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q9uO1KDnyzW97FbhZNDYg

 

愚癡、貪欲、瞋恚,就是三毒的煩惱之火,眾生因為燒起這三毒之火,所以就輪迴在老病死的苦惱之內,在生生死死的世界中從此就不能解脫出來。三毒猛火是苦的根源,是以我為本。要想滅除這三毒的猛火,必須先要斷除以我為本的執著。這個根本的我執能夠斷除,三毒的火煙才會消滅,輪迴在三界之中的一切苦惱,也就自然而然的消除了。

 

關於我們自己的身體給你聽聽。我們身體上的眼耳鼻舌身意等的一切作用和活動,就是生死起滅的原因。若能深深了解這個生死,那就不會執著。對一切法都能生起平等的觀念,那時才能認識我們自身的真相,這個真相,就是所謂無常之相。可是,若人真想究竟洞悉這無常之相,並不是容易的事。因為人有意識的存在,所以生出種種的慾望。慾望、肉體、心,都是生滅的,都是不能常住的。假使你知道一切色心之法,是無常的,是不安的,是虛幻的,是皆空的,那就沒有「我」的迷妄,沒有「我所有」的束縛。明白「我」是無常的,「我所有」是虛假的,沒有「我」和「我所有」就不會生苦,也不會受束縛。把握這一點,就是一個清涼的去處,就是一個解脫的地方。

 

再想一想:誰來受果報呢?還是眾生自己要來受果報的。不過要受的果報,這也是如幻的。你應該為自己的幸福打算?抑是應該為人民的幸福打算呢?你應該為自己的不幸著想呢?抑是應該為人民的不幸著想呢?究竟那樣才是王應想的呢?你要知道:當我們的心與境相遇的時候,這只是空與空的聚合。好比石頭與石頭相碰以後發出的火花。火花是石頭的東西嗎?還是誰的東西呢?你照如此去想也就明白。

 

人間在還沒有生我以前,就已經有我呢?還是死後有我呢?睡眠的時候是我呢?還是午夜醒來時是我呢?心裏沒有掛礙是我呢?還是身體上有故障是我呢?所以仔細的想起我時,不過同於石與石相撞而發出那瞬息的火花,但石頭不就是火花,等於水中有時起了泡沫,但水並不是泡沫一樣。

 

假若一定要說有我,那又何必要苦苦的修行呢?假若一定要說一切都沒有,為什麼要求解脫呢?老實說,在這個世間上,「我」沒有所作,也沒有作「我」的主宰,一切都在隨著自業流轉而已。

 

人有主觀的眼耳鼻舌身意的六根,向外攀就有客觀的色聲香味觸法的六塵,所以結果生起眼耳鼻舌身意的六識。由於心與境遇合的六識,因此那不如意的煩惱之我也就生起那老病死的循環。貪瞋癡的無明,都是起源於這個我,好像石頭與石頭相撞擊的時候,有時有火,有時無火,但石和石不相撞時,就不能說石頭是火。離開我執,不是容易的事,可是不離我執又是錯誤的、愚癡的、顛倒的。忘了我而只為一切眾生,再忘了我及一切眾生而進入不動心的領域,把心擴大與宇宙一體時,那就是「我」進入涅槃之時,這才是人間本來的實相,那個地方才沒有生死。

 

布施是去除貪欲,忍辱是壓止瞋怒,智慧是遠離愚癡,布施、忍辱、智慧,這三者是能進入涅槃之門的路徑。

 

學佛並不一定要出家,在家奉行佛陀之法也是一樣。

 

『肯定一切的人,就是否定一切的人;肯定某一項事物的人,就是否定某一項事物的人。肯定一切,很容易給貪欲拘囚起來;否定一切雖然能夠遠離貪欲,但太固執這個否定,也是一種執著。捨棄一切的肯定與一切否定,那才是真理的認識。』

 

心,沒有愛執,沒有煩悶,把心調伏到寂靜的時候,是很容易安眠的。

 

『你富有無數的財寶,樂於惠施救濟貧窮的人;你能善用金錢,而不為金錢使役,實在是難能可貴的德行。不過,你過去的布施,只是祈求的人天福報。人天福報,一樣不是安穩寂靜解脫的勝境,若是有「我」的這種樂,那也是不久常的。比錢財更進一步的布施,是至心施、精進施、時施、寂靜施、無畏施,才是莊嚴我們德行的法門,才是步上自由光明解脫的大道。』

布施雖是為人,實在也是為自己。做人不要過份的貪圖金錢,要過合理的經濟生活,那慈悲恭敬的心念才會自然湧起;嫉妒和我慢的邪執才自會消除,這就是布施的力,這就是解脫的因。

 

