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__3694682.jpg

上面這是小尼曾與「明顯沒道德」比丘對話的截圖,說明小尼無法接受他們一家人其實是披著上座部的皮,卻在做著大眾部的事,沉重提醒他要改善方式的對話。
 
*****
 
要不要轉南傳syl服的糾結,其實在小尼內心是經歷過許多次的轉折,自2018年4月那場禪修獲得法益後,可以說是很確定目前與俗家的問題解決後,就要找道場住,想轉南傳了,這是第一次的起心動念。所以當後來「明顯沒道德」比丘網路上鼓勵小尼要轉南傳時(去年底參加禪修營才實體見過面,過去都是靠網路互動的),小尼也表示有想過要轉南傳syl服的想法,只是目前因緣尚未成熟,且俗家也還有些問題尚待解決,只等待因緣俱足。
 
第二次的起心動念,是因為與一位syl請益,問她為何想從北傳轉南傳,她的經驗分享,讓小尼釘下第二根樁,原本以為轉南傳syl服這想法,幾乎不可能會動搖了,因為她提到的經驗,小尼尚未想到解套方式,萬一遇到她的情況發生在小尼身上,自己該如何面對處理?她的處理方式,依小尼的個性來說並不適用,因為肯定會讓小尼在臨命終起大障礙的,所以小尼不會照她的方式處理那樣的情況,可她的經驗真的非常寶貴,對小尼來說,這真的是個超大難題。因此小尼對轉南傳syl服的渴望越來越深,也默默祈請護法神或身邊的眾生能幫助小尼,能趕緊協助解除目前小尼遭遇的困境,這樣就可以趕快滿願,換上那身syl服。直到一杯黑木耳露的啟示這篇文所提到的情況,才又讓小尼重新思索,許多糾結的問題,好像不只是出在衣服上才對,但那位syl所遇到的情況,小尼至今仍想不到任何良好的方式解決,因此又再度陷入新一次的糾結,必須重新調整心態才行。
 
身在北傳,即便很認真想學上座部正法,總是會遇到一些自認懂戒南傳居士嚴厲批評北傳出家眾拿錢一事,同時從閱讀的書籍當中得知,想證果必須持戒清淨,加上持戒不清境是不可能證得禪那的,因此小尼繞在持戒該如何清淨問題上,困擾許久。
 
之前的阿闍梨M派G師,她有提到自己想轉南傳syl服,但面臨持戒問題,所以要再考慮看看,當時小尼跟她說:「如果您真想轉,那我當您淨人吧!護持您戒清淨(不持金錢)的問題。」那時候根本不知道,她每月資金需求如此高,且還其實有計畫與其弟發展誦經事業發展,而說出要解決她戒清淨困擾的問題之提議。
 
其實如果她轉成syl服,那她與小尼的關係及地位會變得很微妙。因為同為北尼,她是小尼師長之一,且輩分高小尼一輩,可一旦她轉為syl服後,在表面上地位則下降小尼一輩,變成小尼北尼身分在服侍一位syl,這樣在外界眼光看來,也很奇怪。但小尼跟她說:「不用管外界眼光怎麼想,就算您換syl服,在小尼心中,您依然是師長的地位,並未因此而有所改變。」當時小尼很鼓勵她換syl服,也樂意護持她,可她有她的考量,所以至今仍未轉換身分,小尼很清楚,她非常害怕失去信徒的支持,所以她也不願離開目前所在地,且持續在與原道場搶信徒。
 
小尼初次開始思考關於持戒清淨(不持金錢)一事,是2015年首次參加P派的禪修營時,因為腳的舊傷,道場黃姓女淨人帶小尼外出就診時,所說的一番話,當時這番話小尼記在心裡,不斷反思她傳達的意思。
 
初學P派禪法,小尼遭到不少大頭症的南傳居士重砲抨擊,不斷批評北傳持金銀的部分,無論小尼再怎麼說明,身在不是佛教國家的台灣,不拿錢根本活不下去,光是健保費的支出就有問題,更遑論其他基本生活開支,小尼也跟他們講,請他們有辦法先做到居士護持出家眾的本分,若出家眾仍執意不守戒,到時候想批評也不遲,但那些只有嘴上功夫卻不實修的人,完全不理會小尼這番言論,當然他們所親近的尊者,也沒有教育他們,不該批評出家眾的。本雅禪師一再提醒我們,不管出家眾言行舉止如何,都不應該批評,因為倘若你連剃掉頭髮的勇氣都沒有,憑什麼批評勇敢剃頭的人,尤其是尼部的出家眾,禪師覺得我們非常勇敢。同時禪師還提醒我們,只要我們自己帶著恭敬禮貌的心頂禮對方,我們也能更領受到功德的,不會因為對方是否有戒行而影響自己的功德部分。禪師這提醒,小尼總是謹記在心。而「明顯沒道德」比丘則是完全不教育他身邊的居士們,這小尼在道場所屬的line領教過,因此直接退群。
 
