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95586_861252250636167_2654575317681187191_n

 

關於身隨觀,大師父班迪達尊者開示是:

佛陀教導我們觀察身體,如何觀察?觀身是身而不是其他的事物。舉例而言,若人見到石頭,應視它為石頭,這樣才是正確。同樣地,應當觀身為身,而不是看作是其他東西。這表示你不應將身看作是什麼恆常、快樂、和“我”有關的東西。總之,你應當將時間用在觀身為身。

從實修的觀點來說,你應該使用日常用語來標記禪修目標。例如,於腹部上下,你當只標記作起、伏,而不是說風界(vayo-dhatu)。不過,你會從繃緊、壓力和移動中,體驗到其中所包含有四界。其他的目標也是如此。實際上,任何的身體活動都包含有四界,但是,腹部上下時,風界較其他界顯著。記住內觀的公式:“內觀專注顯著的目標”(yathapakatam vipassanabhiniveso)。所以,你應當做的,只是如實地覺知任何變得顯著的目標,並以日常的用語在心中標記。

在修習的最初,屬於概念法的形狀與形態會變得較明顯,你可能見不到其背後的真實放棄。假設你在嘴裡放進一種新的食物。首先,你可能會經驗到它是硬或軟,之後在你咀嚼時你會嘗到甜、酸、苦等等的味道。同樣地,在你剛開始觀察腹部上下時,你可能只是在標記所緣(nama-pannatti),而未觀察到任何的東西。但是,之後,當你的精進、念和定成長時,你將超越屬於概念法的形狀、形態與名稱,見到究竟法。如同下例的格言所說:“概念法顯現時,究竟法隱蔽;究竟法顯現時,概念法隱蔽”。

當你見到究竟法,你就不會見到身體的形狀或其他的器官。這時候,你也許會有身體消失的感覺。在這階段,你不用目標的概念名稱便能夠覺知究竟法。在達到這階段之前,你的心也許會有所緣的形狀、名稱等概念法。持續使用“上下、提起、推前、放下”等一般用語來標記目標,不要使用“地界”(pathavi-dhatu)等的語術。

如果能正確同步地使用標記,標記便沒有問題。例如,你觀照腹部上升為“上升”。這種正確的標記名為 tajja pannatti,與真實發生之事物一致的名稱。正確的標記有助於精准地覺知目標。例如,小孩子開始閱讀時,會先發出個別字母的音,如此他可以知道正確的發音和拼字,然後了解意義。小孩子會念 c-a-t cat :r-a-t rat 等等,等熟練閱讀之後,便可以讀出整句而不用個別拼字。同樣地,在修習之初,你必須使用所緣的名稱,以便獲得精確的覺察力。當練習成熟時,便不需要使用所緣的名稱。關於這一點〈大疏鈔〉(Mahatika)曾有如下的問答說明:
Nanu ca tajjapannattivasena sabhavadhammo gayhatti? Saccam gayhatti pubbabhage, bhavanaya pana vaddha-manaya pannattim samatikkamitva sabhaveyeva cittam tithati.(Vism mht 1266)

❴難道不需籍由“彼生概念”來把握自性法嗎?

的確!在前階段禪修者需籍由“彼生概念”來把握自性法。
然而,當修行進步時,心會超越概念,而只安住在自性上❵。

巴利文 kayanupassana 由兩個名詞構成:Kaya(身)和 anupassana (隨觀)而 anupassana 又是由接頭詞 Anu (一再地)和名詞 passana(觀)所組成。所以,只觀身體一次,是不夠的,你必須一再地觀察。如此,身的真實本質才會變得清楚。這猶如是在做研究。

有效的觀察需要三個要素:[熱勤( atapi),正知(sampajano),具備正念(satima)]。這裡未直接提到定,但是,定自然會跟隨正念而來。在培養觀智時,精進、正念和定會共同合作。精進地修習,將會生起念和定。這時,你會體驗到如將提前、繃緊等色法,端視你的心落在什麼目標。如此,對於身體的觀察便會變得明晰(Sam-pajanna)。

身體現像有其特獨的性質(sabhava-lakkhana)。例如,硬和軟是地界的特質,濕或凝結是水界的特質。這些色法皆是無常、苦、無我。這三者是色法的共同特質(samanna-lakkhana)。這是籍由身隨觀,即能獲得三法印的智慧。善哉!

 

 

 

 

 

 

 

 

 

 

全站熱搜

聖小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