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215 056.JPG

現在想想自己,去了解我要如何過生活,我為什麼而活,這是我的責任。如果我犯錯,我要自己負責任,不能責備他人。我對我的價值判斷和我做的選擇沒有把握,我必須經常保持警覺,觀察我的想法如何影響我的生活,這不容易做到。我必需非常有正念,敏感和對自己絕對誠實。

對我如何過生活負上完全的責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怪不得大多數人把這責任交給宗教和政治領導人,讓別人對我們的快樂或不幸負責。

我不是追隨者,因為這表示我對我的一生沒有負全責。我也不是領導人,如果是的話,這表示我要對別人負責,以及剝奪他們對自己所要負的責任。我是一位朋友,一位永遠的探索者。

我想讓我的心為任何人、任何事敞開著,我不知道我能做多少。我過著隱居的生活大約六年了,現在我想要接觸更多的人。我相信如果我學習與別人共住,我會學到很多,這對我是一大挑戰。「離群索居的人沒有貢獻」,這是真的。

你能告訴我你一生中最優先的事嗎?我不想成為大人物,我只是盡量了解這一生中,在我心中所發生的任何事。

對我而言,大部分的事已經變得不重要,因為我不感興趣,有些人可能覺得很難理解我的轉變;我了解他們和他們的問題,然而我不能對他們太認真。例如,我的朋友U Dh.在信上寫到,他想在寺院的邊緣蓋個小房子。我對這樣的事完全不感興趣,我甚至不在乎人們對我的看法,這只是在某人心中短暫的想法罷了。我不想打擾他們。

做你能做的,而且要記住你絕不會實現你的理想,人們不能因為你不完美而責備你。至於我,我不在意別人對我的期望,也不在乎是否能達到他們的期望。我有自己的價值觀,我不認為別人應該跟我一樣。我無法與他人分享我的了解和觀智,因為大多數人被傳統所束縛。

和別人起衝突是令人疲累的。渴望人們的尊敬、賞識和器重是自我囚禁。我盡力成為一個好人,我努力使每個人快樂,然而我發現當我使某人快樂時,總有人為此感到不愉快, 所以我無法使每個人快樂。現在,我只盡量使自己快樂,這不是總是做得到的。

我試著改善我周遭的人,努力為世人的問題尋找解決的辦法。我以前經常在腦海裡想一個哲學上的大問題,幾年後,有位朋友使我相信我不是上帝,我想他是對的,我不需要對世人負責,我不應該把世人扛在肩上。從那次以後,我把它放下。因此現在我沒有為它做任何事的負擔。

我每天簡單、平靜、樂在其中的過生活。

想到在這個變動不居的世間的人們,我想在他們的腦海裡,一定有某些事物是錯的。對我而言,每天都是一樣的。對於新年,我既不會高興,也不會不高興,因此與其對您說:「新年快樂」不如說:「天天快樂。」如果做得到的話。對我的生日而言也是一樣的,我不知道為什麼我應該在生日那天感到更高興,然而我不介意人們說:「生日快樂。」

每天都一樣,有時,我不知今夕何夕,不知何月何日;有時,我有幾星期不看日曆。時光悄悄的溜走,很快這個生命就會結束,然而不要擔心,你會有更多的來生,所以不要著急,放輕鬆,為什麼要那麼匆忙?

觀智給我驚人的精力(心理上的),它使我保持警覺。 我是一位探索者,探索未知的領域。粗心(careless)是我承受不起的事。我善於觀察,也知道自己的方位,對我的一舉一動小心謹慎,而且總是自我調整。

「我是漫無目的,要花一段時間才知道我是寂寞的。」哦,我想你是不寂寞的。有數十億人是毫無目標和寂寞的,其中大多數無法覺察到;而其餘的人則否認,他們或用工作、感官之娛等來掩飾。

沒有人可以依靠,沒有人了解我的寂寞是很難令人接受的。有隻小鳥告訴我:「生命就是這樣,不要把所有過去的記憶和未來的憂慮記掛在心裡。具足正念的活在每一刻。未來會自行處理,迎刃而解。」

你說:「你迷失了。」你要去哪裡?如果你不去任何地方,你不會迷失,你就在你在的地方。哦,我在開玩笑,我知道你的感受如何,我聽過許多人這麼說,甚至一些在緬甸的人也有那種感受。我們想要過不一樣的生活,然而我們想要什麼?不是錢,不是名聲,也不是權勢,我們要的不是這些,不想要任何東西不是更好嗎?然而人們會說你沒有幹勁(motivation),你對國家、人類沒有任何貢獻。人類社會要求我們必須想要一些東西,要做一些事,不然我們就是沒用的懶漢。很難靜靜的坐著看人生大戲;要保持正念也很難。

