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__4726849.jpg

昨天有居士line我,問我上面截圖那些問題。我知道這「不持金銀」的戒律,是卡著很多人的問題,所以這篇要分享,自己是怎麼走過「到底持不持金銀」這段煎熬的經驗分享。

從北傳往南傳尋法的路上,我不知道為什麼單純地尋找正法,想依照佛陀的腳步,讓自己能學會斷煩惱,過著理想清淨的出家生活,卻要莫名其妙的,被許多南傳懂戒律的居士,指責北傳拿錢不如法,使自己陷入另一種本來沒有的煩惱中。

我認同出家眾是不該持有金錢的,所以對一些比較熟的北傳居士,不斷告訴他們,不要供養金錢給出家眾,因為我們也是正常人,難免會受誘惑,因此若他們擔心我們的經濟問題,可以用心在生活中替我們準備物品,讓我們安心辦道。

曾有位居士對我提出,她要幫我繳納健保費,可當時我健保費已經是由父親所承擔,因為他不是佛教徒,又沒有任何善業,所以母親和我的想法是,那健保費和私人商業保險的費用,就由父親負責幫我繳納。只是去年父親爆發財務危機,我也就不讓他再替我負擔這些費用了。而我也沒有再去找那位居士,跟她說現在可以讓她幫我繳納。現在我的健保費,是由和尚尼替我繳納,可他有講,一旦我轉南傳後,就跟他一點關係也沒有了。所以我之後的健保費及商業保險部分,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處理才好。我商業保險不能終止,因為目前我的疾病,將來肯定會面臨必須臥床的問題,因此一旦停止繳納,後果會蠻慘的。

剛開始面對他們的惡口批評,我是直接跟他們理論,說明北傳又不是佛教國家,且我們在佛學院上戒律學的時候,上課法師就有跟我們講,如果我們為了自己要持戒清淨,然後所有費用都必須*2,要連淨人的部分一起負擔,那麼是浪費信施的做法,並告訴我們,我們在使用金錢上,必須慚愧受持,也要非常小心,要感恩大家的護持,尤其是那種100元的供養,是要格外珍惜的。 但那些瘋狂的南傳居士,完全不聽任何解釋,持續批評你,你要他有本事自己剃頭生活在北傳看看,他卻俗辣的不敢剃這頭,只會出那張毒嘴不斷叫囂謾罵。

當時的我,氣壞了。後來影響我的那位女淨人所說的一席話,讓我冷靜下來思考,她說這話背後的涵義,也讓我開始往嘗試要過持戒清淨的生活,去尋找可能的方法。

我問過一些syl,她們是如何處理這方面的問題?有一些是家人有護持,另一些則是很敢開口跟居士要求。畢竟上座部他們有品牌迷思,只要穿著那身衣服的,居士都認為他們的戒是清淨的(事實上,F道場地下住持的syl媽穿著那身衣服,卻還是自己拿錢,這知道內情的居士,又有多少?還不是誤以為,她持戒很清淨。其實她這作法,跟我們北傳也是一樣啊!只是他們比較會包裝,我們比較傻而已),所以他們根本不管那個人有沒有認真在修行,就一昧的護持。所以很多人福報很好,想出國到哪個國家,總有機票可以去到想去的地方。這F道場地下住持的syl媽有跟我講,只要我換掉這身衣服,根本不需要擔心我所擔心的問題,護持會有很多的,多到讓我想像不到,所以我不需要擔心太多。可是…以比丘尼戒律來說,我們是不可以開口跟人要東西的,因此,我想去緬甸禪修,我要怎麼去講需要的機票、簽證費,及該準備的東西呢?

大多數的syl是自己保管錢的,但在需要使用錢的時候,再委託居士幫忙過手。例如:要去便利商店影印,身邊沒有淨人,就會拿著悠遊卡,請也要結帳的人,幫她把悠遊卡交給店員,替她結帳;若是需要儲值悠遊卡的金額,就拿提款卡給居士,請居士幫忙領錢後,再幫忙儲值;若是需要網路購買機票,則是請居士替她輸入信用卡卡號。基本上她們是這樣運作的,對她們來說,她們是用這種方式,在持守不持金銀的部分,很多北傳尼大姊也是用同樣方式運作。但這種方式以我的標準來說,我覺得還是一樣有持錢,只是用錢有人知道,會比較注意使用的用途。

問了她們,那關於錢的來源呢?怎麼獲得的?syl的幾乎都是家人護持的,尼大姊有的是之前在常住時發的單金慢慢存的,有的則去參加每年度每場齋僧活動,省吃儉用度日的,這樣可以撐過一年。

出家六年,參加過3次齋僧。第一次是出家當年,和尚尼帶我去見世面而去的。在還沒離開和尚尼之前,只要收到供養金,我都不曾自己打開過,全部都是交給他保管,他對我很好,算是我的淨人了。當時只參加林口場,所以不知道一整年的活動,全部都參加的話,能有多少收入。

