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命名

傳統觀念認為,沒事寫遺囑,似有觸霉頭的意味。不過,若把遺囑當「傳家情書」來寫,既能當作準備死亡的工具書,也能達成愛人、愛己、不留遺憾的務實方式。

她推廣「遺囑教寫」長達16年

這是一段引用自「告別練習」書中第一章的文字,是一位老母親的遺囑內容,字字句句都是媽媽對兒女最尋常的心願。「告別練習」編著者是61歲的蓮花基金會生死教育委員黃瀅竹,她推廣「遺囑教寫」長達16年之久,於北區各社區大學開班授課,每學期也在台北醫學大學護理學院講授。

老了病了才寫遺囑?沒力氣了
 
黃瀅竹說,很多人到了中年就會開始思索死後問題,此時就應提筆書寫遺囑,但很多人會忌諱,認為「當我老了病了再說吧!」若等到老了才準備提筆,可能沒力氣也沒能力去理解困難的醫囑及財產分配等問題,反而中年最合適。
 
遺囑 其實是回顧生命的情書
 
不想「遺憾」 就準備好「無憾」
 
黃瀅竹認為,寫遺囑是一種「生命回顧」,沒有年齡限制,寫下臨終前希望家人怎麼對待自己,甚至可留下對家人愛的話語,讓遺囑不再是遺囑,而是一封傳家情書,因為這封情書,讓自己更珍惜和家人相處的每一天。許多人好奇,為什麼她致力翻轉遺囑觀,推動「傳家情書」?黃瀅竹解釋,她曾經歷「遺憾」及「無憾」二種滋味。

沒能好好道別 心中留下「遺憾」

「遺憾」是無疾而終的年輕戀情,情緒在多年後潰堤,「無憾」是送走深愛的養祖母,心情卻異常平靜。黃瀅竹年輕時有一段戀情結束得措手不及,未彼此道別就結束了,20多年後男方回頭向她道歉並解釋原因,竟讓她不由自主痛哭。「原來這段感情對我而言是深重的遺憾,但謝謝他的道歉讓我多年後釋懷。」

做足陪伴 給足關心 「無憾」了

黃瀅竹的身世特殊,親生母親在算命後決定出養她,所以她從小由住苗栗的養祖母照顧,不過養祖母把她疼入心肝,對她來說就是親生母親。黃瀅竹說,長大到台北工作,最放不下的就是養祖母,將70多歲的她接來台北,共住三坪大的租屋套房。雖然她不把愛掛在嘴上,但日常給予養祖母滿滿關心,「她走的時候我以為我會很傷心,結果我沒掉淚,一年內也沒夢過她。」

預立遺囑 在臨終前轉化「遺憾」

黃瀅竹說,她也有自己的傳家情書,特別交代孩子中年後重拾古書及佛法,從中反芻道理。此外,她也請先生找出房地所有權狀,共擬遺產分配。當然,最現實的一份傳家情書就是「預立醫囑」。黃瀅竹說,她簽下生命末期的放棄急救同意書,並附註於健保卡上,若需要安寧緩和醫療,則選擇居家安寧。

 

 

「傳家情書」遺囑 該怎麼寫?

和家人「聊天」 取得身後事共識

黃瀅竹解釋,既然是傳家情書,就不該默默寫給自己看,其內容一定要和家人溝通,畢竟家人才是協助執行者。但對很多人來說,坐下來開「家庭會議」過於嚴肅,也難以聽到「反對」聲音。黃瀅竹舉例,她曾告訴女兒,希望死後骨灰能撒在雪山上,女兒第一時間反映「能不能近一點?」她開玩笑回「不然撒在家後面的盆栽裡。」

輕鬆對談 才能聽到家人的心裡話

黃瀅竹說,其實孩子的回應,代表未來可能會執行得「不情願」,既然如此,她就得想更方便的地點,「而如此的直覺反應,在嚴肅的家庭會議中,可能很難聽見。」黃瀅竹表示,和家人聊遺囑內容,其實不必侷限先後次序,當有適當的機會找和家人聊完,記得當天寫下來就可,慢慢累積內容。當然,內容一定要具體可行不籠統。

 

 

 

 

 

 

 

 

 

 

 

 

 

 

 

文章來源:

https://health.udn.com/health/story/6005/2823368

 

 

 

 

 

 

 

 

聖小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