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__3637353.jpg

每個人對甜頭的定義都不同,小尼想說明自己在學習佛法之後,是如何定義「甜頭」。
 
世間的甜頭,自然是指名和利;出世間的甜頭,小尼定義為善業的累積。
 
佛法講因緣合和,所有的事情必須因緣俱足才能圓滿,無論善業、惡業都是如此。
 
舉例:想要圓滿布施善業,必須具備.....
1、想布施的心。
2、接受布施的人。
3、布施的物品。
 
所以即便現在突然想布施,也有物品可以布施,但找不到願意接受布施物的人,一樣是無法完成布施善業。
 
明白這道理後,加上嘗試實踐後,發現真有其難度,因此面對圓滿布施善行,總是盡力觀察其因緣,盡力去推動,能否圓滿成行,則不執著。
 
對小尼而言,布施時是相當開心的事,因此總是盡可能協助圓滿別人想布施的心。
 
之前在募款《真裡的寶藏》註解.故事.評論一書時,遇到兩個因緣,讓小尼發現,布施的行為,其實是會被感染的。
 
第一個因緣是因為之前參加禪修營時,有位女眾想短期出家,但沒有syl衣服可穿,所以無法圓滿想短期出家的事,她跟小尼提起,小尼又剛好要請假返北處理事情,因此專程去替她拿了自己從緬甸帶回的syl服借她,讓她圓滿。後來她也因為這樣,想學習小尼協助人圓夢的想法,於是發心供養道場14套syl服,讓想短期出家的人,都無障礙可以嘗試。後來她知道小尼想轉南傳,也知道小尼當時能拿到的syl其實是東拼西湊的,於是提出邀請,想替小尼做兩套syl服。其實小尼一開始是拒絕她的邀請,但基於這是如法必需品,且她一再提出,因此小尼就接受她的善心,而有後續因緣。
 
返回台北後,我們約好時間去找布及找人製作,在最後的過程,本來約好一起去現場,她付尾款,小尼拿走衣服,但後來討論結果是等小尼有事外出時再去拿即可,這樣小尼可以就專心先校稿《真裡的寶藏》註解.故事.評論,不用為此專程跑出去一趟。
 
由於之前在募款《真裡的寶藏》註解.故事.評論一書時,她因為發心供養太多套syl服,以致沒有助印預算,但後來在約定好一起拿衣服時,又有款項可以布施,所以打算與小尼見面時交給小尼,她說實在懶得跑銀行去處理。
 
當她跟小尼講到這樣的想法時,小尼立刻決定圓滿她想參與助印的善行,於是跟她說:「好,為了圓滿妳的善行,那妳等我吧!我現在立刻出門,晚點見。」講完後就立刻放下手邊的稿子外出收款去了。因為小尼住的地方離市區很遠,來回必須花上2個小時的時間,所以沒事真的也不愛出門的,通常會將所有要辦的事情排在一天解決,這次是真的專程外出收款(因為衣服真的不急著拿)。
 
小尼先到場,老闆娘有訝異小尼不是本來說好今天不外出嗎?改天有出來才拿,怎麼又出現了?小尼解釋,因為想圓滿女居士參與助印的善行,所以專程出來收款的。當時老闆娘及她朋友聽了沒特別反應。
 
稍晚女居士到場,針對衣服部分處理好後,準備離開店家時,她將助印款交給小尼,小尼當場給予祝福及功德迴向,然後我們就一起離開了。走了一段路過後,老闆娘突然追上來跟小尼說:「師父,請留步。我朋友說也想供養妳,不知道可不可以?」於是小尼想,那就鼓勵她參與助印吧!畢竟自己持戒不嚴謹,又無德無能的,能不收供養就盡量不收,避免福盡悲來的情況發生,因此能拒絕的通常會拒絕的。
 
跟著老闆娘走回店家後,有跟她講,是否轉參與助印書籍較好?後來接受了老闆娘朋友的款項,一樣給予祝福功德迴向,接著老闆娘一旁看了後,也突然說:「那我也要供養。」當然小尼一樣給予祝福功德迴向,小尼真的感受到,她們因為這樣,非常開心,所以自己也感到開心。
 
