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661.jpg

只有愛是不夠的,深入了解彼此的感受、希望、夢想、恐懼、願望等是非常重要的。我們的父母愛我們,為什麼我們不能與他們溝通?

你非常幸運,知道「去愛別人」的意思是什麼。我不知道未來之事,但是我相信你對她的愛使你的生命更有深度和更有意義。我認為:在一生中,有此足矣。大多數人不知道「溫柔的愛」是什麼意思,他們活過又死去。然而,他們對此卻歌頌不已。

「他們說:當他唱情歌時,夜鶯用一根荊棘刺穿他的胸膛。我們全都一樣,除此之外我們應該唱些什麼歌?」~紀伯倫(Kahlil Gibran,1883~1931,是美國著名的詩人,原為黎巴嫩人,也是哲學家、小說家、詩人、畫家。)

很高興聽到她和你現在很親密。要知道生活的現實(living reality),要了解她的心,她的感情,她在適應你和在美國的困難,以及她內心的衝突(大多數人都會有衝突)。你真的了解她的心嗎?你知道她的感受如何嗎?如果她不嫁給你,你怎麼辦?

是什麼使一段關係真的滋養,令人滿足,持續,有活力,而不只是日常慣例?

你寫道:「我非常想要她,…可是我想要什麼呢?」這個問題非常重要,而且沒有人會給你答案,你必須在你內心深處尋找答案。

彼此心心相印,深入了解對方;不是言語上的溝通,不是神祕的、沒有任何理由的;心照不宣的知道兩人在這生死輪迴中註定在一起,彼此互愛,互相關心,互相幫助;並知道彼此間的了解會一再增長,直到兩顆心變得完全透明,沒有恐懼,沒有祕密和完全信任;沒有遊戲或扮演角色,不會受傷害。這樣可能嗎?

請她告訴你有關她自己:她的童年,她的父母親,她的兄弟姐妹,她的希望,她的恐懼等等。你說:「因此,那狂熱的、強烈的渴望已經消失。」以及:「這是因為它是自行消失?還是部分因為我逐漸贏得她的愛?」人無法以如此強烈的感情持續下去,你會不再熱情。通常,這是很單純的。

一切事物都是循環不已的,那種強烈的感情不能持續下去;你的生存會有危險,你會無法做你需要做的事。強烈的感情太耗費精力和時間。我不是說:強烈的感情無用或不重要。它讓我們窺見「真正活著」是什麼意思,而且它改變我們的價值觀和我們的目標。

你的第二個問題也有肯定的答案。你已獲得她的愛,因此你不必再擔心沒有得到,這曾使你如此狂熱,但這不意味著你對她的愛比以前少。這表示現在你的心更穩定。長期的、火熱的渴愛(或愛情)不是好事。溫暖的,有時是清涼的(不冷漠)的慈心要好多了,這更可靠和更能滋養人心。噢,當你有了第一個孩子時,你會再度變得狂熱。我會等著看。

當你有孩子時,讓我成為他/她的朋友、同伴、玩伴。我知道如何成為孩子的好朋友。請讓我幫助他/她了解自然、生命和關於他/她自己。

不健康的關係應該結束。如果你不改變,你不會進步,任何生靈必須改變,沒有變化意味著死亡(結束)。因此,友誼要有生氣,必須不斷改變。我們大部分覺得沒有生氣,是因為我們害怕改變(到未知的情況中),我們不想冒險。

在你放下對任何人或任何事的執著前,觀察你心中的執著。了解「執著之所在」是非常重要的。只有深入了解執著,才能使心從中解脫出來。如果你強迫你的心放下執著,而沒有觀察它的本質(指無常、苦、無我)時,很快的又會再執著。清楚觀察和深入了解是克服它的唯一方法。被迫捨離不是真正的捨離(detachment)。

大多數人在他們周遭建立了一個無形的、難以刺穿的殼,用來保護他們以免被傷害,他們大都追求金錢、地位、感官之娛、毒品、酒精和性的滿足,這大都因為沒有人愛他們和深入了解他們。

