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4824_461378953968989_245440938_n

苦滅聖諦

一、究竟苦邊

諸比丘!彼世間良醫於生根本對治不如實知,老病死憂悲惱苦根本對治不如實知。如來、應、等正覺為大醫王,於生根本對治如實知,於老病死憂悲惱苦根本對治如實知,是故如來、應、等正覺名大醫王。【契經 雜因誦】

世間充滿了困擾與橫逆,人們所受的苦難與受難的形態罄竹難書,每個人每天都不斷地面對這些問題並與之抗爭:收支平衡、工作壓力、家庭不睦、勞資糾紛、社會暴戾、病痛折磨、生離死別等,凡此總總不勝枚舉。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困擾。

人們總是期待,一旦渡過這次難關就可以輕鬆下來了。但一事結束總還有另一事接踵而來:天花、霍亂的流行終於被防治了,誰能料到竟發生愛滋病橫行;總算繳清所有貸款,赫然發現孩子已經學壞;屋頂漏水才修好,車子又和別人擦撞。更何況,用以解決困擾的方法往往在尚未圓滿處理目前問題之時,已衍生了更多令人料想不到的困擾:醫學進步使落後地區人口爆炸、先進國家則人口結構老化;工業發展造成自然環境惡質化、經濟起飛則垃圾堆積如山;法律原係保障好人卻也被利用來衛護壞人、婚姻制度更製造了無以數計的家庭悲劇。要指望人們的生活能在現實世間的文明進步到某種層次之後,達到一種完善、沒有苦惱的境地,簡直是緣木求魚!

比起兩千五百年前的印度,社會結構更多樣化,更繁複、多元的領域待人去經歷、探索,於是也更難讓人靜下心來深思人生的終極問題。可是一旦拋開五光十色的進步假像,就會發現其實現代人的基本際遇無異於古人:醫學的研究發展仍不能幫助人們擺脫老病死的脅迫,其餘如政治、教育、經濟等等攸關民生福祉的發展,還都和古時候一樣無能幫人阻絕憂悲惱苦的纏擾,人們仍在艱苦的現實生活中掙扎。

何以聰明才智足以上究太空、下探深海的人類,竟無法根除自身最迫切的難題呢?佛陀說得好:‘於生根本對治不如實知,老病死憂悲惱苦根本對治不如實知’。人們解決困厄的方法沒有掌握到根本問題。當人們遇到生計問題便在財務上努力;面臨情感空虛便追尋伴侶;承受壓力便藉由感官刺激來發洩。千百年來的文明走向,全都浪費在財務、伴侶、感官刺激這類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旁枝末節上,忽略了對生命本身的關注。在整個文明進化的歷程中,人們並不致力於探討生命何以就非得面對老病死?何以就非得應付生計、情感、壓力這些教人憂悲惱苦的騷擾?至於著重於生命崇高理想的宗教哲學人士,則乾脆漠視生活中老病死憂悲惱苦等形而下的現實問題,直接作飄渺虛無、不食人間煙火的想像而與現實生活脫節。總結來說,人們關懷、思考欲望如何被滿足,遠勝於關懷、思考自己生命的確實內涵。

若沙門、婆羅門於苦聖諦不如實知,苦集聖諦、苦滅聖諦、苦滅道跡聖諦不如實知,當知是沙門、婆羅門不捨惡趣。若沙門、婆羅門於苦聖諦如實知,苦集聖諦、苦滅聖諦、苦滅道跡聖諦如實知,當知是沙門、婆羅門捨離惡趣。【契經 雜因誦】

有思想、有見地的人總算開始針對生命困境發出‘關懷生命’的呼籲,但一般對生命的關懷僅限於傷殘人士的福利或弱勢族群基本權利的爭取;有識之士也一再強調開發獨立思考能力的重要性,但最高明的思考也不過是盡可能以公正、公平的方式滿足每一個個人的獨特需求。

在狹隘的生命關懷與僵化的思考範疇中,似乎僅止於要求一切人都有各安其位、隨心所欲的權力與能力。是以,能給予最平等生命財產保障的政府就是好政府;能提供最全面生活滿足的文化就是好文化;最好的教育制度就是能有效率地啟發各人專長的制度;乃至由跨宗教與醫學的前衛人士所提出的終極關懷,所能關懷的終極也僅限於人死之前身體及精神上的安寧照護,或者是來生會更好的光明信仰。

