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6608.JPG

沒有摸到錢,就代表不持金錢戒一定有持守好嗎?

話說今年初我莫名其妙被「明顯沒道德」爆出「因為沒有拿到甜頭」,所以故意在亂的事情之說,當時怎麼想都想不出來,怎麼會扯到什麼「甜頭」? 後來才想通,會這樣說的人,是心中有將這供養當成「甜頭」,才會有這種「甜頭說」的講法出現。

大概三個月前,有位出家眾跟我聊到:「你寫『明顯沒道德』那麼多篇文章,結果他也一樣在那個位置上,什麼都沒有改變啊?!」我:「當然啊!涉及五百多萬的利益,關乎他們全家人的養老金,辛苦十年,怎麼可能願意就這樣拱手讓給別人?有羞恥心的人早就趕快下台了,他只不過人如其名的「明顯沒道德」,所以仍持續在那位置上,死都不願意走啊!這有什麼好訝異的?」道友繼續說:「既然你知道什麼都不會改變,為什麼還要寫文章?」我:「你知道私下有多少人跟我互動嗎?他們說再也不會靠近那間道場。我想幫助的是這些人,避免他們親近後因此退失道心。」

年初時協助的第一場演講,當時我就建議「明顯沒道德」用收到的供養金,購買一些提供場地者有協助弱勢團體販賣的手工皂(反正道場也會用到),以行動落實布施的身教,讓大家也能跟著一起幫助這些弱勢團體。當時我有跟「明顯沒道德」說,如果他不方便摸錢處理這些,那我去溝通,讓淨人用匯款方式處理,後來「明顯沒道德」跟我說,比丘收到的供養,只能給「父母、淨人、道場、國家」使用(這line的對話一樣拉的出證據),否則就是犯了「汙他家」的戒律,會讓人退失信心。雖然我不認同他的說法,既然他這麼說,我也不再說什麼。

然而仔細觀察,他並非如他自己所說的,收到的金錢供養,只使用在上述四個地方,他並沒有認真持守這金錢戒。除了之前提到的,他在緬甸上網使用的刮刮卡這部分之外,最近又讓我意外發現了一個他不如法使用金錢的地方,而且我一樣拿的出照片做佐證。

由我負責編輯的《本生故事精選繪本》,在序中清楚寫明,大陸版也會發行,是由皓月尊者所編輯。而我們拿到的手稿,無論文字或是圖檔,都是一樣的內容,無畏尊者讓我們以「不失原意」的方式,自由編輯處理此書。由於台灣版優先大陸版發行(其實他們很早就全部排版好,因政治因素延後發行),理所當然的,我有寄我編輯好的成品給無畏尊者及繪者,他們驚喜萬分,覺得台灣版的作品相當精緻。近日大陸版的也發行了,無畏尊者禮貌性的主動提出要寄五本給我交流一下。當我收到書時,翻閱到後面的「助印芳名錄」時,赫然發現「明顯沒道德」的名字竟然排在第一位,這很明顯不符合他講的,比丘收到的供養,只能用在「父母、淨人、道場、國家」這四個地方。更有趣的地方是,此書的繪者,是「明顯沒道德」在大陸的淨人,這明顯沒做好利益迴避,也沒把居士供養如法必需品的供養金,用在真正如法的地方。這嚴格來說,除了沒有守好不持金錢戒的戒律之外,也犯下了根本戒—盜戒,指定款沒有指定用在該用的地方,這都是屬於「盜」的範圍。倘若他違犯這根本戒,又住在以戒律為重的僧團,他這就是賊住了呀!

說來有趣,當初「明顯沒道德」要我幫忙無畏尊者處理在台發行此書時,那時我還不知道他們家的道場有五百多萬的資金,當時我還問「明顯沒道德」,我是可以幫忙編輯,但這本書要由誰負責出版?資金找誰取得? 結果他叫我自己去想辦法找資金,還說可以去找果道法師,看看他那邊有沒有資金。現在看到大陸版的《漫畫本生故事選》的「助印芳名錄」上第一個名字是他的,也清楚繪者是他大陸的淨人,這彼此背後有什麼利益,大家可以自己去想想。想到他之前拒絕幫助弱勢團體,還強調說比丘收到的供養只能用在「父母、淨人、道場、國家」這四個地方,否則就是犯了「汙他家」的戒律,會讓人退失信心的這番言論,所以他現在是努力的在幫大陸法友退失信心嗎? 真的是超好笑的舉止啊!

之前有貼文過《佛陀准許使用淨人嗎?》的文章,文章裡面清楚寫明,所謂的淨人,是「負責幫供養者保管他們想供養的金錢」,等待比丘真的有需要如法必需品時,淨人則代替供養者去協助處理比丘所需。然而,現在的淨人,像是比丘的僕人似的,他們根本沒有認真幫供養者保管金錢,沒有去判斷比丘所需,是否真符合「四資具的需求」,因此這樣的淨人,其實充其量只能算是僕人,且比丘指使此供養用在不如法的地方,他們則是比丘犯下盜戒的最大助緣。