為什麼小尼會樂意讓自己那麼辛苦,也想圓滿別人想布施的心,除了文章一開始講得明白因緣合和之外,還有因為《真理的寶藏》122 偈~功德一點一點的增長——富翁畢拉拉的故事這篇故事的影響。
 
而這女居士也很優秀,在接受布施後懂得思考可以如何回饋,因此影響後面兩人跟隨她一起布施,這真的很讓小尼感動。

第二個因緣是小尼去年底住院手術期間,有位女居士一直想來探望小尼,但被小尼婉拒多次,當時跟她說來醫院探視不重要,要她發揮專長去幫忙募款,並說總款項需要七十幾萬,自己募不到五十萬,壓力頗大的,請她不要浪費時間來探視小尼,幫忙募款更為重要,因此仍是不讓她到醫院探視小尼。
 
上個月她又再次致電小尼,說想約小尼一起午齋,小尼不願為了一頓飯專程外出,正要開口婉拒時,她又說:「師父,上次妳要我去募款的部分,我也要交款項跟名單給妳。」聽到又有捐款要交給小尼,當下要婉拒的想法瞬間消失,於是又再次專程為了收款而外出。
 
這次收款地點,是在居士的公司,結果我們談話的過程中,影響了其他同事也想參與助印,後來連她主管都想參與,最後,又讓小尼收到不少的助印款回來。
 
講那麼多,是想表達兩個重點,第一個重點是,布施真的會感染的。第二個重點是,這才是小尼定義的「甜頭」。
 
這裡小尼想說明一下,小尼有怪癖,自己是不隨便接受人供養護持的,因為假如這期生命中,發現某人言行舉止對不友善,小尼則會拒絕對方的供養的,不想未來再有跟此人的因緣牽扯。
 
在退出活動群組後,也發表過這篇不想做吃力不討好的事文後,文中男居士在1/6活動當天前行準備期間,突然帶著妻子過來說要供養小尼車資補助。由於小尼認為自己不需要這筆款項,也不想再與此不道德不友善的人有什麼因緣上的牽扯,所以在第一時間直接婉拒他們,後來是他妻子再次開口提出想供養,於是小尼跟他們說,車資補助不需要,這筆款項轉成你們參與助印的書款好了他們同意後,居士突然叫他太太一起向小尼頂禮。小尼自認無德無能,不配接受人頂禮,且北傳教育出家眾,是要我們站在佛像前才能接受頂禮,所以小尼說這裡沒有佛像,我們轉個方向,你們禮佛三拜吧!後來在他們禮佛時,小尼同樣無分別心的對他們進行祝福及功德迴向。當他們禮拜完時,由於他們在紙袋上只屬名名字部分,並無全名示現,因此小尼請他太太將他們的全名寫在紙袋背面,好印製在芳名錄上。
 
這裡為什麼要說明這段,是想表達自己完全不是見錢眼開的人,也不可能為了自己的利益想收供養而專程外出,且能拒絕都會拒絕的,深怕自己福用盡就慘了,因此目前生活還勉強過得去,就只接受如法必需品的準備,避免收取金錢,一旦收金錢,也盡量護持有心學法的道友,取之十方,用之十方的道理,小尼有落實這觀念的。
 
同時,也想證明,有人不僅不為自己所犯的過錯出面道歉,而且一錯再錯,繼續狡辯,以下是後來有居士來問小尼事實是如何,當時的對話...
 

S__3694607.jpg

S__3694608.jpg

S__3694600.jpg

S__3694601.jpg

S__3694609.jpg

 

小尼謹記《十法經》的第七條...出家人應當經常地省察:「我是業的所有者,業的繼承者,以業為親屬,以業為依靠。無論我所造的業是善或惡,我將是它的繼承者。」...因此既然出家了,「甜頭」的定義自然應該是善業才是,而非世間的名利才是。
 
因此小尼對「明顯沒道德」比丘所留在別人那裏的音頻,感到氣憤。因為在小尼心中的甜頭,根本不是「明顯沒道德」比丘所說的那樣。小尼不甘被抹黑,為了不想讓人誤會,因此才發誠實語功德分享一文自清。
 