那些向外追逐的善行雖能令受助者緩和一時的悲苦,也讓行善者的生命活動趨向天堂、極樂世界之類的善處,但卻無助於引導眾生在永世的五道輪迴中趨吉避凶、杜絕苦痛----不論是受助者或行善者。

也有許多人願意躬身自省,衷心地關懷自己的生命品質,或是回歸自然、簡樸、無汙染的生活方式;或是致力於修身養性,成為聰慧、睿智、博學多聞的哲人;或是虔敬地專注於瑜伽靈修、祈禱奉獻等各式各樣的修道。

那也的確都能令人獲得豐碩的福德,使人得到超越現生短暫享樂的更高等福祉。然而,那些意志、信念都還只能算是滿足欲貪的世間思惟,或許在短暫的現生、來世中,生命會顯得較為高尚、尊貴。可是任何以滿足欲貪為出發點的毅力與信念,都不可能避免五受陰無常變易的命運,註定要再度流轉五趣,不能逃脫三惡道苦。

人類的文明走向是朝著滿足生命渴望的方向邁進,但在無常、苦、無我的無奈現實中與永恆的老病死憂悲惱苦脅迫下,不可能求得人們所希望的終極幸福。除非人們願意從觀念上作根本的改變,勇於放棄追求欲貪滿足的模式,回過神來關心生命本身面臨的困境,才能得到實際的解決方針。

從正法的角度來看,在欲貪至上的強勢世間思惟薰染下,人們以勉力填補各式各樣欲貪無底洞的方式追尋真理,只會與真理越行越遠。若不回歸單純的、不受欲貪染指的生命省思;落實在生命無常、苦、無我的真相中,便沒有機會找到真理、見到正法。

如是真實教法顯現,斷生死流,足令善男子正信、出家、方便修習不放逸住,於正法律精勤苦行。若其未得所當得者,皮筋骨立血肉枯竭,不捨殷勤、精進、方便、堅固堪能。所以者何?懈怠苦住,能生種種惡不善法、當來有結熾然增長,於未來世生老病死退其大義故。精進樂獨住者,不生種種惡不善法、當來有結熾然苦報,不於未來世增長生老病死,大義滿足,得成第一教法之場。【契經 雜因誦】

在思考生命問題時,佛陀關心的重點不在於是否有人滿足欲望的權利被剝削,也不在於是否待人處事有獨立思考、分析的能力。畢竟那都是生命既已存在就必然面臨的附帶考驗,那些因時、因地、因人而異的瑣碎麻煩,是不可能找到一套簡單、有效、放諸四海皆準的處理準則的。佛陀關心的是生命本身,思考的是所有雜蕪瑣事的根源,要處理的是一切眾生所共俱的基本難題。

唯有在突破了滿足欲貪的強制性輪迴模式及思考模式之後,才有可能掌握生命的核心問題、才有機會正本清源地解決生命一切的困境。正法探討生老病死,因為有生老病死才會附帶產生其他困擾;正法也提出有效的因應對策,可是一向都僅有極少數的人真正對正法發生興趣。

眾生絕非豪邁慷慨地無懼於老病死,只是人們總是以掩耳盜鈴的方式企圖僥倖,單就花費在美容、拉皮、防止老化;醫療、保健、健身、營養品、補品等社會成本的統計,就可知道人們實在是盡一切所能地避免面對老病死的脅迫。但這種得過且過、過不去就只好認命的逃避心態完全無助於苦難的根除,僅能像屠宰場中的牲畜,努力閃避屠夫的攫取,以貪圖多幾分鐘的苟延殘喘一般。

假使不能透徹認識到生命無常、苦、無我的輪迴真相,人們很難警覺修行的需要。然而,一旦能體悟到生老病死憂悲惱苦的輪迴過患,佛陀預言:‘如是真實教法顯現,斷生死流,足令善男子正信、出家、方便修習不放逸住,於正法、律精勤苦行。’

