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s.jpg

今年五月,為了對自己曾經所說過的話負責,也應居士之推薦邀請參加看看G派禪法,於是順應因緣,報名排候補參加,若因緣成熟能候補上(他們的禪修很難報名),那麼排除萬難,無論如何我都要去參加一次。

之所以答應這居士的邀請,是因為這位居士已經走進P派禪法,也親近過許多位尊者,他告訴我,最近想再回去G派,但很想聽聽我對G派的觀察,所以希望我能去參加一次,再告訴他參加後的心得,因此這一篇是為他寫的。只是因為我電腦壞了,加上之前又忙著兩本書的出版,然後自己又住院半個月,拖到現在才有時間寫。

這場禪修營,是我自2015年開始參加禪修活動後,最具高水準的一場禪修營(無論主辦單位或是學員,素質都相當高)。離營之後,與多位法師們分享,告訴他們,無論如何都要去參加一次看看,學習他們辦禪修營的方式,如何才可以辦出這樣高水準的禪修,這真的非常了不起。

這場禪修,我是「唯一」的出家眾。在填寫報名表後,負責與我聯繫的法工,有用mail詢問過我,這次指導老師是居士,問我是否介意。當時礙於自己預定7/1去緬甸,時間上也只剩這場能配合得上,且當時自己有設定,只要能候補上,排除萬難都要參加,於是便告訴他不介意。這法工又問,那麼是否需要他們手授食物?我說:「如果方便,我希望直接把缽交給你們,由你們盛好食物在缽中,然後手授給我。」他們同意配合我的需求。

我很喜歡這種吃飯方式,因為這樣比較像如法的托缽生活,沒有喜歡不喜歡吃的菜的問題,那些都一樣是禪修的所緣。剛開始他們不知道我的飯量等問題,有先詢問。若是一般與居士應供的餐會,我就不會說需要的飯量,但禪修營中,有時間上共修的規約,必須要有充足的體能才行,所以這就必須要講清楚了,避免體能透支,反而帶給主辦單位困擾。

剛開始前兩天,飯量充足,而我每天在居士手授給我的時候,都請他們稍等一下,當場做功德祝福迴向給他們,感恩他們的護持。前兩天是同一位居士,後面幾天則換了一位年輕女孩,某天我突然想到禪師都會念巴利文給我們聽,說要幫我們種下聽聞佛陀語言的善因,因此我偶爾也會先唸一段巴利文功德祝福迴向,再加上中文功德祝福迴向。結營當天才聽原來手授的居士講,之所以後來換那位年輕女孩,是因為那年輕女孩有看到我對原來手授居士的功德祝福迴向,她覺得好殊勝、好法喜,所以問原來那位居士,能不能把這機會讓給她,而她每天聽完我的功德祝福迴向,都會和原來的居士分享,當我有念巴利文時,她說她聽不懂,然後原來居士就叫她下次再認真聽。我不知道原來當場功德祝福迴向也能帶給人開心,真好^^。

飯量到第三天開始整個減半,每晚肚子都餓到咕嚕咕嚕響,響到會把自己吵醒的那種程度。有在猶豫要不要提出反應,但又覺得既然想如法,就不該主動提出反應。幾天後指導老師有問我,一切還好嗎?伙食適應嗎?居住環境適應嗎?那時候我才如實回答,飯量不夠的問題,當然,他們隔天馬上改善。

這禪修營特殊的地方在於,每晚聽開示都是聽錄音,他們有一整套標準的SOP,且每個人「禁語」都做的相當完美,這真的讓我讚嘆不已,尤其更驚訝的是,來參加的大多都是年輕人,在我們在開營前,大家也都有簽屬同意書,允諾無論如何,都會參加完10天的課程,後來這些年輕人真的有參加完全程,而且他們還是舊生,這真的非常了不起,這主辦單位更讓人敬佩。許多佛教團體舉辦的禪修營,都無法做到這樣的素質,而這些卻是應該具備參加禪修營的素養。

