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13576_1208459279172889_8503877402003114684_n.jpg

2015年初,第一次準備參加P派禪法,按照慣例,一樣先行練習。之前練習M派禪法,坐禪時間是一小時,行禪也是一小時;而看了P派禪法的規則,他們是坐禪一個半小時,行禪半小時。坦白講,坐禪一個半小時對初學者來說,實在是件非常「硬斗」的事,因此參加之前,就開始先苦練這功夫。之所以讓我想盡辦法咬牙撐過,是以前在安寧病房時,看到一些癌症轉移到骨頭的病人,隨便輕輕碰他們一下,他們都痛得不得了的哀哀叫,這讓我思考到,這樣臨命終肯定是無法往生善趣的。《法句經》第一品雙品的第十五、十六法句就有講到…

15.現世此處悲,死後他處悲,作諸惡業者,兩處俱憂悲,見自惡業已,他悲·他苦惱。

16.現世此處樂,死後他處樂,作諸善業者,兩處俱受樂,見自善業已,他樂·他極樂。

所以這期生命的臨命終是苦是樂,就清楚下一期的去向,這也是為什麼如果臨命終能保任禪那,即便是初禪狀態也好,那也能前往天界安全之處。

由於之前學M派,太注重四大的特性,加上呼吸等於腹部,難以回到鼻子前端處,這些副作用太強,要轉到安般又不跑到四大,實在不是件容易的事,再加上又清楚自己是屬於瞋行者,適合入手的業處是白遍,於是就著手苦練白遍的取相。

剛開始練習,困難重重,即便睜眼取白,但閉眼就有補色作用,白變黑;黑變白,實在很難取到白色圓形,加上白天練習,有時候又有光的影響,更難辨別到底有沒有取相成功,後來有法友建議可以戴眼罩練習,於是就聽信法友的建議,戴眼罩練習。後來去禪修時跟禪師小參報告,禪師聽了報告之後,就問我是不是有戴眼罩練習? 被禪師抓包雖然有嚇到,但還是誠實回答禪師說: 「有。」禪師問: 「誰教你這樣做的?」我: 「網路上法友建議的。」禪師說: 「不要隨便亂聽建議就亂操作,不可以這樣練。」後來在禪師指導調整練習後,可以坐出兩個多小時的好成績出來。

禪修營結束後,滿心歡喜再繼續報名同派系其他禪師的禪修營,希望能繼續練習下去,結果被禪師更改業處,要我練習四界分別觀。當時雖然不是很樂意,但還時嘗試服從指導,結果不知道是翻譯上出現問題還是怎樣,發生了四大不平衡的情形,全身越來越緊繃,就提前離營了。

陸陸續續再嘗試接觸其他禪師,依然沒有很順,緊繃狀態仍持續著,加上又聽太多因果的故事,後來變成太過擔心無法上禪會落入四惡道,於是整個身心陷入負向的狀態。好險後來有聽到尋法尊者的開示(走出修定的誤區),決定先撇開上禪的壓力,先練習放鬆比較要緊,畢竟放鬆才有辦法入定,緊繃狀態是不可能可以入定的。

學習P派禪法,最大的壓力就是很擔心自己不是三因生的,因為這樣一輩子即便再努力,都不可能可以上禪。於是也開啟備用路線,去嘗試其他觀禪派系的禪法。

雖然有嘗試其他派系的禪法,也有不同的收穫,但至今仍不願意放棄P派禪法,還是想再繼續努力看看,至少到此時,總算是弄清楚眼門取相該如何轉成意門取相的功夫,已經能順利取白遍相了,也不算完全沒有收穫,並且還學習到其他多種業處,可以隨自己不同狀況切換不同業處用功,覺得這樣挺好的。更重要的是,今年三月參加禪修,禪師要我練白遍到底就是,會成功的,叫我不要再花時間去練習自己不相應的業處(安般),浪費時間罷了。有了禪師的這席話,補了超多的信心的^^

去年底參加那場禪修也蠻「硬斗」的,禪師「不准」我們自由轉換業處,唯一業處就是安般,這讓痛苦指數升高蠻多的。好險有在其他觀禪派系練過,知道該如何調整用功的力道,減少這種緊繃感。後來也有思惟,為什麼禪師不讓我們自由轉換其他業處,也許是要培養我們穿越困難的一種練習方式吧?! 但總覺得,這樣讓心苦的方式,應該是無法入禪的。不過仍是盡量聽從禪師的指令練習,有熬到禪修營結束,只是…我再也不會參加這禪師的禪修營就是了。

參加過很多派系的禪修營,唯有P派系的禪師們,讓我覺得威儀良好,非常像佛陀的聖弟子的感覺。希望自己有一天也能像這些禪師們,有那樣的成就就好了,這樣才不枉此生。

期望在生命的終點前,至少練會穩定的四禪功夫才好,臨命終才有保障。

今年首次參加慧喜尊者的禪修,雖然不是禪修營的方式練習,只有一日禪的小參,可是受益相卻當相當大,總算也比較容易懂安般的操作技巧了。這禪師最特殊的地方是,小參時會用「圖解」方式小參,這樣讓我馬上能清楚自己的問題到底出在哪裡,才得以調整操作方式。

也許是讀自然組的關係吧!對於這樣像是做實驗般的不斷東調西調的方式,讓我保持很好的彈性,接受許多嘗試可能的變化,才得以替自己鬆綁。

值得一提的是,在我整個身心緊繃狀態時,臉書有位法友介紹我去台南找一位尼大姊,說他應該能幫助我處理問題,而我也立馬南下去尋求解決之道,雖然當下沒有獲得太多的鬆綁,但當時看了尼大姊書櫃中有一本《身念處》的書,便請回來看。閱讀這本書,書中看不懂的地方向尼大姊請益,然後嘗試著調整禪修方式,緊繃狀態改善非常多,也因為這調整基礎,讓我後面參加D派禪法,變得輕鬆許多,很快就懂禪師的操作方式了。

因緣很奇妙,參加D派禪修營前,是我唯一沒有在事前練習,也沒時間看操作說明規則,但卻讓我受益最多的一場禪修,而這部分就留待下一篇再詳述了。

 

 

 

 

 

 

 

 

 

 

 

 

 

 

 

聖小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