一個能夠對生命有所省思、渴望對生命真義有所交代的善男子、善女人,絕不願意渾渾噩噩、糊里糊塗地終其一生漂泊在欲貪的洪流中。一旦他們得知真理徹見正法,那麼僅是能截斷生死輪迴的痛苦流轉這項利益,就足使他們以正法為堅定的信念,放捨一切身家財產而出家學道,堅毅勤奮、不辭勞苦地修學佛法,實踐正法律的教義。

究竟苦邊,即將是他們努力的最終成果。他們將不再輪迴五道;不再承受老病死憂悲惱苦;不再面對因生命存在所產生的任何磨難、困頓與苦痛。他們將超越所有痛苦的最後邊際,完成痛苦的徹底解脫。

反過來說,沒有魄力作到‘正信、出家、方便修習不放逸住,於正法、律精勤苦行。’而耽溺於任何形而上或形而下欲貪的人,不可能達到‘不生種種惡不善法、當來有結熾然苦報,不於未來世增長生老病死,大義滿足,得成第一教法之場。’的目標,佛法再現實不過,因果之間完全沒有僥倖的餘地。

我不說一法不知、不斷而究竟苦邊。云何不說一法不知、不斷而究竟苦邊?謂不說眼不知、不斷而得究竟苦邊,若色、眼識、眼觸、眼觸因緣生受----內覺若苦、若樂、不苦不樂,彼一切不說不知、不斷而究竟苦邊。耳、鼻、舌、身、意亦復如是。【契經 六入誦】

小說、戲劇的情節中不乏描寫禁慾的修道者,為了貫徹修道的意志,不惜在性靈的升華與情欲的糾葛中艱困地掙扎。這已是人們所能想像,有關追求生命真義的奮鬥中最感人、最深刻的情節了。

但它們所無能交代的是善惡的確實界限、需要禁欲的確實理由、禁欲手段與終極目標間的聯貫以及達成終極目標後的實際情況。那就好像吹捧某人有思想、有內涵、有成就,卻完全描述不出其思想內容為何、內涵如何外顯於言行、成就的功績何在一般。

那尚且還只是對外的介紹罷了,倘若世人對佛法及修行的理念模糊、懵懂甚至了無興致,其實一點都沒有關係、算不上什麼大不了的事,反正人各有志,不必強迫推銷修行的理念。更何況佛法尊貴,佛陀及聖弟子們從不向不適當的對象講說佛法,也不會在意社會大眾不懂得珍視佛法。

真正動搖正法根本的嚴重影響是:進入僧團中修行的比丘、比丘尼曲解佛法真義、用自以為是的錯誤方法修行、自由心證地任意設定修行最終目的,導致究竟苦邊的機緣完全斷喪。現今的佛教徒們醉心於感應、往生、積功德而非解脫;致力於奉獻、吃苦耐勞、弘法利生而非離欲;期期於禪境體驗、成佛作祖、顯發自性而非寂滅涅槃。幾乎一切所見所行,無不盡其所能地顛覆佛陀體證、教示的正法。這才真是應驗了後世佛教徒自己授記的‘末法論’。

如今,佛陀真實言教:‘於眼不知、不斷,不得究竟苦邊,若色、眼識、眼觸、眼觸因緣生受----內覺若苦、若樂、不苦不樂,彼一切不知、不斷,不得究竟苦邊。’的微言大義已被遺忘漠視。當這真實言教被輕率棄捨之後,並不擾及已入滅的佛陀或諸賢聖僧;正法的決定勝義也不受到絲毫動搖。真正蒙受重大損失的正是那些遺忘漠視正法的人,他們葬送了自己究竟苦邊的唯一希望,再高明的學說、再虔誠的信仰、再感人的修為,都和滅苦不相干,他們依然隨著老病死憂悲惱苦的節拍起舞。

如來、應、等正覺為大醫王,於生根本對治如實知,於老病死憂悲惱苦根本對治如實知,是故如來、應、等正覺名大醫王。〈苦滅聖諦〉一章,便是要介紹佛陀根本對治生老病死憂悲惱苦的方法,將究竟苦邊的法則、修行次第、涅槃真相作個清楚的交代。

 

 

 

 

 

 

 

 

 

聖小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