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9502247-4215412130_n.jpg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的竹園松鼠飼餵處。 

這時候,一些與世尊同族([jātibhūmi]傳統漢譯為「生地」 。生地是「在該地出生」 的意思,尤指「世尊在該地出生」 ──即指迦毗羅衛。為了使譯文流暢,現把「jātibhūmi」 這詞語按上文下理分別譯為「與世尊同族」 、「同族」 、「迦毗羅衛」 。)的比丘在迦毗羅衛雨季安居後,前往世尊那裏,對世尊作禮,然後坐在一邊。世尊對他們說:「比丘們,在同族之中,有哪位比丘同修,他自己少欲,教其他比丘少欲;自己知足,教其他比丘知足;自己遠離,教其他比丘遠離;自己不聯群結黨,教其他比丘不聯群結黨;自己作出精進,教其他比丘作出精進;自己具有戒,教其他比丘具有戒;自己具有定,教其他比丘具有定;自己具有慧,教其他比丘具有慧;自己具有解脫,教其他比丘具有解脫;自己具有解脫知見,教其他比丘具有解脫知見;他善於教導、善於指引、對人開示、對人教導、使人景仰、使人歡喜;他最受你們敬重的呢?」

「大德,有一位同族名叫富那.滿慈子尊者,他自己少欲,教其他比丘少欲……他善於教導、善於指引、對人開示、對人教導、使人景仰、使人歡喜;他最受我們敬重。」 

這時候,舍利弗尊者坐在世尊附近,他心想:「富那尊者有得著,富那尊者有得益。他的智者同修在導師面前稱讚他各種優點,導師對他很满意。如果有一天能夠遇見富那尊者,跟他一起交談就好了。」 

世尊在王舍城住了一段時間後,便啟程向舍衛城出發,途經多處地方之後便抵達舍衛城,之後世尊住在舍衛城的祇樹給孤獨園。

富那尊者聽到世尊抵達舍衛城及住在祇樹給孤獨園的消息,便離開他的住處,拿著大衣和缽啟程向舍衛城出發,途經多處地方之後便抵達舍衛城的祇樹給孤獨園,再前往世尊那裏,對世尊作禮,然後坐在一邊。世尊為富那尊者說法,對他開示,對他教導,使他景仰,使他歡喜。富那尊者因世尊的說法而得到開示,得到教導,感到景仰,感到歡喜,他對世尊的說話感到歡喜,感到高興,之後起座對世尊作禮,右繞世尊,然後啟程前往盲林午休。

這時候,有一位比丘前往舍利弗尊者那裏,向他說:「舍利弗賢友,你時常提到的富那尊者剛才探望世尊,現在前往盲林午休。」 

於是舍利弗尊者立即拿起坐蓆,保持能看見富那尊者頭部的距離,在後面跟隨著他。富那尊者進入盲林之後,坐在一棵樹底下午休。舍利弗尊者進入盲林之後,坐在另一棵樹底下午休。 

到了黃昏的時候,舍利弗尊者離開靜處去富那尊者那裏,和富那尊者互相問候,作了一些悅意的交談,然後坐在一邊。舍利弗尊者對富那尊者這樣說:「賢友,你是在世尊的指導下修習梵行的嗎?」

「賢友,是的。」

「賢友,你是為了戒清淨,在世尊的指導下修習梵行的嗎?」

「賢友,不是。」

「賢友,你是為了心清淨,在世尊的指導下修習梵行的嗎?」

「賢友,不是。」

「賢友,你是為了見清淨,在世尊的指導下修習梵行的嗎?」

「賢友,不是。」

「賢友,你是為了度疑清淨,在世尊的指導下修習梵行的嗎?」

「賢友,不是。」

「賢友,你是為了道與非道知見清淨,在世尊的指導下修習梵行的嗎?」 

「賢友,不是。」

「賢友,你是為了道跡知見清淨,在世尊的指導下修習梵行的嗎?」

「賢友,不是。」 

「賢友,你是為了知見清淨,在世尊的指導下修習梵行的嗎?」 

「賢友,不是。」

「賢友,為什麼問你是否為了戒清淨來修習梵行時,你答不是,再問你是否為了心清淨、見清淨、度疑清淨、道與非道知見清淨、道跡知見清淨、知見清淨來修習梵行時,你都是答不是的呢?賢友,你是為了什麼來修習梵行的呢?」 

「賢友,我是為了無取湼槃,在世尊的指導下修習梵行的。」 

「賢友,戒清淨不就是無取湼槃嗎?」 

「賢友,不是。」 

「賢友,心清淨不就是無取湼槃嗎?」 

「賢友,不是。」

「賢友,見清淨不就是無取湼槃嗎?」

「賢友,不是。」 

「賢友,度疑清淨不就是無取湼槃嗎?」

「賢友,不是。」

「賢友,道與非道知見清淨不就是無取湼槃嗎?」

「賢友,不是。」

「賢友,道跡知見清淨不就是無取湼槃嗎?」

「賢友,不是。」 

「賢友,知見清淨不就是無取湼槃嗎?」

「賢友,不是。」 

「賢友,離開戒清淨以至知見清淨這些法不就是無取湼槃嗎?」 

「賢友,不是。」 

「賢友,為什麼問你戒清淨不就是無取湼槃時,你答不是;問你心清淨、見清淨、度疑清淨、道與非道知見清淨、道跡知見清淨、知見清淨不就是無取湼槃時,你答不是;再問你離開戒清淨以至知見清淨不就是無取湼槃時,你都是答不是的呢?賢友,應該怎樣去理解這說話的義理呢?」

