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0.jpg

前言

「觀心」一詞,在幾年前還是相當陌生的字眼,現在卻已經廣為人知,尤其是在新一代的修行者中廣為流傳。

其中的原因是:「觀心」適合於當代社會,因為這個時代的人們大多從事腦力勞動,或者說今日的人們每天要去想、要去思考很多問題,所以,「觀心」非常利於人們在日常生活之中實踐!

但是對於實踐觀心法門的初學者,困難之處在於從何處入手——心是什麼,用什麼去觀,如何觀等等,這些都是初學者最常問到的。

基於上述原因,編輯組向隆波帕默尊者申請出版《禪修入門》和《禪修指南(簡易版)》,用來護持那些對觀心法門感興趣的修行者,以便解答他們的各種疑問,並可以將之作為實踐觀心法門的重要原則。

另外,這兩篇文章是隆波帕默尊者還身為居士之時所著,並且在修行圈內廣為流傳,因此在文字與語言上,與如今的法寶略有不同。

在此,編輯組向隆波帕默尊者致以最崇高的敬意!感恩尊者慈悲特許出版這兩篇文章來作為此次的法佈施!

簡單、平常、普通的——稱之為「法」。

隆波帕默尊者           寫於1999年9月31日14:07

01

我們很難理解「法是最簡單、最平常、最普通的」。因為宗教所描述的或是我們所知道的法,無論怎麼看或怎麼思維,都是非同尋常的。首先它使用的語言是巴利文,而且全部是專業術語,僅僅弄懂這些詞彙就已經很不簡單了。

一旦我們懂得了專業詞彙,真正準備開始學習經典時,又會碰到一個難題——佛陀所教導的法浩如煙海,且在佛陀之後又增加更為繁多的經典。

即使有些人高興地著手實踐了,也會碰到其他問題——各門各派的修行道場不計其數,每個道場都宣稱自己最符合佛陀的教導,有時甚至批評其他道場的教導是不正確的。

此類問題與困難困擾著每個人,致使我靜心自問:「我們有可能不必學習巴厘文就足以簡單而輕鬆地學習佛法嗎?或者說,我們有可能無須閱讀經典與書籍,甚至根本不用進入任何修行道場也能夠學習佛法嗎?」

事實上,佛陀的教導非常簡單、平常、普通。正如經典所記載,當時聽法者大多會感歎道:「世尊的教導極為清晰明瞭,就像是把倒扣的東西翻了過來!」

也難怪當時的聽眾這麼認為,因為每個人出生的時候就已經與法同在了。活著的時候,我們與法在一起;死的時候,還是與法在一起,如此歷時彌久,只不過我們看不見法藏身何處。當佛陀指出時,我們得以順其所指,極為容易地發現「法」。

再者,佛陀的智慧已經圓滿,所以他可以將錯綜複雜的「法」以簡潔明瞭的方式予以闡述,將極為深奧難懂的「法」開放而又易懂地講解給聽眾。

佛陀能夠突破語言的障礙因材施教,他具備簡潔明瞭、因材施教的講法能力,不像後來的大多數學者和老師們,把與自己切身相關、在身邊極為平常而普通、鮮活的法,描述得深奧難懂與高不可攀,遠離了真實的生命,以至於大大偏離了「引領眾生離苦」的範疇,而且在教導時所用的語言也大多是普通人聽不懂的。

事實上,法與我們的生命和生活息息相關,就在我們身邊,甚至可以說就是我們自身。

並且,法只有一丁點兒的範圍——如何才能不苦。

如果要學習佛法,請直接學習:苦在哪裡?苦是如何產生的?苦將會如何熄滅?學法的目的是——修行直至離苦,而不是為了學富五車、知識淵博,也不是為了能夠口吐蓮花、精妙絕倫地講法。

02

事實上,人的苦就存在於身與心之中。我們學法的道場就是身和心,無須向外馳求。相反,我們應該通過回觀自己的身與心來學習。

學習方法並不複雜,只需要仔細觀察與瞭解自己的身和心,甚至僅僅簡單地從觀察身體入手即可。

首先,讓心輕鬆自在,不要讓心感到緊張和有壓力。別想著「我要開始修行啦」,而只是觀察身體就好。觀察以後,知道多少就是多少;觀察與瞭解多少,就是多少,這樣就夠了。

一旦我們的心獲得輕鬆自在,就試著感覺身體或是感覺全身,就像是正在看一個可以走路和活動的機器人:嘴巴可以打開、合上,能夠把食物吞進體內,能夠把食物的殘渣排泄出來等等。

如果看著這個稱之為「我」的機器人在不停地做這做那,而我們僅僅只是觀者。達到一定程度之後,心就會清楚而明白地看見「這個身體不是我,它只是一堆物質元素,不停地動、不停地變,無法保持永恆。」

而且組成這個機器人的材料也是一直流進流出,從未停止。比如:吸氣進來了,之後呼出去;攝取食物和水以後,要排泄。它們並非是一堆永恆不變的物質元素。

這樣一來,我們內心認為「身體是我」的錯誤抓取與執著就會逐漸淡薄。

之後我們將會看見,還有一個自然的部分是知道身體的那個「觀者」,它就寄居在身體裡。

一旦清楚照見了身體只是一堆不停變化的物質而不是「我」,就可以進一步觀察那個藏在身體裡的部分——這是更精微的探求自己的方式。

03

藏在體內很容易被體會到的那部分是:有時覺得快樂,有時覺得痛苦,有時候則是不苦不樂。

比如,當我們覺察這個可以活動的「機器人」來來去去,很快會看見酸、脹、痛、麻、渴或是各式各樣的苦。它們一個時間段接著一個時間段地出現。一旦那種苦過去,就會有一段時間覺得舒服(快樂)。

