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__3694618.jpg

                     

去年底,小尼有個特殊的因緣,隨僧團一起去居士開設的餐廳應供,這應該是小尼這輩子唯一一次可以見到的場景吧!
 
當天女淨人到車站接小尼時,小尼當時有訝異,怎麼只有她單獨一人出現,而「明顯沒道德」比丘的syl媽竟然沒出現。
 
我們先到餐廳等待僧團到來,僧團是由長期護持道場的男淨人負責送僧團前來餐廳應供。
 
由於第一次參與這種場合,且現場出家眾自己是唯一的北傳身份,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坐才適當,於是聽從安排指示,獨自坐在僧團旁的一桌,而「明顯沒道德」比丘的syl媽則坐小尼隔壁一桌,用數字順序來表示,即僧團坐1桌,小尼坐2桌,「明顯沒道德」比丘的syl媽則坐3桌,淨人則坐在小尼背後一桌。
 
這次應供的食物是火鍋,於是居士前來問我們,是要搭配白飯或冬粉做為主食,小尼選了冬粉,一旁「明顯沒道德」比丘的syl媽則選了白飯跟冬粉。當她做這樣的選項時,小尼內心幾乎可以篤定,她肯定會吃不完這些食物的。因為在道場托缽時,她排在小尼的前面,所以小尼很清楚她的食量大概是多少,因此很訝異她竟然同時選了兩樣主食。
 
在等待點上桌餐時,突然聽到一大聲「啵」的聲音(其實整場蠻安靜的,因此這聲音顯得相對突兀),尋聲望去,立刻聽到「明顯沒道德」比丘在大聲提醒坐在他對面的住持bhante,開濕紙巾不需要這樣大聲(很像我們小時候在玩濕紙巾那樣,看誰可以弄出最響亮的聲音出來),住持bhante則靦腆一笑,然後很不好意思地低下頭來。而坐在住持bhante一旁的尊者,則與小尼眼神交會,彼此心領神會的一笑,當時小尼忘記觀察坐在正中間長老的表情為何? 因為當時小尼也不好意思大動作轉頭去尋找聲響來源,只有用眼神默默尋找其音從何而來。
 
接著餐前居士們先供養水果,僧團取用完後,這水果由男淨人從僧團手中,傳到3桌給「明顯沒道德」比丘的syl媽後,「明顯沒道德」比丘的syl媽取用完後再給2桌的小尼。
 
後來主食套餐上來時,又有某道食物出現,小尼聽到住持bhante喚著男淨人過去,要他將那盤食物拿去給「明顯沒道德」比丘的syl媽,「明顯沒道德」比丘的syl媽取完食物後,由於那盤食物並未出現在小尼眼前,因此小尼不清楚那盤到底是什麼食物。
 
小尼非常愛吃火鍋,也愛吃辣,這餐盤中沒有任何沾醬,當然也沒有辣椒,但小尼也沒開口索取自己想要的辣椒,就想既然福報是這樣,那就是這樣,不要有所要求才是,畢竟戒律有規定,比丘尼不可以開口跟人要東西,所以小尼也不因此開口索取辣椒醬。後來是女淨人想起小尼愛吃辣椒吧!所以突然走來跟小尼說:「師父,那裏有辣椒其它沾醬使用相關佐料,您可以自己去取用。」聽完淨人這樣開口後,小尼才敢站起來去拿辣椒醬等沾醬。
 
在用餐過程中,一位女居士前來關心是否我們還有其他需求?小尼表示感謝,並說沒有其它需要,就繼續安靜吃著食物(出家眾吃飯本來就不該講話,這在戒場有教,[明顯沒道德]比丘的syl媽之前是北尼,不可能不知道規矩的,且又有要在12點前吃完的壓力,就是趕緊默默吃著食物就好)。然而此時,「明顯沒道德」比丘的syl媽跟這位女居士攀談起來,還說自己已經是來第三次了,並表示自己是「明顯沒道德」比丘的媽媽,居士則尷尬表示,自己並不認識她,也不知道她是「明顯沒道德」比丘的母親。
 
後來主要供養者——餐廳負責人前來,拿了一杯黑木耳露來要求小尼手授,並關心食物口味是否適合?小尼誠心跟他說:「非常感謝你,這火鍋是我出家六年來,吃過最好吃的火鍋了。」接著他敘述他如何用心製作這些食物,小尼回應:「謝謝你的用心,真的好好吃。」就沒再多話,居士就請小尼慢用離開了。
 