雖然是居士辦的禪修營,但他們對出家眾相當禮敬,包含指導老師會在開營時先頂禮出家眾,詢問出家眾是否能接受他們白衣升座說法?我當然說同意,他們頂禮完也表達感恩法師慈悲之意(其實身為法師才應該要感到慚愧才對),隨後他們才開放其他居士們進禪堂。而小參則是兩天參一次,出家眾單獨與指導老師小參,其他人則是團體參。

這禪法操作上,基本上還是屬於身念處入手,但著重於受念處的觀察。剛開始前三天要練習安般,第四天後才開始練習所謂的觀禪。每天晚上八點聽的開示,也都會講到隔天要練習的方向在什麼地方,及可能會面臨的情況有哪些。

我完全可以體會,為什麼邀請我參加看看的那位居士,在親近P派多位尊者後,卻反而想回到G派的體系中的心情。

G派禪法,使用的是佛陀的教法,但卻又不同於佛教團體的方式。進禪堂沒有所謂的必須要禮佛三拜,也沒有必須要的早晚課誦,更是沒有出坡工作,每天起床就是照表操課,大家集體共修,按照指令行動,而指導老師也會跟大家一起共修。整個禪修營,以指導老師為最高指導中心,無論有任何需求,都必須透過法工請示老師才行,無論是需要坐高椅子或是換座位等,都是有紀律式的管理,每個人進出禪堂也都保持盡可能的安靜,不吵到大眾。

就法的層面來說,以直觀派系來說,他們的修行次第在每晚的開示錄音中講解的非常清楚,不會有讓你有搞不清楚到底該怎麼觀的問題,一切都顯而易懂的操作方法,難怪可以吸引這麼多的舊生回去練習,且他們每場禪修營也都有分新舊生可以參加的場次,包含法工也是,不是隨便人可以當法工的。

當進入觀禪的時候,錄音者會要求大家開始練習,每天的有三個時段,希望大家能練習一整個小時都「不可以動」。這對我來說,是很容易做到的事,也是必須做到的事,因為出家眾不是像一般居士就地坐蒲團,是升座的情況(有用一張小矮桌墊高,與居士的高度區隔開來,但又比指導老師的位置低一點),在這樣大家都可以看得見的高度,又是坐在第一排的位置,這樣動來動去,能看嗎?所以一定是不可以在這個時段移動才行。當後來開放可以講話的時候,聽到一些年輕人在彼此分享這「不可以動」的時段的經驗過程,覺得頗有趣的,也敬佩這些年輕人的毅力。

值得一提的是,在P派小參時,時常會遇到很多M派或是G派的法友,他們通常都有共通的問題 —「氣動」。這次既然我決定要嘗試這派系的禪法,當然也就放掉之前學習別派的禪法,用歸零心態學習此禪法所教授之方法。進入觀禪後2天的時間左右,我就明顯感覺到氣動的問題了,當時身體難受,決定先轉換業處,將意念丟到身體之外,使用白遍保護自己,等過陣子情況改善後,再回到他們所教授的方式操作。不過這問題反覆發生,在最後一次小參時,有向指導老師提出,在P派聽到大家小參時所遇到的問題,自己這次也遇到了。指導老師說其實那些人都可以早點講,他們都可以協助處理的,但我沒有覺得他講的處理方式能讓我接受(之前幾次小參有用《阿毗達摩》跟指導老師討論,但他的回覆,我沒有很滿意,很多詞彙使用的定義都不同,他要我不要管那些,否則只是障礙自己的修行)。

這派系的錄音者的弘法方式是讓人激賞的,講解佛法的方式是用很生活化的方式解釋「四聖諦」及「八正道」,沒有過多的文謅謅的術語,用每個正常人都聽得懂的語言說法,自然就沒有一般人會有的挫折,是否自己慧根不夠的問題。在開示錄音中,發現說法者也會引用許多《法句經》的法句,及許多《法句經》中的故事。