生命是平等的,沒有什麼再比生命可尊可貴。要嚴厲的克制自己的惡念,要以寬大對待別人。最要緊的是不要把自己的幸福建築在他人的痛苦上。要幫助苦難的人,要安慰煩惱的人,要救濟有病的人。

 

悟入真理的正道必定要修學正見、正定、正語、正行、正命、正精進、正思惟。

 

不要以為修善學道就非要出家不可,修學真正的大道,出家與在家都沒有分別。

 

做佛陀的弟子,本不一定要出家,在家也是一樣的可以學佛。佛陀不勉強勸人出家,但佛陀卻希望人人都遵奉他所指示的真理去實踐。

 

人在世間上為生活努力,都是造六道輪迴的因,六道輪迴的結果離不開苦,苦的根本就是愛與欲所致。

 

把私我的愛欲去除,清除身口意三業,積聚十善的行為,修養善的德性,晝夜沒有間斷,不給六塵境界轉動自己的心,不給無明妄想所迷惑,如能這樣,一定能得到未來的大利益,而步上自由解脫之大道。

 

自由解脫的境地是無我的境地,無我的境地一定要遠離三界的慾念。三界好似焚燒著的火宅,好似無底的大海,沒有什麼快樂可言。眾生出沒在三界六道之內,好比月亮迴轉在太陽的周圍,永無息期。天上的愉快,人間的歡樂,絕對不是常住的,真正涅槃的境界,才是第一究竟的快樂。

 

出家學道之法,首先就是降伏驕慢之心

 

佛法如百川流向大海,不分四姓階級,皆同一姓;不分貧富貴賤,皆是平等。四大五蘊假因緣和合的人生,本來就是空寂的,本來就沒有「我」這個東西,依照佛陀的聖法來想,實在沒有起敵對心和驕慢心的必要,因為大家合起來就是一體。

 

正覺的道果,是不分在家與出家的。

 

在人間最強大的就是煩惱色欲的力,最可怖畏的也是煩惱色欲的力,人要想戰勝煩惱色欲的話,那就得要用誠實忍耐的弓,銳利智慧的箭,頭戴正思和正念的盔,身披無我的甲,方能戰勝煩惱五欲的世間。

 

少分證得聖果的人,見惑上的煩惱無明雖斷,但思惑上煩惱無明尚不易除

 

佛陀說人的身體是四大五蘊假因緣集合的,沒有「我」這個東西,也沒有「我所有」的東西,人生像一場戲言,如幻如化,本來是空

 

要用忘我的心來思惟我的教法。

 

做人先要知道四種結業,什麼是四種結業呢?
一、知道殺生是殘忍的惡習。
二、知道盜竊是損人的行為。
三、知道邪婬是痛苦的根源。
四、知道妄言是虛偽的欺騙。

做人更要不於四處作惡行,那四處?
一、永無滿足之自私的貪欲。
二、嫉妒驕狂之惱怒的瞋恚。
三、所作行業之後果的恐怖。
四、執斷執常之我見的愚痴。

 

人若有這四種惡行,名譽日減,人不喜見,如同下旬的月亮,一天一天的減少;假如能夠離開這四種惡行,名譽日增,受人尊敬,像上旬的月亮,一天一天的增滿。

 

有六種損財造業的事不要去做,那六種損財造業的事呢?
一、耽緬於酒。耽緬於酒的人,常有六失:一是散失財帛,二是常生疾病,三是愛好鬥爭,四是惡名流佈,五是瞋恚粗暴,六是智慧日損。
二、喜好博戲。喜好博戲的人,也常有六失:一是財產日耗,二是雖勝生怨,三是智者所責,四是人不敬信,五是為人疏外,六是生盜竊心。
三、閒遊放蕩。閒遊放蕩的人,亦有六失:一是不護自身,二是不護子孫,三是不護財貨,四是常自驚懼,五是諸苦纏身,六是喜生虛妄。
四、迷於歌舞。迷於歌舞的人,亦有六失:一是歌在何處,二是舞在何處,三是琴瑟在何處,四是講說在何處,五是鼓樂在何處,六是聚會在何處。
五、愛交惡友。愛交惡友的人,亦有六失:一是方便生欺,二是好喜屏處,三是誘他家人,四是圖謀他物,五是財利自向,六是好發他過。
六、懈怠懶惰。懈怠懶惰的人,亦有六失:一是不肯作務,二是不肯勤修,三是喜好美味,四是妄想紛飛,五是受人輕視,六是事業無成。

 

耽緬於酒乃至懈怠懶惰的這六種損財的業是不能去造作的,假若去造作,家財一定日日損減,名聲一定漸漸受人批評。

 

