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96017_1035976293087856_4126957409186757830_n

【彼此之道】 帕奧禪法有訛誤?

我們尊重不一樣的『佛說』,但是對於您們的質疑,請容我們還是要解釋。

彼:

帕奧禪師的禪修著作在大陸和臺灣流傳已廣,但早些年讀來就有許多問題,也有朋友問起,因為不合和的緣故,只在私下解釋,而不作公開批評。雖然修行佛法最主要是關注自己的內心修行,但知道有類似錯誤但為了所謂不爭而不指出,想來那也不過是偽善。因為隱瞞錯誤足夠害死許多人。

帕奧禪法的錯誤,依據經典而說,有多處嚴重錯見,因此現在指出:

錯誤第一,是他所提的內觀必須要觀察過去、現在、未來三世;其錯誤在於,根本不瞭解度疑清淨的實際是要瞭解緣起的本質——無常、苦、無我,而絕非是瞭解具體的過去世是什麼,未來世又是什麼。

錯誤第二,他強調,觀禪一定必須有光——他所謂的智慧之光,這本身實際就是一種執著,《清淨道論》道非道智清淨部分言,光明只是一種觀禪的染,如果執著就是存在問題的。光明如果被執著為內觀禪的必須,那這一修行內觀者在內觀之初已經設置了一個執行,而永遠無法真正對身心的無常、苦、無我有所觀察。而此對光明的執著本身就是『常見』。雖然他在著作中解釋說,在道非道智中不執著光明,但其實踐指導卻是執著光明的。

第三,他所引用的經典,斷章取義。有幾處出現前後自相矛盾,同時違背聖典依據。

我可以負責的這樣說一句話:如果帕奧的禪修觀點成立,那麼藏傳佛教的大圓滿教導殊勝過他的這一教導十倍都不止。但在我看來,佛陀本人的教導最為殊勝,,所以帕奧的觀點無法依靠。所以在修道之途上,許多艱險。需要有正見,以佛陀為師,而不以大師為師。以真理為師,而不以盲從為師。

此:

禪師所說的不是錯見;您所說的不是正見,那是成見。「如果帕奧的禪修觀點成立,那麼藏傳佛教的大圓滿教導殊勝過他的這一教導十倍都不止。」請問,大圓滿您修過了麼?因為您沒有了解和實修過,當然會有誤會。呵呵…來解釋您這三個錯見:

第一點,帕奧禪師不是提倡內觀的體系,也不清楚您所說的修法是何種體系。度疑清淨不是去瞭解緣起的本質——無常、苦、無我。請您讀清淨道論第十九:『以把握名色之緣,而越度了關於(過去、現在、未來)三世的疑惑所建立的智,名為「度疑清淨」。』七清淨的度疑清淨就是對於『疑見』的懷疑有沒有過去世、未來世?去度越。經由禪相穩定的智慧之光去查找過去未來的名色法,這是如實知見『緣起』的要素。帕奧禪師的止觀體系(佛陀在大念處經的指導禪法)與馬哈希等緬甸傳統的內觀修習,在修習觀慧時的重大差別。即在傳統意義上流行於緬甸的觀慧修法,認為修習觀察名色法證的聖果,是不需要觀察過去和未來的名色的。換句話說,他們認為通過觀智來了知過去生,是不可能的,我們只能觀察現在當下的名色法。而帕奧禪師的教法則完全相反,甚至認為,能否通過觀智來觀察過去世,是能否證得初果須陀洹的試金石。

佛陀本人具有六通,當然不需要用觀智了知過去生。而對於當今的傳法者,證得神通是很困難的事情了,幾千年之後將會更難。依照論文所引述馬哈希尊者等傳統觀點,他們認為,觀智根本不可能了知過去世。不過幸好在帕奧禪林,有很多修行者成功的用觀智觀察到了過去世。帕奧禪林觀察到過去世的禪修者,據說他們的經歷是,當他們在觀察過去世時,過去是不可改變的,總是一樣。而在觀察未來世時,未來可以變化。這符合自然法則,而且幻覺應是經不起如此反覆實踐與禪修導師口試的。

第二點,帕奧禪法(佛陀在大念處經的指導禪法)的實踐指導是不執著光的。光只是一個階段,是心穩定後的從心流產生且心生色法強化的現象。哪怕我們只是在禪修中瞥見微光,帕奧禪師都要我們回到呼吸的專注。末學在禪修時也沒去刻意想著光,結果光在不經意間冒出來,為什麼?心安靜了,心穩定了,那是自然由定力產生的色法,藉由與呼吸結合與定力穩定堅固時的光,我們如實知見名色法、緣起法,如果沒有這種光明,禪修者就不能觀照外在三十一界的名色法。等到更上階的觀智時,您會發現在生滅智階段所生起的光明和在它之前生起的光明是不同的。《巴利經藏‧增支部》的《睡意經》,敘述了大目犍連尊者證得阿羅漢果的經過。在該經中,佛陀教導大目犍連尊者日以繼夜地增強光明,以便克服昏沉和睡眠。智慧之光可以這樣用,您要說這兩位勝者也是執著光明麼?佛陀在《增支部‧三集‧掬鹽品‧相經》裡說:「諸比丘!勤修增上心之比丘,有時作意定相,有時作意精勤相,有時作意捨相,因此其心變得柔軟、適合作業、極光淨、及不易壞。他的心安穩地住立,直到漏盡。」這個『極光淨』直到漏盡(證阿拉漢果),您否定什麼呢?

第三點,他所引用的經典,斷章取義。有幾處出現前後自相矛盾,同時違背聖典依據。可否請您舉例呢?

帕奧禪師教誡:「我們是佛弟子,所以佛陀留下的律和法是我們的老師。」帕奧禪法是佛陀在大念處經等經藏義注闡述的實修方法,不是他發明的禪法;稱為「帕奧禪法」,只是與其他禪修體系作為識別。我們讀他的著作,會發現他一直是引用巴利三藏和註解,不會有自己的觀點和說法,也讀不到後期的觀點,好比『三法印』等等。

您看這個社團裡,不追蹤帕奧禪師的動向行蹤、不歌頌帕奧禪師的美德或智慧、不將帕奧禪師神格化與佛同等。為什麼?因為帕奧禪師所說所行,都只是跟著佛陀。

他老人家的正知見影響著我們,讓我們知道佛陀教導什麼?沒有宗門派系,沒有祖師色彩。如果要末學把帕奧禪法共修會拿掉,改成佛陀正法共修會,相信又是湧進一堆各種傳承,乃至附佛錯見的『佛法』,難以還原質純是吧?末學不是誇耀上座部有多麼『接近佛陀』,而是從歷史脈絡中,從無量法門中,它比較接近佛陀;即使有所人為的摻雜或改變。就像末學常做的比喻:即使挑不到青綠色的香蕉(佛陀在世的根本佛教),您是要挑微黃的香蕉(上座部)?還要挑熟爛長蟲的(大眾部)?即使住不了大河的上游(根本佛教),您想要住在中游(佛滅百年的上座部佛教)取汲飲水?或想要住在下游(佛滅千年的北傳佛教)取汲飲水?

(完)

 
 
 
 
 
 
 
 
 

聖小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