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1453178541285  

今天在倫敦,依舊是陰暗的下雨天,就跟平常一樣沒有變化。為了賺取足以付給房東的費用,一如往常的在迴轉壽司店打工。

這是一間英國老闆、英國股東,「土生土長」的大型連鎖壽司店。

而對英國老闆來說,他賣壽司可不是因為熱愛日本文化,純粹認為異國料理是筆好生意而已。

所以在這樣的店裡工作,你不會感到熱情,有的只是人情冷暖。員工來來去去,每一週都在舉行歡送 party,唯一的收穫只是免費的酒精和一餐。

我打工的這間餐廳,除了外賣壽司餐盒之外,內用也有熱食以及迴轉壽司 Bar,所以餐廳的外場部門以及廚房部門是分開的。我的工作是在迴轉壽司台製作壽司和客人的點單(像是味噌湯或生魚片和手捲等等),所以被客人圍繞的我就像是被觀賞的亞洲金魚。我問過廚房經理,為什麼他喜歡請台灣人在迴轉台當壽司師傅,他說因為亞洲人讓這間「日本餐廳」更加分......

在這間餐廳打工,平均每週工作 30 小時,時薪 7.15 英鎊(約 357 元新台幣),外加小費,1 個月大約可以賺到約 5 萬元新台幣的薪水。另外,一年還會有 28 天的有薪假可以讓你自由排假。

對於我來說,這份工作支撐我的房租還有交通費,這兩筆生活開銷是眾所皆知的昂貴,房租大約每個月 3 萬元台幣(兩人平分前是 6 萬元台幣),交通費約 5,000 元台幣。所以 1 個月扣除其他雜支,能存下的並不算太多,勉強足夠。

但是最棒的是,有很多很多的時間。我週休 1 天,所以平均 1 天只上班 5 個小時。

我真正有熱情的工作,其實是插畫創作者。在倫敦,插畫工作案子比在台灣多上很多,而我只要每天花 5 小時去那間餐廳打個工,就可以支撐我的基本生活,也可以同時進行我的創作。

這樣的生存方式,在台灣可行嗎?

我曾經用一樣的方式在台北生活。我兼職在某間工作室,另外偶爾接接一些藝術展覽人員的工作,同時間也進行創作,但接案機會不多。

那時候在永和合租公寓,一人負擔的月租約 6,000元,收入則林林總總加一加平均在 26,000 左右。

但我一天的時間,被工作佔去了三分之二。創作時間很少,加上因為是兼職,完全沒有年假或有薪假。

那時撐了兩、三年,覺得好累。什麼人生啊、旅遊啊、夢想啊,對我來說都像是天方夜譚。

我當初鐵下心去抽籤英國打工,最大原因是,我意識到同樣都是人生,也都只能活一次,為何不給自己一個機會去嘗試不一樣的可能性?很幸運的,那時候發表名單上面有我的名字。

現在我在倫敦生活兩年多了,我感受到這樣的生活模式當然也辛苦,但除了金錢收入的划算,自由安排的時間,更是最大的收穫。

常常會看到很多文章在討論:「要不要把人生花在工作上?」

實際經歷過這些,我覺得問題其實沒有這麼簡單,應該變成一連串的思考:「要把多少時間花在熱愛的事?多少時間花在維持生活?環境允不允許?若不允許,要怎麼尋求突破?」

曾經懷疑自己沒有資格談任何夢想的我,來到倫敦後,平均一週只花 30 小時就可以支撐生活,更發現當初在台灣工作得要死要活,只賺不到一半,的確,如今我有更多時間去體驗我的人生,去做我熱愛的事。

但我從來不會認為,「台灣不好、國外比較好。」當你有這樣的想法時,就像是那隻在井底的青蛙,你只會比較井底和井外的世界。

當你勇敢的走出來,整個世界就成為你的井,也沒有什麼井裏井外了。

如今的我,只是在我的井中,去選擇更適合我的位置生存,選擇更划算的方式活下來,並且,追求自己熱愛的事物。

「我這樣的生存方式,在台灣可行嗎?」──不是崇洋媚外,只是尋找適合自己的位置

 

 

 

《關於作者》
Poppy Lee/旅英插畫家

Poppy Lee ,插畫創作者,26 歲生日隔天就立刻出發到英國打工度假,在倫敦的兩年間遇見來自義大利的動畫師,並努力一同在倫敦打拼闖天下。除了插畫領域之外也熱愛旅行,同時也喜歡觀察跨種族的議題和比較大城市倫敦的優劣,希望能夠影響任何想改變現狀的人勇於嘗試越出舒適圈。

 

 

延伸閱讀:

《改變》和《上路》

 

 

 

 

 

 

 

文章來源:

http://www.cw.com.tw/blog/blogTopic.action?id=505&nid=6026&utm_source=Facebook&utm_medium=Social&utm_campaign=Daily

 

 

 

 

 

 

 

 

聖小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