話題再拉回來,那時在就診的路上,女居士也建議小尼要過持戒清淨的生活,因為她是柔性跟小尼講的,所以小尼也告訴她,自己目前無法持戒清淨的困難處在哪裡,後來她告訴小尼:「如果真有心持戒清淨,那麼會互持妳戒清淨圓滿的人,自然就會出現。」當時小尼無法理解她想表達的意思,只覺得她一樣沒能有同理心的體會小尼所提出困難的地方,由於清楚感覺到她的友善,因此這句話始終放在心裡反覆思量。
 
忘記是同年底還是隔年初,在參加另一場禪修營時,因為很擔心持戒不清淨無法證得禪那,加上和尚尼不斷告訴小尼,小尼選P派禪法走錯路了,是在繞遠路,且那些惡口的南傳居士批評仍沒斷過,這些全都帶給小尼許多壓力,於是小參時跟禪師講出自己的擔憂,深恐自己持戒不清淨而無法證得禪那,真的是浪費時間,加上居士們批評不斷的壓力,真的讓小尼相當痛苦,也在考慮是否還俗,過著持五戒的生活,比較有可能證得禪那,那次小參,讓小尼當場痛哭出來,宣洩這些累積的壓力。當時仍沒想過要換syl服,只想乾脆考慮還俗,畢竟syl的十戒也是會面臨金錢問題,那乾脆持五戒就好,證禪那機率也許會更高一些。
 
2017年在緬甸,首次穿上syl服,那是一種說不出的舒適及有歸屬感的感覺。
 
當時也是因為持戒問題,及請教禪師,假如持戒清淨也是證得禪那與否的關鍵,那麼是否轉成syl,只持十戒,相較比丘尼三百多條戒要持守,戒清淨的機率要高出許多。禪師鼓勵,即便換成syl服,也不要捨比丘尼戒,並告訴小尼,能讓自己持越多條戒,其實是越好的保護,功德越多的,並說可以現在先換換看穿不同衣服的感覺,於是小尼聽從禪師指導,嘗試穿上syl服。
 
小尼是真心喜歡穿上syl服的感覺的,那種自在感及歸屬感,真的難以用言語形容。返台就醫時,因為沒有淨人,又必須自己付醫藥費,為了保護好那身衣服所代表的意義,於是換回北傳服生活,但參加禪修營時,為了再次體驗那種歸屬感,才在參加禪修營期間,又穿上syl服,但離營後知道仍是會摸到錢,為了繼續保護那身衣服所代表的意義,只好忍痛換下。
 
2018年4月,一位一起參加禪修營的尼大姊告訴小尼(因為已經在多場禪修營相遇而熟識),不可以這樣換穿,這樣其他比丘尼是不會認同小尼比丘尼身分的,因此後來再參加的禪修營,小尼便不再這樣換穿了。但年底參加禪修營時,住持bhante對一位短期出家的syl的一番話,則讓小尼覺得,自己是否太過愚蠢,讓自己為了保護那套syl服所代表的意義,而這樣讓自己處在痛苦中,覺得自己簡直像個白癡啊!
 
當時的場景是...一位老護法女居士問一位短期出家的syl,要怎麼去緬甸(因為她有表示禪修結束後即將前往禪師道場)?那位syl說禪修營結束後會先捨戒,因為禪修營結束自己要開車回去,且從機場到禪師道場的路上,自己也一定會碰到錢,所以必須先捨戒,到緬甸再重新受戒。結果住持bhante及他的syl妻子在一旁說:「不用因為這樣捨戒,自己拿錢沒關係。」小尼聽了當場傻眼,驚訝到下巴簡直快掉下,立刻和住持bhante說:「穿著syl這身衣服,就是不能拿錢也不能開車啊!!!」結果住持bhante繼續說:「沒關係啦!妳(叫那位syl)就自己作意,不持守不持金錢戒就好了。」小尼非常生氣的再次跟住持bhante說:「穿著這身衣服的代表意義,就是不能拿錢啊!」此時小尼在心裡咒罵自己一百次,我是白癡嗎?我是白癡嗎?我是白癡嗎? 為什麼要讓自己痛苦,然後去守住那身syl服所代表的意義,如果可以這樣作意的話,那所有北傳人也可以這樣作意就好啊!你們所教導出來的居士們,到底是要用什麼立場批評北傳出家眾拿錢一事啊?!心中對住持bhante所說的言論,真的超級不舒服的。後來那位短期出家的syl也說:「這樣不行啦!」然後住持bhante及他的syl妻子才不再說話。當時也還有另一位禪修者在現場聽到這些對話。而「明顯沒道德」比丘也有聽到這段話,卻無法阻止他的父親說出這些話。當他因為小尼分享這篇文給他而致電給小尼時(如下截圖標示),小尼有提出他討論,請問「明顯沒道德」比丘,他地上住持的父親(因為他說自己是地下住持)這番言論之事恰當與否,是否會帶給其他居士不正確的知識呢? 他說他有聽到,也覺得很不妥,但來不及出面阻止。小尼說:「我知道,因為您當時在洗澡,那時廁所沒有水聲,所以我知道您有聽到的。」
 

