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zHLmMJdBMzDTsbleOclA

 
每個人在任何一刻都不是同一個人,而且每個人都有各自獨特的觀點,因此,人與人相處最糟的一件事,就是為「事實」爭辯。

爭辯事實只會浪費時間,卻也是關係不佳的人經常做的一件事。
 
留意周遭人的互動,你會聽到很多人經常為了事實起爭執。
 
他們想證明自己的事實版本是對的,對方是錯的。
 
爭辯事實,必敗無疑。

每個人都活在自己的世界裡,對方所感覺到的世界對他來說,就是唯一正確的事實。

試圖證明我們的觀點是對的、對方的觀點是錯的,到最後只會說出更多互相傷害的話,沒有任何好處。

我很喜歡忙裡偷閒去看下午場的電影,有時可以一個人獨享整個電影院,讓我感覺自己像個呼風喚雨的電影公司老闆。幾年前,我蹺班溜到電影院去放鬆一下。

就在燈光黯淡之際,我在觀眾席正中央坐下,轉頭四望,很高興發現我是唯一的觀眾。然而,就在片頭開始時,進來了一對年長的男女。電影院裡有將近四百個空座位,而這對老人家偏偏要坐在我正後面。

我得先提一下我以前看電影的習慣。要是有人在電影放映中說話,我會毫不遲疑地瞪著他們;要是他們繼續說話,我就會發出噓聲;這時若還不住嘴,我得很不好意思地承認,我就會去叫經理來。

對於這一點,我並不覺得光榮,但有趣的是,當我不再那麼熱中注意誰破壞了我的「禁聲令」後,我發現「違規」的人也變少了。換句話說,我咄咄逼人的態度也引來了沒禮貌的人。

選擇坐在我後面的兩位老人家開始說話,而且很大聲,從第一幕一直到演職員名單出場都沒停過。他們不只是說話,還是以最大的音量在說話。有好幾次我都想要出聲噓他們,甚至想去找經理來。

但是,「那是以前的我。」我告訴自己:「我不必找他們麻煩,也不必對他們發脾氣,還是可以享受電影。」我說服自己,要是覺得他們的談話聲很干擾,我大可換位置。想清楚這個道理,我就能在心裡阻隔他們的對話,專心看電影。

電影結束時,我起身準備離開,這時才第一次看到他們兩個人。他們年紀都很大了,老先生撐著我的椅背慢慢站起來時,我看到了他的助聽器。他轉向女伴,扶著她也站起來。

老太太的年紀跟老先生差不多,起立時雙腳微微顫抖,並拉出一根白色的伸縮杖,杖尾是紅色的。剎那間我明白了,同時回想起他們在看電影時的對話。

在我的世界裡,這兩個沒禮貌的人完全不懂看電影的規矩,整間電影院裡那麼多位子,偏偏選擇坐在我正後方。

我的事實是,他們蠢得要命,連最明顯的劇情都要討論;我的事實是,我比他們文明,比他們有教養,因為對這兩個應該被好好教訓一番的大老粗,我沒有抱怨,我只是在心裡告訴自己:「他們都活到這把年紀了,卻連這點禮貌都不懂!」

這是我眼中的事實,而等到電影結束看見他們時,我才發現另一個非常不一樣的事實。我窺探到了他們的世界,立刻遏阻了我的批評。

我看到那個老先生戴著助聽器,老太太則拿著導盲杖,他們剛才的談話並不是白目的閒聊,而是在解說劇情。老太太幾近全盲,所以老先生是在告訴她她看不到的畫面;而老先生幾近全聾,所以老太太是在把他沒聽到的對話重複說給他聽。

我不記得那天看了什麼電影,但我永遠不會忘記這對深情的伴侶一路微笑地牽著手,蹣跚走出電影院的畫面。

佛陀教我們,苦難的根源是執著。

每個人都活在自己的世界裡,「我們的世界」是我們創造的產物,因此也可能是我們執著不放的東西。

從外表來看,這個世界可能像是一個跟別人共用的世界,但其實每個人的世界都是獨特的,因為它附加了許多我們在心裡創造的意義和脈絡。
 
 
 
 
 
 
 
 
 
 
 
 
 
 
 
 
 
 
 
 
 
 
 
 
 
 
 
 
 
 
 
 
 
 

聖小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