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命名.png

猶如佛門叛徒提婆達多,他們也率領徒眾走上了「破僧壞法(根據僧殘第10,11戒)」的不歸路。

 

1. 明法(張慈田):原始佛教學苑及法雨道場的創辦人,已於2009年去世。曾編譯《健康元素》一書,宣揚素食養生方法。

 

2. 隨佛(烏帕沙瑪):中華原始佛教協會和中道僧團的創辦人,初期曾在其網站首頁上標明「不食魚、肉」作為其道場的「號召」,並著有《不食肉與慈心之道》一書,以市場供需理論宣揚他的素食理念。

 

3. 大越 在台宏揚馬哈希→班迪達體系所建立的念處(內觀)禪修,號稱MBSC(MULA-BUDDHA-SASANA CENTER原始佛法中心),卻依然奉行北傳大乘的素食傳統。

 

附記:

 

1. 明法最先,約在1990年代赴泰國短期出家,回台創設「原始佛教學苑」;烏帕沙瑪(隨佛)約在公元2003年前後,才前往緬甸大龍(Ven. Baddanta Zagara Bhivamsa)座下剃度,旋即回台創設「中道僧團」;大越則於2008年在緬甸受南傳比丘戒,2009年就在高雄大樹成立「禪修中心」。

 

2. 根據律典,比丘出家後必須如法如律地連續依止戒師長達5~10年(不能間斷,不是斷續累積),直到獲得戒師認可才能離開(畢業)。這是身為比丘的義務(基礎)教育,必須經過這麼漫長時間的訓練和考驗,對於持守比丘227戒的戒條、細目、戒相、開緣、遮止、例外但書,以及結界、日常托缽行儀(眾學處)、布薩、誦戒、檢舉、發露、懺悔、羯摩,判定離眾別住(僧殘)或驅摒(波羅夷)等,乃至入雨安居、作迦絺那衣…等的儀軌和諸多細節,才能累積實務的經驗。例如,最基本的「結界」就要考慮到戒堂環境中的河流、下水道乃至自來水管等問題。

 

3. 三位台灣的出家人都只是以觀光遊學1~2個月的方式,完成剃度的儀式而已。其中有一位,連「不食魚、肉的外道苦行違背僧殘第10戒」的基本戒律都不知道,連「僧伽:至少必須要由四個如法如律的比丘、長老共構而成」的基本定義都還不清楚,就匆匆趕回台灣,急著創設所謂的「僧團」。當時,儘管曾有幾位台灣上座部的前輩加以勸阻,他還是執意任性而為。這就好比一個剛註冊要上一年級的小學生,連ㄅㄆㄇ都還沒學會,就急著開設中文研究所一般。這種違背比丘學戒、學法規範,乃至自創僧團、自稱長老、住持、方丈的態度,是否都太過草率、輕浮而膽大妄為?是否只是貪求「名聞利養」罷了?基於上述理由,所以文中並未稱呼他們為「比丘」、「尊者」,請讀者諒察!

 

4. 公元2000年前後,緬甸上座部維持素食傳統的包奧禪林,開始與台灣大乘寺院展開熱絡的互動,除了有許多台灣人士經常前往緬甸禪修或結夏安居之外,包奧禪師與其弟子也曾多次來台開班授課,參加者數以百計。大師還曾曲從昭慧「廢除八敬法」的抗議,而令台灣出家的男女眾依照年資(包含大乘資歷)混編排序,令人嘆為觀止!

 

5. 加上葛印卡積極提倡、堅持素食對禪修的好處,而他在台灣的內觀中心則經常舉辦「十日禪」的活動,僧俗追隨、擁護者甚多。

 

6. 連原本不主張素食主義的馬哈希系統,在台灣的MBSC中心也共襄素食主義的盛舉。這不但讓台灣南、北傳道場之間搭建起共住同修的平台,素食主義也彷彿得到德高望重的南傳禪師們作出了強而有力的背書。

 

7. 於是台灣南傳道場,有的以「健康有機」為訴求,有的以「市場供需」為理論,有的以「禪修效果」「念處內觀」作為冠冕堂皇的理由,積極提倡、堅持或隨喜素食主義。甚至有號稱「中華原始佛教協會」的出家人—烏帕沙瑪(隨佛),還曾公然以—不食魚、肉(提婆達多的主張),作為其網路道場的基本號召。

 

8. 在這幾股席捲國際的禪修風潮推波助瀾之下,台灣南、北兩傳的佛教徒似乎都對素食主義有了惺惺相惜的共識。當代南北傳的素食風潮,繼梁皇勒令僧尼素食之後,再度全面主宰了華人世界裡的佛教飲食觀,幾乎全面葬送了正命而活的「托缽乞食」方式。猶如佛門叛徒提婆達多,他們也率領徒眾走上了「破僧壞法(根據僧殘第10,11戒)」的不歸路。

 

9. 更令華人尼眾難堪的是,公元2016/10/7前後,大禪師終於下令禁止台灣和中國的比丘尼(共約20位)參與例行的托缽行列,亦即不許她們再持缽化緣,但可捧著俗家使用的鍋盆跟隨在隊伍後面行乞。這下子,連昭慧都難以回天了!經過了漫長的18年,大禪師似乎終於覺醒—弄清楚佛制「比丘尼」和「沙彌尼」的「定義」了。

 

 

 

 

 

 

 

 

 

 

圖文取自 曾銀湖 臉書

 

 

 

 

 

 

 

 

 

 

 

 

 

聖小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