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TMOuM.jpg

最近一直很忙,以至於這篇文延宕至今才有時間寫。

 

在念佛之後的階段,踏上實修的路途上,首次接觸的禪法是M派的禪法,原因是出家前有去上過課,加上身邊的師長們,無論是阿闍離師長G師,或是當時欺負自己的Z師學的都是這個派系,且當時也不知道還有其它派系的禪法,所以只能以這禪法先行入手。

 

我是追求完美個性的人,這使得自己在參加禪修營前,會想依照著該派系的禪修手冊,先行練習,以便讓自己在十日禪當中,把握能用功的時間,及掌握能向禪師請益的部分,幫助自己調整,以達最佳收穫。所以參加禪修營之前,回到師公的念佛道場,外借一個地方,依照禪修指南先行練習,然後先找阿闍離諮詢小參報告的技巧,想掌握訣竅。阿闍離說:「從沒有見過有人要去禪修之前,還要先這樣練習的。」對我來說,除了本身有自我要求完美的強迫症之外,另一個原因是,不想成為最差勁的學員,怕讓師長因此蒙羞了,所以很努力用功,不想當最後一名的學員。而且,身為出家眾,每次禪修都必須坐在第一排,為了當一個好榜樣,因此也需要先練習一下腿功才行。

 

在師公道場練習的時候,不知道是否因為有佛號聲的干擾,所以定力培養部分,沒那麼有力,只有在技巧操作部分,較為熟悉,因此禪師開營時所說的要領,自己都能掌握。

 

第一次小參報告時,剛好同寢室的前輩排在我前面報告,所以他報告的內容,我是完全可以聽得到的,禪師回應他的部分,當然也清楚聽到完整內容。

 

這個前輩,我非常確定他完全沒有在業處上用功。每天晚上打板後就寢時間,他總會發出聲響的繼續摸半小時才甘願好好躺下來睡,而且他竟然還會穿女性內衣,這種種的不如法,讓我不斷的在內心標記「瞋心、瞋心、瞋心」。最嚴重的一次,是半夜被他發出巨大的聲響嚇醒,起來後出去上廁所,差點暈倒在路上。

 

他的報告,聽起來就是完全黏在想蘊上,完全沒有做當下的直觀,然後禪師還回答說:「很好,你會修,繼續加油 ! 」 輪到我報告時,禪師有相當驚訝的表情,然後問我,以前是否學過 ? 我回答:「沒有,這是第一次參加禪修營。」然後跟我說:「接下來你要觀察因果關係。」我:「什麼意思 ?」接著他舉起他的手,跟我說:「有想動的心,才會有舉起手的動作,要知道身心的因果關係。」可是在他說這話的同時,他也正在抖腳,眼睛也飄來飄去的在掃視。那時候我滿腦子的問號 ??? 所以你的心到底在哪裡? 在手 ? 在腳 ? 在眼睛 ? 最後說著跟前面前輩同樣的話:「很好,你會修,繼續加油 ! 」聽完他這樣的話語,頓時我完全喪失信心,兩人報告明顯差異那麼多,你的答案都一樣喔 ? 好像安慰劑一樣,非常沒有說服力ㄟ~~~

 

由於阿闍離也是同場禪修營護持的法工,後來跟他講了這狀況,也跟他說想提早離營了,但他不同意,所以我只好繼續待完十天。

 

其實這場禪修營,收穫蠻多的。在禪堂中,自己很認真的克服五蓋,同時也透過禪修發現,原來混亂是在自己的內心中升起,而非外界的原因,自己必須努力處理內在的問題,根本沒時間去管到外面的境界。

 

另一最大的收穫是,透過禪修發現,「身苦,心不苦」這句話,不是口號,是真的可以完全分離的狀態。當第一次發現這狀態時,那次腿痛到快斷掉的感覺,可是心卻整個像是抽離出身體那樣的,在觀察這個色身,然後發現心是開心愉悅的知道,身體正在承受莫大的劇痛,可是心卻一點都不感到糾結痛苦。

 

至於行禪部分,原本以為,禪師講的,行禪行的好,坐禪的狀態一定會好,是因為行禪是我們可以控制的,只要我們在提起腳步時,心好好跟緊目標觀察,這樣可以掌握的部分就更多了,後來才發現不是這樣。基本上...當自己腳步一提起時,就什麼都是無常的,根本沒有所謂你能控制什麼的情形發生。