第二次參加,是在去緬甸的前一年,當時對身處南北傳的衝突,自己被批評的很厲害,想轉南傳,卻又覺得不應該捨棄北傳居士對我的期待,總覺得我這樣突然轉南傳,好像背叛他們對我一路以來的照顧,自己內心衝撞的非常嚴重,想往南傳走,卻捨不得丟下他們。後來一位尼大姊建議我用觀察的心態,去看看這群北傳居士,所以我獨自去參加林口那場的活動(因為想去緬甸,就開始與和尚尼分道揚鑣走了)。當時覺得北傳居士好可憐,信心那麼強,卻遇到已經走鐘的佛法,而且叫也叫不醒他們,只能替他們感到難過。這次參加收到的供養金,我分兩個地方布施給南傳僧團。

第三次參加是去年,嘗試參加每一場活動,想計算一整年活動,到底可以有多少道糧的收入。這次參加,因為太陽非常大,然後在我們進場的路線,安排好整列的隊伍,從我們遊覽車下車前往會場的路上,他們分左右兩列,單手45度高舉著傘,替我們遮陽,還很恭敬禮貌地說:「師父,辛苦了,阿彌陀佛!」我當時已經被他們這種行為,感動到眼眶都紅了,但我必須忍住淚水,不能讓淚水在那時候滑落,因為這樣真的太突兀。所以我用力咬緊自己的舌頭,內心對他們這樣的行為,感到敬佩不已,同時也覺得很慚愧,何德何能讓你們在大熱天,不管自己會不會熱,手會不會痠,這樣為我們撐傘,只怕我們熱到(穿長衫真的超級熱)。你們好偉大喔! 我自問,如果我身為居士,自己是否能做到他們做的? 答案是:我做不到。 此時我心想,你們的信心,到底是打哪裡來的呀?! 分我一點好嗎? 因為我正打算做完《真理的寶藏》後,就要還俗了,實在不想過著這樣被人批評的生活。這本書,算是我對出家5年生命的一個總交代,是個告別作。這次全部跑完活動,總收入只有一萬多,連我半年的房租錢都不夠。不要說用在房租上吧!這錢只夠我買一張去緬甸的單程機票,及70天的簽證費而已,一到緬甸就要繳的110美金的延簽費都不夠呢! 所以跟我講只參加全年齋僧就可以過活的尼大姊,我不相信他沒有額外收供養金的。

好了,觀察到現在,要真正落實到完全持守好不持金錢戒,我覺得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尤其是沒有淨人的話,是更不可能的事情了。不過雖然如此,我可是沒有完全放棄要嘗試實踐這部分,只是我現在仍被一些俗世障礙卡住,還不能試試看,但總有一天,我希望能嘗試成功。

讓我覺得有點信心支撐的,是最近與護持機票資具那位syl互動時,所觀察到的現象。

從那位影響我很深的女淨人口中,我知道要做到這樣持戒清淨,像是拼福報,等於要敢豁出去的像梭哈那樣,賭上一把才行,其實我發現這裡面也存在著「蝴蝶效應」。

我之前有答應那位syl,只要我還無法過著持戒清淨的生活,我就當她的淨人,護持她的戒清淨。因為自己的這個承諾,我很認真的讓自己當一個好淨人。她曾跟我講過,很多時候,都要看淨人臉色,所以我在當淨人時,也開始觀察淨人會有的心態問題,同時我也檢視自己,能否當個好淨人,會不會不耐煩?捨心夠不夠強等瑣碎問題。

我覺得自己算是個很稱職的好淨人,因為她給了我這樣的訊息,讓我覺得這是一種肯定^^

 

S__4726848.jpg

 

現在要來講,我從她想持戒清淨,所看到的「蝴蝶效應」,帶給我的啟示及力量。

因為她想持戒清淨,所以感動了我,讓我想當她的淨人,同時身為道友的我,也想護持她。雖然自己資具也沒很寬裕,但我想做到互相扶持,甚至守護她的動作。因為她讓我覺得很了不起,她道心超級堅固,而我卻時常退道心的想還俗,她總是想辦法給我力量的鼓勵我,幫助我轉念。

讓這不清淨的戒 ~ 也能有善的呈現方式這篇中,我覺得我能順利布施成功的因緣,是她的護法神所推動的,才讓那位廖先生主動願意開網路分享讓我使用,完成這布施的善行。然後最近與她的對話,又讓我覺得這是深受她福報的影響所致。

 

S__4718694.jpg

 

我從來不曾收過這樣的供養品,那天居士打電話給我,說要寄給我,因為這是如法的護持,我也不想ㄘㄟˋ到他的心意,尤其是他曾做過一件讓我超級感動的事情,是這輩子不曾有人對我做的事,因此讓我更不想拒絕他的善行,我願意和這樣善良的人結善緣。

因緣就是這樣巧妙的安排,所以變成那位syl問我時,我就這麼剛好有東西可以供養她。這讓我覺得,也是她的護法神在冥冥中運作的力量所致。否則我也不會收到那種未曾收過的供養呀!

後來要去幫她準備中藥,因為她人不在台灣,無法用健保(健保醫生有護持,不收掛號費),要用自費才行,她捨不得我多花錢,所以麻煩我幫她備兩周的藥就好,結果...