小尼仍繼續吃著這頓難得的美食,也清楚自己未來應該沒機會能再吃到這美食,於是認真享用每一口食物。後來「明顯沒道德」比丘的syl媽發現自己吃不完食物,於是喚了男淨人到身邊,叫男淨人幫忙吃鍋裡剩下的食物,男淨人表示請她自己吃,因為他也吃不下了,所以無法幫忙。結果傻眼的事情出現了.....,「明顯沒道德」比丘的syl媽,將那鍋她吃不完的剩餘火鍋推到我這桌,開口叫我幫忙吃,我直接婉拒跟她說:「我自己的也還沒吃完,而且我也吃飽了。」但她不死心的繼續說:「年輕人要多吃一點。」此時小尼仍是跟她說:「謝謝,但是我這樣已經飽了,也吃不下了。」於是繼續吃著自己面前所屬的食物,而她那鍋食物一樣擺在我餐盤旁邊(因為是套餐,所以有個大托盤,裝著所有食物)。
 
出家六年,小尼也幫過不少年長的前輩們吃他們吃不下的便當過,但每個前輩要小尼這年輕人幫忙吃時,全部都是將未食用過的食物先分給小尼,從來沒有一個人是把吃剩的食物給小尼,要小尼幫忙吃的。即便今年過年參加禪修營,坐小尼前面的syl吃不完,也是先將未動過的食物拿給小尼,請小尼幫忙吃,從來沒有一個出家眾像「明顯沒道德」比丘的syl媽那樣,是把自己吃不完,吃剩的食物再找人幫忙吃的。她找男淨人幫她吃,已經夠不應該了,然後竟然男淨人不要後,她還找小尼幫忙吃,這舉動真夠讓人傻眼了啊!!!
 
最後,小尼完全吃光自己餐盤裡的食物,連湯都喝完,一滴不剩,餐廳負責人前來收走小尼的餐盤,又再次講到自己用心準備這些食材的過程,此時小尼正在品嘗那杯餐盤之外的黑木耳露。由於他是從小尼左方出現的,因此小尼整個人左轉面向他回話,然後坐在小尼右手邊的「明顯沒道德」比丘的syl媽,默默的將那鍋吃剩要叫小尼幫忙吃的食物,拿回自己的餐盤中(因為小尼餐盤全部被收走,餐具自然也被收走了)
 
後來餐廳負責人出現在小尼及「明顯沒道德」比丘的syl媽中間,準備要收走「明顯沒道德」比丘的syl媽的餐盤,他望著鍋裡剩下將近一半的剩食,愣了一下說:「我幫您打包好嗎?」「明顯沒道德」比丘的syl媽回應他:「不用了,我過午不食,晚上沒吃了。」負責人又說:「這我知道,但我幫您打包好嗎?」「明顯沒道德」比丘的syl媽仍是跟他說:「不用,我晚上不吃。」負責人此時沉默的望著鍋裡的食物好幾秒,什麼都不說,就拿著餐盤離開了。
 
臨別前,負責人對小尼說:「師父,你以後可以再來,我歡迎你來。」他這句話有讓小尼感動,因為他沒有南北傳的界線,我知道他是打從內心對我提出邀請的,而不是客套話,因此感動不已。
 
離開時,小尼很自然的走到原來搭乘女淨人的車上,後來跟她說自己坐後座好了,前面位置留給「明顯沒道德」比丘的syl媽坐,女淨人說不用了,「明顯沒道德」比丘的syl媽會坐男淨人他們那車。小尼說:「這樣不好吧?!僧團全部是男眾,開車的男淨人也是男生,「明顯沒道德」比丘的syl媽一個女生跟僧團獨坐那車,是不理想的吧!!」(當時有想到是否會影響到長老的戒清淨,但因為不懂南傳戒律,所以也沒多說。)女淨人說:「哎呀!不要管他們了。」所以小尼也不好再多說什麼。後來等了一小段時間,「明顯沒道德」比丘的syl媽突然過來出現在門邊,女淨人問她怎麼了?「明顯沒道德」比丘的syl媽說「明顯沒道德」比丘叫她過來坐這車,所以她就過來了,後來小尼趕緊又跑到後
 
餐後又到了男淨人店裡去坐,他後來也一一供養僧團所有尊者,包含「明顯沒道德」比丘的syl媽,對小尼而言,很清楚北尼身分的自己是個外人,所以默默的坐在店裡的一角。後來這位男淨人出現在小尼面前跪著供養跟供養僧團一樣的物品,小尼有跟他說不用,他直接頂禮三拜,那麼小尼也只能接受,並立刻給予祝福及功德迴向。這男淨人對待小尼的態度,真的大大感動到小尼,小尼當下其實有想哭的,因為之前跟這男淨人的互動關係其實並不算友好,因此他這次突然的轉變,有讓小尼感到驚訝不已。
 
接連兩個南傳居士的動作,讓小尼明顯感覺,穿什麼衣服真的不是重點,重點是自己的言行舉止,是否有遵照佛陀教誡的認真走在預流道上,是否有努力調整自己,做到應供養、應供奉、應施與、應合掌者等僧人該有的品德,這才是重點,而無關穿什麼衣服才是。後來小尼傳了這話給那位男淨人.....
 
