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__3752026.jpg

 
自出家以來,第一次親見托缽時的感動,是在準備離開緬甸前不久,鼓起勇氣問住持,能否讓我們有機會跟在尊者們後方托缽? 住持應允可以,於是我們一群女眾滿懷期待的跟在尊者後方,雖然只有跟在後面看,但看見居民們虔誠的等候尊者們的到來的樣子,內心充滿無限感動,當然也不忘隨喜他們的善行,領受這善業功德。
 
上面那張是唯一僅存的照片(電腦老舊,發生一場大浩劫,資料全不見了),鑫杰尊者的威儀,深深攝受到小尼,尊者這份優雅從容自在的影像,不時在小尼腦海浮現。在禪林見到鑫杰尊者時,從未有那種感覺過,但跟在他後面托缽後,立刻生起對尊者的敬佩感。至少目前為止,尚未見過其他尊者托缽的樣子勝過鑫杰尊者。那次托缽回來,也發現有拖鞋可以穿,其實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因為托缽回來,腳痛了好幾天,才發現在緬甸的尊者真了不起,每天都要忍受這種苦行。
 
初次在台托缽,是去年12月的經驗,由於想觀察台灣是如何托缽的,因此不刻意收攝根(因為其實托缽就該像緬甸尊者那樣莊嚴的威儀才是,而不是譁眾取寵的像是在表演,且那天「明顯沒道德」比丘的syl媽,是穿著工作衣外出托缽的,並未穿著袈裟),那次經驗就是一種新鮮感,那天缽內收受到的食物(整顆火龍果),也是由道場隨行淨人放入缽中,感覺有點像固定班底的演出,因此雖有些悸動,但卻少了真實感。同時也讓小尼思索,這樣的食物收受是否如法? 因為火龍果沒有作淨過,應該是不能這樣收的。而且其實論真講,戒律理規定不能煮食,所以收到的蔬菜其實也是不如法的才對。但有請問過懂戒律的人,他們的說法是...由尊者捨給淨人,然後讓淨人去煮,所以沒有不如法。不過仔細看托缽時,有些時候居士供養的東西,尊者們根本尚未觸摸到,就由淨人直接接手拿走了,所以這到底有沒有算供養成功,小尼也不知道,但就論供養者的出發心來說,他們應該是能拿到供養的善果報的才對。
 
那天唯一比較奇妙的是,因為大家供養的都是蔬果類,小尼偷偷想著,不知道會不會有花可以收到,結果竟然讓小尼收到一束花,這結果真的頗奇妙的,這讓小尼想到和尚尼之前替小尼取個小名叫「來福」的事,不禁莞爾一笑。
 
第二次托缽距離第一次托缽相隔十日,也是小尼出家滿6年的日子,對小尼來說,意義非凡,能在這天過如法的托缽生活,其實是喜悅的,同時也讓小尼默默發願,希望在未來的日子,都能過著這樣如法的托缽生活。
 
那次在進市場前,有一些應該是緬華人士有先排隊供養物資,但這些物資道場(簡稱F道場,因為未來幾篇文中也會寫到兩間道場的作風方式,避免混淆,顧由這篇文開始使用簡稱)全取走,並沒有讓我們分得我們所獲得的托缽物,當時覺得這樣其實頗奇怪的,後來到下一間道場(簡稱G道場)去禪修,發現G道場才是如法的作為,居士供養我們的東西就是我們所屬,而非全部必須被道場收走。F道場是否涉及侵占我們的物品,這小尼不清楚,只單純就做法來說,覺得非常奇怪而已。
 
這次托缽,有些不知道規矩的居士,看到那麼大陣仗的出家眾托缽,有些感動之餘,直接放錢在缽中,結果「明顯沒道德」比丘的syl媽很不客氣的語氣說:「我們不拿錢。」讓對方頗尷尬的又趕緊拿回去,當時小尼心想...妳明明私下就會拿錢自己去買東西啊!(延伸閱讀:要不要轉南傳syl服的糾結)而且不需要口氣這麼不友善驕傲吧?! 後來有位女眾手握著錢,走到小尼身邊,很禮貌的問小尼:「師父,我可以供養妳嗎?」我回應她:「可以,但這次的托缽,是不可以拿錢的,我們只能收受食物供養,如果妳準備的是食物,是可以收的。」她表示明白,小尼則隨隊伍繼續前進。
此次托缽,想練習收攝眼根,希望能學習鑫杰尊者那份從容的威儀,但是難度頗高,因為南部市場地上,有許多檳榔汁要注意,所以大部分時間,除了繼續保持隨喜心之外,眼睛大部分是盯著地面的。後來傳出一個中年男子的聲音,不斷的重複著Sādhu! Sādhu! Sādhu!,吸引了小尼的目光。
 