 

S__4726847.jpg

 

所以在她身上,讓我看到很多因緣的力量,更加增強了信心。也覺得影響我很深遠的那位女居士說得很對,只要自己有心持戒清淨,護法自動會出現的。

原本我想找道場住,覺得這樣才有可能持戒清淨,但是,我突然想到,在一杯黑木耳露的啟示這篇文中,那天隨僧團午餐應供完後,到負責開車的男居士店裡喝茶時,F道場的地上住持講要「買」手機供養長老,所以淨人居士和另一位尊者就到隔壁幾間轉角的店家去找長老想要的手機。當時沒想太多,所以也沒特別記得這件事,但不知怎麼著,今天就想起這件事了。

我一直以為,淨人的功能,也是必須「負責監督」出家眾的。而且我也不知道,比丘這樣直接跟淨人開口講要買什麼,這樣是否可行?

在我的標準來說,即便是有淨人代保管資具部分,出家眾也不應該有那是「我的」資具的觀念存在。他只能有「當我需要『如法必需品』時,我知道可以請誰幫我準備,因為曾有某某人提出供養如法必需品多少的資具,交給淨人保管。」而負責幫居士保管這些資具的淨人,則「必須審核」比丘所開口要求的物品,是否符合「如法必需品」的規則,否則就是沒有善盡居士委託他保管的義務,而變成是滿足比丘的一個白手套罷了。

我們不妨想想,一個住在道場內的出家人,真的需要那麼多的資具嗎? 所以我才說,很好奇F道場的地下住持,帶了將近十萬的小綠紙回去後,是如何處理這些資具的? 他的健保費是從自己的資具繳納? 或是由道場的公帳繳納? 倘若是從道場的公帳繳納,那麼等同於所有他收受的小綠紙,都是私人存款了,那這樣有算如法嗎? 因為供養者是要護持他如法必需品,但實際上他的如法必需品統一由道場支出,那這樣他明知道自己根本不缺乏資具,卻又收受累積存款,這樣是可行的嗎? 假如這樣可行,我覺得北傳也去找白手套來幫忙就好,這樣我們也能算是持戒清淨了。

很遺憾,上座部應該要肩負起教育我們應該要怎麼做到持戒清淨的部分,他們卻沒有一個標準範本可以提供我們參考,他們到底是怎麼做到的,讓我們大眾部可以學習,如何做到持戒清淨,過著不被批評的生活。只有一直罵我們,卻不公開教我們方法,可以怎麼做到,就一直對我們採取…「又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的心態,我們到底該如何改良?

結論:針對「不持金銀」的部分,後來我很釋懷了。因為一些尼大姊有持錢,但他們仍是修得上去,所以原本一直障礙我,持戒不清淨就修不上去的問題,就再也不是問題了。

基本上,我覺得至少我們還持有很多戒,能領受到的善業功德還是有的,所以不要一直去注意自己沒有的部分,那只會讓自己痛苦。

因此…假如你想成為比丘,那你不用擔心,他們的品牌迷思,你是一點都不需要擔心的。

假如妳想成為syl,要做到完全不持金錢,很困難,但也不是不可能,只是妳要有賭一把的魄力才行。

按照《真理的寶藏》中,有好幾篇故事在講,那些比丘被戒律逼迫到想還俗,佛陀叫他們只要守護好「心」就可以了。所以,在沒有淨人的照顧下,我們自己管錢,就要照顧好自己的起心動念。

佛陀當初制戒,是要幫助我們斷煩惱的。他要是知道現在因為制訂這條戒,讓南傳因此用力打北傳,不知道心裡是做何感想? 斷煩惱變成起煩惱的主因,實在也顛倒了呀!

有很多南傳居士,對我也很友善,他們這樣不分南北傳,只單純護持有心走在正法的人,沒有落入「分別心」,更讓我感動及尊敬他們。

所以…如果妳也是卡在這點過不去的人,希望這篇文對妳能有所幫助。別擔心,絕對不會因為持金錢就修不上去的,不要像我一樣蠢,卡在這裡痛苦好久,像個白癡一樣,活在別人的嘴巴裡。 那些批評我們的人,連自己中到根本五戒的惡口都不知道了,還不斷反覆造作,他們才是真正可憐之人,而且也因為這樣,妳很容易辨識,這個人根本沒有走在實修的道路上,他的話就隨便聽聽就好。

今天剛好在臉書上看到這段話...

有人持戒是為了高人一等,
批判別人沒有戒。
這樣也屬於「不純凈」。

曾經見過嗎?
那些持戒了的人四處炫耀,
指責別人沒有戒。

F道場的地下住持,就是這樣的人,所以教育出來的信徒,也是這樣打壓北傳的人,這就是他們的「道風」。身為佛陀七眾弟子之首的人,卻帶頭霸凌需要被引導照顧的人,我想佛陀也會感到很訝異吧!

 

希望每個認真走在道上的人,都能不退轉。

 

祈願正法久住~~

 

 

 

 

 

 

 

 

 

 

 

 

聖小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