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649.jpg

有什麼可以相信的?究竟為什麼而活?一直問這些問題,不要急著找答案。

 

我們的情緒反應會消耗許多精力,當你非常虛弱時,任何負面的想法都會使你筋疲力盡。

 

渴望人際關係和錢財的穩定、保障,以及想要有人照顧自己,這些慾望會使你盲目。

 

是你的情緒反應讓你筋疲力盡,觀察你的情緒反應,然後放下。我生命中的某些事情變得更好,是因為我對事情沒有情緒反應,我非常有耐心。

 

急於獲得結果,會干擾事情的進展。做正確的事,並且耐心的等待。我今年變得非常不一樣,因為我不再那麼重視結果。

 

除非我們接受孤獨,除非我們能獨立,否則我們無法擁有健全的、有意義的人際關係。依賴的、利用的和操縱的人際關係是沒有意義的,也不能持久。良好的人際關係非常稀有,即使是在家人之間。

 

我們認為我們知道什麼是好的,由於我們認為我們知道什麼是好的,所以我們認為我們是好的。除非我們知道我們有多糟,否則我們不會有自知之明。

 

我使痛苦有意義。我很高興我對生命的了解變得更實際。我們或多或少是理想主義者。你很痛苦,因為你無法表達你的痛苦,所以你很沮喪。

 

我不是純淨的,我知道我有善有惡。

 

長久以來,我一直與許多人交談。我的心念變快了,我思考得快,說話也快。快速是非常糟的,這使我焦慮。

 

目前我的住處是安靜、平靜的。我需要內心深處的寂靜。 太過關心世俗之事,使我們較不關心生命的意義。我們為什麼出生?

 

對我而言,要了解內心深處,孤獨是必要的。如果我們不了解自己,我們如何能了解別人?不了解自己是不了解別人的原因,這是為什麼許多人是寂寞的原因。

 

今天天氣晴朗。樹已經種了很多,這裡非常涼爽。竹林中有許多大的、美麗的竹筍,他們長得非常大,非常有生命力,有成長的生命力。

 

鳥兒在唱歌,遠處的鴿子在樹上咕咕叫著,小鳥們吱吱喳喳著,有一隻鳥發出甜美的鳴叫聲,牠們非常快樂。還有林間的風可以撫慰心靈。一隻美麗的蝴蝶輕快的飛過。

 

你喜歡古典音樂嗎?我年輕時,聽了許多古典音樂,我仍然記得一些。聽到古典音樂家,你可能覺得奇怪︰莫札特、蕭邦、史特勞斯、貝多芬、拉克曼尼諾夫(Rachmaninov)等。音樂是一種語言,充滿詩意又深邃。如果你有蕭邦的小夜曲,聽聽看,它會告訴你生命的內涵。

 

至道無難,唯嫌揀擇;但莫憎愛,洞然明白。 ~僧璨<信心銘>

 

許多問題都是想出來的,而人們總是努力去解決問題。想出來的問題和想出來的解決方法沒完沒了。

 

你越是沒有正念,你的困惑、煩惱會越多。

 

我再度讀榮格(Jung)的《記憶、夢、思考》。你曾經在信上提到這本書,我想告訴你:去讀33~3444~45頁。我也有一種身為兩個不同的人的強烈感受,我很年輕時,就已經感受到了。雖然我的父母親生下我的身體,但在心境上,我比我的父母老得多。

 

我告訴T.T.有關這件事,不然她不會了解我。最初,我不知道為什麼我會做某些事;當我了解「較年長的我」時,這變得更清楚。「較年長的我」知道生命非常短暫。有些事需要做。深入了解生命和過有意義的生活非常重要。

 

我打算教我女兒,我的意思是教她們有關生命、人心、人際關係、溝通、正確的態度、成熟、奮鬥,最重要的是要有「正念」。T.T.在觀察她的心方面做得很好,這是為何她能漸入佳境的原因。我們是非常好的朋友。S.S.也越來越能覺知她的情緒和感受,她也在修「身念處」。

 

「我想請你對無法解決的事要有耐心,如我所能夠的一樣,以及試著喜歡這些問題,就好像他們被鎖在房裡或是用外語寫的書一般。不要尋找答案,現在無法給你答案,因為你還沒有經歷過。重點是要活在當下的每件事物中,活在問題中。或許將來有一天,你會漸漸的(甚至沒有注意到)在你的生活中找到答案。」~ Rainer Maria Rilke11(1875~1926,是德國詩人。)

 

這段文章很美不是嗎?非常敏銳,非常深奧。

 

做每一件事時,正確的態度非常重要。試著去了解什麼是正確的態度。以正確的態度工作有助於成長。去做正確的事,不要太在意結果。

 

我是一個無可救藥的、永遠的學習者;我絕不會是一位老師、師父,然而我願意與他人分享我所學到的,這跟教學(teaching)是不一樣的。

 