其實誰才是真正帶走「明顯沒道德」比丘音頻裡所說最多的「甜頭」呢? 論真講,「明顯沒道德」比丘口中的「甜頭」,他自己才是唯一得到的人。這兩場他帶回的收入,少說也有好幾萬塊,他才是真正得到他所謂「甜頭」的利益者吧! 畢竟當時那位居士也只願意代收供養他的資金,連道場利益都不顧了,還是由我這外人去顧道場利益的呢!(延伸閱讀:「明顯沒道德」尊者所執行的「白色恐怖」)
 
其實在1/6之後,小尼跟「明顯沒道德」比丘真的還有正常良好互動的,所以「明顯沒道德」比丘去埔里閉關時,才又會留音頻給小尼,讓小尼知道他與誰在一起,及練習不倒單的心情分享,這小尼從未主動想知道,是「明顯沒道德」比丘自己主動留音頻給小尼的。 小尼提到這段,只是想再次證明,同一篇分享文已經發過給「明顯沒道德」比丘,明明彼此後續仍保持友善互動,所以才有這些分享音頻給小尼,為什麼同一篇文在臉書發文,就罪到致死,而有「白色恐怖」的事件出現呢?
 
這裡小尼要再次證明,自己是真正如佛陀所教導,在實踐小尼所定義的「甜頭」的。以下是小尼在「明顯沒道德」比丘1/6收了好幾萬的供養金回去之後,所給他的建議對話截圖...
 

S__3670079.jpg

S__3670080.jpg

S__3670081.jpg

S__3670082.jpg

S__3670083.jpg

S__3670084.jpg

這裡順便說明一下,為什麼想要再次分享同一篇文在臉書上的緣由。
 
1/8一早開網路(即便在住處,有wi-fi可用,也不想24小時開著網路接收訊息,被網路綁架)就看到了上述15分鐘又48秒的音頻留言。
 
9分鐘的音頻內容,主要是說他們全家正在埔里,與居士聊天,要不是他syl媽嚷著要先去睡了,否則他們仍意猶未盡的想與地主夫妻談話,及當下的心情分享,並敘述了居士一家的背景也正是聽聞居士一家背景後,開始思索受戒時開堂大師父的一席話:出家眾真的不宜與家人過從甚密,否則誤了家人求法的心而不自知啊!加上自己目前俗世所遭遇的大困境,非常需要家族的長輩共同協助,因此比較靠近親人一些,所以在想著該如何拿捏互動的分寸才好。
 
聽「明顯沒道德」比丘講,那一家人的女兒是出家眾,雖然母親定力深厚,但仍無法成功影響念佛的男主人,「明顯沒道德」比丘說他有自信,一定可以影響到那位男主人的,並說他們全家都很聽他的話。
 
聽到女兒是出家眾,讓小尼開始回憶起所認識均為出家眾的母女檔之互動,更引以為鑑,即便一家人都是出家眾,真的也應該分開才是。小尼心中理想的syl目標典範,姊妹三人均為出家眾,但彼此身處不同道場,這讓小尼對她們的智慧敬佩不已,真的期許自己有天能到達她們的境界。
 
因為想過持戒清淨單純生活,問了一些syl如何做到不碰錢卻又能生活的方式,又聽到一位syl因為要持戒清淨,所以跟比丘尼母親共住,由比丘尼母親護持她戒清靜的事情,因此對於與親人互動或是否共住一事,小尼開始認真思索其利弊得失。
 
當然...親人住在一起一定會有紛爭,即便均為出家眾也是如此。因為思索很多,又逢校稿募款期,也想推動《真理的寶藏》-法句經註解·故事·評論這本好書,所以近期臉書都在分享相關文章,想藉此鼓勵大眾閱讀,怎知這樣的做法,卻導致「白色恐怖」事件出現。

 

S__3670085.jpg

S__3670086.jpg

S__3670087.jpg

S__3670088.jpg

 
其實小尼之所以建議「明顯沒道德」比丘這樣做,也是想替他的形象加分,但沒想到,他更喜歡自毀形象,當個媽寶比丘。因為1/13這趟,他提早北上接受供養,也又把syl媽帶在身邊了(下一次會寫一篇「黑木耳露的啟示」,說明一次偶然的因緣,隨僧團一起去應供的見聞)但那是他們的事,既然他們不在意,小尼自然也沒什麼好在意的呀!道不同不相為謀就好^^
 

S__3670089.jpg

 
 
