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T3R8Mu6Z_D4_TJfAVhTlA  

 

凡是世間上的事情,你對他太熱心了,你就會對他生起執著來,太執著了,就會產生出過猶不及的後果。

 

身體上所有的動作,都是由心意生出的力量

 

世間上的人,不論誰都是執著「現在」的,為什麼呢?這就是厭死之情。因為人們眼看「死」的來臨,所以不覺對「生」生出留戀。可是,儘管你如何執著「生」,但「死」畢竟誰都免不了。

 

既然從貪欲、瞋恚、愚癡的生活中逃脫出來,我怎麼再有勇氣回到那個殼巢裏去呢?你們一度吐出來的食物,你有勇氣再把它吃入口中嗎?

 

好比,我已經從焚燒得危險萬狀的火宅中用種種的方法逃奔出來,你叫我立刻又再進入那焚燒的房子裏去,我怎麼能那樣的愚昧呢?

 

在迷妄與愚癡之中,尋求解脫之行,這絕不是相應的法理。解脫,是生在寂靜的地方!

 

對未來有無的猶豫不定,這是增長疑惑的心。

 

取食是為了充饑,喝水是為了除渴,穿衣是為了防寒,睡眠是為了彌補精神的不足,乘象馬是為了免除行走的疲勞,坐在凳子上是為了免去站立的辛苦;這一切,本來是為了息苦的,但因貪求執著,反而使身心不安。看起來,用來資生的東西也不是自在之法!

 

靜下心來仔細觀察一下世間,溫暖的衣服不一定是樂,到了夏天的時候反而很苦;夏天乘涼,喜愛月光清涼如水,但到嚴冬的時候反而感到淒寒。所以,從這裏就可以看出世界上的地、水、火、風、色、香、味、觸的八法,決定不是不變的相,都是這樣不定的。

 

貪欲很強,凡事不知足,而能滿足貪欲的物質卻是有限的。假若能沒有生老病死的憂患,那才可以叫做真正的大丈夫。

 

不崇正法,祭神奉祀,殺害生靈而延我的命,這不是慈悲的行為。不應殺的殺來祭祀,傷了生類的命,而想求得自己後世的福樂,這絕不是祭祀之法,這是迷妄的作為!

 

把心安住於無我的境界

 

解脫的大事,不是用肉體受苦才能得到,而是要忘了肉體才能獲得;不能忘懷肉體,心就無法清淨;心不清淨,則一切污穢不能消除;污穢不能消除,那能走上解脫的大道?

 

外境有聲色威厲的魔,內心有煩惱妄想的魔。魔,控制世間上的一切,誰能克服一切的魔難,誰就能進入真實的覺道。

 

釋迦族中淨飯大王的王子悉達多,慨嘆人生的無常,並為救度眾生而出家學道,他有啟開解脫生死的大願鐘,執著無我的弓,拿著金剛大智慧的箭,企圖要降伏這個生滅的世界!

 

忍耐的行持是正法的芽,堅固的志願是正法的根,端莊的行為是正法的地,正確的見解是正法的枝幹,具備這一切條件的智慧的大樹,一定能夠結出無上正覺的果實

 

佛陀覺悟的是緣起的正法,仔細的觀察這個世間,流轉的經過是十二因緣,流轉的主體是苦。由這個主體展開,所以有生老病死的現象。人為什麼會有「老死」呢?因為有「生」所以才有老死;再來觀察生又是從什麼地方而起的呢?這是由於一切善惡行為的業的結果,這個生絕不是由什麼天神之力而生,生是沒有自體的。這樣說,生並不就是沒有原因,好像竹子才破了一個節,其他的結都有關係,這個生死的原因就是行為的「有」業,由於這個行為的有業所以生出「取」來,如火要有薪才會燃燒,這個好比薪的取又從那裏生的呢?這就是由於叫做「愛」的而生,好像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一樣。這個愛又是從那裏來的呢?這是由「受」而生的,好像感到苦痛就需要安樂,感到饑餓就需要飲食,希求(受)一切,所以對一切就生出愛來。受是愛的原因,這個受又是從那裏生的呢?這一切的受是從「觸」而生的,感到一切的苦,想到一切的樂,因為有觸才知道的。觸是從那裏生的呢?這個觸是從眾生自己眼耳鼻舌身意的「六入」而生,好像一個盲人,他就不能完全生起六入的觸力。這個六入是從那裏生的呢?這是從「名色」而生的,名色好比是芽,六入好比是莖是葉,莖葉是由芽逐漸而生長的。這個名色的根源又是什麼呢?這是「識」,識就好比生出名色之芽的種子。不過,有的時候,識是從名色生的;也有的時候,名色是從識生的,好似人有時候在船上前進,有時拉著船前進,也有時船與人同時並進。識是從名色生出來的,名色是從眼耳鼻舌身意的六根而展開的。這中間有一種作用名叫「行」,這個行的根結何在?這就是所謂「無明」,亦即是生死的根本!由無明而起行,由行而有識,由識而展開名色,由名色而生六入,由六入而感觸,由感觸而有受,有受而生愛,有愛而執取,有取而造業,由於業而有生,有生即有老死,一切眾生所以輪迴流轉的生生滅滅,都是這樣。 