「賢友,如果世尊宣說戒清淨就是無取湼槃的話,那就是把有取的事物說成無取湼槃了。」

「賢友,如果世尊宣說心清淨……。」 

「賢友,如果世尊宣說見清淨……。」 

「賢友,如果世尊宣說度疑清淨……。」 

「賢友,如果世尊宣說道與非道知見清淨……。」

「賢友,如果世尊宣說道跡知見清淨……。」

「賢友,如果世尊宣說知見清淨就是無取湼槃的話,那就是把有取的事物說成無取湼槃了。」 

「賢友,如果說離開戒清淨以至知見清淨就是無取湼槃的話,凡夫便會證入湼槃了,因為凡夫是離開戒清淨以至知見清淨這些法的。」 

「賢友,我將說出一個譬喻,有智慧的人可從譬喻知道這個義理。賢友,假如住在舍衛城的拘薩羅王波斯匿在娑祇多有一些急事要辦,他吩咐人在舍衛城和娑祇多之間停放七輛接替馬車。之後,他登上第一輛接替馬車走出王宮大門離開舍衛城,乘第一輛接替馬車抵達第二輛接替馬車那裏,他捨棄了第一輛接替馬車而登上第二輛接替馬車;再乘第二輛接替馬車抵達第三輛接替馬車那裏,他捨棄了第二輛接替馬車而登上第三輛接替馬車……再乘第六輛接替馬車抵達第七輛接替馬車那裏,他捨棄了第六輛接替馬車而登上第七輛接替馬車,再乘第七輛接替馬車抵達娑祇多進入王宮大門。」

「當他在王宮大門那裏時,親友這樣問他:『大王,你是以這輛接替馬車從舍衛城來到這裏的嗎?』」

「賢友,波斯匿王應該怎樣說才是正確的解釋呢?」 

「賢友,波斯匿王應該這樣說才是正確的解釋:『我在娑祇多有一些急事要辦,於是吩咐人在舍衛城和娑祇多之間停放七輛接替馬車。之後,我登上第一輛接替馬車走出王宮大門離開舍衛城,乘第一輛接替馬車抵達第二輛接替馬車那裏,我捨棄了第一輛接替馬車而登上第二輛接替馬車……再乘第七輛接替馬車抵達這裏。』賢友,波斯匿王應該這樣說才是正確的解釋。」 

「賢友,同樣地,戒清淨能帶來心清淨,心清淨能帶來見清淨,見清淨能帶來度疑清淨,度疑清淨能帶來道與非道知見清淨,道與非道知見清淨能帶來道跡知見清淨,道跡知見清淨能帶來知見清淨,知見清淨能帶來無取湼槃。賢友,我是為了無取湼槃,在世尊的指導下修習梵行。」  

富那尊者說了這番話後,舍利弗尊者對他說:「尊者,你的名字是什麼呢?你的同修怎樣稱呼尊者呢?」

「賢友,我的名字是富那.滿慈子。我的同修這樣稱呼我。」 

「賢友,真是罕見!真是少有!富那尊者能逐一解說這深入的問題,一位多聞法義的弟子這樣正確掌握導師的教導!能夠看見和侍奉富那尊者的同修有得著、有得益。同修即使戴上頭巾來頂抬富那尊者,藉此也會有一個機會能夠看見和侍奉富那尊者,因此而有得著、有得益。我現在能夠看見和侍奉富那尊者,因此我有得著、有得益。」 

舍利弗尊者說了這番話後,富那尊者對他說:「尊者,你的名字是什麼呢?你的同修怎樣稱呼尊者呢?」

「賢友,我的名字是優婆提舍。我的同修稱呼我做舍利弗。」  

「我剛才不知道一起切磋的竟是如導師那樣的舍利弗。如果我知道你是舍利弗的話,即使少許說話也會說不出來。賢友,真是罕見!真是少有!舍利弗尊者能逐一提問這深入的問題,一位多聞法義的弟子這樣正確掌握導師的教導!能夠看見和侍奉舍利弗尊者的同修有得著、有得益。同修即使戴上頭巾來頂抬舍利弗尊者,藉此也會有一個機會能夠看見和侍奉舍利弗尊者,因此而有得著、有得益。我現在能夠看見和侍奉舍利弗尊者,因此我有得著、有得益。」

就是這樣,兩位大龍對對方的說話感到悅意。

 

 

接替馬車經完

 

 

 

 

蕭式球譯

 

 

 

 

 

 

 

 

 

 

 

 

文章來源:

http://amitaba48.pixnet.net/blog/post/223051384-024-

 

 

 

 

 

 

 

 

 

 

 

 

 

 

 

 

聖小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