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tlAzH0VUAhU_vSc_MFcbg  

 

一個讓所有人感到慚愧的“奔跑男孩”

 

在浙江省磐安縣安文初級中學邊的城上村,村民每天清晨、中午、黃昏都會看到一個男孩從村中小道上匆匆跑過。村民知道,這個男孩既要照顧癱瘓在床的媽媽,又要讀書。只有這樣跑,他的時間才够用。

 

男孩名叫陳炳南,磐安縣尚湖鎮小坑門村人,目前在安文初中讀二年級。

 

“爸爸,你去打工吧,我會照顧媽媽”

 

“初一時,陳炳南是全班唯一不在學校吃中飯的學生。”班主任喬玲說。當時她覺得很奇怪,因爲學校的餐費大約3.5元一頓,幷不貴,大部分學生都選擇在校 吃,用節省下來的時間學習。周末她去家訪,才瞭解到陳炳南的母親馬餘丹4年前中風,生活不能自理。他父親在湖北打工,姐姐在杭州上大學。爲了讓母親一日三 餐能吃上新鮮的飯菜,從小學五年級起,陳炳南就每天中午跑回家做飯。

 

2009年8月底,馬餘丹突然暈倒,醫院診斷是中風。陳炳南爸爸陳小余從湖北趕回來;已經拿到大學錄取通知書的姐姐陳娟天天在醫院陪床。過了一個月,當時才讀小學五年級的陳炳南對爸爸說:“你去打工吧,否則我和姐姐的學費怎麽辦?我會照顧媽媽的!”

 

一個12歲的孩子能不能照顧好病人?馬餘丹出院後,陳炳南的小姨媽馬余珍跑到陳家,發現姐姐身上乾乾淨淨,家裏也都井井有條,才放下心來。“這幾年,除了姐姐的內衣和冬天衣服是我洗的,其他家務都是炳南在做。生了這樣一個兒子,是姐姐的福氣。”

 

“我能安排時間,兩頭都顧好”

 

3月7日上午11時35分,下課鈴響。陳炳南跑出教室,奔向500米 外的租來的家。一口氣跑上4樓,他向母親馬餘丹問了聲好,轉身鑽進厨房。泡粉幹、煎 蛋、切菜、炒粉幹、起鍋……所有動作一氣呵成。他一手端著熱騰騰的粉幹一手拿筷子,進房遞給母親,然後給自己也盛了一碗。母子倆幷排坐在床沿默默吃完,他把碗筷洗掉,探頭進房間說:“媽,我去學校了。”他匆匆奔下樓。此時還不到中午12時。

 

跑到校門口時,很多同學還在打掃公共場地。陳炳南停下脚步,上前檢查,又幫同學一起清理垃圾。作爲班級衛生委員,這是他每天要做的事。中午12時20分,陳炳南回教室坐下,中午12時50分的讀報課開始前,他還有30分鐘可以做作業。

 

下午5時,陳炳南回到租屋。40分鐘後,他端著一碗火腿腸炒捲心菜和一碗土豆炒胡蘿蔔進了屋,又端來兩碗熱騰騰的米飯。電飯鍋裏還有半鍋飯,是留給第二天早晨煮泡飯的。晚上7時,他洗好碗、燒了開水、掃了地、洗曬了衣服,給媽媽洗了臉和脚,這才在桌前坐下做作業,筆在紙上“刷刷”寫得飛快。他要爭取在8時 以前寫完,9時前睡,第二天才能在早晨5時30分以前起床,做好早飯,幷在清晨6時出門到學校去。這樣,他能比其他同學多出一節課時間,用來預習當天的功課。

 

“我擔心炳南的學習,勸他在學校吃飯。他却怕我不好好吃飯,說能安排時間,兩頭都顧好。”馬餘丹說。果然,初一進校時,陳炳南的成績在年級裏排名106名,初一結束時升到了59名,上學期末又升到第29名。在學校運動會上,他還拿了3000米 跑第1名。

 

“你活下去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馬餘丹穿著睡衣坐在床上,手上却戴著一塊手錶。她告訴記者,每天兒子出門後,她每隔一會兒看一次表。兒子快回來的時候,她就會坐在窗前,等待他的身影出現。

 

“我現在完全是爲兒子活。”馬餘丹說。她生病之後,半邊身體麻木,手抬不起來,連說話都有困難,有一段時間萬念俱灰,覺得自己已經是個廢人,會拖累兩個孩子。但兒子對她說:“媽媽,你活下去就是我最大的幸福!”那段時間,兒子天天到醫院來陪她,每天晚上花一個小時把她僵硬的手指一個個掰開來,還對她說: “媽媽,你多駡駡我,這樣舌頭就不會老打結了;不會動的手多打打我,就會動了。”

 

爲了讓胃口不好的母親多吃點東西,陳炳南苦練厨藝,學會了蒸饅頭、包餃子;爲了减輕母親病重發燒時的痛苦,他又向醫生學會了土法冷敷;爲了補貼家用,每年開春茶樹長新芽時,陳炳南還會在周末回村裏采茶,一個多月能賺500多元錢。

 

“將來上高中大學,到哪里都帶著你”

 

陳炳南的數學老師潘秀德說,他第一次知道陳炳南家的情况,是孩子剛上初一時。在學校附近的橋上,他看到這個身高1.5米左右的男孩扶著比他高一個頭的媽媽緩緩前行,去橋對面的菜場買菜,當時他的眼眶濕潤了。

 

近兩年過去了,陳炳南身高長了近20厘米,跟媽媽一樣高了。有危急情况,他可以一把抱起媽媽往醫院跑。每個周末,他會帶媽媽到學校操場鍛煉。馬餘丹每次都會很努力地活動手脚,希望自己的身體能好一點,再好一點。最近天氣轉暖,她有時能自己下床走動,甚至能給兒子已經淘好米、放好水的電飯鍋按下開關,讓兒子回家就看到一鍋熱飯。她知道兒子撑得很艱難,兒子却對她說:“將來我上高中、上大學,到哪里都帶著你!”

 

這讓馬餘丹對未來充滿了憧憬,覺得家中最艱難的歲月已經撑過去了。女兒去年大學畢業找到工作,日子會慢慢好起來。

 

班主任喬玲說,她曾經想給陳炳南搞募捐,他拒絕了;她曾經建議他,既然這麽忙就不要當衛生委員了,換個崗位,他却說自己還吃得消;她曾經招呼陳炳南在學校吃飯,再給媽媽帶一份回去,他總是搖搖頭,說自己沒交過飯錢,不好意思吃。

 

陳炳南曾在《成長手記》上寫了這樣一句話:“人生的困難,只是一種磨練!”

 

 

(金璐)(責任編輯:一微、翁迪凱)

 

 

 

聖小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