錄音者是大商人出身,難怪可以把這派系經營的如此完善。令我感到敬佩的地方,是他們弘揚的佛法,真的是把「法」當成「無價之寶」,這也是我個人傾向的弘法方式。參加禪修者不需要有任何負擔,初學者「一律不接受捐款」,能捐款及能參加當法工的行列,必須是舊學員才可以,他們希望推動的是一種「善的循環」模式。也就是說,如果你參加過後感到法喜,想捐款護持這協會,利益別人也能有機會參加,那你再捐款;假如你參加後沒感到任何法喜,也無須負擔任何費用,就當成免費來度假十天,也沒讓你有任何損失的不舒服感覺。我個人很喜歡這種經營模式,畢竟現在很多佛教團體,總是進到場就必須供養尊者、護持道場,好像吃住道場都是必須付費,沒有錢就無法參加禪修。坦白講,參加佛教禪修活動,沒先準備個五千元台幣(至少三千供養道場打齋,兩千供養尊者),會很難看的,而這些還不包含往返車資喔!以這場禪修,我從台北抵達目的地,往返車資就需要花到六千元台幣的費用,這也是令我感到相當訝異的地方,竟然還有那麼多的年輕學員願意排出時間踴躍參加。所以佛教團體招生困難,總會說現在人排休不容易,或是現在的人不喜歡修行,這些理由,在這居士主辦的團體,完全看不到這種現象發生。因此我大力推薦所有出家眾去參加看看,去學習別人怎麼做到這樣的,連在廚房忙的法工,都聽不到一點點的講話聲,他們的「禁語」規定,落實的相當徹底,令人讚嘆。

比較讓人不太能接受的地方是,既然使用的是佛法,但卻沒有教導大家要感恩佛陀、禮敬佛陀、恭敬三寶的部分。即便每天早上我們不需要做早課,但仍需要聽錄音的早課,而每天早上有三皈依的念誦,卻毫無任何三寶形象出現在禪堂,這是很奇怪的地方。當然錄音者也有要大家持五戒,但是念誦「阿航班爹」時,卻又沒有任何「班爹」出現,又要大家跟著錄音者附誦,像是跟錄音者求戒似的,這就蠻不如法的感覺了。

整體來說,若以初學者想要了解「什麼是佛法」?那麼有推薦一定要參加看看,因為他們是將佛法落實在生活中的生活方式,有別於佛教道場所教的方式,且第一次參加完全免費(其實就是後續再參加,不想付費,也沒人管你。但錄音者厲害的地方在於,在錄音中鼓勵大家培福,卻又不直接募款,這種說法方式,真的很厲害),如果你一輩子只想參加一場禪修營的話,那我會推薦參加這派系的禪修營,讓自己清楚明白到底什麼是佛法,再決定到底要不要學習佛法。而已經踏入佛教的法友,我仍是會建議應該往更正統的道場學習,親近如法如律的僧團,培養更多正確的正知見,才有可能達到終極解脫的究竟。

禪修回來後,本來是私下要與邀請我參加的居士分享此次經驗,但在我準備要與他分享經驗前,我有先問他,既然已經親近到P派的法,也接觸過多位尊者,為什麼會想要再回到G派系?他口德很好,只簡單講他跟我一樣,也不會再靠近F道場,但有說明,不是因為看我文章的緣故,是自己有看到一些事情,所以選擇遠離。而這就是為什麼我發現到這道場大有問題的時候,要這樣寫文提醒大眾,千萬不要靠近,避免自己退失道心。至於他親近的另一位尊者,我從未見過那位尊者,但網路上有保持良好互動,也有向該位尊者請益。當然,我也耳聞這位尊者有不少讓人起煩惱的問題,但我不會因為我沒遇到,就當成沒這回事,聽聞這些,反而是讓我以後萬一有機會親近那位尊者時,需要格外小心謹慎注意的地方。