S__3694624.jpg
 

S__3694625.jpg

S__3694626.jpg

幾天後,在道場發生了一件事,更讓我印證上面的想法是沒錯的,穿什麼衣服,真的不是重點,行為才是真正的重點。
 
當時的場景是午齋時間,已經托缽完正在自己座位上,默默的低著頭,並收攝眼根的吃著自己面前的缽食。突然間,上面那個餐廳負責人拿著一杯黑木耳露出現在小尼位置左手邊,小尼抬頭不解的看著他(因為[明顯沒道德]比丘的syl媽坐在小尼對面右前方的位置),他對小尼說:「師父,請手授,小心燙手。」於是小尼就接受了那杯黑木耳露,原以為他會再出現拿給「明顯沒道德」比丘的syl媽一杯,結果他並未再次出現。也就是說,整桌的9位出家眾(3位短期出家syl),只有小尼有獲得這杯黑木耳露,而照理說「明顯沒道德」比丘的syl媽,應該是比小尼更有機會得到這杯黑木耳露的呀!但事實並沒有。小尼心裡非常非常清楚,前幾天「明顯沒道德」比丘的syl媽浪費食物的行為,是徹底傷到那位餐廳負責人的心了,因此才有今天的情況出現。後來小尼將那杯黑木耳露,與同桌其他長期出家的前輩們分享(沒有分別北傳或syl),邀請大家都倒一點喝,與那位居士結善緣,但小尼唯獨略過「明顯沒道德」比丘的syl媽沒邀請,因為小尼懂那位居士的作法及感受,所以刻意略過「明顯沒道德」比丘的syl媽。
 
其實發生上面這事情,是讓小尼深深感到難過的,因為「明顯沒道德」比丘的syl媽,沒有好好的保護好那身衣服所代表的意義及其價值,而導致這樣的場面發生。
 
忘記說明,那次僧團集體外出應供,結果禪修營中午托缽時,是由短期出家的沙彌領導大家唸供養偈。這情形對長期出家的北傳出家眾來說,其實真的是一種侮辱的。就像臨時員工領導正職員工那樣詭異的感覺。但道場沒留下任何一位比丘在現場帶領大家,這種亂象,也只有這間道場才會出現。

 

這也解開小尼的疑惑,為什麼真正走在實修路上的出家眾,小尼都不會在這間道場遇到他們,因為他們比小尼更清楚,這是一個不對的地方。這小尼總算弄懂了,所以一開始也打算默默遠離。

 
是否要換穿南傳syl服的想法,此時出現了大動搖.....。因緣正在給小尼新的啟示,只是小尼尚未能正確解讀發生這些事情,到底要小尼體會到什麼的新想法出現。但小尼骨子裡清楚知道,穿著那身syl服是舒適的,完全沒有違和感,有的反而是歸屬感出現.....。
 
小尼知道這些事情,原本也沒想寫出來,就是想默默遠離就好。如果「明顯沒道德」比丘當初選擇好聚好散的路線,沒有發生「明顯沒道德」尊者所執行的「白色恐怖」,那麼之前及之後的文都不會有。現在因緣走成這樣,是身在上座部9年的「明顯沒道德」比丘所做的選擇。既然選擇這種因緣走向,那麼我們每人只能依照自己的業,去承受相對應的果報了。小尼面臨「白色恐怖」,就納受這是過去不善業的成熟,如此而已。
 
每個人都有善惡面,倘若用惡心對待小尼,自然會誘使小尼惡的那面出來應對;反之,善心對待小尼,小尼樂意與您分享自己所有的東西。
 
 
124.假若無有瘡傷手,可以其手持毒藥。毒不能患無傷手。不作惡者便無惡。
 

真心希望道場能換個更有德的尊者帶領我們學習珍貴的正法,更有效的能幫助我們實踐在滅苦的道路上,而不是帶給想認真學法的人還得面臨「白色恐怖」的事情才是。
 
最後,以《南傳法句經》——第五品、愚品的幾則法句共勉~~

 

61.不得勝我者為友,與我相等者亦無,寧可堅決獨行居,不與愚人作伴侶。

 

62.「此我子我財」,愚人常為憂。我且無有我,何有子與財?

 

73.愚人騖虛名:僧中作上座,僧院為院主,他人求供養。

 

74.「僧與俗共知—此事由我作,事無論大小,皆由我作主」,愚人作此想,貪與慢增長。

 
 
祈願正法久住~~
願所有認真走在正道上的人
都能免除苦難
早日證得涅槃道果
解脫一切煩惱
 

Sādhu! Sādhu! Sādhu!
 
 
 
 
 
 
 
 
 
 
 
 
 
 
 
 
 

聖小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