復有四種像是親朋好友的樣子,但實如怨家,這是應當覺察了知,那四種怨親呢?
一、有貪欲而假畏伏的人。貪欲而假畏伏的人,第一你給他少了他望多,第二他給你小利要你報酬大利,第三畏懼你而勉強來親近,第四為求利益才和你相交。
二、有所求而說美言的人。有所求而說美言的人,第一無論你的行為是善是惡,他都順從,第二等你有難的時候他就離開,第三見人有善事而來求助,他便密為隱藏,不使你知,第四見有危險的事情發生,他便排擊你而忘記恩惠。
三、有諂諛而來敬順的人。有諂諛而來敬順的人,第一見你有不好的行為他不勸諫,第二見有善事可作他不協助,第三見到有利可得的事他便趨承逢迎,第四見到有義無利的事他便後退。
四、有圖樂而來交友的人。有圖樂而來交友的人,第一有喝有吃的時候和你為友,第二有賭博遊戲的時候才和你為友,第三有有淫逸放蕩的時候才和你為友,第四有歌舞出遊的時候才和你為友。

 

前四種惡友要遠離,因為那些朋友只會自己墮落,我現在再告訴你有四種益友可親,那四種呢?
一、見非即來勸止。見非即來勸止的益友,有四事可貴;第一見你為惡,則能遮止;第二為人正直,可作模範;第三慈心愍念,常思助人;第四示人善路,指導迷津。
二、有同情慈愍心。有同情慈愍心的益友,有四事可貴,第一見你獲得利益則代為歡喜,第二見你錯犯惡行則代為憂急,第三稱人名譽道德不言人非,第四見人說惡便能制止。
三、樂於幫助他人。樂於幫助他人的益友,有四事可貴,第一護你不令放逸,第二護你不令失財,第三護你不令恐怖,第四對談常作忠言。
四、苦樂皆不相棄。苦樂皆不相棄的益友,有四事可貴:第一永不揭發朋友秘密,第二災危之時永不捨離,第三為朋友願犧牲生命財寶,第四常相教誡,濟其恐怖之事。

 

要用聰明的慧眼,去認識這四種益友,和他們相交,人格自會提高。要知賢能的人,他有純潔清淨的心,有正當的行為,像燈火的光輝,可以驅除黑暗。

 

學佛的人,要淨化自己的身心,要強化自己的道念

 

越受到艱危困苦,越想到佛陀說過的話:「天地、日月、須彌、大海,沒有不變易的時候,有成必有壞,有盛必有衰,有會必有離,有生必有死,有樂必有苦,有喜必有憂,世間上沒有永久不變的快樂,唯有苦才是綿綿沒有盡期。

佛陀曾說過:「身體是集合四大五蘊假因緣和合而成,這個虛幻的色身,就是眾生識性寄託的地方,人之死,等於還本歸源,假若沒有『我』和『我所有』的執著,即能進入涅槃,涅槃才是永遠平和的世界,比這再快樂的是沒有。」

佛陀說業力招感來的色身,總要感受苦報。修道最要緊的目的就是能消滅業報,獲得解脫。死亡不必恐怖,當生的時候就注定有死,所恐怖的是對於死有沒有把握。

 

坐禪之中,努力要達到無念無想的境界。沒有我執,也沒有貪愛瞋恨。

 

在阿彌陀佛的國土中,無諸苦惱,受諸快樂。若有眾生欲生彼佛國土,則要一心念佛,修學淨業。要成就淨業,當修學三福:
第一、孝養父母,奉事師長,慈心不殺,修十善業。
第二、受持三皈,具足眾戒,不犯威儀,身心清淨。
第三、發菩提心,深信因果,讀誦大乘,勸進行者。
假若有眾生修此三福,再加一心稱念彼佛名號,即得往生彼佛清淨國土。

 

常聽佛陀講,人若造了罪惡,懷著慚愧的心情,在三寶之前,懇切至誠的懺悔,罪過就可以消除,業障也會減輕。

 

世界上有兩種人可以得到快樂和幸福的結果,一是修善不造罪的人,一是造罪知道懺悔的人。現在大王悔過的機緣成熟,過失,世間上的人誰能不犯呢?知過必改,就是一個好人。

 

罪業是沒有本體,是空幻的,把心意如果能忘去時,罪業也可以消滅了。瞭解心和罪本是空幻不實,這就是真實的懺悔。

 

過去的事已經過去,沒有什麼計較的必要,從現在起如何自新,才真正的要緊。你行善安心,當即就能快樂,進一步更要在我的法門中學無為的法,證無為的果,你就可以解脫得度。

 

佛陀叫人不要造業,播下種子一定會有現行。佛陀能救人,但人的業報不能不受。有罪業的人,不懺除前愆,佛陀雖可救度一時,但最後他還是要受完業報。

 

自己知道自己是愚,這就是智者;愚鈍的人是那些自以為聰明的人。

 