也可能有被迫的(或假的)愛、慈悲、滿足、謙遜等等。在強迫的愛和謙遜後面,可能有恨、恐懼和驕傲。更重要的是要去觀察嗔恨、貪婪、驕傲等。徹底觀察可以解釋為克服(cutting through)。

我在與人交往時有類似的困難,我發現大多數人非常膚淺。因為我是一個僧侶,我可以迴避一些我無法容忍的人,然而我們是人,我們不能獨自生活,我們需要接觸一些人;而我們所住的世間,大多數人沒有正念、自私,不顧別人、愚蠢、驕傲、妒忌等等。因此,一個敏感又明智的人,在與人接觸時必定受苦。所以容忍和深入了解人們非常重要。

有時你必須提醒自己,佛陀說︰「瘋狂的世人。」你跟那些瘋狂的人相處。

人們會變老,但是他們的心智不一定會成長,所以你是跟大孩子來往。既然你無法逃避人們,試著以智慧和仁慈與他們相處吧。

當你和另一個人沒有相同之處時,你無法與他/她分享任何事物,你覺得你好像是陌生人。如果你想要有朋友,看看是否他們和你有任何相同的地方,如果你對他們感興趣,他們會覺得跟你很親近。

學習聽人們訴說而不做判斷,你不必解決他們的問題,要開放和仁慈。和人衝突是令人疲累的。渴望人們的尊敬、賞識和關心,這種渴望如同監獄一般,會把自己囚禁在裡頭。

如果可能的話,避免與愚蠢的人來往;如果做不到,小心別聽從他們錯誤的建議,不要和他們有衝突。我們住在愚人的世界裡,如果我們與愚人來往,遲早會惹上麻煩。大多數人沒有把佛陀的話認真看待,佛陀從不提供不好的建議。

是的,不要跟愚人來往,認出他們,避開他們,不要把自己弄得不開心。迴避愚人,就像你避開毒蛇一樣。如果你能找到一位好的朋友,可以住在一起,不然,寧可獨自生活。和愚人交往是沒有友誼的。

從我是個小男孩以來,我發現大部分的人是偽君子。我不輕易相信人。偶爾,你會碰到一個不虛偽的人,他是誠實的,這種人非常稀有,非常可貴。

大多數人追求金錢、名望、地位、娛樂等等,即使僧侶亦然。極少人認真的追求真理和平靜。有些人把禪修當作麻醉劑的替代品。你會對此不安嗎?如果會,那麼,在你有生之年都會不安。

我很高興仍然有誠實、真摯的人,試著去看人光明的一面吧。他們沒有想像中那麼糟,他們可以更糟的。每個人都是不完美的,我們接受這點後,當我們發現別人的優點時,我們會真的欣賞這些優點。

依我看來,跟你同年齡的大多數人比較,在心理上你老成多了,所以你不適合你同年齡的人。你是否知道:非常聰明的人很難做一般人做的事?因為你的價值觀與大多數人的價值觀大不相同,你會和他們相衝突,這是很自然的。

首先,試著去了解那些問題的性質。有時,對問題有所了解,問題便已經解決一半了。

你需要找個你信賴的人來談論你的心事,尤其是那些煩惱和憂慮。有時我認為:在擁擠的城市,你會感到孤單。你離開家人獨自生活。有時,你一定會覺得:你需要親近一個不會利用你,又能了解你和你的掙扎與痛苦的人。

這些日子,要信任你的家人以外的人一定很難,然而我認為世界上到處有好人,你只需把他們找出來。在你周遭 沒有仁慈和善良的人嗎?

