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6462_960439420641544_7275096082851242135_n

講於2015年2月25日

Namo tassa bhagavato arahato sammàsambuddhassa!

禮敬那位世尊、阿拉漢、正自覺者!

各位賢友,晚上好:

今天我們將要講的是,關於人心當中所顯現出來的十六種假裝或十六種偽裝,這些偽裝可以說是一般人經常會出現的特別是對於修行的人對於出家人或者有一些人會出現這些偽裝:

第一種是『以貪愛假裝成慈愛』,用慈愛來去掩飾偽裝貪愛。慈愛和貪愛都是愛,它們有共同的特點:都是希望對方好,希望對方快樂,能夠給對方帶來幫助。但是它們也有本質的區別。區別在:貪愛是自私的;貪愛的目的是為了要佔有對方,甚至要征服對方;貪愛是有條件的。相對比起慈愛來說,慈愛是無條件的;慈愛只是付出;慈愛的付出不需要求回報;它不以佔有、擁有對方為目的。因此貪愛只會帶來痛苦,但是慈愛只會帶來快樂。所以有些人它為了要達到追求對方,吸引對方,甚至是佔有對方,他會假裝慈愛去關心她,去關懷她。有句話叫:『無事獻慇懃,非奸即盜。』就是當一個人向你獻慇懃的時候,很可能他有不良的動機。

第二是『悲傷假裝成悲憫』。悲傷和悲憫都是『悲』,但是它們也有共同點,也有不同點。悲傷和悲憫的所緣都一樣,是面對著痛苦的事情,不愉快,不幸的事。但是悲傷它是含著憂受的,它表現為內心的憂傷、悲哀,而悲憫呢!也是面對著不幸,但是它是希望對方儘快脫離痛苦,儘快解脫不幸。然而有時候悲憫過度,或不恰當的悲憫,會變成悲傷。就好像有些人去探望病人,或者說有些人勘察災情,看到那些受苦的人,看到那些病痛的人,他就悲哀,或者說好像很同情一樣,就落下了淚。這種呢!他就不是悲憫,而是悲傷。悲憫不可能落淚,不可能流淚,所以悲傷它假裝成悲憫,或者說悲憫變成悲傷的,很明顯的例子就是西遊記當中的唐僧,他就是那種似乎是悲憫,其實是悲傷。悲傷是不善,悲憫是善。或者說好像有些某某大師,或者說某些人,他看到痛苦的過去,然後他痛哭流涕,這個是屬於悲傷,而不是悲憫;或者是悲憫過了度,變成悲傷。

第三是『興奮假裝成隨喜』。興奮和隨喜都是心的快樂、高興、激動,但是興奮伴隨著的是心的浮動、上揚,有的時候忍不住會手舞足蹈。隨喜,它是看到別人的成就,或者是看到別人所作的善業功德,而感到歡喜。相對比起興奮來說,隨喜它是內心的平穩高興,而不是那種手舞足蹈的興奮,或者說心漂浮、浮動性的興奮。

第四是『麻木假裝成中捨』。有些人麻木不仁,別人好也好,別人不好也好,別人做什麼事情也好,他的心已經很冷漠了,已經麻木不仁了,然後他還假裝說:「我中捨,我的心很平等,我用平等心來去對待。」其實這是一種麻木,麻木只是癡,愚癡。而『中捨』它是一種美心所,所以它們在表現上都是對於他人的苦樂、對於他人的好壞保持心的平靜。但是麻木是沒有智慧的,只是一種愚癡的表現,對於自己,對於他人,甚至對於修行,都是已經變成麻木不仁了,這不是中捨。它表現上很像中捨,但其實這是一種麻木,特別是有些人出家久了就會變得麻木,這種麻木其實是他越修越失敗,越修越愚癡。

第五、『心急假裝成悚懼』。心急就是性急,性子很急,做事情也是毛毛躁躁的;悚懼呢,也是表現得心很急,但是它們的對象不一樣。心急,是由於沒有正念,或者說他的性格,或者他的嗔心比較大,而表現在行為上。他是那種做事比要急躁、比較緊張。而悚懼呢?他是基於對生命、對世間所看清它是沒有值得留戀,而心很急,想要禪修、要修行這種心態。所以心急,它是對任何事物都缺乏正念,做事慌慌張張,做事很急躁;但悚懼呢,它的心是始終保持一種很警醒的狀態,而只想要把心投入正念、投入禪修當中。所以在外相上、表現上,兩個都似乎有一點相像,但是心急只是沒有正念,只是不善;而悚懼是一種智慧的象徵,悚懼是智慧的表現。