「拂塵除垢」的偈頌,「塵垢是可從兩方面去看,一是內的,一是外的。外面的塵垢是看得見的灰土瓦石,是容易清除的;內心中的塵垢是貪瞋無明煩惱,這是要用大智慧才能清除。」「人的欲就是塵垢,智者一定要除欲,不把這個欲斷除不能了生死,這是很可恥的事。以欲而生出種種災難苦惱的因緣,束縛人,不能自由。沒有欲,心才能清淨,才能自由解脫,才能見到真理。」

 

『修行也是和彈琴一樣,』佛陀慈悲譬喻說法道:『不要太緊,也不能太鬆。太緊太鬆都容易出毛病。把心放得平和些,凡事都有程度。』

 

懺悔就能得救,懺悔能消除過去的罪業。

 

大地上的泥土是最能忍辱的,無論甚麼不淨的東西加之於他,他都不會拒絕,糞便、膿血、痰唾,他都甘受如飴

 

懺悔在佛陀的教法中,其效是非常之大,人能悔過,能夠改往修來,實是很大的善事

 

改過自新,是離苦得樂的不二法門。

 

修學佛道的比丘,先要成就菩薩四法,才能於正法中得不退轉,是那四法呢?
第一、聽到未曾聽過的法門,思量義理,不可即刻批評。
第二、希求多聞,深生欲心;於空閒處,深生樂心;求斷瞋恚,修集慈觀;為斷貪欲,修不淨觀;為斷愚癡,修因緣觀。
第三、要善知五陰、十二入、十八界、十二因緣,即能成就無依止智,對於一切法不念不分別,才能為眾生宣說大法。
第四、要廣行布施,嚴持戒行,勇於忍辱,精進菩提。

 

三個月過去,佛陀重降臨人間,佛陀還未到達僧團時,知道的人都爭先恐後的出去迎接,此刻須菩提正在靈鷲山的崛中縫衣,他知道佛陀下降人間,當即放下衣服想趕快去迎接,正在這時候,他忽然又再回到自己原來的位置,心中想道:「我現在去奉迎佛陀的聖駕,是為了什麼呢?佛陀的法身,不是在眼耳鼻舌身意上可見,我現在去迎接佛陀,把佛陀的法身當做地水火風四大種的和合,這是沒有認識諸法的空性,不認識諸法的空性,就見不到佛陀的法身。因為佛陀的法身,諸法的空性,是沒有造作主,也沒有所造作。如果要想見佛陀,則一定先要了解五蘊四大總是無常的,明白所有的一切東西是空寂的,知道森羅萬象的諸法是無我的。沒有我,也沒有人;沒有作,也沒有所作。一切法是空寂的,法性是無處不遍的,佛陀的法身是無處不在的,我皈依奉行佛陀的教法,我想不應該被事相所迷。」

 

 

眼耳鼻舌身意的六根,是以心為主,大家要好好制心,心的可畏,甚於毒蛇、惡獸、怨賊。好像人的手中拿著蜜器,動轉輕躁,觀看到蜜,不見前面舉步就有陷坑。放縱心意,好像狂象無鉤,猿猴得樹,能夠喪失一切善事,所以你們要精進修道,把心棲於安靜的境界。

 

你們接受到飲食供養,應當作服藥之想,好和壞都不要增減。不要起貪瞋之心,飲食不過是為資養色身,除去身體的饑渴。受食要如蜜蜂在花上採蜜,但取其味,不損食香,不要多求,以免壞其善心。

 

假如有惡人前來傷害你們,你們當自攝心,不要起瞋恨的念頭;更要護口,不要說惡毒的語言。你們要知道放縱瞋恚的心,就能妨礙修道,破諸善法,壞好名聞,失去一切功德之寶。忍的美德,持戒和苦行都不能及。能夠行忍的人,才是有力大人!假若不能用歡喜之心,忍受惡罵之毒,如飲甘露,就不能稱做有道的智慧之人。


你們應當知道多欲的人,苦惱亦多;少欲的人,才是住於安穩的世界。你們要脫離苦惱,就要知足,知足之法,才是幸福安樂之道。 

 

你們要不忘正念,一切煩惱惡魔就不能侵入。你們要做勇猛的將軍,披著重鎧,持著禪定的刀刃,征服六塵境界的魔軍;佩著智慧的利劍,知道世間生滅的法相,降伏一切諸有的苦患。

 

在生死的大海中,你們要撐好智慧的法船,渡過愚癡愛執的濁流,燃著智慧的燈光,走過無明闇冥的世間。常以聞思修的智慧,才能進入三魔地。

 

 

 

 

 

 

 

 

 

 

 

 

 

 

 

 

 

 

 

 

 

聖小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