 

這次的另一大收穫是,發現有人怕熱,也有人怕冷,但是就是有人會去隨自己的喜好,擅自去開關電扇。頓時發現,原來一個小小的動作,就可以引發一些人的開心及瞋心的波動。所以後來自己在生活上,也開始注意到自己的身語意,是否也會對他人造成影響。

 

當時以為自己已經掌握好這對抗煩惱的金鐘罩了,認為只要持續保持好正念,那麼煩惱就漏不進來了。只是....練習一段時間過後,發現到,無論任何狀態保持觀察,那都只是看著那些特相變來變去的,只是不同的排列組合罷了呀! 觀察久了之後,這一切都變得好無聊了,我確實能透過觀察這些,清楚明白了知什麼是「無常、苦、無我」的狀態了。然後又衍伸出另一個問題,「無常」有什麼不好 ? 一直保持一個姿勢不動,恆常不變的,有什麼好 ? 不恆常不變,不是更好嗎 ?

 

我的小參報告,禪師也有給我考試,以為我是聽別人講的,照背答案而已。後來針對觀察到上到下之間的間細,離開禪修營後問阿闍離師長,那個狀態是什麼 ? 他答不出來,然後給我瑪欣德尊者的 《阿毗達摩講要》 上中下三冊,要我自己去找答案,這也開啟了我後來接觸P派的禪法因緣。

 

關於P派禪法的部分,就留到下次在講吧!

 

現在接觸到這麼多種禪法,其實最不推的就是M派禪法。與其學習M派禪法,更推薦嘗試D派禪法,因為D派禪法沒有M派禪法的副作用,且未來要接軌其他禪法也比較好轉換。

 

今天剛好聽了師父的開示音頻,他有講到M派的創立尊者,其實寫出來的書,有清楚講到禪修的相關部分(相、作用、現起、近因),只可惜細節沒寫出來。至於後期發揚M派的人,當然就更不用說了。

 

喔~~另外一提,後來參加M派另一場20日的禪修營,是由緬甸禪師來帶領的。那次禪修,小參時也爆哭,因為想到Z師欺負我的種種細節,無論我怎麼標記,這煩惱都剪不斷。直到後來當影像再度出現時,我告訴自己,只要再讓我有因緣當面遇到Z師,無論在任何場合下,我一定會當眾賞他兩巴掌,要他給我收回那句一直插在我心中的那句...「上樑不正下樑歪」。因為我師公非常端正,卻也出了他這個缺德貪婪的徒弟,來傷害我這徒孫,因此...非好好賞他兩巴掌不可。 就在我這麼標記要賞他兩巴掌時,這困擾我的影像,就再也不曾出現過了。是說...至今我也不曾遇見過Z師。 其實要找他是非常簡單的事情,只要去緬甸M派道場,一定堵得到他。但目前...我沒想這麼做。

 

看著M派負責教授羅東地區的阿闍離G師的身語意表現,我沒有覺得他取得的16觀智是有讓他證初果的,我可以相當肯定,他絕對沒有拿到初果那張門票的,因為他還會說謊,而且謊話連篇頻頻被抓包。加上他們M派也找Z師擔任講師去幫大家上課,這讓我覺得,他們針對講師的實力部分,根本沒有謹慎的把關,失去上座部嚴謹的態度了。因此報名Z師要去上課的講座,也直接公開說明,如果他們不撤換講師,那麼我一定當眾賞他兩巴掌,去撕開Z師的假面具。 現在回想起過往的這段,覺得當時好狂妄啊! 哈哈~~ 除此之外,也覺得自己當時好可憐,身陷煩惱中拔不出來。好險~~現在完全沒有這種問題了^^

 

我不知道緬甸的M派禪法是否比較可靠,但是我已經沒有想要嘗試這派系的方法了。

 

總結~~~M派禪法是讓我有所收穫的。至少我有先了解到,什麼是「無常、苦、無我」(後來在P派才知道,這只是概念上的了解,離究竟實相還很差遠)。

 

目前徹底改變我,讓我有所收穫的,是D派的禪法,這之後再寫了....。

 

 

 

 

 

 

 

 

 

 

 

 

 

 

 

 

 

 

 

 

聖小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