例如,口渴了,就會有苦產生,一旦喝了水,由口渴所生的苦便滅去。或者坐的時間長了,會覺得酸、脹、痛、麻,覺得痛苦;一旦換姿勢或挪位子,酸、脹、痛、麻便會消失,我們會感到苦也跟著消失(又會再次覺得快樂)。

有時候我們生病了,更有機會持續地觀察身苦。比如,連續牙痛幾天,如果慢慢觀察與體會,便會清楚地看到那個痛是依附在牙齦與牙齒上的,然後牙齦與牙齒本身根本沒有在痛,身體似乎只是個不會疼痛的機器人,而另有一個「疼痛的事物」潛伏在身體上。

我們將會清楚地照見「樂受」、「苦受」以及「不苦不樂受」,它們不是身體,而是另一個混入身體的事物。

重要的是,那類感受是正在被觀察與被知道的物件,跟身體是同樣的情形。

04

接下來,我們的觀察會更為深入與精細,也就是能進一步仔細地觀察到:當苦產生時,心伴有煩躁、悶悶不樂。

比如,肚子餓了會比較容易生氣;累了也容易生氣;生病了會容易生氣;想得到某樣東西卻未如願,也比較容易生氣。要訓練自己在遭遇那些苦的時候,及時地知道生氣的生起。

另一方面,當我們看到漂亮的東西、聽到喜歡的聲音、聞到喜愛的氣味、嘗到可口的味道、身體接觸柔軟的物體、有舒適的溫度、不太冷也不太熱、想的都是滿意順心之事的時候,我們會生起喜歡或想佔有的欲望。在看到、聽到、聞到、嘗到、觸到、想到那些喜歡的事物時,我們需要及時知道欲望或是喜歡的生起。

一旦認識了生氣或是喜歡,同時也會認清其他情緒。比如,懷疑與困惑、怨恨和埋怨、萎靡不振、羡慕與嫉妒、瞧不起人、心滿意足、寧靜與祥和等等。

隨著越來越多地學習和瞭解那些感覺或情緒,我們會明白:事實的真相是每一種情緒都不是恒常的。

比如,生氣了,觀察那個生氣,會看到生氣一直在變化,不久以後生氣便會消失。而無論生氣消失與否,生氣只是被覺知的物件,並不是「我」,同時也沒有一個「我」在生氣裡。對於其他情緒,我們也會有同樣的洞見。

至此,我們將會清楚地知道身體只是一台機器,我們感到的苦樂或是一切情緒,都只是被覺知的對象,而不是「我」。

隨著越來越多地學習、瞭解與觀察自己的心,會越來越清楚地照見到心的運作流程,直至看到「苦只在有因之時,才會臨時生起」的事實。

05

接下來,我們會遇見一股推動著心的能量或力量。

比如,看到喜歡的漂亮女孩,一旦心生喜歡或渴望,就會產生一股力量推動著心,讓心跑到外面去執著或抓取那個女孩,而忘了觀察自己,我們眼裡只剩下那個女孩了(研究經典的人會很難理解這個可以跑去出的心,但開始實踐就會照見,心真的可以跑來跑去,與佛陀教導的「心可以跑到很遠的地方」沒有絲毫的差異)。

或者當我們對法產生了困惑與懷疑,思維著接下來應該如何修行的時候,也會產生一股力量,迫使我們左思右想地尋找答案。這時候,我們的心跑進了念頭的世界而忘了觀察自身;那台機器還在,但是我們已經忘了它,就好像它已經從這個世界消失了一樣。在心裡都有些什麼感受,我們全然不知,因為我們完全沉謎於尋找答案而深陷在思考之中。

隨著越來越多的訓練,我們會越來越及時地知道自己的心,不久之後就會明白——苦是如何產生的,離苦要怎樣生起,不苦是什麼狀況。心將會自行成長與提升,完全無須思維「什麼是禪?什麼是智慧?什麼是道、果,以及涅槃?」

06

到此階段,我們可能沒有用到一個佛法的專業術語,也沒有翻譯一個巴厘文詞彙,然而心已經遠離了苦;或即使有苦,苦也不會濃烈,其持續時間也不會太長。

我寫下這些作為禮物,送給對「法」感興趣的人,只是為了分享——法是簡單的、平常的、普通的。法就是我們自身。我們能夠依靠自己,也可以修學得不那麼艱難。

當別人講法時,如果我們根本聽不懂,無須氣餒。即便我們壓根什麼都不知道,也沒關係。只要知道「如何做,可以不苦」就夠了,因為這就是佛教的全部核心所在,也是每個人都應該去學習的。

 

 

 

 

 

 

 

 

 

 

文章來源:

https://mp.weixin.qq.com/s/JkHbSXcMZvb_iWY97dbt6A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聖小尼 的頭像
聖小尼

聖小尼之佛、禪法與生活部落格

聖小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