我想謝謝這位居士的邀請,讓我有機會參加如此高水準的禪修營,但我想建議的是,如果真的想走解脫道,還是不要偏離P派系才是正確之道。

我想跟這位邀請我的居士講…我之前在F道場的超慘經歷,我檢討自己疏失的地方,在於自己沒有落實好「依法不依人」的精神,才會讓自己面臨那樣的情況。要知道,一個明顯沒道德的人,所講出來的法,也會因為他自己的主觀觀念的偏差,而讓此法「遭經」(走鐘)去了。其實親近過後發現,F道場是個「沒有八正道」的道場,無論地上住持(他是一位善良的長者,但不完全擁有正見,就跟大多北傳法師一樣,善良想弘法,但不代表傳遞的一定是正知見)或是地下住持都是一樣的,所以我才會說他們是披著上座部的皮,實際上全都是大眾部的骨,他們是毀壞P派禪法的第一間道場。因為我們自己對所謂的「正法」不夠了解,因此就道聽塗說的以為跟著曾經的第一道場學習準沒錯,但我們忽略了「無常」法的存在,曾經的第一,早已經不再是第一了,只是我們沒有發現到這點,所以還傻呼呼的靠近。而同派系的G道場住持,想必很早就看到這層過患,才開始著手創建G道場,讓P派禪法得以跟植在台灣。其實從親近兩間道場的居士觀察其素質,就可以看出層次上的不同了,進出G道場的居士,確實高出許多。

在尚未獲得聖果位前,每位出家眾都是凡人,我們千萬不要以為他穿著P派的衣服,就一定持戒嚴謹。要仔細觀察這位出家眾,是否盡可能的落實佛陀的教法,亦或是譁眾取寵的不斷攀援,只想創建自己的舞台,觀察這點,就可以知道這出家眾到底有沒有走在正道上。我是太傻才沒發現F道場的地下住持有問題,前些時候,一位大陸法友跟我提到「明顯沒道德」,他說自己早覺得他有問題了,我問他怎麼發現的?他說「明顯沒道德」總是私下會主動找他聊天,還未經他同意就把他拉進自己所創的群組,他就覺得這出家眾是有問題的,於是便不太搭理他,久而久之,「明顯沒道德」發現無利可圖,就不再主動找他了。他告訴我,很多人都看懂「明顯沒道德」想做什麼,傻的人才會追隨他,聰明的都會遠離。當下聽了他的分析之後,我檢討自己太沒警覺性,才會面臨做那麼多吃力不討好的事情,還慘遭被封殺的情況。如果我們和那位大陸法友一樣,很早就觀察出這樣的狀況,就能盡快遠離,不會受傷了。而我想說的是,您親近的那幾位尊者,並不代表整個P派系的人,P派系仍有許多尊者值得親近學習。若非我不斷努力透過禪修,對法有更深的體悟及信心,我一定會跟您一樣,會退失道心,想離開P派系的。

謝謝您想聽取我的建議,經過我努力嘗試這麼多派系的禪法,我仍是強烈建議您,留在P派系繼續學習。另外想提一個自己的盲點供您參考(這也是目前我要突破的地方),我們可能因為語言上的問題,所以我們選擇親近容易溝通的華語尊者,才導致我們因為想培福,所以靠太近而看到許多不該看的問題。我們靠近尊者,只需要問我們需要問的問題,然後迅速離開就好,現階段不要想護持尊者的事,因為有供養就容易有要求,眼睛就容易看外面,畢竟修行我們要對治的是自己的心,自己的煩惱,而不是讓自己增加煩惱才是。

希望您不要因此退失道心,請繼續一起留在P派系努力達到解脫的成就吧!我被這樣慘遭封殺都沒退道心了,您有比我慘嗎?換我邀請您,繼續堅持走在這條解脫道上吧!

 

 

 

 

 

 

 

 

 

 

 

 

 

 

全站熱搜

聖小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