我在這裡經常「無所事事」,真棒!人們護持我讓我無所事事。感謝這文化,也感謝佛陀,是他使我能過著出家人的悠閒生活。

我喜歡「不敢為天下先」。

越來越多的人注視著我,好像我是一位有智慧的僧侶, 我視之為一種負擔,他們不允許我間或愚蠢。當周遭沒有人時,多麼美好。我不是沒有缺點,我不追求完美。允許自己愚昧要容易些,好的名聲是一座監獄。

試著了解更多人,只要懷著慈心和了解,你可以更接近人們,否則他們不會和你分享他們的生活。一個不仁慈、不了解你,會批評、責備你的人,對他透露你自己是很危險的。

如果你能夠進入人們的內心,你會發現許多人內心深處是痛苦的,然而他們學會掩飾自己的痛苦。對人們要友善,但是不要取悅他們,不要做天使,做一個正派的人已經夠難了。做得太好可能意味著結果會太苦。

我經常告訴別人我的極限,甚至包括與「法」有關的事情。因為我們有限制,所以這裡非常安靜、平靜。人們想每天來這裡,但是我們說:「很抱歉!不行。」

最後你必須自己決定你想做什麼,沒人能為你做決定。你無法過我的生活,我也不能過你的生活。做為一個成年人是很難的,我們不能倚靠任何人,自力更生是最好的。

沒有人和沒有一個地方是完美的。完美的地方、完美的社區和完美的老師是找不到的。我認識很多人,除了U. I.外,我沒有見過任何平靜的人,他沒有受過教育,然而他知道如何過平靜的生活。

我們並非全然理智,有時我們也會犯錯,我不認為在有生之年,我們必須為我們過去所做的錯事感到內咎。原諒自己,讓自己成為一個新人。

我們認定自己是這種或那種人,認識我們的人也認定我們是這種人,然而我們經常在改變的,你和十年前的你不一樣,你已經改變相當多了,你一直在改變。讓自己改變,讓自己成為不一樣的人。

生命是一種實驗、一次探索,是有風險的,就冒險吧,但要確定你的決定是來自一顆平靜的心。

當我年輕時,我認為生命就像一個數學公式;現在,我發現生命像一首詩。

我盡量使我的生活安忍、平靜。有時我是極樂(bliss),有時絕望。

你不認為我有痛苦,你認為我的生活是無窮盡的喜樂嗎?這是苦上之苦,雖然是不同的苦,卻仍然是苦。我忍受苦,對治苦(I work on it),我必須付出代價。我受苦,但不會抱怨,我平靜的觀察我的苦,希望我受的苦是值得的。

能實現個人抱負的人無需做廣告,如果你真的能實現你的抱負,你不需要去證明。

你說:「在美國很容易迷失,迷失在忙碌中,迷失在娛樂和資訊的氾濫、充斥中,迷失在各種讓人分心的事物裡。」 你是對的,我認為這非常危險,忙碌的生活是膚淺的,如果你太忙,你會沒有時間來了解你的感受和你的心。我的父親是個商人,非常忙碌,對我們---他的孩子來說,在他去世時仍是陌生的。我不了解他的心境、感情和精神生活。他是個工作狂,因此,我決定不要忙碌。大部分有智慧的人,我所知道的有智慧的作家和詩人都不忙,他們過著安靜、平靜的生活,他們不在乎別人的認可,不在乎名利、錢財、奢華等等。人們所謂的成功是如此膚淺。

當然一個人必須謀生,然而花所有的時間跑來跑去像瘋子一樣,做一百零一件不必要的事,這是瘋了。你甚至不了解自己,你沒有時間往內心深處看,因為你總是往外看,你認為往外看更重要,或者你已養成往外看的習慣。你甚至不了解那位你說你深愛的人。

我了解你所說的美國男士的不勝任(inadequacy)的感覺,當我在美國時就發現了。在緬甸未開發地區的部落裡這種現象非常少,然而來自富裕家庭的緬甸人也有這個問題。我想這是因為人們對他們期望太高,而且成功的人的典範太死板(rigid)、狹隘,太唯物、陳腐和愚蠢。

每個人的典範好像只有一種。用你自己的方式過生活。究竟有誰真的在乎你?放輕鬆,畢竟沒有什麼是重要的。我希望你學會在這不完美的世間平靜的過日子。

八月五日,我度過了我的第三十九年,根據緬甸的算法,我今年四十歲。我的頭髮正變成灰白,特別是在邊緣,而且頂端的頭髮也變得稀疏了,這是年老的標誌,無法避免。當我年輕時,這是多麼的不真實。很快的我會離開這個世間,而我覺得這不是問題。

死亡有什麼不對?這是人必須經歷的,不死才是可怕的。如果我再活四十年,我想知道我的心有什麼改變?我可能像現在一樣愚蠢,或者我也變老了,掉了許多頭髮,只剩下稀疏的白髮。很快我就會死去,現在我的背斷斷續續的疼,我的手指關節會痛,是關節炎嗎?這是我人生的一部分,沒有抱怨。我想在我有生之年,完全以自己的方式過生活。以後的事,我不知道。

