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7028_294036197366767_2136625093_n

 

文章出處:天下雜誌出版   2014.08.27   作者 : 江政家

 

終有一天,生命的旅程會來到終點,你永遠不知道哪一天會離開?於是我開始練習,練習跟你說再見……37篇最真實的人生現場,最震撼的生命故事。唯有坦然面對、放手,我們才能學會真正活著。《如果有一天,我們說再見》書摘試閱:

 

原來死亡,在某個轉瞬間靠我那麼近,卻又離我那麼遠。老師說這叫生命的無常,但在我內心深處更大的遺憾卻是爸爸在掙扎中告別了他的人生舞台。

「If you wanted the moon, I would try to make a start...」所有的動作都一如往常,電梯門開啟後的冷風一如往常;迅速闔上門的動作一如往常;耳機中旋轉的那幾首歌曲一如往常;鑰匙被我隨意丟在玄關旁的矮櫃上一如往常;我抬起頭望向書房的目光一如往常。然後。我卻蹲在地上哭到不能自己。

此刻,我突然明白,《父後七日》中的阿梅為什麼會在機場看到一條黃長壽而足足哭了一個半小時。因為這叫做 思念。

思念的浪潮如同海嘯,海水先慢慢褪去沙灘,就當我不以為意地前進時,滔天般的巨浪突然直接把人席捲而走,不能抵抗,也不需要抵抗。這浪潮給我的第一個畫面竟是爸爸最後幾天戴上氧氣罩輔助呼吸,吞吐之間,霧氣籠罩他那早已乾槁的面容,無言已是他生命不可逃避之輕的日子。

爸爸罹患的是肝癌,發現時已經是屬於末期的第四期。出自於對死亡的恐懼,爸爸跑了三間醫院仍難以接受這個事實。印象中的爸爸,開朗是他鮮明的模樣。

但,就在醫生一次又一次給予HCC(註:肝細胞癌的簡稱)的答覆時,媽媽形容他如同被宣判死刑一樣的震懾、一樣的沉默。

死亡,根本還沒在我的人生字典裡建檔。這是十四歲的我,第一次接觸死亡,也是刻痕最深的一次。

爸爸接著選擇接受各種標靶藥物的治療,甚至包括後來的栓塞手術。往返醫院之間,我曾經不解地問媽媽:「末期不是代表沒救了嗎?」「你爸還等待著奇蹟的出現。」媽媽答道,顫抖的口吻伴隨著潤紅的眼眶。奇蹟來到前,老天給予爸爸的磨難著實讓人不敢想像。家裡抽屜數袋的嗎啡、爸爸老家兩支氧氣鋼瓶以及牆壁上只有撞擊才會留下的血跡,默默地道出那段無人在他身旁陪伴的日子。
 
有多一點人在安寧療護中,尊嚴得辭別自己最親愛的家人。

我的人生應該帶著這樣的使命與志業,我自許著。

人生的終點終究是死亡,所以人生的目的應該是抵達終點前的那些過程。我想,不因完結而哭,要為曾經發生而微笑,是我在那思念的浪潮席捲過後最深刻、最平靜的體悟。
 
建中三年級學生江政家以〈別後〉描述爸爸罹癌歷程,他內心深處的最大遺憾,就是爸爸在掙扎中告別了人生舞台。因為爸爸在他十四歲時罹患肝癌末期,還接受各種標靶藥物治療、栓塞手術,經常往返醫院。但奇蹟並沒有降臨,最終還是走了。

父親的死讓他數年來不停思考,自問「當有天用盡了老天賜予的額度,刷爆了時間給的唯一一張卡,能不能不要直到離去的那一刻才學會放手?」父親的死,讓他學到「拒絕侵入式的治療,換取死亡過程的延長」。

他在徵文中寫下,「當我年滿二十歲的那一天,我將給自己的一份生日禮物,就是提早決定和這個世界說再見的方式。

 
 
 
 
 
 
文章來源:
 
 
 
 
 

聖小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