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337343_1830225533677659_759375730879398351_n

*請珍惜,你每一次還可以自由的呼氣和吸氣的每一刻

*緬甸妙烏西亞多說過,病時的痛,比禪修時的痛更苦;臨死時的痛,又比病時苦十倍。

誠哉斯言。

3種痛

2016年春節前,突然鼻竇炎,引發偏頭痛,痛源自骨髓;

2017年春節前,突然腎結石,嚴重痙攣,整個臟器似乎被一隻巨手緊緊攥住,粗暴地捏成一團;

2018年春節前,突然出水痘,高燒不止且不出汗,導致嘴唇乾裂、舌頭腫大、咽喉紅腫,每一次呼氣,每一次吸氣,嘴唇、舌頭、咽喉破損處,如同被燒紅的鋼釺再次刺穿,痛到不敢呼氣和吸氣。

比這更加苦的是:
持續高燒且不出汗,導致體表發燙,身體內部冰冷,蓋著厚重的棉被,開著空調,也如臥寒冰,感知色身溫度正在一點一點抽絲剝繭般消逝,構成色身四大之熱元素一點一點分崩離析。

逐漸全身乏力,最終意識完全失控,那一刻如同身處電視監控室,身邊有幾十台電視同時打開不同的頻道,上演著不同的節目,你只能被動地接受這些嘈雜的圖像和聲音,毫無選擇。

雖然如此,我盡量保持平靜,讓光明在內心生起,盡量維持對光明的覺知力。

寺院生活的益處

逐漸意識失控,依稀記得:
開始是各種深度負面的過往黑白影像交錯出現;

接著是各種負面和正面的過往黑白影像交錯出現;

最後一幕記憶是:
突然,空中傳來熟悉的渾厚的緬甸式巴利語經文念誦聲, 立刻,嘈雜的聲音和黑白色的畫面消褪,世界頓時安靜和明亮。

這些巴利文在緬甸的時候,很多都聽不懂,但是在那一刻,每一個字都清楚入心,現在我也可以一句一句復述。

原來是我的戒師敬法西亞帶著寺院的比庫們統一身著緬甸紅的袈裟,主持一場盛大的佛教慶典。

這幅場景在我的緬甸3年出家生活中,多次出現。

當時,我很著急,四處張望,尋找袈裟也要去參加這場盛典,場景中我是赤裸的嬰兒。

這時候一股暖流從心裡湧出,當下釋然,我內心深處真的不再擔憂下一世在哪裡,我知道就算是必須再來一次,我一定還是比庫,而且是投生在緬甸的南傳比庫。

第二天凌晨,汗濕透了被子,高燒退卻,水痘全部出完,不再痛癢。

一場病7天前悄然而來,7天後又悄然而逝。

此剎那定,非彼剎那定

無論你是以呼吸或者腹部的起伏等,作為觀照的目標,如果一分鐘之內你只能斷斷續續地觀照目標三五次,然後心就散亂;每分鐘再觀照三五次,然後繼續散亂,那麼無論你禪坐多久,皆無法培養出剎那剎那不間斷的定力,如此,也無論你修習多年,你也只是一位禪修新手。

所謂的剎那定是指在正念之下持續且不間斷地觀察目標5分鐘10分鐘15分鐘以致一整天的能力。

沒有連綿不間斷地定力,你不可能看清楚所觀察目標的變化,看不清目標的變化,你就無法面對和忍耐苦受,從而生起貪著沒有苦受之貪心或嗔恨苦受之嗔心,那麼死亡來臨的時候,可能會去地獄,地獄里被燃燒的苦和禪修的苦是無法比較的。

妙烏西亞多說,我們現在已經遠離佛陀近2600年,這個時期,如果沒有培養出定力,是無法修習觀禪,脫離生老病死的苦。

分享的話:
1、 不要輕易判斷自己到了第幾禪、第幾觀智甚至第幾果,在面臨重病時或瀕臨死亡時,你的心面對苦受或者意識失控時,你才知道自己禪修的成就,所以只要還能呼吸,盡量精進禪修,不要鬆懈。

你自以為獲得的禪修成就,距離你真實的禪修成就,實際很遙遠很遙遠。

2、精進禪修,要修出光明心般的定力或者觀智。如果沒有好好修,不知道超越這個苦,臨死的時候面對更大的苦,就沒辦法控制自己的心。

心被痛苦控制後,嗔心生起或恐懼等等這些不善心的出現會讓眾生投生到四惡趣。如果去了地獄,他們身體就是一直被烈火燃燒;去了鬼道,成為餓鬼時,沒有好的衣食,沒有一刻的安寧。

3、不能禪修的時候,多行佈施持戒,多親近善知識,多參加禪修營,多以花獻佛,遠離聲色犬馬之地,這樣瀕臨死亡時,潛意識裡最後一幕會是善境,這樣的善境,會讓你們投生到人界或天界。

 
 
 
 
 
 
 
 
 
 
 
 
 
 
 
 
本文取自 陳開明 臉書

 

 

 

 

 

 

 

 

 

 

 

 

 

 

 

 

 

 

 

聖小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