我了解你所碰到的事,因為我有類似的經驗。最難的部分是抉擇。過了一段時間,痛苦會消失。有許多年,我過著非常恐懼、痛苦和內咎的日子,然而,現在這些只是記憶。有一天我會告訴你我的故事。

無論你的心受到什麼傷害,你要花一些時間來療傷止痛。要更有正念,要放輕鬆。你的心長期處在挫折中,這需要許多正念和耐心,以便捨棄舊的行為模式和情緒反應。無論要花多少時間,對你自己要有耐心和仁慈。不能強迫改變,改變應該是受歡迎的,你的個性也會改變。

發生在一個人身上最糟的事,是失去自尊。

你說:「當所有好的僧侶和人們在緬甸時,我卻被單獨留在這個糟糕的地方,這是什麼業(kamma)啊。」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你可以說:「在緬甸有那麼多益友和好的僧侶作為善知識 (高尚的/精神上的朋友),這是多麼美好的「業」啊。在這個世界上,許多人連一個朋友也沒有。

無條件的被愛,這是我們想要的,然而我們能無條件的愛自己嗎?一個不喜歡自己和在心理上不獨立的人,不能也不會真的去愛任何人。

我真的愛別人嗎?在多數情況下,我們愛,是因為我們非常寂寞。我們希望:如果我們真的愛某人,而對方也真的愛我,我們便能克服寂寞。除非我們能接受自己和別人的寂寞,否則我們真的無法互相了解。

我們都非常寂寞。讓我們接受我們的寂寞,不要想去掩飾寂寞或逃避寂寞,或想去找克服寂寞的方法。我們總是寂寞的,只有當我們忘記自己時,我們能暫時從寂寞中解脫出來,然而寂寞肯定會再回來。我寂寞,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寂寞。我越來越會觀察寂寞。

極少人能了解我們。在人與人之間有一條誤會的大鴻溝。

我有一些喜歡我和尊重我的朋友,但是他們不知道我是誰,不了解我是一個人。他們無法知道,我不怪他們。他們喜歡他們所投射出的、他們所認為的我,這是一個錯誤的形象,然而我知道我是誰嗎?我所認為的我,也是我的心所投射的。最好時時保持正念,不要想去找這些問題的答案。

正念是我唯一的皈依處。

我知道人們多麼寂寞,因為我知道我有多寂寞,所以我知道你有多麼寂寞。我已經學會安靜、平靜、單獨的過生活,然而我珍惜和某些人交心的來往。

要有一個朋友是多麼困難啊。朋友是不會操縱你的,他會聽你訴說和了解你;他有時間聽你說話而不會打斷你或分心;他會很專注的聽你說話。大多數人會分心,沒有正念,不快樂,他們全神貫注於他們自己的問題。如果你不平靜,你如何聽得下去?

我對許多人非常熟悉,他們把他們的生活和感情上的事告訴我,這些是他們從未告訴他人的;有時,他們告訴我一些他們以前從未想過的事。只有當我問他們更多問題,以便釐清某些要點時,他們才開始深入觀察自己的心,而令他們驚訝的是,他們開始觀察他們以前從未注意到的事。

我們善於隱藏自己,大多數人不是健全的。如果你不健全,你無法成長。要有健全的心智,你不應該否認或拒絕任何事物、任何想法、感受或觀念,無論他們是多麼的難以接受。

以我和別人相處的經驗,我知道人都是寂寞的,即使那些與家人共住的人,而有些還是三代同堂的大家庭。寂寞不會因為有人在你身邊而消失;寂寞是當沒有人深入的了解和接受你時的感受。即使是家人也會彼此不了解,不接受;甚至家人間也會誤解。

問題的根源在於不深入了解自己,不接受自己。在某方面我們總是排斥自己。我們可以無條件的愛自己和尊重自己嗎?除非你深入了解自己(這並不容易),否則無法解決這個問題。

我們想要有人際關係,主要是因為我們感到寂寞。把人際關係做為克服寂寞的方法是沒用的。我們期望某人能讓我們感到不寂寞,把人際關係作為達到目的的手段,結果總是讓人失望的。

逃避寂寞,這是大多數人在大部分的時間做的事,我們沒有時間做其他的事。

一旦你深入了解自己,你的生命會有新的轉變,而這需要一位深入了解自己的益友,對自己他感到滿意,他不會害怕如實的去觀察事物,他習慣觀察大多數人假裝不存在的東西。這像潛入深海裡,你會看到一些你從未想像過的東西──不太可能有的形狀和顏色,有些是美麗的,有些則非常醜陋。