S__3678223.jpg
 
每個人都有自訂「甜頭」的權利,但不應該抹黑別人的善行才是。從音頻也不難聽出抱怨,看來我們找的場地不夠大、不夠有排場,「明顯沒道德」比丘其實心裡很不滿意我們辦事能力如此差吧!對於一位P派系的上座部尊者,「明顯沒道德」比丘真的算是異類,因為小尼不曾看過,有哪位尊者,比他還要沉迷網路,總喜歡置入性行銷的不斷發動態,讓人知道他做了什麼?人在哪裡? line、QQ、臉書,總是同步發送消息,深怕人不知道他的行蹤,因此小尼才在「白色恐怖」實行之前,先行取消關注的,因為真的看了好膩啊!
 
如果「明顯沒道德」比丘他真能如自己音頻所說,保持捨心,那麼要放掉道場,讓其他更有德的尊者當住持,護佑指導我們這些渴望學習正法的人,對他來說應該就不是件難事才對。因此....是否能禁得起檢驗呢 ? 第一道場,會不會毀在他手中的呢 ?! 大家拭目以待吧!
 
除了「明顯沒道德」比丘之外,P派系的其他尊者們都好有素質,而且明顯可以觀察到,真正越有實修的尊者,其實越低調、越謙卑、慢心越少的。這不需要到尊者等級,看一下他們的syl就知道了。小尼相處過多位的syl,發現大多都非常和善,也認真走在這條道路上,除了「明顯沒道德」比丘的syl媽及某位大家都知道超難相處的syl之外,其她的syl,也都讓小尼對她們起恭敬心的,所以小尼才會鎖定一位syl為學習目標,期許自己有天也能達到那樣的狀態。
 
如果選擇走好聚好散的路線,那麼之前及之後的文都不會有。現在因緣走成這樣,是身在上座部9年的「明顯沒道德」比丘所做的選擇。既然選擇這種因緣走向,那麼我們每人只能依照自己的業,去承受相對應的果報了。小尼面臨「白色恐怖」,就納受這是過去不善業的成熟,如此而已。
 
一切真的都是最好的安排,沒有這次「白色恐怖」,不會推動小尼前往他處尋法,進而參加到20190205 新春啟建(Ṭhapanā)青銅立佛慶典 烏給長老教誡 觀淨尊者翻譯 (靜樂禪林)這篇的典禮,學習到新知識。因此...真的是歡喜納受這次的「白色恐怖」,清楚知道此路不通,才會撞牆也終於知道,為什麼自已所認識的老南傳護法居士,不會出現在「明顯沒道德」比丘那裏的原因了。
 
其實小尼不是不能選擇靜默以對,只是「明顯沒道德」比丘要這樣留音頻在別人那裏,背後說嘴小尼,那麼小尼也只好攤出所有事情來自清,自己為人處世之道為何,並重新洗牌身邊互動的人士。
 
每個人都有善惡面,倘若用惡心對待小尼,自然會誘使小尼惡的那面出來應對;反之,善心對待小尼,小尼樂意與您分享自己所有的東西。
 
 
124.假若無有瘡傷手,可以其手持毒藥。毒不能患無傷手。不作惡者便無惡。
 

真心希望道場能換個更有德的尊者帶領我們學習珍貴的正法,更有效的能幫助我們實踐在滅苦的道路上,而不是帶給想認真學法的人還得面臨「白色恐怖」的事情才是。
 
最後,以《南傳法句經》——第五品、愚品的幾則法句共勉~~

 

61.不得勝我者為友,與我相等者亦無,寧可堅決獨行居,不與愚人作伴侶。

 

62.「此我子我財」,愚人常為憂。我且無有我,何有子與財?

 

73.愚人騖虛名:僧中作上座,僧院為院主,他人求供養。

 

74.「僧與俗共知—此事由我作,事無論大小,皆由我作主」,愚人作此想,貪與慢增長。

 
 
祈願正法久住~~
願所有認真走在正道上的人
都能免除苦難
早日證得涅槃道果
解脫一切煩惱
 

Sādhu! Sādhu! Sādhu!
 
 
 
 
延伸閱讀:
 
 
 
 
 
 
 
 
 
 
 
 
 
 

 

 

 

聖小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