第六、『無信假裝成智慧』。一個人沒有信仰,一個人沒有信心,他假裝成自己很理性、很有智慧,對於很多事情都持批判,不去輕易接受。其實無信(沒有信仰)是心靈不健康的表現,在清淨之道裡面講到:『一個沒有信仰的人,他的心靈是不健康的。因為他偏於過度的理性一邊,而對於理性與感性之間缺乏平衡。』所以有些人他就因為自己無信,而假裝成很有智慧,什麼東西他都不輕易去接受,即使他也認為這個是真實存在的;但是由於他的理性也阻擋著,他也是不輕易地去接受任何一樣事情。所以這個呢,是『無信假裝成智慧』這個是現代人極普遍的一種現象,也就是說他其實是心理的不平衡,心裡缺乏感性的成分,然後他把自己偽裝成很有智慧的樣子。

第七、『批評人假裝成批評惡』。想要批評、排擠、打擊一個人,他往往會去找一些對方的不是,然後他假裝義正嚴詞的去批評,好像自己要秉持公道,自己要維護正義,心中不容得任何的一點『惡』。當他在排擠別人的時候,可以說『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他就會用很多看似堂皇的理由,然後對這個人打擊,這其實是一種偽裝,他把批評『惡』去掩蓋自己內心的嗔恨,甚至於有時候『公報私仇』……這些都是屬於這一類。

第八、『粗惡語假裝成斥責語』。粗惡語就是罵人難聽的話,他內心充滿了憤怒,或者是生氣要罵人,罵人罵完之後呢,就說……我這是為你好,我是幫你改正你的錯誤。其實他在罵的時候是沒有正念的,罵的時候他是以瞋恨心去罵的,以憤怒的心去罵人,然後他還假裝成我罵你是為了你好,我是在教你好像是在幫助對方一樣。

第九、『阿諛假裝成愛語』。就是一個人阿諛奉承、拍馬屁,然後假裝成他說一些很柔和、很親善的話。很多的人都喜歡聽人奉承,聽人讚美,很多的女孩子也是,一被人一讚,然後就飄飄然的。明明已經五、六十歲了,然後人家一說:「哎呀!妳怎麼看上去還那麼年輕?好像三十歲一樣啊!」她就飄飄然了。其實這是阿諛奉承的語言,甚至於它是一種不實的誇大語,在一般人聽來會起雞皮疙瘩的,但是在對方聽起來內心卻美吱吱的,一輩子都記得他。這個就是把阿諛假裝成愛語!

第十、『不敢幫助假裝成活命清淨』。這個是特別在一些出家人當中會出現的,他假裝成自己是正命,然後呢對於應該嚴守的也不嚴守,應該幫助的也不幫助,然後變成說,就是哪怕是施主啊!信眾啊!他就是舉手之勞的幫助,也假裝成:「我不管你,這個是你自己的事。」這種偽裝其實就是他內心很自私,或者說內心很麻木,然後他假裝成自己的活命很清淨。(活命就是出家人維生的方式)

第十一、『邪命假裝成幫助』。這裡的邪命是指他(出家人)專門拿那些物品,去討好在家人,或者幫在家人做跑腿。出家人,他是不能夠以利求利,以失望失。也就是說給在家人帶來一些好處,然後希望在家人供養。比如說:有些出家人他就喜歡見到那些在家人、那些施主來,特別是那些大施主,他們會送他很多禮品啊!送他一些食物啊!送他一些很精美的裝飾品啊!……等等,這些都是出家人的邪命,然後他假裝成這個是出家人的慈悲。或者說有時候,一些出家人去幫在家人送信啊!去傳話啊!或者說幫忙去提東西啊!去拉東西啊!去做一些苦力活兒啊!……等等,或者說編製一些手工活兒來販賣,其實這些都叫做『污家行惡』。如果因為這些行為而獲得施主的供養,他所獲得的供養都叫做『邪命』。所以有些出家人他就假裝幫助在家人,或者說給在家人一些好處、一些便宜,然後有些在家人不懂戒律,就說:「喔!這個出家人很慈悲。」然後就去供養他,這種就是把邪命假裝成幫助,或者施予、布施。

