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中午,去赴一場遠道而來的午供。

這居士上週就邀約了,他從台中北上來供養午齋及請法。因為他的慎重及禮貌,我想讓他用最如法的方式供養。

很多居士對待供養出家眾齋食的方式,都是讓出家眾選擇自己喜愛吃的食物,對他們來說,難得的供養,就要讓出家眾吃的歡喜,因此都以出家眾的喜好為主。

以前對這樣的方式供養,其實是感到開心的,畢竟出家眾沒什麼紓壓方式,偶爾有機會能吃到自己喜歡吃的食物,就算是生活中小確幸了。

近幾年努力實修,對法有更多收穫體驗後,就覺得這樣其實不是很理想,因為這也是長養欲望的途徑,且讓這份供養變得不那麼清淨了。基本上,我自認是持戒不淨的人,所以在接受供養時,若能讓自己在那頓齋食中,盡可能保有「無貪、無嗔、無癡」的狀態,讓供養者能獲得更清淨的功德,那麼我會盡力提醒自己保持正念,注意細節。

昨天我們吃的是自助餐,供養者要我走在他前面,去取自己喜歡吃的菜,我跟他說:「你專程北上供養,我們就如法一點吧!你負責取食,你拿什麼我吃什麼。」他說:「法師,可是我不知道你喜歡吃什麼ㄟ~ 還有量要準備多少?飯要大碗小碗?」我:「托缽生活是沒得選的,你準備什麼,我就得吃什麼,準備多少,我就是吃多少。」然後我就找位置坐下了,上圖就是他準備來的食物^_^

吃飯時我跟他說:「基本上,我不想背逆人性,去夾不喜歡吃的菜;但如果夾喜歡吃的菜,又會讓我覺得這樣起貪念,會讓這份供養變得不清淨。我不想這樣糟蹋你專程北上供養的心,所以讓你去夾菜,這不是我想要差遣你幫我服務,才叫你去夾菜的。」他聽了之後表示了解,也能接受我說的。

後來我們換地方坐,在找地方的過程中,他一樣不斷問我要去哪裡?想要喝什麼等問題,我給他的回答一律是:「你想去哪裡,準備什麼給我喝,我都好。」然後他跟我說:「法師,你都不執著喔?!」我說:「不是我不執著,而是在接受供養的時候,也都是境界的考驗啊!面對我不喜歡的東西,我必須去調伏自己的心才行,這就是修行啊!佛法就是這樣拿來套用在生活中的呀!不是只有蒲團上的功夫而已。」他聽了之後,也回應說以前有位法師也是說類似的話。

受戒後在安寧病房培訓期間,還沒接觸實修前,每次中午吃飯去自助餐買便當,那時我訓練控制自己欲望的方式,是規定自己只能夾三樣菜,當時病房忙整天,又堅持要持午,就只能靠多吃飯來支撐體力。也因為這樣,越來越胖,因為飯量太過驚人啊!哈哈哈~ 這其實也是不太理想的方式,沒注意到這也是另一種問題。

以前跟師長共住時,尚未接觸禪修時,還不懂到底什麼是修行,對於收到供養的食物,通常我們會互相幫忙吃掉對方不喜歡的食物,這兩年自己獨住,也少與外界互動,鮮少收到需要立刻處理掉的食物,所以也不覺得有什麼考驗。今年有次接受供養,是我面臨過最大考驗的一次經驗( ᷄ὢ )

給我大考驗的這位居士,與我不算有深交,但在我出家生命當中,他的存在算是很重要,一個我不可能會將他忘記的人。

某天有事與他碰面,他很開心的拿了一個麵包給我,跟我說這是他很愛的食物,吃一個就很有飽足感,所以買了兩個,留一個給我。收下這食物時,當下因為有事要忙,忙完也接近中午時分,為了想讓這供養物可以有供佛的機會,於是我決定將這麵包當成隔天的早餐。

翌日供佛後,泡了杯咖啡,吃著這個麵包,咬了大概第三口左右,吃到內陷時,真讓我頭上立馬出現三條線,呆了好一會才回神過來。慘了⋯竟然是我最討厭的食物(。 ́︿ ̀。),怎麼辦???現在沒人可以幫我吃,我又不能丟掉這食物,然後又想到他供養時那張開心的笑臉,我怎麼能厭惡這食物呢?可我也無法很矯情的,假裝我不討厭這食物呀! 但⋯買尬~真的好難以下嚥啊!!!該如何是好?怎麼處理眼前的困境?糾結了一下,決定保持正念吃東西,將心專注在業處上用功,如此一來,吃就只是吃,沒有什麼喜歡或討厭的食物問題,就這樣,雖然花了一段時間,但最後,總算還是把東西吃光了。

自從衝破了這次超大境界的考驗後,對食物的喜好執著,也就跟著破了。

修行就是這樣,要練習把喜歡的東西變成不怎麼喜歡;討厭的東西變成不怎麼討厭;練習這樣保持中道的態度過生活,日子比較不容易面臨到苦。

走在修行路上,生活就像隨堂考,時時刻刻都在檢視,自己到底及格不及格。

 

 

 

 

 

 

 

 

 

 

 

 

 

全站熱搜

聖小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