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1159_134978600037769_757590675_n

小時候,我喜歡畫畫。我總是可以把漫畫人物畫得很像,引來同學們的一陣驚呼。小時候我就常自製漫畫書,四處投稿到各雜誌社去。

我也經常從美術老師那,拿回我那「上頭正打著全班最高分」的美術作品。在同學們羨慕的眼神裡,享受著輕飄飄的微醺感。

但是,小時候我的爸媽顯然不喜歡我畫畫。

老爸常叫我把繪畫用具收起來,叫我專心讀書就好。國中的某一天,我還在趕著美術老師的作業時,老爸喝斥:「你到底要畫到什麼時候?畫畫能當飯吃嗎?」

從那天起,我不曾在家裡畫過任何一張畫。

小時候,我也好愛音樂。看著幼稚園的妹妹去上鋼琴課,我也在鋼琴上偷偷摸索,自己慢慢找出旋律,用單手彈出流行歌的配樂來。

「我也想學鋼琴,可以嗎?」我問著老媽。

老媽勉為其難,讓我跟著妹妹去鋼琴老師家上課。當我輕輕鬆鬆彈奏出老師所教的旋律後,我清楚記得鋼琴老師對老媽說:「你這兒子很有天份。」

上了兩堂後,有一天老媽對我說:「我們家的家境不好,負擔不了兩個孩子學鋼琴。只能有一個孩子去上課。」

我望著老媽,我知道她的意思。我乾澀的嘴唇只能吐出一句話:「我知道了。反正我也不愛去。」

自此,我再也沒有碰過家裡的鋼琴。一直到大學讀師院時,才有機會一圓自己的學琴夢。成了「班上鍵盤課中少數被老師誇獎鋼琴彈得好的男生」的其中一人。

小時候的我,當然好氣這些。

我不明白,別人的爸媽巴不得他的孩子能多些天份,為什麼我的爸媽明明看見了,卻視而不見?

現在自己年紀這麼大了,當然不氣了。

我知道那是鄉下人家在教養上的錯誤迷思;那是一種「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傳統謬論。

只是,在成長過程中,心,總有些遺憾。

但也因為成長中的這些遺憾,讓我在成為一位老師時,能用更珍惜的態度來看孩子身上的專長。

所以,只要看到喜歡打球的孩子,我都會叫他們趕快去排球隊報到。喜歡音樂的孩子,我都會主動幫他們留意直笛隊和合唱團的招生日期。愛跳舞的孩子,我會勸她們千萬不要放棄學跳舞的機會。

常常早修的時候,全班30個學生,只剩下小貓兩三隻待在教室裡。好多孩子正開心的在社團裡學習,走在他們找尋天賦的旅途上。

看到在學校會攔阻孩子去上社團的老師,我會感到氣憤,因為智育學習從來就不是教育裡的唯一。看到因為學業理由,而不讓他的孩子去上球隊、音樂性社團的爸媽,我會幫孩子據理力爭。他們不懂孩子的心,就像當年我的爸媽也不懂我一樣。

只要求孩子在智育上表現良好,那只是想把孩子形塑成大人們想要的模樣。但這些大人,卻忽略了:這其實是孩子自己的人生。這樣會不會太自私、也對孩子太不公平了?

有一天,小胖說:「老師,我好羨慕同學們早修可以去上社團哦!我都不知道我能做什麼?」

我笑著說:「放心,多元智慧裡,還有反省和人際關係的智能。你是一個這麼貼心、又懂事的孩子,大家都好喜歡你。這就是你最棒的優點和能力了。」

小胖總是一副笑瞇瞇的模樣,全班同學都好喜歡他。他渾然天成的喜感,無需太多的誇張動作,在台上就能引得同學們哈哈大笑。

畢業前夕,我們班有機會到台中市中山堂表演兒童音樂劇。他在台上,舉手投足充滿了魅力,當場被躍升成重要主角之一。下了台後,他也馬上成了眾人的偶像。

我在台下瞇著眼,看著這在班上永遠考最後一名的孩子,心裡真的覺得他棒透了。

孩子身上,有著各種的天賦在發光,您看到了嗎?

我們大人們,能否為孩子打造一個孩子會微笑、臉上有光彩的舞台呢?

 

 

 

聖小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