尋找紅寶石的人看不到鑽石,因為鑽石沒有顏色。即使一顆鑽石沒有色彩,它仍會閃閃發光(人造鑽石是有顏色的)。

你最好能少量的去幫助別人,這樣你不會花太多時間和精力,你也不會疲倦或筋疲力盡。如果可能的話,多幫助別人一些(但不是總是),如果你竭盡全力,很快的你會做不下去,這太繁重了。

你說:「人們都很奇怪,當你對他們很好時,他們認為是理所當然。你必須對他們表示不高興(nasty)。」你毋須生氣,你只需對「你所能做的和你能做多少」有個明確的限定。你必須告訴他們你的極限,以及你想要過日子的方式;如果你不告訴他們,他們怎麼會知道?你期望你不告訴他們,他們就知道你的需要嗎?他們比較關心的是他們想要什麼,而非你想要的。所以,你必須告訴他們你的需求。

如果你不告訴他們你的極限,他們會要你越做越多,最後你會感到被利用,你會有挫折感,這會破壞你與那些人的關係。我總是告訴別人我的極限,即使是關於「法」的事情。 因此,如果你去另一個地方,一開始就要設定一個限度,有一張嚴格的時間表。由於太好(Being too good),你的結局會太苦。最後,你會厭惡那些你遷就太多的人。每個人,包括我們的家人,對我們期望太多,而且他們認為我們理所當然應該這樣。

沒有人有權力控制你,除非你授權給他們,你允許人們去影響你的心。既然你不願意受他們影響,他們沒有力量,也沒有權力控制你。只要你認為他們強而有力,他們就有支配你的權力。難道你看不出他們是多麼的驚嚇、無力和要依靠別人嗎?如果你把他們放在寶座上,他們會像國王、王后一樣表現;如果你把他們放在地上,你會發現他們和其他人一樣,無力、軟弱、恐懼、依靠他人和寂寞。

當我們放下自我形象時,當我們去除我們的自我防衛時,我們才會看到我們的本來面目。我和你沒有多大差別。

真正的智慧來自於對自我的了解(自知之明)。

「真正的力量展現在自制中。」(亞里斯多德)

不要讓人們利用你,當你被利用時,告訴自己:這是你為了查明某些人是否會利用你所要付出的代價。不這樣,你怎能確定他是否會利用你呢?

我讀一些好書,寫信給我的朋友,並努力保持正念。我喜歡這裡──安靜、平靜,美麗的藍天,漂浮的白雲,鳥和樹。我不是不快樂,而是很想念我的女兒,她是我生命中的焦點。所以,你知道:總有一件事或一個人讓你牽掛著。只為自己而活是很難的。我們需要為某些事(一種理想)或某人而活;即使是隱士也為一種理想而活。

我親愛的朋友,希望有一天能見到你,不知道那天是什麼時候。你在改變,我也在改變,因此當我們發現彼此不同時,我們不要失望。只要你是真實的你,我覺得沒問題,而你會發現我也一樣。

我很有把握的事是︰我沒有任何能力改變別人,我對此也不感興趣。我絕不會是一位辜魯(guru)。如果我會成為什麼,我會成為一個非常單純的人,我也希望是謙遜的。

我非常重視我們的友誼,這是目前我很難放下的。我會努力保持慈心和放下執著。

你是我的朋友,這不就是我與你分享我最深的感情的理由嗎?請不要認為你不配。我只是希望你能了解。

我和你共住的時間夠久了,我認為:我從跟人們交往的長期經驗中,了解一些有關他們的事。我想:我知道你,而且稍微了解你(我不可能完全錯)。請了解有個朋友信任你,尊重你和了解你。如果這樣對你很好,我會繼續把我最深的感情告訴你。

如果我有任何特別的地方,那麼你也必定在某方面很特別,才會成為我的朋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聖小尼 的頭像
聖小尼

聖小尼之佛、禪法與生活部落格

聖小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