1549691425-4292542746_n.jpg

 
幾天後「明顯沒道德」比丘很開心的跑來和小尼及那位短期出家的syl說:「妳們要幫我當證人喔! X媽媽(上面那位老護法居士)說我們辦的短期出家營,她到時候也會短期出家,妳們要幫我當證人喔!她到時候不可以耍賴.....。」之後又說了一些話解釋其原由,後來在他的syl媽催促趕快去洗澡,不要再說了之下,而結束話題,「明顯沒道德」比丘則是很開心的去洗澡了。
 
後來某天X媽媽主動來跟小尼說:「要出家這麼簡單喔?!都不用先教規矩喔?出家哪裡這麼容易?」小尼笑笑跟X媽媽說:「哇!您很有智慧ㄟ~~知道出家要守很多規矩才行,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您真不簡單啊!」X媽媽接著說:「當然啊!我親近很多道場,認識很多有名望的尊者及北傳高僧,當然知道啊!」小尼聽了她的話之後,就可以確定,「明顯沒道德」比丘那天是白高興一場了,他肯定是剃不到這位X媽媽了。
 
突然想起,之前尚未與「明顯沒道德」比丘見面時,曾在網路問「明顯沒道德」比丘,為何他的syl媽不住道場,「明顯沒道德」比丘說他母親自己有地方住,且喜歡自己住,所以他們也只能任由她這樣。小尼接著問「明顯沒道德」比丘,那麼他的syl母親,要如何做到不持錢的部分? 「明顯沒道德」比丘則說,有淨人就淨人處理,沒淨人就只能自己拿錢處理生活所需物品了。當時小尼也沒反應過來,所以他們自己人也還是會拿錢啊!那幹嘛要批評北傳啊?!(延伸閱讀:《真理的寶藏》158 偈~身行而後教——優婆難陀尊者的故事)
 
2018年4月那場禪修,因為體驗到什麼是因緣合和的瞬間而被電擊到時,對因果報應有了更深的體悟,所以過去很多痛苦的經歷,也能快速放下,同時,徹底懂了2015年時,黃姓女淨人當時勸諫小尼的那番話所隱藏的意義是什麼了。因此決定,等待目前俗家事情解決後,就要開始尋找道場居住,好好認真過著持戒禪修的生活,直到命終也不可能再退轉了,也不可能會有什麼事情,把自己給擊倒了,此時「法」已經在小尼心中釘下相當穩固的樁了,於是生起了確定想換syl服的想法出現,後面兩次的台灣托缽體驗,也讓小尼未來想過著如法托缽乞食的生活。
 