你說竹筍對人的健康有害,你是對的,因此我不吃竹筍。我發現竹筍不利於健康(至少對我而言),然而我不會討厭竹筍,雖然我喜歡竹筍,卻不吃竹筍。我告訴我的朋友:竹筍很難消化,竹筍不適合消化不良的人。

 

一些宗教領導人沒有理智的誠實(intellectual honesty), 他們想使別人改信他們的宗教。他們教一些他們自己都不相信或沒有驗證、實踐的教理,而且他們假裝知道所有問題的答案。沒有絕對的誠實就無法了解真理(reality)。不誠實把心矇蔽了。我不會被辜魯(gurus)的表演所迷惑,這已經成為一種職業,成為另一種謀生方式。

 

凡是致力於改變他人信仰的人是個製造麻煩者,或是說謊的人。凡是想要弟子的人都是演員,是從事表演的人。這世間充滿了想要做盛大演出的辜魯(gurus)。對於大多數的辜魯(gurus)的教導技巧或方法──充滿書本的知識,我也頗為氣餒。他們非常渴望改變別人去信仰自己的宗教。

 

「法」在你的生活裡,而不是在書本裡。無論你有多少書本的知識,如果你不了解你的生命,那麼你是不了解「法」的。不了解生命而去談論「法」只是一場智力遊戲罷了。

 

有些人認為:如果你知道所有有關事物運作的理論,你就了解每一種事物。這是不切實際的言論,沒有任何理論能解釋大自然的運作,所有的解釋都是不完整的。

 

因為我對修行「法」的了解不同於大多數的人,所以要我跟他們一起做事是很難的。我無法敞開心懷對任何西亞多(Sayadaw)交談。同樣的,我也很難為別人翻譯,我是獨立的。我修行得越深入,我發現我和其他僧侶之間的鴻溝越大,有時,我根本不想談修行。我可能永遠不會成為弘法師,這對我不成問題。我不是救世者,然而我可能對我的一些朋友有幫助。

 

那些沒有自己的想法,只談論書本知識的人,以及對書中所說毫無疑惑的人,跟這些人交談是非常令人厭煩的。雖然MA.人很好,也很純真,但是和他交談也是乏味無趣的。我已失去我的純真。

 

看地圖的人對真正的街道有非常不同的看法。地圖是有用的,如果沒有地圖,你會迷路。你必須去旅行,去探索才會知道地圖上的街道實際上是怎樣,兩者雖然有關,卻大不相同。地圖的風景和真正看到的風景,兩者之間有很大的差別,一張地圖是真正的風景的簡化版。

 

我認為:準備成為弘法師最好的方法是加深你對「法」的了解。如果你對「法」非常感興趣,那麼你會有足夠的動力去深入了解,絕不休息片刻,直到你到達堅若磐石之底(the hard rock bottom)才會感到滿足。

 

你知道,佛陀的教法(Sasana ) 式微的原因之一,是因為那些在學識和修行上都沒有經驗的弘法師來教導「法」。

 

一個人急著想成為弘法師,這可能是修行上很大的障礙。如果你想要成為弘法師,你必須有創意,只學習一些實相,然後把他們傳授下去,這是不夠的。你必須了解人,了解他們的生活、他們的問題、他們的能力,以及他們的愛好, 然後用他們能了解的方式來和他們交談。從「法」的觀點來幫助他們了解問題,慢慢的指導他們,使他們在自己的生命中、在自己的經驗裡,能夠了解實相。

 

要這麼做,首先你必須了解你的生命和你的經驗,你的問題、苦樂,喜悅、希望,包括你生命的各個方面。因此,首先要了解自己,然後才能幫助別人。你也必須了解「法」

 

是有普遍性的,永遠不會過時,適合所有的文化。

 

我聽說許多西方的弘法師為了接引更多人而曲解「法」,以便適應他們的生活方式。被扭曲的「法」根本不是「法」,他們沒有足夠的勇氣去修行「法」,或是他們不了解善與不善的心識。無論你生在何種文化中,都無法使不善的心識變成善的。因此你需要許多勇氣來接受真理,了解實相,實踐真理,以及談論真理。我寧願教導真理,或根本不教,沒有摻水的教導。首先,我必須了解真理,並且活在其中。

 

真正的無常是超越世俗層次的,在報紙上閱讀和了解「無常」是知性上的;當你真的看到無常時,這是你在當下所體驗到的,不是用思考的。很難在一封信裡寫出每一件事,有許多話要說,而信紙的空間那麼小。

 

如果我所說的對你有意義,我會滿意。我不想成為受僱者,我想要做個自由的人。我不認為這是驕傲,這是我的自尊、自重。我知道有些人如何批判我或談論我,只因為我在美國做諮商工作。從高中時代起,我一直做心理諮商。如果你有更多的知識和智慧,你會成為更好的輔導老師。某人不能使自己成為輔導老師,除非這個人有天生的諮商的傾向,這好像作為一個藝術家一樣。只有當你對人、生命和他們的問題感興趣時,你才能成為一位好的心理諮商師。

 

一位好的法師(Dhamma teacher)和一位好的輔導老師有什麼不同?沒有太大的分別,同樣是解決人的問題。一位好的「法師」是一位好的心理輔導師。我知道佛陀是最優秀的心理輔導師。我親愛的朋友,你認為如何?