映入眼簾的是一名台客,看起來像是紅唇族,他在我們每個人的缽中放入大番茄,然後很開心地說:「好~~Sādhu! Sādhu! Sādhu!」無限重複著這句話,很明顯感覺出他布施時的喜悅,沒有感覺他像是個會主動布施的人,相信他應該也是被其他攤商布施的動作所感染到吧!因此也想跟大家一樣。(延伸閱讀:「甜頭」的定義)感染著他的這份喜悅,這讓小尼對這樣的布施是否如法的問題,就沒那麼著重了,因為即便這樣不如法的托缽,能帶給人種植善根的喜悅,也是好的。但要注意,這是大眾部菩薩道思想才會有的想法,寧願破戒,也要救渡眾生,眾生無邊誓願渡的精神就是這樣。可上座部思想是「無論如何,都不應該違背戒律才是戒的精神。」因此才會說,其實「明顯沒道德」比丘他們一家人,真的就是披著上座部的皮,在做大眾部的事,P派上座部的法,會從他們這家人開始毀壞起的。
 
這次的托缽,也讓小尼思考很多,為什麼我們不能像緬甸上座部那樣,真的過托缽乞食的生活呢? 於是自己默默發願,希望未來找到地方安住後,能有機會過著托缽乞食的生活,而非一樣是必須托蔬果再請人煮,或自己煮,真的希望缽裡放的都是飯菜。
 
家父完全沒有善根,去年有機會到對岸去住時,小尼特別帶著缽去,讓他能每餐在缽中為小尼準備食物,那次去的幾天,他準備的非常開心,他太太也很開心,他太太與前夫所生的兒子也很開心的在小尼缽中裝食物,小尼則告訴他們:「如果你們臨命終能記得這份準備食物供養時的開心,那至少能保障你們往生善趣。」這是小尼唯一能給他們不信佛的人,種善業的機會了。家母在世時,等小尼想到這方式時,她已經在加護病房中了。所以自那次看到這樣對家父他們的實驗成功後,讓小尼想要有機會就這樣做,因此2/26與北傳居士的聚餐,也讓小尼考慮要帶缽去赴會,實驗看看他們的反應會是如何?
 
今年參加G道場的禪修營,就讓小尼有較如法的感覺,小尼很喜歡道場這樣安排道場內的托缽方式。除了尊者們全部著覆肩裝出來托缽的威儀感與F道場尊者的威儀(光是服裝儀容部分就差很多)有著超明顯的落差外,在取食的部分則讓小尼感到很開心^^
 
G道場在道場內的托缽,是由淨人負責夾取食物給出家眾們,出家眾直接拿著自己的缽承接食物,小尼很愛這種托缽方式,因為能有效幫助我們檢視在托缽時面對食物所起的貪瞋癡等不善心,參加那麼多場禪修營過,只有G道場做到這樣,這讓小尼生起對主事者的尊敬。
 
G道場的淨人們相當可愛,他們總是帶著恭敬禮貌的心(他們沒有分南北傳的態度有所不同,這也讓小尼覺得主事者有教育他們)問小尼:「syl,這個要吃嗎?」而小尼總是告訴他們:「好,我什麼都吃,Sādhu!可是我不是syl。」後來有位淨人說:「啊!對不起,妳是師父才對。」小尼開心的點頭。然後經過每位淨人面前,都接受他們所夾取的菜,因為想跟他們結善緣,所以在接受每位淨人放入缽內的食物,也都跟他們Sādhu! 雖然講過我不是syl,但他們仍然時常忘記,會稱呼小尼syl,但小尼也總是耐心回應他們:「我不是syl。」 幾天過去,後來又有人稱呼小尼:「syl,這個要吃嗎?」結果小尼還沒回應,旁邊淨人就說:「她不是syl,她是什麼都吃得師父。」聽完這位可愛的淨人一旁幫忙回應後,小尼只能(因為要注意威儀問題,否則很想開心大笑的)微笑點頭說:「對,我是什麼都吃得師父。」雖然不能大笑出來,但內心真的感到很欣慰,覺得這道場的淨人超可愛的,而且很和善,與F道場教育出來的淨人,素質上差異相當大。這就是為什麼小尼始終感恩「明顯沒道德」尊者所執行的「白色恐怖」事件,因為沒有這事件,小尼完全沒有動力想要親近G道場學習,這樣就見聞不到其差異性了,所以小尼真心感恩這樣的事情發生,所造成後續因緣的變化。
 
「明顯沒道德」尊者所執行的「白色恐怖」的事件發生,也讓小尼省思自己的錯誤,不該安逸的想在某道場安住,而拒絕前往聽聞真正如法如律的僧團的機會,這到時候再寫一篇文說吧!
 

祈願~~
正法久住
想學習正法的人都能找到能安住的善處
 
願痛苦的眾生都沒有痛苦
害怕的眾生都沒有害怕
傷心的眾生都沒有傷心
 
願大家早日正德涅槃道果
解脫一切煩惱~
 
 
Sādhu! Sādhu! Sādhu!
 
 
 
 
 
 
 
 
 
 
 
 
 
 

聖小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