那講到活命清淨和邪命,我們必須得要知道:對於在家人來說,任何的出家人,如果他像你們要求任何需要你們掏錢的東西,只要你事先沒有邀請過他,你沒有做過邀請,或者他不是你的血緣親,你們不應該去供養他。因為你們去供養他,會讓對方犯戒。或者說,對方因為你的供養,他犯邪命,所以這個是戒律(比庫戒)的要求。特別是有一些出家人,會很無恥的向在家人要錢。或者說,沒有邀請他就說:「噯!我要去你那裏啊!……」或者說:「我要什麼……」這樣的話就是邪命。「你供養我機票。」「你供養我什麼……」這些其實都是出家人的邪命。所以要平衡這一點就是:如果他對出家人有信心,他提出了邀請。比如說:「尊者,你如果有什麼需要可以向我說。」或者說:「你有什麼需要,儘管向我提出來。」那麼這時候他才可以跟在家人跟施主要求說:「我要什麼…」那即使這麼樣的也好,那麼在家人也要看,如果是一些多欲、大欲、惡欲的出家人,這個也是要小心的。那一般上來說,出家人可以給在家人什麼呢?可以給書,給佛像,或者說跟禪修跟佛法有關的……這些可以。但如果是給那些裝飾品啊!精品啊!食物啊!這個是不可以的。

十二、『不合群假裝獨住』。有些人他一副孤獨相,或者說有些人他的人際關係很差,但是他會假裝成是『我是獨住,我跟誰都不來往,因為我要修行。』這個其實就是不合群。他的人際關係很差,大家都討厭他,或者說大家都不喜歡跟他在一起。由於他沒辦法,於是就假裝成『其實是很想修行的人、很精進的人,所以我不與人交往。』這個是『不合群假裝成獨住』。

第十三、『是離間語假裝成真實語』。有些人喜歡傳那些小道新聞,或者說他喜歡傳一些是非:「噯!我告訴你……」說了一堆。對方說:「你不能說人家壞話。」然後他說:「我說的都是真的!」就好像是為了對方好一樣。其實這個呢是他愛傳是非,愛挑撥離間,他往往會假裝成我告訴你這件事情是真的啊等等,所以這個呢,就是離間語假裝成真實語,就假裝成他說真話告訴你真相啊等等。

第十四、『不自愛假裝成不執著』。有些人不懂得自尊、自重、自愛,他的行為墮落,或者他的行為不拘小節,或者說他放浪形骸,然後他假裝成『不執著』。這個呢是有好一部份學佛的人,他會這麼樣的,他會拿一些不執著、不分別啊!不要著相啊!……等等,為自己的惡行來作掩護。就好像說一個男的他要勾引一個女的,那個女的因為她自己有信仰、有持戒,或者說她想起自己的家庭、自己的丈夫,或者她懂得自我保護,懂得自尊、自愛,然後她拒絕了對方。當對方知道她學佛,就說:「哎呀!佛祖都教妳不要執著啊!妳怎麼那麼執著啊?」……等等。所以這麼樣的話呢,就是他不自愛、不自重,然後他還以不執著為幌子,為自己的惡行作掩護。往往一個人在造惡的時候,他會假裝不執著。所以你會看到那些滿口『不執著』、『不分別』的人,往往他是沒有慚愧的人,不懂自尊、自愛的人;而真正懂得自尊自愛的人,他做事是很有原則的,不會沒有原則性的。

第十五、『昏沉假裝成入定』。他坐在那邊混混沌沌的,然後別人以為他在入定,好像坐得很穩一樣。其實呢他是坐在那邊發呆,要嘛是墮入淺層的『有分』,然後他就坐在那邊,似乎坐得很安穩一樣。

第十六、『掉舉假裝成精進』。你會看到有些人他禪坐似乎很精進,早早就坐入禪堂,一直就在那邊坐,有時候坐好幾個小時。或者說,他每一坐都很準時去坐,但是他坐在那邊就是在打妄想,想東想西,在那邊作白日夢。那些不知道的人就說他在精進,他坐得也很挺直、很筆直的,但他的心就是靜不下來,定不下來,很多東西想。這個呢,就是『掉舉假裝成精進』。

所以這十六種偽裝,它們是很多人,特別是修行的人很容易犯的毛病。我們知道了,我們就要很努力地去克服這些毛病,要活出真實,要真誠的活出自己出來,不要假裝。是就是,不是就不是,這麼樣的話這才是誠實的、真誠的佛弟子。那好,我們今天就講到這裡。

 

 

薩度!薩度!薩度!

 

(未經瑪欣德尊者審閱,弟子福一依錄音檔開示打字。)

 

 

 

 

 

 

 

 

 

聖小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