「明顯沒道德」尊者所執行的「白色恐怖」這篇文中的L大姊,曾罵小尼,認為小尼是自己心理有問題,想找個完美的尊者依止,才讓自己挑剔起「明顯沒道德」比丘陽奉陰違背棄對戒師的承諾的事,小尼清楚到訴L大姊,自己沒有想找完美的人,也清楚不可能有完美的人(延伸閱讀:《真理的寶藏》227 - 230 偈~無人不被誹謗——優婆塞阿多羅的故事),因為連佛陀都有人會批評了,哪裡還有什麼完美的人存在呢? 而小尼認為,修行人就是要練習自我調整,想辦法調伏自己的習氣,小尼自己也會犯錯,但知錯必定會想辦法調整,而不是放任習氣的長養。小尼是無法接受死不認錯的人,並不是不能接受別人會犯錯的事情。所以小尼請她轉達,請「明顯沒道德」比丘公開道歉自己貶低北尼,過河拆橋,還留那樣的音頻來毀謗我們北尼無條件協助的善心,若「明顯沒道德」比丘選擇堅持不道歉處理,那麼小尼將公開音頻,並會開始發文說明一切事情的始末。後來這位L大姊更是霹靂趴拉的又教訓小尼竟然敢叫「明顯沒道德」比丘公開道歉,認為小尼慢心過重,小尼告訴她,不是這樣的,並舉例《真理的寶藏》400 偈~無瞋恚者為婆羅門——舍利弗尊者的母親的故事舍利弗尊者的這個故事跟她講,連阿羅漢尊者都會立刻調整錯誤,並向沙彌道謝了,「明顯沒道德」比丘做不到嗎? 當然L大姊與小尼最後這通電話不歡而散,因此才有這一系列的原始事件說明。而在小尼知道、看到那麼多事情後,也沒選擇公開一切事情,卻突然遭遇「明顯沒道德」尊者所執行的「白色恐怖」事件,小尼真的感到納悶,自己到底是做了什麼罪大惡極的事,讓自己面臨慘遭全面封殺的情況發生。
 
這裡要說句公道話,他們一家人中,最善良的是地上住持「明顯沒道德」比丘的父親了。
 
去年底那場禪修營,他給短期出家的出家眾的教誡是:「別人願意跟我們講我們的缺點,我們應該要心存感激,因為沒有人會願意做這樣的事,來提醒我們。」小尼也正是有這樣的觀點,因此遇到願意提醒小尼的人,小尼格外感激對方的。這裡分享《南傳法句經》——第六品、智者品法句~~
 

76.若見彼智者—能指示過失,並能譴責者,當與彼為友;猶如知識者,能指示寶藏。與彼智人友,定善而無惡。

 

77.訓誡與教示,阻他人過惡。善人愛此人,但為惡人憎。

 

78.莫與惡友交,莫友卑鄙者。應與善友交,應友高尚士。
 

 
住持bhante其實也蠻可憐的,除了syl妻子時常大聲公開跟他吵架之外,比丘兒子對他也不怎麼恭敬。因為小尼曾經無意聽到「明顯沒道德」比丘在教新出家的沙彌怎麼穿袈裟時,住持bhante也在一旁補充解說,只聽到「明顯沒道德」比丘跟他住持bhante父親說:「老師父,你惦惦(台語)啦!你這樣我要怎麼教,會很亂啦!」於是就再也沒有聽到住持bhante的聲音了。結營時的住持bhante開示,「明顯沒道德」比丘也催促住持bhante趕快結束開示,快點下台讓自己上台做總結。
 
在他們家庭互動關係中,他們喜歡如此互動方式,旁人是不應該有什麼意見的,畢竟大家都是成年人,歡喜甘願就好,不需要別人喝湯,我們在一旁喊燙。但是,既然出家了,就應該要以出家的規矩互動才對。論戒臘,住持bhante比「明顯沒道德」比丘高,他就不能公開在別人面前叫戒臘高的比丘惦惦,而住持bhante的syl妻子,也不應該總是在公開場合跟他吵架才是反而syl妻子應該是要跪著跟住持bhante講話,這才是出家的倫理。但這些在他們一家人中,完全看不到應有的出家倫理互動。
 
在緬甸,無論是禪師的母親或是syl姐姐,小尼看過的場面,她們都是跪著且跟禪師保持距離在講話的。禪師真的一直用身教在教育我們的。
 
小尼想說,自己做事情是有層次的,能私下處理就先私下處理,不是所有事情都喜歡這樣攤在檯面上講的畢竟要寫這些文出來,要耗費多少時間及心力,其實真的很累,所以非到不得已的情況,沒有很想花這麼多時間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且還會惹來罵名的事。因此L大姊這樣罵小尼,小尼也不想理她了,因為對一個不懂你的人,講在多都只是浪費時間罷了,解釋在多也沒用,她只會認為那是藉口、理由罷了。如這篇《被討厭的勇氣》阿德勒15句名言,讓你獲得勇氣、邁向未來!文中所言.....縱使被說壞話、被討厭,也沒什麼好在意的,因為「對方如何看你」,那是對方的課題。
 