十二因緣:

過去二因:無明-無明為過去煩惱的總稱,它的體是癡,以迷闇為性,由此無明妄動,眾生就輪轉世間,故為生死之本。
行-行是造作為義,即依過去的無明煩惱,發動身語意的三業,而造成罪福,不動諸業,名之曰行。 

現在五果:識-識為初入胎識,即由過去惑業動力,使感異熟報體的阿賴耶識,遇緣托胎,以完成現實之生命體。
名色-名色為胎相之完成,名是精神,色是物質,即組織有情的要素,胎相初成,六處未圓,故稱名色。
六入-六入為六根完具位,示名髮毛爪齒位,謂於胎中,由名色漸次增廣,因此諸根具足,故名六入。
觸-觸是覺觸,為認識之開始,謂出胎後與境相觸,生起認識,然因未能識別境界苦樂,故名為觸。
受-受為領納,即情緒作用,謂於觸對境界時,而於違順中庸境上,生起苦樂愛捨之感覺,名之為受。

現在三因:愛-愛以染著為義,由受而來,即於相續之三有自體所取之三有境界,於樂愛合,於苦愛離,名愛。
取-取是馳取追求,由愛而來,即由種種之執取,於是三業繁興,而集成未來身心之苦,因名為取。
有-有是存在之義,謂由愛著馳取之不已,發為縱我役物之行,而構成潛在業力,感後有報,名有。

未來二果:生-生是未來受生,即由能生身心之潛在業力,而於六趣及四生中受生,完成未來之新生命,名生。
老死-老死為身心演變的必然結果,未來之世,既然受生,則必有老病死憂悲苦惱等,而與之俱來。

 

正覺的宣言:「流轉的相是生,無明的迷惑是生的根源,眾生如果想要不死,唯有不生,唯有斷除無明。無明滅則行滅,行滅則識滅,識滅則名色滅,名色滅六入滅,六入滅則觸滅,觸滅則受滅,受滅則愛滅,愛滅則取滅,取滅則有滅,有滅則生滅,生滅則老死憂悲苦惱皆滅。諸垢既淨,自心清淨而無礙的光明朗照,那就是能建築真實的悟界,就能獲得不生不死的解脫自在。

 

一切眾生要解脫這個世間上生老病死的苦痛,唯有修學八種正道,瞭解這世間的實相是「正見」,分別視察這實相是「正思維」,不敢妄語惡口兩舌是「正語」,不行殺生偷盜邪行是「正業」,過著合理的經濟生活是「正命」,努力精勤的修學正道是「正精進」,正心誠意使精神集中的是「正念」,積聚思索修養的深行是「正定」,這是修學佛陀之法的人應修行的八種正道,心裏是坦坦白白的,行為是正正當當的,斷除「我」與「我所有」的執著,把從無明生出的薪火滅去,這才能進入真實的解脫,這才是究竟的第一義。 

 

煩惱是可怕的怨敵,要降伏這個怨敵一定要有智慧的寶劍

 

捨棄苦樂,才能得到中道。你們如果要走進正覺之門,必須要以正見(正確的見解)、正思(純真的思想)、正語(淨善的語言)、正業(正當的工作)、正命(合理的經濟)、正精進(積極的精神)、正念(真理的信仰)、正定(禪定的生活)等八種正道去修學,才能解脫無明集聚的煩惱眾苦,獲得清淨寂滅的境界!

 

「苦』,都是以「我」為本的,因為眾生執著有我,由我而有貪瞋癡,這就是「集」。要想解除這些苦,必須修「道」,修了道,才能進入寂「滅」的領堿!

 

你們現在再聽我說:「此是苦,逼迫性;此是集,招感性;此是滅,可證性;此是道,可修性」;所以你們要記好:「此是苦,應當知;此是集;應當斷;此是滅,應當證;此是道,應當修」;因為:「此是苦,我已知,不復更知;此是集,我已斷,不復更斷;此是滅,我已證,不復更證;此是道,我已修,不復更修」。這個苦、集、滅、道,名為四聖諦,不能究竟了知這四聖諦,就不能解脫。你們懂得我說的法嗎?

 

可以把心靜下來想想,世間上有永久不散的筵席嗎?人生那裏能永遠親密的住在一起?你不要悲傷,這本是一個虛偽的世界,這個世界上一切都是無常的,我們自己的身體尚且不能依賴,那裏能要別人都屬於我們自己?

 

心卻光明清淨,降伏煩惱的怨敵,對人沒有怨親的分別,更要能以真理教化人間,這才名之為真正的出家。

 

心若清淨的話,一定不為別人所害。心不清淨,是不能滅除一切苦惱。

 

 

 

 

 

 

 

 

 

 

 

 

 

 

 

 

聖小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