「明顯沒道德」身邊所培育的,都是僕人,而非淨人,所以「明顯沒道德」及其家人所下的指令,他們都會替他們辦到好,例如使用不完的刮刮卡,以及載著他媽跟所有尊者同車出遊或應供,還有他爸要淨人幫忙買手機,想供養給長老,這些都不符合他講的只能將供養資具使用在四個地方的規範。其實淨人有正知見的話,就應當拒絕載女眾與尊者同車,避免尊者遭譏嫌才對;而負責買刮刮卡供他上網用的淨人,如果敢勇敢跟他說:「請您好好專心禪修吧!供養者不是要供養您金錢,讓您到緬甸這種地方上網用的。」如此,淨人也算保管好供養者供養的金錢,也才能讓比丘專心致力於自己的正業—禪修。這種培養出僕人的心態,卻增長著比丘的慢心,所以才會有公報私仇,認為道場就是他的,所以誰不滿他的意,就隨意封殺人。而我從未在禪修營中做出違反規定的事情來,單純只因為他不爽我,我就沒有參加禪修的資格了,這慢心有沒有超大??

一個不認真修行的人,連自省能力都沒有的人,是看不到自己犯戒的。當「明顯沒道德」沒穿袈裟被我看到時(我是在回自己寮房時偶遇他這樣沒穿袈裟的),不知道他在誦戒時有無當眾懺悔?當他支配著淨人買刮刮卡供他上網創建舞台使用時,有無懺悔?當他支配淨人用他的錢捐款時,有無懺悔?有無想到是否傷害到淨人的業? 一個努力花心思創建舞台的人,是看不到這些過患的,因為至今他仍覺得自己很高尚,穿著上座部的衣服很殊勝。《法句經》第一品—雙品第九、第十法句就提到…

9.若人穿袈裟,不離諸垢穢,無誠實克己,不應著袈裟。

10.若人離諸垢,能善持戒律,克己與誠實,彼應著袈裟。

真正要落實持守不持金錢戒的作法,比丘就不能有「那是我的錢」的概念,且「無權支配」這錢要怎麼使用,他只能在「四資具缺乏」的情況下,提出要求,如此淨人再去處理比丘所缺乏的資具才對。但現今有許多表面上不摸錢的出家眾,卻心裡有著「這是我的錢」的概念,我不覺得這樣就真的有不持金錢。

四月底的時候,去拜訪一位尼大姊。其實我幾乎沒有道友,真正會主動關心我狀況的道友只有兩位,這位是其中一位,此次拜訪,是因為知道他要前往緬甸,專程送些供養品去給他,托他幫忙帶給另一位道友。後來有跟他聊到我想換syl服的問題,及這條不持金錢戒的問題,因為我尚未能克服完全不摸到前的情況,所以也還沒想換,目前仍然希望盡可能可以保護好這身衣服。

我們聊到另外一位道友,因為他們同行,我以為他是幫那位道友當淨人,他則表示沒有要當淨人,還覺得我願意當一個syl的淨人這行為很了不起。我是覺得,如果自己戒無法清淨,能護持別人戒清淨好好修行,那也是很好的事情,因此也樂於做這樣的護持。當討論起那位道友時,他持守不持金錢戒的方式,是自己保管金錢,需要使用到金錢時,則請人幫忙領錢出來付錢。我問這位尼大姊,這樣真的算是有守到不持金錢這條嗎?他不認為有,而且有時候為了要閃避自己摸錢而起的煩惱更大;我也不認為有,因為心中仍有這是我可以支配的金錢,仍有購物的欲望存在。

我不想很矯情的假裝自己沒欲望,我是凡人,當然會有欲望,但我的欲望已經比一般人低很多,且有時候護法神會幫助我滿足欲望(改天有時間再寫一篇),所以我也很少花到錢。我花最多錢的地方,應該就是護持別人吧!這通常都是我很大手筆支出才會使用到的金錢,否則其他使用上,大多都用在如法必需品上面。

不可否認,摸到錢確實就不容易清淨,因此我好希望假如福報夠,也能有個淨人出現幫助我,過持戒清淨的生活,我希望這淨人是能負責監督我的人,要能好好幫護持者保管金錢的人,不要是當我的僕人那樣存在在我身邊幫助我,因為這樣一次是傷害到兩個人的業,所以如果他無法替供養者保管好金錢,那我寧願自己戒不清淨的拿錢,這樣也不會害到他造下不好的業。

正法要能久住,淨人是非常重要的關鍵。如果你要當淨人,那請具備正知見,當比丘跟你提出不合理的要求時,要勇敢的斷然拒絕才行,因為你負責保管的是「供養者交付你代為保管的金錢」,而不是負責保管「比丘的資產」。如果沒有正知見,傻傻的讓自己變成僕人不打緊,可怕的是變成比丘犯下盜戒的強力助緣都還不自知,想要功德沒得到,反而造下強大的惡業卻不自知,這不得不小心啊!!! 而且這樣也是在增長比丘的慢心。

自己是淨人還是僕人,要分辨清楚。如果沒把握當好淨人,也千萬別讓自己淪落至僕人的角色,好好認真修行比較實在,對自己臨命終也比較有保障。

 

祈願正法久住~~

願不分擁護者的淨人團能早日成立~~

 

 

 

延伸閱讀:

佛陀是否允許使用淨人?

什麼是淨人?淨人的制度因何而立?巴利三藏內有記載嗎?

滅苦之道-苦滅道跡聖諦-四、白衣

學習G派禪法的心得記錄

 

 

 

 

 

 

 

 

 

 

 

 

 

 

 

 

 

聖小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