小尼做事是這樣的,事前會想很久,評估很多,但經仔細評估後所做的決定,就不會產生後悔的想法,直接承擔所有後果。當然最近這一系列關於「明顯沒道德」尊者所執行的「白色恐怖」所牽動出的幾篇風暴文,也是幾經思考沉澱後所下的決定才寫出的,這目的是想好好保護上座部的正法存續,不要被這一家人給毀掉,讓我們所有想學正法的人,能在本國好好的學習就好,而不是只能自己前往緬甸去求法,畢竟出家眾是有生存的難處,這只有出家眾彼此能懂,所以小尼遇到有心想學正法的道友們,自己能給的就只有盡可能提供幫助護持他們,並沒有分別南北傳的角色而有不同護持方式,小尼是一視同仁的標準護持她們。小尼內心很清楚出家眾取之十方的資財,本就該用之十方,不應該有這是「我的」供養,小尼認定自己只是代表所有僧人接受供養而已,而並非「我」接受供養。這在《南傳法句經》——第五品、愚品的62法句有提到.....「此我子我財」,愚人常為憂。我且無有我,何有子與財?(延伸閱讀:《真理的寶藏》062 偈~無知帶來苦難——富翁阿難陀的故事)小尼總是常拿法句來警惕自己,盡可能調整自己的整體言行及觀念,所以也很用心在推廣《法句經》,鼓勵大家可以背誦法句,並讓自己運用在生活上,因為佛法是拿來幫助我們在生活上使用的,不是在嘴上研究用的。因此即便自己有收受金錢供養,就是把金錢當成工具在使用,所有需要幫忙的出家眾,不分南北傳,只要小尼觀察確認她們是真的有心在學習正法,小尼決不吝嗇護持她們。身為大眾部的小尼,出身不好,卻知道應該要這麼做才對,因此面對上座部9年的「明顯沒道德」尊者所執行的「白色恐怖」的作法,真的讓小尼驚訝不已,但小尼仍是接納這樣不善業成熟的果報,很平靜看待,因為清楚知道,現在面臨的情況,應該又是先蹲後跳的狀況,現在看似不善業,將來回頭一看,這未必是不善業才對,也知道下一波的因緣即將轉動,只是目前沒有能力看到會轉向何處。人生没有白走去的路,每一步都算数說得很貼切,苦難~真的是化了妝的祝福。
 
很多愛護小尼的道友及法友們都會替小尼擔心這遭封殺的下場;當然也有許多不善的人樂見小尼因此被整死,而等著看後面的好戲。小尼想說,小尼不可能再被任何困境給擊倒的,所以關心小尼的人請不用擔心,等著看好戲的人也不用開心,因為小尼相當平靜,也確認自己可以平穩度過的。
 
小尼花這麼多時間寫這些文其實是心痛的,這段時間的發文,都只有一個目的,但絕對不是以報復心為目的而做,因為深信業果法則的小尼,不會讓自己種下這樣不善的惡因。小尼這麼做只希望他們一家人能更加認真守護第一道場的聲譽才好,如果想要霸佔道場堅持不退位,那就必須更用心的調整自己才行;如果能力不足,就要退位,讓別的更有德、更有能力的尊者駐錫,正法才能得以延續,不要浪費前任住持的苦心建立才是。能力不足又沒品德,暴力依仗住持的權力,而斷人想學法的善因緣,肯定是障自己的道的,由此來看,「明顯沒道德」比丘他不信因果的,所以才敢做出這樣的事情來。是說.....「明顯沒道德」比丘連自己的戒師都要欺騙了,對小尼做出這樣的暴力行為,其實真的一點也不奇怪啊!只是自然的本性流露而已,包裝徹底破功,禁不起考驗罷了。所以針對他留給別人的音頻,背後說小尼是因為沒有領受到「甜頭」,小尼才特此發文說明,小尼對「甜頭」的定義
 
 
想要改命改運,一定要靠端正自己的言行,未來才有可能越來越好~~
 
真心希望道場能換個更有德的尊者帶領我們學習珍貴的正法,能更有效的能幫助我們實踐在滅苦的道路上,而不是帶給想認真學法的人還得面臨「白色恐怖」的情況才是。
 
最後,以
《南傳法句經》——第五品、愚品的幾則法句共勉~~
 

61.不得勝我者為友,與我相等者亦無,寧可堅決獨行居,不與愚人作伴侶。
 
62.「此我子我財」,愚人常為憂。我且無有我,何有子與財?
 
73.愚人騖虛名:僧中作上座,僧院為院主,他人求供養。
 
74.「僧與俗共知—此事由我作,事無論大小,皆由我作主」,愚人作此想,貪與慢增長。

 
 
祈願正法久住~~
願所有認真走在正道上的人
都能免除苦難
早日證得涅槃道果
解脫一切煩惱

 
Sādhu! Sādhu! Sādhu!
 

 
 
 
 
 
 
 
 
 
 
 
 
 
 
 

 

聖小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