒,當時小尼有問師父....疑~為什麼佛佛薩要能吃到這些供品,還要我們念變食咒,他們才能吃到? 要念甘露箴言,他們才能喝到供水? 又為什麼.....供佛變食的咒語,跟變食給亡靈及孤魂野鬼的咒語是一樣的? 那他們怎麼分得清楚,這是要變食給誰吃的? .....結果師父說...念就對了,不要問那麼多為什麼?

小尼人生的敗筆,就是太認真,太愛問為什麼,然後讓人以為小尼是在挑毛病.....。其實只是真的單純不懂,為什麼要這樣做而問。

人....往往很難接受人直白的問話,這寬容心只能包容小孩,卻無法沒有分別的包容所有人。

*****

公元60年左右,大月氏王邱就卻在西北印建立貴霜王朝,迫使部份薩卡人南遷。當時卡爾達馬喀王朝的英主路多拉達曼一世擴大西南領域,建立港口商館,同時獎勵使用剛誕生不久的梵文文字,使首都烏遮因成為活躍的文化城市。當時因為海上貿易與埃及、羅馬、希臘都有接觸,商業發達而有豐富的物質,大乘經典不但快速地融攝西方的文化思想,更因王室獎勵和積極提倡「寫經功德」,而廣泛地傳播出來。大乘經典中常見讚嘆「書寫讀誦的功德」,正是反應了那個時代的文風。這在文字使用尚未普遍、書寫材料也欠缺的古代或內陸地區,乃是無法加以提倡的,但在大乘初興的時代裡則是備受王室和知識份子所重視的。《般若經》、《法華經》、《華嚴經》、《無量壽經》…等,由印度各地分別輯出的初期大乘經典,大約都在此時被寫成梵本而開始流通。

當大乘十方諸佛菩薩從上述經典所描述的,不可思議的華藏世界裡,以無量神通變化功力,紛紛騰雲駕霧、放光震動地降臨到此娑婆世界來說法時,遠古時代的薩蠻信仰及印度吠陀經典上的咒術泉源,也開始滔滔不絕地,從十方諸佛菩薩辯才無礙的金口裡宣洩而出,再加上當時梵文創作、書寫、保存、流通的「獎勵」與「功德」鼓舞之下,咒語就被大乘信仰人士世世代代地傳誦不輟,一直流傳至今日而不歇。

茲摘錄《密跡》一書中有關咒語的章節,提供大家參考:

3.1 薩滿教與咒術的起源

薩滿教(shamanism)一詞係源自好幾千年前的希伯來部落語,他們稱呼這個信仰的修行者為「薩滿」,也就是有治病能力的巫師或女巫。他們扮演靈媒的角色,協助人們與鬼、神或精靈溝通、斡旋,藉助鬼神的力量處理各種問題,以期得到消災祈福的利益。巫師們通常透過兩種途徑來與靈界取得聯繫:

1. 鬼、神或精靈附身在他(她)所喜歡或相應的薩滿身上,薩滿直接代表鬼神說話、吟唱和進行各種活動。

2. 薩滿進入通靈的恍惚狀態而到靈界去,會見、請示執行某項法術所需要的鬼神,或觀察靈界的狀況而與相關的鬼神進行對話。

由於遠古人類相信所有的疾病、災難、飢荒、意外、死亡…等,都是由於鬼神或精靈作祟所造成的,因此必須藉助巫師的通靈能力來處理這些問題,才能獲得平安。事實上,不僅古人如此,即使在今日世界各地,不論是非洲的土著、印度教的信徒、美國的印地安人、巴西或菲律賓的基督徒、東南亞的多數居民、華人社會的道教人士、台灣的原住民、各神壇的乩童和鸞生,乃至大乘尤其是密宗的信徒…等,他們也都一樣地求助於靈媒、道士、上師…等,以特定的儀軌和咒術來祭拜眾多鬼神和精靈,以進行驅鬼、消災、懺罪、祈福或超渡的儀式。因此,薩滿信仰乃是一個非常古老而遍布於全世界的宗教信仰。這個古老的信仰體系,迄今仍然欣欣向榮、屹立不搖。而這些代表鬼神說話或與鬼神溝通、對話的特殊用語,自古即被視為神聖的天語,諸如:崇敬、讚誦、感應、請求、召集、號令、安撫或驅逐鬼神、精靈等,以期產生神奇的力量。推測這些古老的信仰活動就是咒術的起源。

BC1000年間,距今約三千年前,印度最古老的《梨俱吠陀(Rig-Veda)》中,就有持誦咒語(Mantra 曼荼羅,英譯Spell真言)來進行消災祈福儀式的記事,在《阿達瓦吠陀(Atharva-veda)》中則匯集了各種咒語之大成。

BC500年間,印度彌曼差學派建立了《聲音常住論》的哲學基礎,視咒語為神聖的語言,用以讚美諸神。相信咒語乃是一種特殊的聲音,能與真實的法界直接進行溝通聯繫,進而產生不可思議的功德和福利。因此,在印度數千年的文化傳承中,不分種姓、階級、宗教、政經、風俗、人文、學術…等差異,咒語始終普及於社會各階層。

BC490年間,佛陀制戒禁止僧伽誦習咒語,詳見《比丘尼律》。(註:當時的比丘僧團裡,因為沒有任何人曾經持誦咒語,故未制定比丘戒。)