 

一種片面的或特殊的方法對生命是行不通的,我們需要全面的了解。在身體裡,每一個部位都與其它部位有關;生命也是一樣,你生命中的每一個方面都與其它方面有關,你生命中的經濟、感情、理智、社會和精神方面全部有關聯。你無法使他們分開,如果你試著使他們分開,你的生命將不圓滿,只有衝突、分裂、癱瘓,無法調和。

 

不要做你不喜歡做的事。我們已經浪費許多時間去做我們不喜歡做的事。由於職責,為了取悅某人,覺得不舒服、困窘,覺得責無旁貸…,而去做你不喜歡做的事,夠了﹗

 

我垂垂老矣,你也是,我們沒有時間可以浪費。

 

了解人們的迷信和愚蠢是我的教育的一部分。如果我總是想著別人的缺點,讓自己苦惱,我確信在我有生之年都做得到,這非常容易。我要這樣做嗎?

 

我們不要浪費時間來談論人們的愚蠢,讓我們對自己的煩惱保持正念。

 

不要期望改變世界,盲目的力量導致盲目的行動。

 

我們對「傳統的和思想保守的宗教人士」不悅 ; 我們對人的疑心太重 (這是另一種形式的思想保守),因而不悅,他們甚至不想保持正念。什麼時候人們才會成為我們所想要的樣子?

 

看到自己的極限,看到自己執著之所在,以及不執著是多麼困難。你說:「人們很執著」。只有當你清楚的看到你執著之所在,就在那裡,你才有機會變得不執著。

 

人們好像知道他們的所做所為。他們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這是自我欺騙。有時,它是如此完美,以致於你無法察覺。自我防衛(Defensiveness)使你盲目,使你無法看到自己的缺點。為了使自己愉快,我們欺騙自己。有時看到自己的缺點是痛苦的,這需要許多勇氣、誠實和正念。

 

你知道我對療法非常感興趣,因為我知道療法有多少助益。一個好的治療師也是一位很好的「修習正念」的修行者,他能幫助別人知道自己的癥結所在。

 

你知道我對人非常感興趣,我做心理諮商將近二十年,這是我的本性,而不是我的職業。我讀了許多西方國家有關心理問題的書,我不敢說我能解決所有問題,然而我能了解他們。我有想要了解的意願,我幫許多人處理過不同的問題,並幫助他們了解自己。

 

你有許多優點,你只須培養它們。如果你在理論上和修行上了解「法」,你可以幫助很多人,並使你的生命更有意義,更有成就。你不覺得你想要表達某些事物卻無法表達嗎?好像你有寶庫卻找不到它的鑰匙?

 

當你覺得「你和你的生活方式」沒有問題時,只有這個時候,你才能真的幫助別人。因此,深入了解你的心是非常重要的。只有當你的心清楚的觀察事物時,你才能找到和諧過生活的方式。由於內心的和諧,你可以做任何事---幫助別人,或是什麼也不做。

 

請不要急著幫助別人和把「法」帶到西方去。首先,使自己平靜下來,了解你的極限和煩惱。在你學會平靜和有意義的過生活後,再去幫助別人過同樣的生活。

 

對別人,對於幫助別人,對於在西方的「法」,對於「法」在西方的敗壞等過度擔心,可能是從自己無意義的生命中逃避的方式。幫助別人而不要成為一位「幫傭」。

 

凡是想要把佛教移植(transplant)到美國的人,並沒有好好的了解佛教。我們應該把種子種在新的土壤裡。

 

無論是東方或西方人,最重要的是保持正念,甚至要更有正念。由正念來決定「法」在西方應該以什麼形式呈現。

 

應該在生活中學習「法」,而不是在學校或禪修營。禪修營是速成班。

 

無所事事並對此感到快樂是可能的嗎?我想試試看。無所事事並不容易,尤其是在美國。在美國「做事」(doing)是生命中主要的事。如果沒有人在你身邊,以及非常護持你的人來支持你,要在一個寧靜的地方禪修是很困難的。你需要一顆非常堅強的心去面對困境。如果你確信這是你想要做的,不要在乎別人對它的看法如何,請繼續做下去,佛陀也是這樣做的。

 

很高興知道你有時間禪修,在美國,人們要做那麼多事;有那麼多讓人分心的事,要禪修很不容易。人們忙東忙西,就這樣漸漸老了,到最後發現沒有任何事能讓他們真正的滿足。

 

 

 

 

 

 

 

 

 

 

 

 

 

 

 

 

 

 

 

 

 

聖小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