我逐漸老了,這是毫無疑問的。我想說的是:現在我老了,透過我的生活方式,我真的能感受到。我不只是觀察人們,聽他們說話,也在心裡感受到他們;我知道他們多麼熱情或冷漠,柔和或強硬,我也能分辨他們,我知道他們是否乾淨,是否虛偽。

慶幸的是我的心變得更成熟,更不執著。我知道沒有什麼值得憂慮,我有地方住,有足夠的衣服,有足夠的食物。我的健康還不錯。我有足夠的東西,我有一些好朋友,我可以整天禪修,我從不忙碌。像這樣,你羨慕我的生活方式嗎?我一切順利,雖然垂垂老矣,不再那麼執著自我形象,做個小人物真快樂。

「深夜,聽著冬雨,回憶少年時,那只是一場夢?我真的曾年輕過嗎?」~良寬

很快的,你會問自己同樣的問題。

現在,我更能表達我的慈愛,好像我這老僧的心在年老時變大了,不是心臟肥大;然而我不能愛每一個人。我所愛的人,我愛得非常適度。有許多人我非常喜愛他們,有些人感受得到。

壽終正寢不是問題,重點是如何過平靜、有意義的生活。 我不在乎死,但是我不想受苦。有一天我們都會死,可能是現在。我們全部會死是百分之百肯定的事。既然知道了,我們必須有智慧的過生活,不要浪費時間和精力去做不重要的事,不要去想和擔心無意義的事。

死亡不是那麼糟糕,事實上最難的是臨命終時的痛苦。 由於執著,我們認為死亡是不好的,也因為當我們去世時,我們必須捨離所有我們所珍愛的事物。我想我們應該教育自己如何以平靜的心往生,以及如何捨離我們所喜愛的一切事物。一個沒有學習如何平靜過生活的人,並沒有從生命中學到很多。

如果你只有一個月可活,在那個月你能做什麼?死亡對你有什麼意義?如果沒有痛苦和死亡,生命會有意義和完整嗎?你從自己和別人的痛苦中學了多少?活了一輩子卻否認死亡是不成熟的心態,最好是接受無法否認的事。

是的,我經常思考死亡,我有兩次瀕死經驗。從這個觀點來看生命,很明顯的我們在浪費時間,愚蠢的追求地位、財富、讚賞、認可。

我曾經瀕臨死亡,然而我如何能告訴別人我的瀕死經驗?當你知道你將失去一切,當你覺得沒有問題時,你會放下一切事物。深入了解生命是我擁有的最珍貴的事。哦,有一天我會告訴你所有有關生命的事情。

我相當好,只是變老了,而且我從錯誤中汲取教訓。我盡力過平靜的生活。

我一再發現執著會導致痛苦。密切觀察你的執著。慾望使你相信,只要你的慾望能獲得滿足,你就會快樂,但是慾望的滿足是無止盡的。我們認為有一天我們會快樂,有一天,有一天…,而這個「有一天」總是繼續往前的,如果你能說:「我很快樂。」你是幸運的。

如果你有正念和智慧,變老了不是那麼糟的事。照顧身體,在你疲倦之前休息,請照顧身體,這樣你便能過長壽、健康的一生。當我們老了,我們會有更多的心得來分享;當我們變得更老時,我希望我們變得更開明,更友好,能彼此分享和關心。我非常感激生命,它教了我許多,我想要長命百歲,以便能學得更多,有些事我們只有在老年時才學得到。

聽說我的一個朋友已經往生了,我一點也不意外,這是非常自然的事。人們有許多事要做,以致於他們大都忘記去世的人。

我們認為我們很重要,這是一種錯覺(delusion)。我們想要在別人的生命中很重要,我們想要在別人的生命中有很大的影響力。

我們應該做我們能做的事,不要期望別人記得我們為他們做了什麼。

你太致力於對人們仁慈了。

對別人的修行你過度關心,如果你繼續這樣,你會不得平靜。首先,平靜的過生活;然後,以平靜的心做你認為適當的事。

「給別人愚蠢的自由,這是在修行上最重要和最艱難的一步。」~Thaddeus Golas《懶人證悟指南》

無論你做什麼,都要小心謹慎和有正念的去做。最好是少做些,而且要做得很好。

純淨的動機是稀有的(幾乎是不可能的)。

我們越是否認我們自私的動機,我們會以「無私的犧牲」的名義對自己和別人造成更大的傷害。

「否認黑暗等於否認危險;承認可以獲得光明,否認則獲得黑暗。」~佚名

在人的一生中,讀書並不是最有價值或最重要的事;研讀人生(生命)、人際關係和心的反應更有價值、更重要,也更令人滿意。

我們可以偽裝一時,而真相(truth)卻時時顯露。

 

 

 

 

 

 

 

 

 

 

 

 

 

聖小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