BC327年,亞歷山大大帝入侵西北印時,軍隊中即有印度巫醫使用早已存在的防蛇咒語來化解毒蛇咬傷,顯見這些咒語早已普及於印度民間。

BC251年,阿育王時代,第三次結集的經典裡,從南傳的《大會經》、《阿吒那胝經》、《慈經》…等經文中,可以看到印度民間所崇信的諸天神祇,都聚會於佛陀座下而成了護法神。這些經文雖然尚未附加咒語,然而這類有關慈心、愛護的經文也都陸續地被集成了防護藏。

BC180年間,同屬於上座部中的說一切有部,特別是由其所分支的犢子部和法藏部,已經將印度普遍流傳的防護咒語編輯入藏了。原始聖典漢譯《雜阿含第252經》很突兀地出現了唯一一段的〈防蛇咒語〉如下:

「故說是咒術章句。所謂:『塢躭婆隸躭婆隸躭陸波婆躭陸奈渧肅奈渧抧跋渧文那移三摩移檀諦尼羅枳施婆羅拘閉塢隸塢娛隸悉波呵』舍利弗!優波先那善男子爾時說此偈,說此章句者,蛇毒不能中其身,身亦不壞,如糠糟聚。」

而後來北傳漢譯的《比丘尼律》(詳見本章附錄)中,甚至還增補了佛陀准許持誦治病咒語的開緣記錄。這些關於持咒被合理化的經律,大約都是在此時期被部派植入而開始進行傳誦的。日後新興的大乘信仰更據此認為持咒乃是自利利他的法術,其運用範圍則又大幅地被增廣,不侷限於治病,舉凡求財祿、求功名、求姻緣、求豐收、求六畜興旺…等任何消災祈福,乃至求神通、求果證、求解脫…等,均無不可。由此看來,說一切有部的〈防蛇咒語〉應該可以說是率先違反佛制,開啟了出家人使用咒術的濫觴。其實,我們只要比對BC263年間,第三結集時完成的南傳巴利《相應部》所對應的〈S35:69經〉和《比丘尼律》,就知道原始結集的經文中並無咒語的記載。

BC160年,從南傳的《彌蘭陀王所問經》亦即北傳《那先比丘經》中,可以看到希臘國王曾經詢問:「巴里達(Parita真言、咒語)為何具有達成各種祈願的神秘力量?」的記錄。事實上,當時的防護經、咒已經不少,諸如:《寶經》《蘊防護咒》《孔雀防護咒》《高幢防護咒》《阿吒那胝經防護咒》《央崛摩羅防護咒》…等。當時著名的論師那先(Nagasena龍軍)比丘,竟然回答說,只要是為了解除生存的災難或阻止業障的發生,都可以使用咒語。無獨有偶,北傳的《十誦律》也開始傳出了類似的說法:「教讀誦治齒咒、腹痛咒、治毒咒,若為守護安隱故不犯。」這也顯示出,南北傳的某些部派都開始自行引用防護咒,他們認為為了治療病痛和解毒就可以持咒。

這些防護咒語逐漸滲入南北傳僧團的軌跡,除了反應出當時咒術流行的風氣之外,也再度說明了阿育王強制外道歸順僧團後,正法律被大幅揉雜,僧團內部始終無法和合布薩,乃至長期混淆不清,甚至造成各部派自行調整或詮釋戒規的濫觴。

AD 167年,西北印貴霜王朝統治的後期,發生了世界性的大瘟疫。在醫藥罔效、人謀不彰、死生無告的災禍蹂躪之下,廣大受苦受難的民眾只好不問蒼生問鬼神,於是印度傳統的咒語與薩滿教的神巫咒術開始興盛流佈,廣泛地滲入各宗教的崇拜儀式之中。這時,大乘信徒也開始信仰並禮拜印度傳統和貴霜王朝的諸神,並將真言咒語運用於瑜伽觀行之上,美其名為「陀羅尼(Dharani)」,宣稱可以運用持誦咒語的方式來統一散亂的身心,此謂之「總持(陀羅尼)」。這可以由《大品般若經》和《大般若經》上所載的〈四十二字門陀羅尼〉為始作俑者得證。

AD167~250年間,貴霜王朝經由絲路與中國通商,大乘信仰也因此傳遍安息、龜茲等中亞諸國。AD228年左右,歸化孫吳的支謙(大月氏人)所譯出的《華積陀羅尼神咒經》,可以說是首部彙集咒語而成的漢譯祕密大乘經典。他所譯出的《無量門微密持經》就是以特定的「八字陀羅尼」作為總持深奧教義的特徵。

結論:事實上,佛陀既然制戒嚴禁持誦咒語,又強調說死亡是誰都無法避免的,無論是逃到空中、海上,還是躲藏到山中的洞窟內,都無法避免一死。面對這麼明白的教示,出家人為了保命或治病,甚至還為了世俗的名利或靈應,卻不惜破戒使用咒術,這豈不是非常矛盾的修持法門?

 

 

PS.感謝您點閱、肯定或分享拙文,請一起來彰顯佛教的真相,並扶持我們的尊師、親友走出2000年的迷霧叢林!

 

圖片說明:古今東西方的薩滿咒術,其脈絡依稀可見。

 

 

 

 

 

 

 

 

圖文取自 曾銀湖 臉書

 

 

 

 

 

 

 

 

聖小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