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2467282-3283127977  

作者:許瑞云
 
傅女士帶著滿臉疲憊的倦容走進了診間,她因長期的憂鬱症不斷的接受心理及精神科藥物治療,但是效果都很差。

她對生命充滿抱怨,抱怨父母、前夫、也抱怨孩子、她工作的同仁等等。她認為所有她的不幸都是因為周遭的人所帶來的,她無法遇到對的人,別人總是欺負她,而她總是默默的忍受,也不敢說出來。 她的內心一直緊抓著受害者的心態,使得各種病徵愈來愈嚴重,導致精神科醫師只能不斷的加藥,而長期服藥又再將情緒往內在擠壓,無法釋放。惡性循環的結果,對她來說很是折磨。

一個人如果一直對生命抱怨,內心對周遭的人常感到生氣憤怒,那就很容易招引來更多有暴力傾向的人事物,甚至容易出車禍或意外,生命不斷的遭逢更多的不幸反過來也會讓她產生更多的抱怨及憤怒。

跟病人深入探討瞭解後發現:傅女士的父親很凶,孩子只要做錯就會招來父親的打罵,但是只要孩子先認錯有愧疚感,父親就比較柔和,會安慰孩子。所以她從小就習慣用楚楚可憐的方式扮演弱者,引發父親的同情憐憫,不再責怪她或要求她負責任。所以養成跟他人相處應對時,她都不敢發脾氣或抱怨,雖然很看不慣對方,覺得都是對方的錯,但是都會隱忍著不說,而且反而會先數落自己的不是,怪罪自己。希望我的痛苦可以得到他人的同情與諒解:我已經那麼痛苦了,你怎麼忍心責罵我呢?

當我們小的時候,如果做錯事用這樣的方式就很容易得到父母的原諒,而且父母會反過來安慰自己。所以長大後,我們會習慣用這樣的模式來得到他人的同情與安慰,自己還是沒有動力改善根本問題。養成凡事有問題時,她就習慣表現出內疚,或不斷的訴說自己的不好,讓別人無法再對她做出要求或懲罰,但是卻在心裡不斷的抱怨對方和數落對方的不是。

先處理病人過去的恐懼不安能量與記憶,尤其是對做錯事會遭到懲罰責打的恐懼不安,傅女士感到比較輕鬆沒有那麼緊張害怕了。再來就是討論她自身的問題了,她沒有意識到自己常常心口不一,總覺得自己是無辜可憐單純的受害者,現在她有看到自己內心的確有很多的憤怒也時常責罵別人的不是,散發出很多的負能量。

看到和承認自己的問題時,我們才能開始為自己生命負起責任,不再怪罪他人,也無需謾罵自己。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我們一定是參與者,只要專注在自己可以採取什麼行動來改善或解決問題就好了,無需怪罪他人的不是(把責任推給他人,都是對方的錯,我沒有辦法啦!),也無需自我貶低、自我懲罰或推卸責任(我太笨、我沒有能力、我不是故意的、我很差勁,所以要懲罰自己,我不值得讓自己好過、我什麼都做不好等等)

例如:我無法如期完成一個任務,不要總是怪其他組員沒有負責任、沒有配合、沒有把事情做好等等,所以害得我無法如期完成。我們需要思考的是如何增進團隊的互助,如何改善彼此的配合度,我可以如何做讓自己可以如期完成呢?(善意叮嚀同事截止時間?學習做同事無法完成的部分?瞭解同事有困難的地方是在那裡而協助他改善?在會議中提出具體的改善計劃?改變團隊動力?等等)。也無需批判自己怎麼那麼差勁、那麼笨、怎麼沒有考慮到這個那個的等等,我們可以檢討下次如何做的更好,但也要學習看到自己做的不錯的地方,肯定自己的努力與付出,才能給自己更多力量繼續前進。

專注的觀察自己的心念和想法,看清楚自己的內心,才能改變我們的生命。若一直處在表面自怨自艾、內心憤怒生氣的能量裡,很難跟週遭的人和諧相處,事業也很難成功。心卡住,生命則處處卡住。
 
 
 
 
 
 
 
 
 
延伸閱讀:
 
 
 
 
 
 
 
 
 
 
 
 
 
 
 
 
 
 
 
 
 
 
 

聖小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